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四章 生死再较量 (五)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1814 2016-09-23 07:04:01

  吴平眼睁睁地看着周纪元失魂落魄地走下楼梯,以为大功告成。他暗笑地装作上菜,走进黄鹤楼雅间,却看见客光先神情自若地在品尝着美食,毫无中毒的迹象。

吴平目瞪口呆地愣了一会儿,连忙说:“大人,菜……的味道还可口吗?用不用再加点什么?”

客光先意犹未尽地:“有什么野味吗?”

吴平:“我们这儿的香焖野猪很不错,用三十种香料,足足焖上十个小时……入口就化,满口清香……”

客光先点点头:“好一个入口就化,满口清香……来一个,要快!”

吴平急忙退出雅间,奔向厨房。

柳全江和王玉成早就等得心急如焚,见吴平气急败坏地进来,柳全江急切地问,“二弟,前面怎么样?”

吴平看看四周的厨师摇摇头。柳全江立刻会意,对手下的厨师和助手说,“今天就先到这儿,你们回去吧。剩下的交给我们三弟兄了,去吧。”

大厨师明白老板有事想支开他们,顺水推舟地,“那就谢谢老板了,我们走,明天早点来收拾。”领着厨房的人离去。

吴平见屋里只有他们三兄弟,气恼地说:“大哥、三弟,这家伙现在还是生龙活虎的,是不是毒药放的份量不够?”

王玉成否认地:“不可能,这种毒药叫‘点点红’,只要吃下去一丁点就足以致命……”

吴平冷笑地:“那为什么这家伙吃了这么多,还跟没事似的还要加一道香焖野猪肉?肯定是你的药有问题……”

王玉成急了,拿起药瓶,“前天我才用门口的大狼狗做过实验,狼狗嘴里的肉还没吞下去,就双眼一闭倒在地上……你不信你自己试试……”把毒药瓶递给他。

吴平气得想发作,柳全江马上拦住他,“别吵了!都给我安静!”

吴平和王玉成停住嘴,默默地看着老大。

柳全江果断地,“今天的机会太难得了,决不能让这家伙活着出去。玉成,香焖野猪肉……”

王玉成马上把焖在大锅里的野猪肉倒在盘子里,一阵清香扑面而来。柳全江打开毒药瓶,倒下一些“点点红”,又想想,干脆把瓶里的毒药全倒了下去,使劲搅拌着。

柳全江看看自己的两个兄弟,吩咐道:“如果这次还不能毒倒这家伙,我们就来硬的,一定要这家伙给我们死去的弟兄陪葬。吴平、玉成操家伙!”

吴平和王玉成正准备进后院拿自己的兵器,就听见屋顶上响起一阵笑声,“哈,哈……铁矶堡的三位老大,你们果然开的是黑店……”

柳全江一惊,这家伙埋伏在屋顶应该有好一阵了,可是他们三兄弟竟然毫无觉察,可见来人的功夫之高强。柳全江掩饰着内心的不安,“你是什么人?有种就报上姓名……”

话音未落,一个蒙面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跳到门前挡住吴平和王玉成的去路,“实话告诉你们,你们的‘点点红’早就被老子给换掉了。客光先就是把这整盘野猪肉都吃下去,也不会死!”

吴平气急败坏地,“大哥,这家伙是和那人一伙的,别理他,先干掉他再说。”

三人握拳围上来,蒙面人没动,“慢!你们也不动点脑筋,我要是和客光先是一伙的,你们还会平安无事地呆在这儿吗?”

柳全江觉得这话有理,“你刚才一直叫那人是客光先,你知道他的身份?”

蒙面人:“当然,他就是当今皇上的大红人奉圣夫人的亲弟弟,锦衣卫千户客光先。是你们铁矶堡的仇人,也是我的仇人。”

吴平不相信地:“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阻止我们杀他。你言行不一,恐怕很难让我们三弟兄相信你……”

蒙面人哈哈大笑,“想叫客光先死有什么难?可是在整个阴谋中他不过是个小卒子,藏在幕后真正害我们的人你们难道不想知道吗?”

柳全江皱着眉看着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蒙面人:“你们慢慢就会知道……你们可以不相信我,不过有一点希望你们清楚,我们有着共同的仇人……”

柳全江笑笑,“我们不过是行走江湖、浪迹天涯的侠客,客人给钱,我们杀人,就这么简单。我们不想卷入到朝廷的恩怨当中,你还是请走吧。”

蒙面人双眼炯炯有神:“其实我的命运和你们一样……不过柳老大你行走江湖这么久,应该知道一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转身不见了,从门外飘进一句话:“后会有期!”

王玉成吃了一惊,“好功夫……大哥,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柳全江沉思地,“不管他是敌是友,我们要想为兄弟们复仇就得继续玩下去……老二,去换盘野猪肉,让客光先这小子再多活几天……”

吴平端起盘子刚想转身,发现盘子底下有一个信封,上面贴了一张纸条。吴平无声地把纸条递给柳全江,纳闷那个蒙面人竟然可以当着他们三兄弟的面把信放在盘底。

柳全江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把此信交给刑部右侍郎钱嘉义……”

吴平:“钱嘉义,不就是十天前他和他老婆在我们这儿当场被东厂抓走的那人吗?这家伙现在正和东厂打官司,这个案子都惊动了皇上……”

柳全江感到了这封信的重量,感情复杂得声音都有些颤抖:“老二、三弟,看来这次我们怕是要把天捅个窟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