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五章 内忧外患 腹背受敌 (五)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002 2016-09-29 07:42:02

  慕容秋和小红是天大亮时才回到京城,她们昨晚出城在京郊打探三个杀手的下落,这是出发前和罗云鹏、麒麟双鞭划分的区域。她们以前的朋友不是搬走,就是吓得躲避她们,折腾了一晚还是一无所获。就在她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往钱府走时,一个乞丐迎面走来碰了小红一下,小红骂了一句,“你没长眼啊……”低头一看,手上多了一封信。

慕容秋接过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钱嘉义大人亲启。一抬头,那乞丐已经走到了巷子口。

慕容秋叫着:“你站住,站住!”

乞丐跑得更快。慕容秋和小红追到大街上,人群中早就不见乞丐的踪影。

小红遗憾地问:“慕容姐,怎么办?”

慕容秋:“先回去再说……”把信放进口袋里。

慕容秋和小红回到钱府,钱嘉义和罗云鹏、麒麟双鞭正在吃早餐。

看见她们进来,罗云鹏高兴地,“你们这一晚上跑到哪儿去了?我们正准备吃完饭去找你们……”

慕容秋和小红垂头丧气地坐下吃着大饼。

武二进一看开玩笑地,“一看就知道没什么收获……”

小红没好气地,“你有收获,说出来听听……”

武二进口吃地,“我……我是没有,可是罗大哥有……”对钱嘉义,“钱大哥,你说‘一品香’的三个老板会不会就是逃跑的三个杀手……”

钱嘉义苦笑地,“二进,如果你是在逃的杀手,你会在京城最繁华的地方招摇过市开酒楼吗?”

武二进哑然了,“这……当然不会……”

钱嘉义心情沉重地,“明天就要重新开堂,如果今天我们还没有收获,就凶多吉少了……”

大家沉默。罗云鹏故作高兴的样子,“别垂头丧气的,我们毕竟还有一天的时间……”

武大进刚想说句泄气的话,这时刑部师爷在守卫的陪同下走进来。

师爷曾是钱嘉义的部属对他还算客气,“钱大人,明天上午案子将在刑部衙门再审,这是刑部衙门的公文,请签收。”

钱嘉义拿起笔默默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师爷躬躬身和守卫离去。

又是一阵沉默。突然,慕容秋想起什么,拿出信,“师兄,一个乞丐在半路上把这个交给我们……”

钱嘉义拆开信,罗云鹏也凑身看着。信上只有一句话:中午京郊燕京酒楼见面。记住一个人来,否则约会无效。

钱嘉义双眉紧锁,“……”

罗云鹏抬头问,“慕容,那个乞丐是什么来头?”

慕容秋叹息地,“可惜,一眨眼让这家伙跑了。看样子这家伙的武功很高……”

钱嘉义看看罗云鹏,“罗兄,你怎么看?我该不该去?”

罗云鹏摇摇头,“燕京酒楼在郊外,一来一回至少两个时辰。这分明是对方知道时间紧迫在玩我们……”

慕容秋点头,“师兄,罗大哥说得对。你现在是被软禁在家里,出入必须由刑部守卫押送,如果私自外出一旦被发现,会立即送你进大牢。师兄,你千万别上他们的当啊……”

钱嘉义把信收好,“你们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我托人打听到杨临江已经被人带到京城,今天我们必须尽快找到他的下落。”

罗云鹏盯着他,“钱兄,这消息是谁告诉你的?可靠吗?”

钱嘉义犹豫了一下,“不管是真是假,这都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举起酒杯,“努力吧!”

六只酒杯碰在一起。

钱嘉义是在罗云鹏他们出去不久接到刑部大狱的通知,说是他妻子可能发了急病。钱嘉义心急火燎地当即就赶往刑部大狱,慕容秋放心不下,和小红也跟了过去。

钱嘉义走进大狱,看守把他拦在监房外面说是郎中吩咐过不准外人打扰。

钱嘉义激动地,“我妻子生死未卜,我见她一面都不行吗?”

看守火了,“钱嘉义,你以为你是谁?你现在是杀人嫌疑犯,别在我面前摆大爷的谱……这是牢房,规矩是老子定的,你不服可以去找上面。”

钱嘉义哀求道:“兵爷,我只想见见我老婆,她重病在身,你就让我进去看看……”伸手去找钱,可是出门走得急根本没带银子。

看守不耐烦地,“郎中正在给你老婆看病,不让打扰,你就等着吧……”

钱嘉义也火了,“你给我听好了,我现在就要去见我老婆……你不准,就让刑部文大人来说话。如果你嫌文大人的官不够大,我也可以去禀报信王爷,别以为老子没在刑部干了,就想欺负我!”

看守见钱嘉义口气大起来,有点心虚,“……”

就在这时,牢房里传来一阵婴儿清脆的哭声。钱嘉义不顾一切地分开看守闯进牢房。

郎中抱着刚刚接生下来的婴儿用热水清洗着,看见钱嘉义进来,高兴地:“恭喜大人,是个儿子……”

余倩儿头靠着墙虚弱地对他微笑着,“……”

钱嘉义愣愣地上前握着妻子的手,“倩儿,你没事吧?”

郎中笑着,“大人,你妻子只是身体虚弱早产了……好在母女平安,不过这样的环境对她们母子很不利。大人,你最好向上面求情,接她们母子回家休养……”

钱嘉义:“谢谢,郎中……”从郎中手里小心翼翼地接过清洗过的儿子。

余倩儿笑着,“嘉义,你现在……已经是一个……父亲了。”

钱嘉义双眼一下子模糊了,“……”

儿子哇哇使劲地哭着……

钱嘉义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拦住妻子,“倩儿,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和儿子平安回到家里的……以后,我们一起陪儿子上街玩,一起送他去上学,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看着他结婚生子……”

余倩儿幽幽地,“到那时,我们也就老了……”

钱嘉义含着泪,“倩儿,老了不可怕,重要的是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我会修一间大大的院子,有很多间房子。我们的儿子、儿媳,我们的孙子都住在一起……倩儿,你说好吗?”

余倩儿感动地说不出话,只是喃喃地,“好,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