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六章 公堂智斗 功亏一篑 (五)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003 2016-10-05 07:18:02

  “一品香”的三个老板在逃,让案子陷入僵局。信王和魏忠贤及顾秉谦、文炳勋商量了一下,决定等许显屯的信检查出结果或者刑部抓到了“一品香”的三个老板再行开堂。

钱嘉义被押回家,心情很差。一大早不但差点丧命不说,在公堂上还被杨临江反咬了一口。钱嘉义怀疑是中了崔呈秀布下的圈套。所以见到罗云鹏就迫不及待地问起“铁矶堡”三个人的下落。

罗云鹏就把铁矶堡三个人死去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详细说了一遍。

钱嘉义皱着眉,“那个黑衣人是什么长相?”

武二进没好气地说,“只见到一个背影,不过他的剑法很快……”又加了一句,“比罗大哥的剑还快。”

钱嘉义沉思地,“罗兄,你看他会是什么人?江湖上不知名的大侠,或者是东厂的杀手……”

罗云鹏:“都有可能……铁矶堡替别人做了不少杀人越货的买卖,仇人一定很多,所以很难判断对方的身份。对啦嘉义,柳老大曾对我们说过这件事他们也是受骗者……还说什么我们斗不过他们……好像大有苦衷。”

钱嘉义担心地,“收买铁矶堡去刺杀三位王爷的肯定是魏忠贤的亲信,就怕这次他们还是受雇于魏忠贤诱骗我们上当……后来事情暴露又派人杀了铁矶堡的人灭口……”

罗云鹏摇头,“要是这次是魏忠贤的一个圈套,他没必要对你下手……”

是啊,他们既然精心布下了一个陷阱,为什么还要杀害我呢?钱嘉义一时间也理不出个思路。他在屋里度着步……

这时,慕容秋和小红进来。慕容秋发现钱嘉义脸上的伤痕,吃惊地,“师兄,你受伤了?”

钱嘉义苦笑,“一言难尽啊……师妹,我儿子安顿好了吗?”

慕容秋点点头,“我已经把他托付给我表婶了,你就放心吧……”

小红补充说,“慕容姐的表婶已经带大了五个孩子,经验丰富,她会照顾好孩子的……”

钱嘉义略微感到一丝欣慰,“我这就去告诉倩儿……省得倩儿担心……”声音有些哽咽,转身走出门。

慕容秋觉察到屋里的气氛不对,忙问,“今天的官司打得怎么样?赢下来了吗?”

武大进苦笑,“唉,真是想不到……”站起身,“还是让大哥跟你讲吧……二进、小红我们去做饭,走啊……”向他们使使眼色。

三个人走出屋,只剩下罗云鹏和慕容秋。

罗云鹏心情沉重地,“今天在公堂上,杨临江突然翻供了,倒打一耙指控钱兄让他做假供……”

慕容秋一愣,“那铁矶堡那三个人怎么说?他们可以为师兄证明啊?”

罗云鹏悔恨地,“我们今天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把铁矶堡的人一起拖上公堂……现在他们已经被一个蒙面人给灭口了……”

慕容秋一听怔怔地呆坐在椅子上,潸然泪下:“师兄真是……太命苦了……”

罗云鹏:“……”

钱嘉义在街上特意买了倩儿爱吃的清蒸童子鸡和红烧武昌鱼……可是余倩儿心事重重,毫无胃口。

钱嘉义在一旁劝道,“倩儿,你刚生过孩子,身子骨很弱,多吃点……”给倩儿夹菜。

余倩儿只是喝了口汤,关切地,“孩子怎么样?还好吗?”

钱嘉义安慰地,“放心吧,已经托付给师妹的表婶替我们照顾了。等你出狱以后,我们一起接他回家……”

余倩儿苦笑地,“嘉义,你说我还能回家吗?”

钱嘉义鼓励地,“能,怎么不能?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坚持到最后吗?”

余倩儿没说话,而是久久地看着他好像怎么也看不够……

钱嘉义一愣,“倩儿,倩儿……”

余倩儿从恍惚中惊醒,“嘉义,答应我,如果这两天案子发展对我们不利,你不要管我……带上我们的儿子赶紧逃。答应我……”

钱嘉义心如刀搅,“倩儿,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你忘了我们是一家人……”

余倩儿含泪,“嘉义,我不想我们的孩子成为没爹没娘的孤儿……我之所以活到现在,就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嘉义现在我把孩子托付给你了,你要好好培养他长大,啊?”

钱嘉义捂住余倩儿的嘴,“倩儿,别说泄气话……我说啦要救你出去,就一定做到。现在你把碗里的菜吃完,我还有问题问你……”

余倩儿听话地吃完了碗里的菜,抬起头,“真好吃……嘉义,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

钱嘉义看看四周,低声地:“在你们忠字号暗杀小组里有没有一个剑法很快的人,快的就像闪电……一瞬间就能同时让三个高手丧命……”

余倩儿想了想,“是不是死者中剑的部位都是脖子?所谓一剑封喉……”

钱嘉义用力点点头,“不错一剑封喉很形象,你想起来了……”

余倩儿:“这人肯定就是一号杀手……”对钱嘉义解释着,“我们杀手组织管理严格,每个人都用代号,不准使用真名,所以我们平时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不过,一号杀手用剑奇快,号称无形剑……你要找的人肯定是他。他还活着对吗?”

钱嘉义点点头,“是的,而且如果我估计的没错的话,就是这个一号杀手唆使铁矶堡的三个人把杨临江交给我……最后为了掩藏自己的所作所为又杀了他们灭口……”

余倩儿:“这样说来,一号杀手就是逃掉的三个杀手之一,以他的武功我早该想到他还活着……可是为什么一号杀手要给你做个圈套呢?按理他和我们无怨无仇,他最大的敌人应该是骗他们杀皇上的人……”

钱嘉义茅塞顿开,“他不是给我下套,而是想借我的手为他们报仇。本来他的计划很完美,不过可能是中间出了纰漏――杨临江的家人被许显屯他们救出来了。难怪崔呈秀在公堂上不住地把玩着一个手镯和一个玉佩,那两个物件肯定是杨临江家人随身之物。杨临江见家人掌握在崔呈秀他们手里,为救家人当堂翻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