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七章 火势凶猛 (一)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139 2016-10-07 07:58:02

  周纪元的话音未落,一个蒙面人突然现身在他面前,“周大人,你胆子不小,敢杀锦衣卫的人,小人万分佩服……”

周纪元青筋直冒,“你胡说……”

躺在地上的那个卫兵,早已清醒过来,这时趁两人说话的当口,爬起身往门口逃去。

周纪元猝不及防,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只见蒙面人身子一滑闪身到周纪元身后,右手同时轻轻一掌,周纪元站立不稳立刻向前冲去,手上的刀一下子插进卫兵的后背,喷出的血溅了周纪元一脸。

卫兵扭过头双眼直直地盯着他,“周纪元你……你好狠心啊……”头一歪倒了下去。

周纪元目瞪口呆地扔下手中的刀,“……”

蒙面人鼓着掌上前,“恭喜周大人又杀了一名锦衣卫……看来大人的功夫不赖啊……”

周纪元愤怒地对着他,“你为什么要陷害我?客光先给了你什么好处,啊?”

蒙面人冷冷地,“我是来帮你……”

周纪元恼怒地,“放屁!全是胡说……”冲着黑暗的天空喊着,“客光先,你在哪里?出来!有本事就杀了我,何必这么偷偷摸摸的,出来!”

蒙面人:“你喊吧……就是把天喊破了,客光先也听不到。我说过,我是来帮你的……”

周纪元冷静下来,“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蒙面人轻轻地,“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仇人……”说完转身向门口走去。

周纪元愣愣地盯着他,“……”

蒙面人转身看周纪元没动,加了一句,“你不想知道杀害皇上一案的真相吗?”走出屋,他知道就凭这句话周纪元也一定会跟他走。

钱嘉义回到家,院子里的鸽子就纷纷飞来落在他身上,好像知道他带来了喜讯。这些天太忙顾不上照顾它们,都是小红拿些剩饭丢在院子里让它们自己“解决”。平时被倩儿收拾的干干净净的鸽子,现在一个个垢头垢面。钱嘉义心疼地发誓,等案子一结束就把它们收拾的焕然一新。

钱嘉义抱着一只头顶有一个红点的白鸽子轻轻地,“你们就再忍耐几天吧……”

罗云鹏和慕容秋早在等待着钱嘉义,听到声音从屋里出来。

慕容秋着急地,“师兄,你这么半天去哪儿了?大家一直在等着你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

钱嘉义把鸽子放飞,微笑地看着鸽子飞向天空,院子里的鸽子似乎响应一般,全都跃起飞向空中。一时间院子上空白白一片,全是飞翔的鸽子,很美。钱嘉义笑着……

慕容秋和罗云鹏面面相觑,罗云鹏忍不住,“钱兄,这都到山穷水尽的生死边缘了,你还笑得出来?”

钱嘉义依然笑着,“罗兄,不是还有后面一句柳暗花明又一春吗?”

慕容秋眼睛一亮,“师兄,你想到对付他们的办法啦?”

钱嘉义拉他们坐在石凳上,不紧不慢地说,“倩儿已经证实杀害铁矶堡的杀手就是忠字号暗杀小组的一号杀手,号称无形剑,拿手的是一剑封喉……”

罗云鹏点头,“一剑封喉?没错就是他……这家伙是什么背景?”

钱嘉义摇摇头,“忠字号暗杀小组没人用真名只用代号,互相并不知道对方底细……所以这个一号杀手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倩儿也一无所知……”

慕容秋泄气地,“那还不是瞎子摸象?跟没说一样……”

钱嘉义宽慰地,“也不用这么悲观……有一点我们可以利用,一号杀手是姜腾鲛的干儿子,既然是这样我们可以通过姜腾鲛这条线索找到他的踪迹。”

罗云鹏思索地,“钱兄,你的意思是逃跑的三个杀手能躲过东厂几万耳目一年的追踪,肯定姜腾鲛事先安排了秘密的藏身之地……”

钱嘉义点头,“姜腾鲛是个胆大心细的家伙,在做每一单活之前都会事先想到退路……我刚才到义父家找到了他的破案手记……”拿出一本厚厚的本子,翻开,“你们看……义父写着姜腾鲛在京郊小揽村有一个据点,四年前义父就是在这里抓住他的!”

慕容秋不以为然地,“一号杀手不会这么傻吧?四年前姜腾鲛在这被抓,他还敢躲在这儿?”

钱嘉义笑笑,“有时候越是危险的地方反而越安全……大家都想不到一号杀手会在一个大家都知晓的地方藏着,恰恰说明这家伙很聪明……”

罗云鹏同意,“我同意钱兄的分析,我们现在就去小揽村……”

柳全江三人的尸体是在天黑时分发现的。一个农户牵着自己的大狼狗想去林子里打点野味,没想到狼狗却叼回来一只手。农户吓坏了马上报告了县衙门,等到许显屯和客光先知道消息已经是后半夜了。

据前来报告的叶长彪讲,那三具尸体很像失踪的铁矶堡三位老大。许显屯和客光先不敢停留,马上驱车赶到了京郊的这片树林。等他们到达时,整个现场全被东厂包围了,林飘然带着一帮许作正在初步检查尸体。

许显屯和客光先下了马车,林飘然迎上去禀报,“许大人,客大人这三个家伙的确是铁矶堡的三位老大……”

许显屯皱着眉头问,“是什么人干的?”

林飘然迟疑地:“暂时还不清楚……不过从他们的伤口和面部表情看,杀手应该是个武艺高强的人,每个人的伤口都是一模一样,都是脖子中剑,一招致命……”

许显屯和客光先一惊,相视看了一眼,急忙来到尸体旁。正在检查的两个东厂许作知趣地闪开身,让到一旁。

客光先弯下身仔细看着三个人身上的伤口,起身对愣愣地许显屯低声说,“是一号干的……”

许显屯马上止住客光先,严厉地对林飘然说,“这件事一定要严格保密,有任何发现要第一时间向我禀报,听明白了吗?”

林飘然点头,“放心吧,许大人。”

许显屯满意地点点头和客光先向马车走去。在上车前,客光先忍不住问,“显屯兄,这件事你看该怎么处理呢?”

许显屯双眼盯着客光先,“我正想和光先兄商量……以我看,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千岁爷,等抓住一号他们再向千岁爷禀报,省得他老人家怪罪我们!”

客光先有些犹豫,“显屯兄,这……合适吗?”

许显屯,“有什么不合适?你听我的就是啦……我们一直找他们半年了,都没有他们的踪迹,现在总算露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