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五章 内忧外患 腹背受敌 (二)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248 2016-09-26 07:30:01

  周纪元慢慢地摇摇头,艰难地,“这是……我的私事,恕难奉告。”

慕容秋尖刻地:“什么私事?不就是去告密吗?说吧,魏忠贤给了你什么好处,惹得你连信王都敢背叛?”

周纪元涨红了脸,“不管你们相不相信,我想说我绝没有出卖过你们和信王,我是清白的!”

慕容秋拿出一张纸,“你好好看看,这是今天早晨我们在院子里发现的……你睁大眼好好看看!”

周纪元顿时面如死色,钱嘉义看着周纪元在东厂的“交代”如遭雷劈!

突然,周纪元拿出短剑刺向自己,钱嘉义手疾眼快丢出一粒石子。周纪元的短剑铛地一声落在地上。

武二进上前吼着:“钱大哥,杀了这叛徒!”

钱嘉义双眼冒火地,“让他走!让他走!”

周纪元低着头羞愧地跑出门。

大家不解地看着钱嘉义,双方默默地对视着。突然,啪地一声一只短剑射进窗户,带着一张纸条扎在木樑上。

慕容秋取下一看,吃惊地:“师傅出事了……”

这时,门外传来剧烈的敲门声,“开门,快,开门!”

钱嘉义见状冷静下来,“这里有我应付,你们快去救师太……”

慕容秋和罗云鹏相视一眼,点头和麒麟双鞭、小红一道出了客厅,跃上屋顶而去。

钱嘉义待慕容秋他们的身影消失,才打开大门。客光先领着一百个锦衣卫冲进来。

客光先严肃地看着钱嘉义:“钱嘉义,有人密告你企图刺杀千岁爷!”

钱嘉义心里一惊,“客大人说笑话,我整天被软禁在家里,怎么能勾结外人呢?”

客光先冷笑地:“你不会,可是有个师太却在帮你。等抓到她,看你怎么说,给我搜!”

这帮锦衣卫如狼似虎地四下翻找起来。

慕容秋一行人按妙云师太的纸条找到大觉寺,只见火光冲天,到处都是锦衣卫和京城兵马司的官兵。

慕容秋感到大事不好,“看来师傅他们已经被冲散了,我们分头找……”

罗云鹏点点头和麒麟双鞭一路,慕容秋和小红一路,大家沿着山路寻找着。

在龙泉后山的破庙里,远远传来打斗声。小红听见,在山路上一指,“慕容姐,小庙里有人打斗……”

慕容秋一看山顶上几十个锦衣卫喊杀着冲下来,她焦急地和小红冲进破庙。

果然是妙云师太和一个老和尚在和十几个东厂高手打斗,两人都负了伤好像有点力不所及了。

慕容秋喊着:“师傅,我来了……”和小红挥剑杀过来。

东厂的鹰爪有些悴不及防,有两个家伙中剑倒下,但立刻这些人又稳住阵脚,两个人分身对付慕容秋和小红。其他人继续围攻妙云师太和老和尚,形势一时更加紧张。

前来增援的锦衣卫喊杀声越来越近,一个东厂头目高兴地,“弟兄们,我们的人马上就到了,别让他们跑了!”

妙云师太见情况紧急,着急地对慕容秋说:“秋儿,你们快走,别理我们,快走!”

慕容秋固执地,“不,师傅要死,我们就死在一起……”

在对方剑阵的急攻之下,妙云师太脸色陡变,拼死抵抗着。

就在这关键时刻,三个蒙面人杀进来。他们一把长剑,两根麒麟长鞭,一时间双方的势力暂时平衡。

慕容秋知道是罗云鹏和麒麟双鞭在帮忙,她腾出手扶住妙云师太,发现师傅身上流着血,受伤很重。她急切地,“罗大哥,师傅受伤了,我们得赶紧脱身……”

罗云鹏拼命抵挡,不让对方接近慕容秋和妙云师太,“你和师太他们快走,我殿后。快走!”

听喊声门外的锦衣卫已经杀到门口,慕容秋喊了声,“罗大哥,小心!”扔出“梅花散”,趁着烟雾,扶着师太和老和尚一起跳出破庙。

就在这时,庙门哐地一声被撞开。罗云鹏和麒麟双鞭腾起身趁锦衣卫立足未稳,踩着他们的脑袋,飞出庙门。

东厂头目捂着鼻子喊着,“快追,别让这三个蒙面人跑了。”

跑了足足两个时辰,慕容秋他们才摆脱了锦衣卫的追兵。妙云师太和老和尚马上盘腿坐在地上,运气疗伤。慕容秋和小红在树林外,为师傅护法。

好一会儿,妙云师太和老和尚才把气息调匀,并运气封住了出血的伤口。

不远处的慕容秋马上过来拿出金枪药给师傅和老和尚涂伤口,“师傅,到底出什么事啦?”

妙云师太深深叹口气,“秋儿,这位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圆通师叔……”

慕容秋和小红双手抱在胸前,“弟子见过圆通师叔。”

圆通摆摆手替妙云师太回答,“昨天晚上,我和师父去暗杀魏忠贤受了重伤,躲到大觉寺。本来我们打算天黑就和先到寺里的十几位师兄弟离开,我们正商量着脱身之计。锦衣卫和东厂的人就包围了大觉寺,逼着主持交出我们。可是主持和我们相交多年,岂肯卖身求荣,所以他们就硬冲进来抓人。你师父和我托主持带着师兄弟先离开,我们在后面掩护……唉,可惜,龙泉寺这百年古刹就这么毁之一炬了!”

妙云师太叹息地,“秋儿,看来我们是被人出卖了。否则东厂的人是找不到大觉寺的……”

慕容秋恨恨地,“师傅,徒儿知道是谁出卖我们的,徒儿这就去为你们报仇……”

妙云师太拦住她,“秋儿,你别冲动……这件事要从长计议。看来师傅我留在京城意义已经不大了,我这就和你师叔返回妙云山养伤,你替师傅向嘉义告个别。”

慕容秋和小红很难过,慕容秋含着泪,“师傅,多保重……”

妙云师太点点头,“秋儿,你不要担心我……本来我和钱家交情很深,钱嘉义出事我本该全力帮忙,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只能是帮倒忙。秋儿,钱嘉义的事就拜托你了……”

慕容秋流着泪,“嗯……”

妙云师太不放心地,“秋儿,你做事冲动,凡事要和嘉义多商量,多听嘉义的话。这次官司非同小可,不比我们行走江湖,一着不慎就会满盘皆输……记住啦。”

慕容秋:“师傅,徒儿记住啦……”

妙云师太点点头,取下脖子上的一串佛珠,“替师傅交给嘉义,佛主会保佑他们一家平安无事的……”

圆通拿起包裹,“师妹,我们该上路了……”

慕容秋拿出银票,“师傅,这个你带着,路上用……”

妙云师太笑笑摇摇头,“我们出家人,无欲无念,用不上这个。你倒不如留给嘉义,说不定以后他会有用……秋儿,我们就此别过吧。”转身和圆通大步走下山。

慕容秋和小红含泪久久地注视着师傅的背影,直到她和圆通师叔的身影消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