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四章 生死再较量 (六)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1942 2016-09-24 07:06:01

  周纪元没直接回家,而是先拐到了信王府。他下了马车,在王府门前徘徊了很久。妙云师太潜伏在一颗大树上,她发现东厂的鹰爪一直在跟踪监视着周纪元。这时候慕容秋和罗云鹏飞身过来,和师太藏身在一起。师太指指街道上的两辆马车,提醒他们注意东厂的鹰爪。两人会意地点点头。

周纪元最终还是没走进信王府的大门,神色黯然地上车回到家。

在周府对面的屋顶上,妙云师太皱着眉对慕容秋和罗云鹏说:“看来这个周纪元很可疑……”

罗云鹏点点头:“师太你知道他今天见的是谁吗?就是魏忠贤的亲信锦衣卫千户客光先……”

慕容秋恨恨地:“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会背叛王爷,卖身投靠魏忠贤。我们还差一点被他害得命丧黄泉。真恨不得冲进去给他一剑……”

妙云师太阻拦地:“秋儿你要冷静,千万别冲动。这件事暂时先别告诉嘉义,毕竟我们还没掌握确实的证据,省得嘉义又会说我们捕风捉影……记住啦。”

慕容秋和罗云鹏点点头。

妙云师太:“你们先回去,我去龙泉寺见个朋友,这几天可能住在那儿,你们不用等我。”说完腾身而去。

回到钱府,院子里静悄悄的,钱嘉义的房间也息了蜡烛,黑黑一片。

慕容秋对罗云鹏说:“罗大哥,天太晚了,早点休息吧……”

罗云鹏叫住慕容秋:“慕容……”

慕容秋转过身,“罗大哥,有事吗?”

罗云鹏看着她:“慕容,你是不是对你说过的话后悔了?如果是你不妨对我直说,省得我心里总是犯嘀咕……”

慕容秋回避着罗云鹏火辣辣的眼神,“罗大哥,你怎么会这么想?”

罗云鹏苦笑地:“我总觉得最近你……一直在回避我……”

慕容秋感情复杂地:“罗大哥,你多心啦。最近案子不顺利,师兄很烦,大家的心情都不好,我哪有心情谈情说爱……罗大哥,我向你保证,等这个案子了结之后,我一定花时间多陪陪你……睡吧。”转身走进屋。

罗云鹏:“……”

这一晚上注定是多事之秋,妙云师太离开罗云鹏和慕容秋之后,就在魏忠贤的府邸外面和她的师兄圆通汇合。圆通告诉她魏忠贤已经回家两个时辰了,现在肯定在家里。

妙云师太当即决定,“我们现在就进去杀了这老贼!”

圆通有些犹豫,“就我们两个人吗?其他的师兄弟已经在大觉寺等着我们了,是不是明天召集好人马再动手!”

妙云师太摇头,“来不及了……今天钱嘉义在公堂上棋输一着,我们只有杀了魏忠贤这个老贼,才能扭转乾坤。师兄,你是不是怕了?”

圆通双眼一瞪,“怕了,就不会答应你这件事……走吧,省得老子后悔。”

妙云师太一笑,和圆通腾身跃过了魏忠贤家高高的院墙。

还算他们运气好,魏忠贤一个人在后院打坐练着功。但凡这个时候,是绝对不准任何人进来打扰他的,所以看到后院进来两个人,魏忠贤很吃惊,“我不是说过,不要任何人打扰我吗?你们怎么记不住?”

妙云师太冷笑,“等老衲送你上西天,就再没人打扰你了……”说着和圆通联手攻过来。

说起来妙云师太的袖剑和圆通的禅杖,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可是魏忠贤只是轻轻一闪身就轻易躲过了。妙云师太和圆通没停手,连续三招攻来,魏忠贤上下左右飞身躲过。后院的树木和山石纷纷破碎,火光四溅。

魏忠贤朗声大笑,“哀家已经连让你们四招了,现在该让你们见识一下哀家的火龙乾坤掌……”挥掌 打来。

魏忠贤秘密炼成的火龙乾坤掌,发力就有一条火柱如飞龙般击向对方。妙云师太和圆通没想到魏忠贤竟然会有这么高深的武功,暗中叫苦。

这时,魏忠贤的保镖和卫兵闻讯赶来,将后院包围的水泄不通。这下妙云师太和圆通就没有起初的那么好彩了,混战中两人被魏忠贤的火龙乾坤掌击中,口吐鲜血,内伤严重。

妙云师太拿出江湖上惯用的“狼牙烟”一丢,趁着烟雾跳上屋檐逃去。

魏忠贤恶狠狠地对赶来的许显屯和客光先命令道,“抓住他们千刀万剐,我让天下人知道谋杀哀家的下场!”

许显屯、客光先领命而去。

钱嘉义这一夜睡得很不踏实,眼前总是浮现出公堂上的一幕。说实话他进入刑部十二年,还从来没这么窝囊过。第二天,他很早就起身,来到了刑部大狱。由于他来得太早,大狱还没开门,他就让押解他的卫兵递上一百两银子,贿赂了狱头才得以和妻子见面。

余倩儿一见探监室,就发现钱嘉义好像又老了一大截,心疼地:“嘉义,你又是一夜没睡,这样你会熬垮的!”

压抑了一天的钱嘉义突然爆发:“倩儿,你为什么没告诉过我你学过易容术?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你说!”

余倩儿双眼含泪,“嘉义,易容术的事我不是有意瞒着你,你从来也没问过我。我知道……我给你添了天大的麻烦,要不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我早就让你……解脱了……”

钱嘉义一惊,“倩儿,对不起。我……我……太不冷静了,我不是冲你发火,我只是恨自己太……太没用了……”

余倩儿轻轻抱住钱嘉义的头,“嘉义,你千万别自责……只要你尽力了,我和孩子都会为你骄傲的!”

钱嘉义柔情地看着她,好半天说了句:“倩儿,我不能没有你和孩子。(低声地)师太曾经建议我在下次开堂时,中途劫囚车,我一直在犹豫。现在我决定这么做了!”

余 倩儿好像不敢相信似的,没有高兴而是定定地看着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