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四章 生死再较量 (三)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185 2016-09-21 07:58:02

  钱嘉义低声和身边的周纪元说,“周兄,我觉得崔呈秀好像并不觉得意外……”

周纪元也看出点端倪,但他还是鼓励地,“这是对方在打心里战,别理他……”

钱嘉义回避着崔呈秀咄咄逼人的目光,冲郑文光问道,“郑钦班,去年十一月初七晚上你是不是在紫禁城当班……”

郑文光点头,“是的,我当时负责食膳房一带的巡逻。午时左右,我看见一个太监领着十个人过来,说是奉内务府的命令前去搬东西,我当时觉得很奇怪……”

钱嘉义:“你当时做了什么?”

郑文光:“我叫兄弟们举着火把挨个搜查了他们,见他们身上没带什么可疑的东西,那个太监又有内务府的手谕就放行了。”

钱嘉义追问道:“这些人都是些什么人,你能向各位大人叙述一遍吗?”

郑文光:“可以,都是些男人……”

钱嘉义打断他的话头:“你敢肯定?”

郑文光:“我肯定,搬东西肯定要男人,要是中间夹着女人我马上会产生怀疑。”

崔呈秀笑着鼓掌,“精彩,钱嘉义我真是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你很精明。抓住了一个关键环节,我就算郑钦班描述的这十个人就是那些刺客。可是钱嘉义你忽略了一件事,要不就是你老婆在有意隐瞒你。”对林飘然,“林大人,我想还是由你来说吧……”

钱嘉义心里一紧,“……”

林飘然面向他,“钱大人,你只问了我一句就急不可待地让你的证人上堂,未免太不慎重了。我的话还没说完,余倩儿当时被抓的确是一副男人的面孔,可是等我们撕下了她的面具后才发现她是个女的……”

余倩儿愤怒地:“你撒谎!”

魏忠贤把惊堂木用力一拍,“肃静!公堂上不得随意喧哗!”

信王面无血色,他知道对手给了钱嘉义致命的一击。

崔呈秀冷笑地对余倩儿:“我们东厂已经掌握了你们暗杀小组平时训练的内情,姜腾鲛在江湖上有三大本领,一是他的渔阳剑,二是他的用毒本领,三就是他的易容术。你敢说姜腾鲛没教过你们易容术?化装成一个男人对你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钱嘉义脑子急速转动着,他还有一张牌就是当时慕容秋的逃跑,这件事只有信王等少数人知道。钱嘉义打断崔呈秀的话,问罗云鹏,“罗大人,我听说逃跑的那个杀手是个女人,是吗?”

罗云鹏脸色难看地:“是的,我和她交过手,从对方的体形和动作看绝对是个女人,她留在雪地上的脚印也是女人的脚印,我想这点负责追捕的客光先大人最清楚。”

崔呈秀笑笑,“钱嘉义,这能说明什么?这些杀手能易容成男人,就可以为了迷惑我们而化妆成女人。”

魏忠贤冷冷地,“双方不必要在这些枝节问题上多纠缠。钱嘉义,你还有没有新的证据?”

钱嘉义颓然地:“没……有……”他分明看见余倩儿痛苦地闭上眼睛。

魏忠贤:“崔呈秀,你还有什么证据要呈堂吗?”

崔呈秀不慌不忙地:“回大人,我这里有当时负责追捕的锦衣卫共计十人的证词,东厂负责审案和关押的除林飘然以外,二十五人的证词,以及他们当时的证词,还有东厂查获的暗杀小组的有关材料,这些都铁证如山地证明余倩儿就是当时参与暗杀皇上的刺客之一。(把证词和材料递给四位大人)各位大人,本官请求我的这些证人一一出庭作证……”

钱嘉义一阵恍惚,崔呈秀的慷慨激昂的话语,在他听起来显得很遥远。

崔呈秀向公堂提交了三十五人的证人名单,单单是听这些人的证词就耗费了不少时间。案子从上午开始足足审了一天,连一向沉稳的顾秉谦都受不了了,天一黑就开始哈欠不断。最后,文炳勋提议将所有证据上交待刑部仔细研究后再提请三位大人审议,然后再择机开堂再审。魏忠贤谦逊地表示自己没意见,一切由信王爷定夺。信王无奈许可了。

钱嘉义一行人几乎是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刑部衙门。钱嘉义本想和周纪元再研究一下案情,可是周纪元神色黯然地说:“案子都审了一天了,大家也累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说完没听钱嘉义的回答,就径直上了自己的马车驶去。

钱嘉义有些目瞪口呆:“……”

罗云鹏理解地拍拍他的肩膀,几个人无声地走去。

回到钱府,妙云师太和小红早就把晚饭准备好了,看到他们的神情就知道这次是败兴而归。

小红却不知趣地问:“钱大哥,慕容姐,官司打得怎么样?是不是……”

师太止住小红,安慰地:“你们也饿了吧?先吃饭……”

大家坐下来,毫无胃口。

突然,慕容秋放下饭碗愤愤地,“我总觉得对方今天是早有准备,好像知道我们的计划……”

武大进也点点头,“本来以为抛出杀手全是男人这一着,会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谁想得到我们却让对方打了个手足无措,真他妈倒霉!”

钱嘉义喝着闷酒,“……”

罗云鹏沉思地:“嘉义,想起来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是有些不妥。就说我们这次进京,按说只有你和周大人知道我们的行踪,可是我们还没进黑石镇就遇到了埋伏……”

妙云师太插话:“云鹏提醒的对,我也觉得秋儿他们被劫杀不是偶然的。嘉义你要小心……”

钱嘉义心烦意乱地,“小心什么?”

慕容秋补充,“小心我们内部出了叛徒,如果真是这样,你钱嘉义就是再有本事也没用!”

钱嘉义忽地站起身,“你们是不是怀疑周纪元?这绝对不可能,周纪元是信王爷的妻弟,就是不为我,为了王爷他也不会这么做的!你们这是怎么了?不就是头一次开堂我们棋输一着吗?怎么就乱了方寸了?别官司没打完,我们内部先人人自危。以后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别再讲了,传到周大人耳里,没事也会成大事。”转身走出门。

武大进愣愣地看着钱嘉义的背影,“钱大哥这是怎么了?明眼人都能看到的事,他怎么就装作看不见?是不是急糊涂了?”

慕容秋没好气地:“吃饭吧,没人当你是哑巴。以后在我师兄面前那些没影的事别再说了,听到了吗?”

妙云师太冷冷地站起身,“我去看个朋友,你们不必等我!”快步走出门。

大家面面相觑,闷头吃着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