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七章 火势凶猛 (四)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427 2016-10-10 07:14:02

  钱嘉义笑笑,“猜到这点并不难,崔呈秀在公堂一直在玩弄着一只手镯和一个玉佩,而杨临江见了这两个物件神色恐慌,从那儿以后公堂上的形势顿时风云突变……只有杨临江见了他家人随身佩带的首饰才会有如此变化。周兄,你接着讲……”

周纪元:“姜腾鲛被救出后,出于感恩,在许显屯授意下成立了忠字号暗杀小组。也许许显屯只是一个替身,他身后可能还有一个更大的人物作后台……”

钱嘉义一字一句地,“是魏忠贤……”

周纪元点点头,“我也这么想……这个杀手组织成立后,在京郊秘密训练很少露面。不过,二年前为了对付辽东总兵熊延弼大人,他们曾出手杀害了熊大人的保镖。紧接着就是半年前在乾清宫门外企图杀害皇上,谋乱造反……以后的事,我想钱兄都清楚啦,我就不必赘言。”

钱嘉义看着周纪元,心里盘算着,“周兄,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周纪元的话如雷震耳,“因为我有姜腾鲛的日记为证……”说着从怀里拿出一本日记。

钱嘉义的心狂跳着,怔怔地看着周纪元,“……”

这时,门开了。慕容秋、罗云鹏和麒麟双鞭冲进来。

慕容秋急切地,“不好了,许显屯带着东厂的人追过来了……”

麒鞭武大进喘着气说,“他们一进村,就直奔茶馆而来。”

周纪元有些手足无措地,“这可怎么办?他一定是冲着这本日记来的……”

钱嘉义还算镇静,“到后院,快!”

话音未落,一阵箭雨射进来。罗云鹏和慕容秋殿后,用剑打落射来的箭雨……

到了后院,钱嘉义看到院子里晾晒的黑布,眼睛一亮,吩咐道,“大家赶紧用黑布蒙上脸,千万别让东厂的人认出我们……”

大家纷纷撕开黑布蒙在脸上。后院被高高的围墙隔断,慕容秋施展“燕子飞”轻功踩在高墙上上了墙头,可是还没站稳,一阵箭雨就射过来。

墙外的士兵举着火把喊着,“你们被包围了,快投降吧……”

慕容秋站立不稳摔下墙头,罗云鹏伸手一把接住他。慕容秋气喘吁吁地说,“外面全是东厂的人,我们被包围了……”

大家还没回过神,一群东厂的士兵就冲进了院子。罗云鹏、麒麟双鞭和慕容秋赶紧迎上去拼命拦住对方。

钱嘉义喊着,“进库房,快,进库房!”拉着周纪元跑进后院的仓库。

罗云鹏和慕容秋四个人左突右杀,东厂的士兵纷纷倒在地上,死伤无数。东厂士兵见他们十分英勇,纷纷退回茶馆大厅。罗云鹏他们趁机也逃进仓库。

许显屯看见士兵们纷纷后退,恼怒地上前砍倒一个士兵,“给我上,一定不要让他们跑了!”

叶长彪咬咬牙,提着刀,“跟我上!”带着士兵拿着盾牌、长矛冲了进了后院。

钱嘉义他们在仓库里把桌子竖起堆在门口做路障,东厂士兵们一冲进来,罗云鹏和慕容秋、麒麟双鞭就用筷子当暗器,雨点般射向冲来的士兵。很快,门口堆满了尸首。

许显屯在门外气恼地喊着,“沐云州,投降吧,你们跑不了啦!”

仓库里,慕容秋皱着眉问,“谁是沐云州啊?”

周纪元解释,“就是忠字号暗杀小组的一号杀手,姜腾鲛的日记里有记载……”

钱嘉义松了一口气,“看来许显屯不是冲我们来的……”

周纪元叹息地,“不管他是冲谁来的,我们都跑不了啦……”

武大进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跑不了又怎么样?大不了和他们拼了!”

许显屯见里面不回答,继续说,“沐云州只有你乖乖地和我们合作,指证钱嘉义和余倩儿,我就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怎么样?出来吧……”

慕容秋大怒,“……”拿起一把筷子丢出门口,许显屯赶紧低下头,筷子打在盾牌上啪啪作响。

许显屯直起身,“给老子烧……既然你们不识抬举就等着去做烤乳猪吧……”一挥手。

叶长彪指挥着士兵把火把纷纷投进屋里,火把如同火龙般绵绵不断地飞进仓库。

首先烧着的是堆在门口的桌椅,接着里面的装茶叶的口袋也着了,仓库里顿时火光一片。钱嘉义指挥大家把没烧着的茶叶口袋往门口扔,可是大火还是无情地蚕食过来,形势万分紧急。

钱嘉义急切地对罗云鹏说,“罗兄,你带着姜腾鲛的日记赶紧和师妹他们想法冲出去……记住出去后去找信王,把证据交给他,拜托了罗兄……”

周纪元一听气冲冲地,“你们把许显屯引来了,想把我扔下不管,没门!只要我活着这本日记就休想被人拿走……”恶狠狠地看着他们,“除非你们杀了我……”

钱嘉义也火了,“都什么时候了,周兄你还耍小孩子脾气……放心,这儿有我陪着你,要死我和你一起死!”

慕容秋一阵心酸,“都别吵了,看看这大火……现在谁也冲不出去了……”

果然,门口大火熊熊,已经很难脱身了。

钱嘉义哑然:“……”

武二进悲哀地,“没想到,我武二进一世英名就葬身在这个荒郊野外的破茶馆里,真是老天没眼啊……”

罗云鹏没好气地,“哭丧个脸干啥?人家一个女人都不怕死,你一个大老爷们瞎吵吵什么?”

钱嘉义发狂地搬着放茶叶罐的架子,口中喃喃地,“我要救倩儿……我要救倩儿……”

大家同情地看着他……

周纪元摇着头,“钱兄,你这是白费力气……你就是把架子全搬走,这火照样烧过来……”

哗地一声木架翻倒,落地就着……大火卷着浓烟炙烤着他们,很快他们都瘫软在地,奄奄一息。

罗云鹏虚弱地对慕容秋:“慕容……对不起……没保护好你……”

慕容秋淡淡地笑笑,转身看着钱嘉义,“只可惜……没帮师兄达成心愿……否则这不失为一个圆满的结局……”

罗云鹏:“……”

钱嘉义被烟呛得咳嗽不止,他痛苦地在地上爬着,慕容秋心疼地上去扶起他:“师兄,师兄……”

罗云鹏心里隐隐在疼,“……”

钱嘉义突然抓住她,“这里有股凉风……快来……这里有股凉风……”

大家围过来,周纪元虚弱地,“你准是烧糊涂了,这么大的火哪儿来的……”他突然停住嘴,感觉了一下,“真的有股凉风!”

大家好像看到了希望,拼命挖着地面。钱嘉义和武二进的身上被烧着了,慕容秋和武大进拍打着他们身上的火,罗云鹏和周纪元则继续挖着……

一块大石板被揭开,露出一个洞口。周纪元仰天大笑,“天助我也!天助我也!”顾不得挖得血淋淋的双手,跳进洞口。

这时,一条火龙卷过来,钱嘉义、罗云鹏等人身上全都着了火。钱嘉义急切地,“快进洞,快!”

几个人刚跳进洞,大火就烧到,一条火龙还冲进了洞口。

几个人浑身上下着着火,在洞中爬着。突然眼前出现一个水塘,他们不顾一切地跳下去。火灭了水面上浮起一阵浓浓的青烟。

钱嘉义他们从水里抬起头,这才发现彼此的脸上都是黑头黑面,一片狼藉。于是这些劫后余生的幸运儿哈哈大笑,就连在岸上的周纪元也在放肆地大笑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