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四章 生死再较量 (一)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595 2016-09-19 07:52:02

  刑部尚书文炳勋领着控辩双方崔呈秀和钱嘉义来到京郊忠字号暗杀小组的秘密营地。这里是一个三进的大院落,掩藏在一大片密林之中。钱嘉义仔细观察,才发觉这里离他和倩儿被抓前住过的那个小木屋不远。院子的布局,钱嘉义不用看,已经通过妻子的嘴中了解过了。前院是议事厅和警卫住的,不准随便出入。中间的大院子像个大操场是他们训练的场所,左右两排厢房就是他们的宿舍。后院是兵器库和姜腾鲛的住所,一般人也不得随意出入。而院落置身的这片树林,也成为暗杀小组最好的训练场。一年前这里还是人丁兴旺,十多位小组成员在姜腾鲛的带领下,生龙活虎地每天练习着杀人的本领,而现在这里已经是人走院空,一片衰败。

崔呈秀望着残破的院落,讥讽地对钱嘉义说,“钱大人,这里本官早就勘察过了,如果听我一句劝的话,这是在浪费时间。你慢慢看吧,本官告辞。”向钱嘉义和文炳勋拱拱手离去。

望着崔呈秀的背影,文炳勋叹口气,委婉地,“嘉义,这早就被人做了手脚,没什么把柄能留下。明天就要开堂了,你还是回去抓紧准备吧……”

钱嘉义不甘心地,“文大人,你有事先走吧,我想看看再走……”

文炳勋无奈地留下看管他的卫兵,转身离去。钱嘉义走进中院,这里挂着的绳索和训练用的铁架已经被人推倒,上面蒙着厚厚的灰尘,钱嘉义的脑海里浮现出余倩儿从一个绳索腾身到另一个绳索上,身影矫健。

左厢房第二间,这里是余倩儿曾经住过的房间。钱嘉义百感交集地走进去,环顾四周。屋里的家具和床都被人洗劫过一般,残破地散落一地。钱嘉义从地上捡起一根绳子,脑海里闪现出余倩儿在两根绳子上睡觉练功的景象。他的双眼潮湿了。

这时,门开了。慕容秋走进来,“师兄……”

钱嘉义回过头,难过地,“师妹,这间屋子就是倩儿当年住过的,我没想到会这么小……”

慕容秋劝慰地,“师兄,别难过了……周大人在家里等着你商量明天开堂的事,快回去吧。”

钱嘉义深深叹口气,“到这之前,我以为我可以想象出倩儿在这儿的生活,可是到这以后我发现我错了。这里的一切对我都是那么陌生,我真想知道在这儿的日子里倩儿到底开不开心?”

慕容秋,“师兄,我想倩儿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你们一家团聚,所以为了倩儿你也要坚持下去。走吧。”

钱嘉义感动地随慕容秋走出门。

钱嘉义回到家里,周纪元和罗云鹏、妙云师太等人已经等候多时了。看见钱嘉义进门,周纪元抱怨地:“钱兄,你倒是兴致好,这一屋的人都在等你,你还有心情到处逛。”

慕容秋替钱嘉义打圆场,“你们错怪师兄了,今天是刑部文大人召集控辩双方去勘察忠字号暗杀小组的营地……”

妙云师太急切地,“嘉义,有发现吗?”

钱嘉义痛苦地摇摇头,“……”

周纪元皱着眉,“这可怎么办?明天就要开庭了,我们却没有一点进展,这官司该怎么打?我可真弄不懂了……”

钱嘉义问罗云鹏,“罗兄,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罗云鹏摇摇头:“收获不大,当天晚上那十个杀手是从东门进的紫禁城,值班的是锦衣卫钦班黄彪,这人你在公堂上见过。这些值班的士兵包括黄彪都被当成是田尔耕的同党给处决了,已经死无对证啦……不过,大进他们有点新发现,大进你说说。”

武大进正抽着旱烟袋,他吐了口青烟,“上午我和自己原先的那帮兄弟在一起聊了聊,我发现他们的怨言都很大。本来半年前大家在乾清宫外救驾有功,可是功劳没摊上,麻烦倒不少。罗大哥和我就不用说了,留下的人因为不是客光先的亲信,都纷纷被遣散或降职。明里说是为了清除田尔耕的余孽,暗里就是排除异己……”

武二进接过话头,补充说,“在大家的抱怨声中,我们发现一个情况……去年十一月初七晚上,我们队的士兵负责内院巡逻,午时左右他们看见一个太监领着十个人过来。他们就去盘查这些人的身份,太监说是奉了内务府的命令前去搬运东西,所以他们就放行了。”

罗云鹏:“可以肯定这些人就是刺杀皇上的凶手!”

钱嘉义在琢磨着,“……”

周纪元脸色难看地,“这些在公堂上能证明什么?”

众人默然。慕容秋站起身给大家斟茶,“我和小红去打听过四年前刑部的官员名单……”

周纪元没好气地,“还用你打听,钱兄就是刑部的老人,你何不直接问他?(好像验证一般问道)钱兄,四年前经手姜腾鲛案子的是些什么人?”

钱嘉义淡淡地,“负责破案缉凶的是我义父王之采,负责审案的是时任东厂提督的魏忠贤和刑部尚书吴丰银大人,在刑场监斩姜腾鲛的就是刑部右侍郎杨临江……当事人除了魏忠贤还在京城,义父和吴大人已经过身,而杨临江也在三年前告老还乡,前往扬州安度晚年。”

周纪元冷眼看着慕容秋,“……”

小红气不打一处来,愤愤地:“既然你们已经知道内情,还让我们瞎忙乎什么?”

妙云师太制止住小红,思量地:“看来,软的不行我们就来硬的。这次京城法事来了不少佛界同道好友,我看干脆我们在半路上截了囚车,一起逃出京城!”

周纪元一听急了,“不行,这万万使不得。你们这么做不但要冒很大风险不说,就是你们侥幸救出了余倩儿,信王怎么办?钱嘉义你别忘了这个案子可是信王拼上性命为你担保的,你不能置王爷和大明的江山于不顾啊!”

慕容秋见周纪元对师傅出言不逊,不高兴地,“周大人,你未免太危言耸听了吧。劫一个囚车跟大明江山有什么关系?”

钱嘉义站起身,挥挥手,“大家都是为了我钱某人着想,千万别伤了和气。再说,我们在公堂上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罗云鹏敏感地,“钱兄,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好办法了?”

钱嘉义微微一笑,“这次我们在公堂上,就抓住性别问题不放。(进一步解释)我听倩儿讲,在整个暗杀小组中,她是唯一一个女人,只要我们能证明在乾清宫外的十个杀手都是男性,自然可以免除倩儿的罪行。”

周纪元皱着眉,“好是好,可是该如何证明杀手都是男的呢,毕竟在乾清宫外他们都蒙着面……”

钱嘉义:“可是他们头天晚上进宫并没蒙面啊……罗兄,大进、二进,你们马上再去找你们的弟兄核实清楚,那十个入宫人到底是些什么人。另外,争取找到领他们入宫的太监……”

罗云鹏和麒麟双鞭会意地,“明白……”起身离去。

钱嘉义叫住他们,“罗兄,我想死了的七个杀手的身份已经明确,我们现在不用管他们。那逃跑被抓的三个杀手是个关键,要尽量在锦衣卫和东厂中找些见过他们真面目的关系,确认他们的性别,这至为重要!”

罗云鹏点点头,走去。

慕容秋有些坐不住了,“师兄,我能干点什么?”

钱嘉义笑笑,“现在最需要你做的就是和小红赶紧给师太及周大人弄几个好菜,我想大家都饿了……”

周纪元脸上有了喜色,“别忘了,弄瓶好酒,我和钱兄要好好喝上一杯庆祝一下。”

慕容秋见钱嘉义多日愁眉不展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也高兴地答应一声,和小红走出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