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六章 公堂智斗 功亏一篑 (一)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387 2016-10-01 17:05:30

  钱嘉义没说话判断着对方声音的来源,他快步走进后院的库房,只见黑暗的房间内有两个人影坐在桌子旁。

钱嘉义冲两人摆摆手,“钱嘉义特奉二位的邀请,前来拜会……”

一个黑影手一挥,“钱大人,请过来喝杯茶吧……”

钱嘉义走近桌子,看见两个人正死死地盯着他,拿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

另一个人面无表情地,“钱大人,就不怕茶里面有毒……”

钱嘉义朗声大笑,“钱某人不过一介书生,二位想要在下的命易如反掌,不必费这么大的周折……想必二位就是‘一品香’的大老板和二老板吧……”

柳全江点头,“不错……人称刑部的钱嘉义聪明绝顶又胆量过人,今天一见果然如此。我和二弟都深为佩服……”

钱嘉义仔细观察着对方,眼前闪过刑部缉拿要犯的画像,“……”

吴平见钱嘉义沉默不语有些沉不住气,“钱大人,不想知道我们请你来的目的吗?”

钱嘉义沉稳地,“你们要告诉在下自然会说,否则我问了也没用……”

柳全江哈哈大笑,“要不是早知道你的处境,我还以为这次是我在哀求你……”

钱嘉义,“你们竟然敢不惜暴露身分和我相见,足见你们二位的诚意。我想我们都有共同的仇人……”

柳全江和吴平一听这话顿时面如土色,双眼直直地看着钱嘉义……

钱嘉义也觉察出两人的神情,心里明白几分,故意收住话头,“……”这时候越神秘越主动。

柳全江狐疑地,“钱大人,你怎么不说了?”

钱嘉义笑笑,“你们想让我说什么?不是你们请我来谈事的吗?”

柳全江和吴平对视一眼,柳全江阴冷地问,“你知道我们两的真实身份?”

钱嘉义明白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你是指你们现在的身份,还是在铁矶堡当杀手的身份?”

话音未落,吴平的长剑就从衣袖里飞出指向钱嘉义,“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们身份的?说!”

钱嘉义冷冷地,“我是你们请来谈事的,既然你们没有诚意,我可以走……”说着起身走向门口。

吴平拿着剑呆呆地站在那儿,“……”

突然,柳全江叫住他,“钱大人请留步……”

钱嘉义转过身,看着他们,“……”

柳全江拨开吴平拿剑的手,走向钱嘉义:“你说的对,我们有着共同的仇人,所以我们想帮你……”

钱嘉义等待地,“你们打算怎么帮我?”

柳全江冲吴平一摆手,吴平走到食品垛的后面。柳全江拿出几张纸,“我知道你一直想了解四年前姜腾鲛没死之谜……你想知道的都在这上面……”把纸张递给钱嘉义。

钱嘉义急切地翻看着纸张,“许显屯?这不可能,许显屯只不过是个东厂镇抚司,他怎么能胁迫刑部右侍郎杨临江偷梁换柱呢?”

柳全江又拿出一张纸,“这里有当时许显屯写给杨临江的信为证……另外,你刚才所看到的就是杨临江的口供……”

钱嘉义接过许显屯的亲笔信,狐疑地,“柳全江,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这时,吴平带着一个人从食品垛后面出来。

柳全江淡淡地,“你如果不相信,可是当面问问杨大人本人。钱嘉义你是刑部的老人,杨大人你应该认识……”

吴平一脚把杨临江踢向钱嘉义,和柳全江走出库房。

钱嘉义扶住杨临江,看着面带伤痕的老人,感情复杂地,“杨大人……”

杨临江苦笑地,“嘉义,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只是我的妻儿被你们绑架走了,你们千万要守信用,要保障他们的安全。”

钱嘉义知道老人误会了,但他只能将错就错,“好,只要你合作,我们会保证你家人地安全。杨大人,现在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叶长彪带着人闯进钱府,慕容秋拦住他们,“你们想干什么?”

叶长彪气势汹汹地,“罗云鹏在吗?”

慕容秋冷冷地,“不在,有什么话跟我说吧……”

叶长彪推开她,慕容秋一闪身躲开……叶长彪气呼呼地,“我找钱嘉义说话,你让他出来……”

慕容秋:“钱大哥昨天忙了一夜,正在睡觉,你们请回吧……”

叶长彪怀疑地,“大白天睡觉,你叫他起来,我们有要事相告。”

慕容秋:“我说过钱大哥在睡觉,实在有事等他起来再说……”

叶长彪看出慕容秋心虚,硬往里闯。慕容秋阻拦,双方打斗起来。

叶长彪得意地,“什么睡觉?这么大的响动都吵不醒他?分明是私自外出,这可是罪加一等的行为……”

慕容秋脸涨得通红,“你胡说!”一组连环拳打过去。

就在这时,钱嘉义突然从屋里出来,“什么事?这么吵,还让不让人睡了?”

慕容秋也愣住了,钱嘉义是什么时候钻进屋里的。但无论如何这是件好事,她得势不饶人地,“你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不是钱大哥是谁?”

叶长彪有些尴尬,但语气很硬地说,“钱嘉义,我正要找你……罗云鹏和武大进、武二进私闯怡红院,毁坏人家财物,东厂镇抚司许大人让我前来缉拿他们,请你配合……”

钱嘉义冷笑地,“我也正好要找他们,如果叶大人见到他们替我知会一声……”

叶长彪讨了个没趣,正在气恼时,十几个负责查看院落的鹰爪走过来示意他没人。

叶长彪恨恨地,“就先让他们多活几天,多几个人上菜市口更热闹。走!”领着手下灰溜溜离去。

慕容秋见他们走出门,急切地问,“师兄,你怎么会在屋子里?简直把我吓坏了……”

钱嘉义轻轻一笑,“多亏罗兄的帮忙……”

说话间,罗云鹏和麒麟双鞭从屋顶跳下来。原来,罗云鹏他们早就回到钱府,由于他们知道叶长彪会来这里抓他们,没敢进屋,而是一直藏身在屋顶。就在叶长彪上门捣乱时,罗云鹏也很着急,如果让叶长彪知道钱嘉义私自外出麻烦就大了。这时,武二进看见钱嘉义在钱府后门徘徊,不知所措。于是,罗云鹏利用轻功跳下来,把钱嘉义夹在腋下将他丢进屋子的后窗。而钱嘉义则顾不得被摔疼的双腿,爬起身就出了屋。

钱嘉义揉着疼痛的膝盖,对罗云鹏说,“罗兄,现在风声很紧,你们别在外面出头露面了……”

罗云鹏摇摇头,“不行,杨临江的下落还没找到,我们还得出去……”

钱嘉义则附在罗云鹏耳边,和他耳语几句。罗云鹏焦虑的脸上顿时有了笑意。他点点头,回身对愣愣的麒麟双鞭,“我们走!”

三个人飞身而去。

慕容秋猜测地,“师兄,是不是杨临江有下落了?”

钱嘉义点点头。屋里,传来婴儿的哭声,钱嘉义急忙走进去。

小红在给儿子喂红糖水,儿子哭闹着。

小红手忙脚乱地,“钱大哥,你儿子真能吃,喝了半碗还没够……”

钱嘉义接过小碗,喂着儿子,“能吃好,能吃走四方……”深情地,“儿子,再忍耐一会儿,爸爸向你保证你妈妈一定会回来……吃吧……”

儿子好像听懂了一般,露出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