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三章 危难迎来及时雨 (四)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511 2016-09-17 07:12:02

  一行人到了京城后,周纪元让他们驻进城西的客栈。可是,慕容秋想快点见到钱嘉义商量救他的办法,于是就和师傅等人赶往了钱府。忙碌了一天的周纪元无奈地雇了一辆马车打道回府。

虽然,钱府周围布满了刑部的士兵,但对于这些武功高强的人来说这些守卫如同虚设。他们从邻居的屋檐上腾空飞进了钱府。

自从周纪元走后,钱嘉义心里就烦躁得不得了。他拿出钱叫门外的守卫给他买了几壶酒和几碟小菜,对酒消愁。三壶酒全喝完了,钱嘉义才感到自己的酒量还不小。他摇摇晃晃走出客厅,准备叫守卫再买几壶酒,就看见面前影影约约站着几个人。

钱嘉义迷迷糊糊地伸出手,“快……给老子……再打……打几壶酒,快……去……”

慕容秋见到聪明绝顶钱嘉义成了这副样子,难过地想上前扶他。

妙云师太拦住她,“他喝多了,给他浇点水,弄醒他。”

武二进在一边早就等不及了,听见师太吩咐,上前从井里打起一桶水,迎头浇下去。

钱嘉义水淋淋地站在原地:“……”渐渐面前的人影清晰起来,钱嘉义轻轻地,“师妹,罗兄……”哽咽地说不下去了。

慕容秋难受地扶住他,“师兄,有什么话屋里说……”一行人走进了客厅。

只剩下罗云鹏愣愣地站在院子里,“……”

妙云师太从周纪元嘴里知道一切后,就已经盘算好了。一进屋,师太就对钱嘉义说:“嘉义,我和你父亲、义父都是好朋友,我们也不是外人……眼下的情形对你很不利,以我看你还是跟我们走吧,省得在这里被魏忠贤一起害了。”

钱嘉义痛苦地摇摇头,“师太,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走了倩儿怎么办?还有我的孩子再有三个多月就要出世了,我怎么能抛下他们不管呢?”

武大进帮着师太劝道,“钱大人,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先安全了再说。至于夫人我们再从长计议……”

钱嘉义固执地摇摇头,“不行,我不能抛下倩儿不理。就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慕容秋看着钱嘉义,“师兄,你说吧,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来就是想帮助你……”

罗云鹏一瘸一拐地走进客厅,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武二进着急地,“钱大人、慕容姑娘,你们大概是急糊涂了。现在外面到处都是东厂和锦衣卫的人,我们能逃出去就算万幸了。岂有坐以待毙的道理,你忘了路上我们遇到的杀身之祸了,你看看大哥这样子,再等下去大家只有死路一条!”

钱嘉义这才注意到罗云鹏和慕容秋身上的血迹,他强压着怒火问罗云鹏,“罗兄,是不是有人在半路劫杀你们?”

罗云鹏没说话,“……”

武二进替大哥回答,“在黑石镇外的峡谷中我们中了埋伏,要不是师太及时解救,你今天就见不到大哥和慕容姑娘了……”

罗云鹏火了,打断武二进的话头,“你还有完没完,大不了就是个死。慕容姑娘说了,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帮助钱兄的,怕死的现在走还来得及!”

武氏兄弟哑然,“……”

妙云师太皱着眉上前,“大家冷静点,这不是死不死的问题,而是该如何周全地处理这场危机。嘉义,作为长辈我得提醒你,你斗不过魏忠贤,我不想你父亲和你义父的悲剧在你身上重演。”

不提父亲和义父还好,一提钱嘉义就火冒三丈,“就是为了给父亲和义父报仇,我也要坚持下去……师太,形势的严峻我很明白。坐以待毙当然不行,这次应该大胆出击,争取主动。我们现在就去刑部衙门告状!我从正门出去,你们原路返回,我们在刑部衙门见。”

众人大吃一惊!

半个时辰后,钱嘉义和罗云鹏、麒麟双鞭及慕容秋在刑部衙门外汇合。钱嘉义上前拿起木捶狠狠地敲打着鼓面。

鼓声隆隆作响,响彻云霄!

魏忠贤好像感到什么,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这让跪在地上的东厂第一高手卢庆达和叶长彪吃了一惊,他们知道今天自己的末日就要到了,还不知道千岁爷会如何处置他们。

侍立在一边的许显屯和客光先也觉察到魏忠贤情绪的烦躁,许显屯连忙上前质问卢庆达:“你们敢肯定逃跑的人就是罗云鹏?”

卢庆达心里象揣了只老鼠上窜下跳,“回许大人,天太黑看不大清,只是叶百户觉得有点象……”

叶长彪像是要表白自己一样,急忙说,“千岁爷,许大人,下官可以肯定那人就是罗云鹏,那个女的就是钱嘉义的师妹慕容秋……只不过半年不见,他们的武功又见长了,我们二十五个人围住他们,还是让他们跑了……”

卢庆达羞愧地,“本来我们已经控制住他们了,要不是突然窜出个老尼姑,我们早就……”

魏忠贤打断他的话,走过来逼视着他,“卢庆达,我记得半年前你不是报告说,罗云鹏他们已经葬身火海了吗?怎么他又活过来了?”

卢庆达吓得浑身发抖,“千岁爷,小的明明看见他们被围在着了火的庙子里,他们怎么又脱身,小的也不明白……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在地上使劲磕头,头上都磕出了血。

许显屯凶狠地,“来人,拉下去!”

客光先看见一队魏忠贤的亲兵冲了进来,他们上前抓住卢庆达。没想到卢庆达早有准备,拔出长鞭腾起身直扑魏忠贤,而此时魏忠贤正好背对着他。就在他的长鞭即将打到魏忠贤之际,就看见魏忠贤好像身后长了眼睛一样,一转身两个指头夹住卢庆达的鞭子,左手击出一掌。一条火龙将卢庆达的身子撞飞了出去,他口吐鲜血,浑身是火。

一直仔细观察的客光先,腾身一剑从后面刺中了卢庆达。卢庆达挣扎着,许显屯上前又补了一刀。可怜这个拼死为东厂卖命的家伙,只为办砸了一件事就一命呜呼了。

这时,一个亲兵进来报告,“千岁爷,信王叫人送来一封信,希望千岁爷能即刻到刑部衙门,有要事商议……”

魏忠贤没接信,而是冷冷地看着自己的手下,恨恨地,“都是你们干的好事!你们听着,以后谁再把事情办砸了,就和卢庆达一个下场!”说完气冲冲地走出门。

许显屯对客光先说:“赶紧把这儿收拾干净!”说完赶紧跟在魏忠贤后面。

魏忠贤一走进刑部衙门的议事厅就看见了罗云鹏站在门边,他旁边依次是麒麟双鞭和慕容秋。钱嘉义在他们前面站着。魏忠贤明白他们来者不善。

信王领着文炳勋上前迎接魏忠贤,“魏公公,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来打扰你。实在是发生了意外情况,需要魏公公秉公处理……”说着瞪了一眼他身后的许显屯。

魏忠贤冲信王拱拱手,“王爷客气……只要需要,奴才愿意随时效劳。”说完各自坐下。

信王故意板着脸冲下面,“钱嘉义,你把刚才对本王控告的案情再说一遍……”

文炳勋递给魏忠贤一张状纸,“这是钱嘉义控告东厂意图谋杀的状纸……”

一旁的许显屯一听急忙探头去看。

钱嘉义冲信王几个人拱拱手,“回王爷,在下为了妻子的官司,特意请罗云鹏等四个人前来帮忙。没想到,今天晚上他们在黑石镇外遇到了东厂的埋伏,几近丧命。特请王爷、魏公公和文大人主持公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