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四章 生死再较量 (二)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308 2016-09-20 07:56:02

  熹宗帝最近受了风寒。本来御医让他卧床休息,可是他刚躺了四天,身体稍有好转,就耐不住寂寞了。又听前来探视的客巴巴讲,她手下的八美人给皇上准备了一件意外的礼物,熹宗帝的好奇心被挑逗起来,当即下令客巴巴带八美人进宫觐见。

客巴巴离去不久,魏忠贤照惯例又来面见皇上。他带了千年人参和长在喜马拉雅的雪莲给皇上进补,没想到这些东西对熹宗而言不过是寻常之物,他见得多了,所以淡淡地让宫女小玉收下。

魏忠贤弓着身,语气谦卑地,“皇上,今儿个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熹宗心不在焉地,“好多了……对啦,余倩儿的案子进展如何啊?”

魏忠贤禀报道,“回皇上,明儿个正式开堂审讯……东厂由督察院左都御史崔呈秀挂帅,而对方决定由钱嘉义亲自为他妻子辩护……”

熹宗一愣,“钱嘉义亲自辩护?难道诺大个京城就找不出象样的状师?还是钱嘉义手头紧,舍不得花银子?”

魏忠贤陪着笑脸,“奴才认为是钱嘉义信不过外人,这个钱嘉义在刑部是出了名的清高自信,从来瞧不起别人……”

熹宗正准备追问钱嘉义的人品,就听见王体乾在门外喊着:“奉圣夫人到――”

于是,熹宗撇下魏忠贤迎上去,只见四个身强力壮的公公抬着一个造型怪异的柜子进来,客巴巴紧随其后。

熹宗看看客巴巴身后问,“奶娘,那八美人呢?”

客巴巴莞尔一笑,“回皇上,八美人临时身体欠佳,不能前来侍侯皇上……不过她们叫奴婢把她们的礼物带来了,皇上你看!”

熹宗失望地打量着怪怪的柜子,看上去象一只张开翅膀的孔雀。

客巴巴笑着介绍,“皇上,这个礼物还有一个吉祥的名字,叫孔雀开屏,意思是祝皇上龙体安康……”

熹宗有种被戏弄的感觉,使劲咬着嘴唇。魏忠贤见势不好,赶紧向客巴巴使着眼色,让她住嘴。

可是客巴巴好像没看到,还在起劲地说,“皇上,你不打开柜子看看,这些礼物八美人可是花了不少心思……”

熹宗怒气冲冲地一脚踹开边上的柜门,正欲发作,只见柜门打开,一个光着身子的美人在笑嘻嘻地看着他,“皇上吉祥!”

熹宗立刻龙颜大喜,好像明白什么,又打开第二道屏门,又一个光着身子的美人冲他笑着:“皇上安康!”

客巴巴不失时机地问,“这礼物皇上还喜欢吗?”

熹宗笑得合不拢嘴,“难得夫人这么有心,赏!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朕说……来人把柜子抬到朕的寝宫。”

王体乾立刻指挥着太监们抬起柜子走进内室,客巴巴和熹宗跟在后面。

魏忠贤十分佩服客巴巴应付熹宗的手腕,你看这八美人把熹宗迷的手足无措了。

熹宗在进内室前转过身,对呆立在原地的魏忠贤说:“忠贤,谋杀朕的案子要抓紧审,一定要把害朕的幕后凶手找出来!”

魏忠贤谦卑地一躬身,“奴才明白,皇上你就放心吧。”

余倩儿的案子正式在刑部衙门开堂审理,钱嘉义和余倩儿四目相对,好像有说不尽的话要讲。就在这时,信王、魏忠贤、内阁首辅顾秉谦和刑部尚书文炳勋走进来。

门口的衙役高声喊着:“信王爷、魏公公、顾大人、文大人到!升堂!”

在场的人都躬身向四位大人致敬,恭候他们在高高的审判席上就坐。

审判由刑部尚书文炳勋主持,“东厂状告余倩儿参与谋杀皇上一案现在开堂……主控双方对公堂的组成人员还有什么异议,请现在就说。”

钱嘉义上前,“文大人,在下对魏公公参与此案审理表示异议。众所周知,魏公公时任东厂提督与本案的主控方有着不可分割的利害关系,为了本案的公正,在下恳请魏公公回避。”

文炳勋和信王故意不说话,顾秉谦知道这时只能自己出面,他把惊堂木重重一拍,“大胆钱嘉义,本案主审人员都是皇上钦定的,你是不是想让王爷和本官抗旨不尊?”

钱嘉义怔住了,“……”

文炳勋干巴巴地:“钱嘉义的请求纯属无稽之谈,本堂不予理会。下面由督察院左都御史崔大人进行指控……”

崔呈秀一脸沉静地双手抱胸,“各位大人,大家都知道天启六年十一月初八在乾清宫门外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谋杀未遂案。当时,皇上和四位王爷正准备在乾清宫宴叙告别,十一个蒙面杀手突然从广场四周和乾清宫内杀出,目标直指皇上,多亏在场的魏公公和锦衣卫官兵的拼死保卫。七名歹徒当场毙命,三个歹徒被当场抓获,另一人趁乱逃走。经过东厂的调查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谋乱造反,主使人之一就是锦衣卫缇帅田尔耕,本来此案在半年前已经审结完毕。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三名歹徒在同伙帮助下得以从东厂诏狱中逃脱,目前一名歹徒被抓,这就是钱嘉义的老婆余倩儿。这个案子有很多疑点,归根结蒂一条,就是余倩儿的同伙是谁?到底是什么人想害皇上?这个谜团只有等全案审结后才能真相大白。现在本官要求东厂师爷林飘然出庭作证。”

钱嘉义:“……”心里很紧张。

林飘然走进来,跪在地上,“在下东厂师爷林飘然前来作证,请各位大人恩准。”

顾秉谦:“林飘然,你要对你说过的话负责,如果有半点假话该当何罪你应该明白?”

林飘然正色地:“回大人,在下明白。”

顾秉谦点点头,冲崔呈秀挥挥手。崔呈秀上前:“林大人,天启六年十一月初八,有三个刺客被抓进东厂,是由你主审的吗?”

林飘然点头,“是的。”

崔呈秀又问:“这三个人你还认得吗?”

林飘然:“回大人,我和他们整整打了四天交道,虽然他们被人劫走了,可是他们化成灰我都认得。”

崔呈秀:“在场的有当时被抓的凶手吗?”

林飘然冷冷地盯着余倩儿,伸手一指:“有,其中一个凶手就是她――余倩儿。”

崔呈秀冲审判席拱拱手,“各位大人,我的问题完了。”

轮到钱嘉义提问,他走向前,“林大人,你确实敢肯定余倩儿就是当初的凶手?”

林飘然:“当然肯定……”

钱嘉义开始反击,“你在撒谎,据我所知这些杀手都是男的,并无任何女性。各位大人,我请求时任锦衣卫百户的罗云鹏和钦班郑文光出庭。”

钱嘉义眼睛看着崔呈秀,照他和周纪元的方案这个措手不及的打击应该让崔呈秀慌乱不已才对,可是崔呈秀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嘴角还浮现出一丝讥讽的笑容。钱嘉义感到事情有点不对,还没等他理清思绪,罗云鹏和郑文光就走了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