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七章 火势凶猛 (二)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274 2016-10-08 07:04:03

  熹宗帝听了王体乾的汇报,很恼火。怎么案子越来越复杂?先是信王主张案子交由四人朝廷最显赫的官员挂帅审理,后来是案子又牵涉出东厂的许显屯。王体乾的汇报当然带有明显的倾向性,让皇上感到是钱嘉义有人撑腰诬告东厂。熹宗当然清楚,信王和钱嘉义的关系。当初为了这个案子,信王几乎把自己的性命都抵押出去了,熹宗就猜疑信王的动机。现在王体乾委婉地说钱嘉义有人撑腰,他当下就明白王体乾说的某人的含义,于是怒气冲冲地吩咐王体乾即刻叫信王、魏忠贤、顾秉谦和文炳勋前来觐见。

四个人很快到了乾清宫,熹宗面色严峻地看着他们,“寡人听说余倩儿一案审得很不顺利?”

四个人面面相觑,魏忠贤和顾秉谦故意装傻低着头,而文炳勋碍于自己的地位在四个人中间最低,也没吱声。信王无奈地回答,“回皇上,案子大体上还算正常……估计再有几天就会了结?”

熹宗盯着他,讥讽地,“听说钱嘉义指控东厂的许显屯当年放跑了姜腾鲛,照他这么说那个暗杀寡人的杀手都是东厂的人了?一个堂堂的朝廷衙门竟然是谋乱造反的机构,你们说朕的江山还会安稳吗?”

信王哑然,“……”

魏忠贤事先得到了王体乾的通报,明白皇上的心情不佳,此时他看到熹宗当面训斥信王,暗自得意。

熹宗目光如炬地怒视着信王,“朱由检你怎么不说话啦?”

信王脸上开始冒汗,“回皇上,钱嘉义对许显屯的指控刑部正在着手调查……不过,据钱嘉义讲‘一品香’的三个老板可以作证,另外还有一封许显屯当年写给杨临江的亲笔信件,这些证人、证据还有待查实……”

熹宗把目光转移到魏忠贤身上,“魏爱卿,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魏忠贤卑微地,“回皇上,‘一品香’的三个老板已经畏罪潜逃,不知所踪……奴才是这样想的,如果他们心里没鬼的话为什么不敢现身公堂。另外,直接的当事人杨临江当堂指证钱嘉义威逼其做假证,所以那封所谓的许显屯的亲笔信,其可靠性十分可疑……奴才愚蠢,不过凭着皇上的大智大勇,其中的真伪皇上一定会分辨个明明白白。”

熹宗满意地看看魏忠贤,视线转向四个人,“你们几个都是我大明的栋梁之材,朕把这个案子交给你们审理是出于对你们的信任……对许显屯的那封信要加紧辨别真伪。另外这个案子不能再拖了,朕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谋乱造反!朕累了,你们跪安吧。”

四个人马上跪倒在地,齐声道,“恭请皇上圣安!”

熹宗在王体乾的搀扶下向乾清宫后门走去,走了两步他停了下来,回头,“信王,你听好了。这个案子可是你做了担保的,好自为之吧。”走去。

信王一听惊出了一身冷汗。

皇上既然发了话,四位顾命大臣不敢怠慢。他们决定连夜组织人马对许显屯的亲笔信作出鉴别。为了出于公正,他们四人晚上就呆在刑部的公事房,监督整个的甄别过程。但信王没料到这中间还是发生了意外。就在魏忠贤他们面见皇上之际,崔呈秀来到了刑部大狱来见袁大均。他带了些酒菜和袁大均对饮着……

袁大均一看崔呈秀的脸色就知道案件审理出了意外,他小心地,“崔大人,案子进展的怎么样啦?”

崔呈秀莫测高深地,“你说呢?”

袁大均装傻地,“我身陷大狱,外面的事我怎么知道?”

崔呈秀给袁大均杯中斟满酒,故意漫不经心地说,“刑部的字迹鉴定专家袁承建是你侄子吧?”

袁大均心里一惊,但故作镇定地,“是啊,不过我们彼此来往不多……关系也很……也很一般……”

崔呈秀笑笑,“不过,为了救叔叔一条命,这种情份他总该有吧……毕竟他的这点本事还是你教的,况且你们不是一家人吗?你入狱以后家里不都是你侄子在打点照顾吗?”

袁大均心里明白对方在打他侄子的主意,他忍着悲愤,“你们不是答应过不碰我的家人吗?”

崔呈秀爽快地,“是答应过,不过我们有点事想托你侄子办。我保证这件事完了以后,会给你一条生路……怎么样?袁先生给你侄子写封信吧……”一招手。

手下把纸和笔放在袁大均面前……

袁大均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慢慢拿起毛笔……他强忍着眼中的泪水……

证物鉴别连夜在刑部公事房举行,参加的有刑部字迹鉴别专家袁承建、吴小明以及特意从琉璃厂请来的书法鉴别行家云鹤宣老先生,四位主审官亲自到场监督。

信王严厉地看着三位字迹鉴别专家,“这个案子是皇上钦点的,关系到朝廷的社稷安危,你们不能有半点松懈……本王和魏公公、顾大人和文大人就守在这儿,等着你们的结果。你们可以开始了……”

袁承建从盒子里拿出封存好的证物,交给四位大人检验,“刑部钦班袁承建奉命保护证物一件,请各位大人当场检验……”

文炳勋看看封口上的刑部大印,点点头,“是我盖上去的大印……”

信王听后撕开信封,取出封存在里面的信件,看看没可疑又交给其他人。四个人轮流查验了一番,信件又回到信王手中。

信王低声和另外三位主审官议论了几句,把信件还给袁承建,“证物经我们四位检验,一致认为没有问题……”

文炳勋高声地:“传许显屯……”

许显屯板着脸走进公事房,双手抱胸往地上一跪,“各位大人,许显屯奉命前来,随时恭候各位大人的指命。”

魏忠贤冷冷地,“许显屯,有人指控你四年前勾结杨临江放跑了姜腾鲛,为了辨别真伪,我们需要你的字迹作鉴别,你愿意吗?”

许显屯悲愤地,“小人冤枉,请各位大人明鉴。为了证明小人的清白,我愿意配合大人做任何事情。”

魏忠贤点点头,“好,许显屯你就把这篇文章抄写一遍吧……”挥挥手。

刑部师爷拿过纸和笔,和一篇文章交给许显屯。许显屯马上认认真真地写起来……

袁承建等专家在一旁,专心看着许显屯写字的样子……

魏忠贤一看信王紧张的样子,冷笑一下……很快许显屯就写好了,交给魏忠贤。

魏忠贤看都没看就把字迹交给信王,“许显屯,你可以走了……”

许显屯一躬身,“谢大人……”转身走出屋。

信王看看许显屯写的字,又交给袁承建,“开始吧……”

袁承建接过字迹和另外两位专家一起,仔细对比着证物上的字体。

魏忠贤悠闲地喝着茶,拿出一本《金刚经》看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