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七章 火势凶猛 (三)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1628 2016-10-09 07:10:02

  钱嘉义和罗云鹏、慕容秋赶到小揽村已经到了后半夜。村子笼罩在夜色中格外安静……

慕容秋下了马,看看四周问钱嘉义,“师兄,怎么走?”

钱嘉义点燃蜡烛看看义父留下的地图,“村东头的旧茶馆……”手一指“这边走……”。

三个人到了村东头,慕容秋一眼就看见一间旧茶馆,“找到了……”

罗云鹏怕有意外,示意他们躲在后面,自己走上前,谁知手轻轻一碰大门就吱吱嘎嘎地开了……

三个人走进茶馆,里面阴森森、空荡荡的漆黑一团。突然,身后的大门砰地一声关上了,他们吓了一大跳,正在思索该怎么办时,四周的灯一下子全亮了,把屋子照得透亮一片。

一个声音传来,“钱兄,你们终于来了,让我等的好苦啊……”

钱嘉义定睛一看,屋子尽头,一个穿白袍子的人正在背对着他们给观音菩萨上着香。

慕容秋呵斥道,“你装神弄鬼的到底是什么人?”

那人慢慢回过头,“怎么?几天不见就不认识老朋友了?”

钱嘉义吃惊地,“周纪元?怎么会是你?”

周纪元笑笑,“钱兄,为什么不能是我?我知道你一直觉得自己很聪明,没想到这次倒被我抢了先?不痛快了吧?”

慕容秋一看到周纪元得意洋洋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拔出剑,“你这个出卖朋友的叛徒,我先杀了你!”

周纪元并不害怕,迎着劈来的剑,“如果你杀了我,谋杀皇上的秘密你们就永远别想知道!”

罗云鹏一听一把抓住慕容秋的手,“听他把话说完……”

周纪元松口气,“还是罗大人有远见……不管你们相不相信我的话,我要说明的是我的的确确没出卖过你们。其实从一开始我们的一举一动就在东厂和锦衣卫的严密监视之下……我们的行踪他们早就掌握了……”

慕容秋愤怒地,“你胡说,不是你出卖他们怎么会知道我师父藏身在龙泉寺?”

周纪元冷笑地,“慕容姑娘,既然你这么胡搅蛮缠,我说的再多也没用……看来你们还是不相信我,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见!”欲走。

钱嘉义拦住他,“周兄,我为师妹刚才的冒犯道歉……”

慕容秋发火地,“师兄,不用对他这么低三下四……我就不相信离了他,我们就办不成事……师兄、罗大哥我们走……”

罗云鹏劝道,“慕容冷静点……”

钱嘉义没理慕容秋对周纪元说,“我师妹有些激动,周兄你别介意……从刚才你的话里看,好像你早就知道我们会来,是不是?”

周纪元瞟了慕容秋一眼,慕容秋负气地走出院门,气呼呼地站在街上。罗云鹏见状赶紧出去,安慰她。屋里一时间只剩下钱嘉义和周纪元两个人。

周纪元没看钱嘉义而是坐在桌子旁,倒了一杯茶,慢慢地喝着……

钱嘉义盯着他,“周兄,你还没回答我?”

周纪元笑笑,放下茶杯,“其实,我一直在等着你们……我想你既然可以查到是谁杀了铁矶堡的三位老大,就一定能顺着这条线索找到这儿……”

钱嘉义:“这么说周兄也知道是谁杀害铁矶堡的三位老大?”

周纪元神秘地,“还不止这些……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要多,包括你最想了解的情况……”

钱嘉义好像不认识周纪元一样上下打量着他,“……周兄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周纪元愤愤地站起身,“既然钱兄不相信我,我们就没有必要再谈下去……”走向门口。

钱嘉义拦住他,“周兄,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不明白几天不见周兄怎么会这么神通广大?周兄可以直面相告吗?”

周纪元冷冷地,“我有我的消息来源……你没有必要知道,钱兄你要是再这么象审犯人一样的审我,我们之间恐怕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钱嘉义点点头,“好吧,就照你的意思,我不再追问你的消息来源……现在你可以把你知道的情况直面相告了吧?”

周纪元在房间里度着步,不慌不忙地叙述道,“这件事要追溯到四年前,江湖第一杀手姜腾鲛被朝廷抓获,判以极刑。可是就在行刑的时候,东厂镇抚司许显屯联合刑部右侍郎杨临江偷梁换柱救出了他……”

钱嘉义有些不耐烦地,“这些情况我都知道……”

周纪元看看钱嘉义的表情,轻蔑地笑笑,“钱兄你未免太性急了吧……好,我就说点你不知道的情况。你知道杨临江为什么会当堂翻供,指控你要挟他作假证吗?”

钱嘉义淡淡地,“这是因为杨临江的家人被东厂的人救了出来……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有人绑架了杨临江的家人威胁他,可是这个人万万没想到在开堂前东厂竟然找到了他家人的藏身之处……”

周纪元一愣,“钱嘉义,你果然绝顶聪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