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三章 危难迎来及时雨 (五)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3442 2016-09-18 07:20:02

  魏忠贤冷笑地,“钱嘉义,你在状纸上写道袭击者都带着蒙面,你怎么能断定他们就是东厂的人?”

罗云鹏上前,“虽然他们都蒙着面,可是他们的武功骗不了我。我和东厂的卢庆达曾多次切磋过武功,他的神鞭使得出神入化,所以一交手就知道对手是他。为了进一步证实,我曾一剑刺破了他的蒙面,看见了他的脸……”

钱嘉义气愤地递上一把匕首,“这是袭击者行凶的匕首,请各位大人过目。另外,我们强烈要求让卢庆达出庭,以便审出他幕后的真正凶手!”

许显屯在一边早就按耐不住,此时冲向前恶狠狠地,“钱嘉义,你不过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转向信王和魏忠贤,“王爷,厂公爷、文大人,在下有一事禀报,经我部所查卢庆达暗地勾结江湖强盗,仗着自己东厂的身份,抢劫杀人。我们已经注意他的行踪好久了,今天晚上我们包围了卢庆达的家,准备将他一举擒获,可是他拼死顽抗,现已被东厂就地正法!来人!”

外面,四个人抬着卢庆达的尸体走进来……

钱嘉义:“……”

许显屯冷冷地对钱嘉义,“钱大人,你要状告的不应该是东厂,而是东厂的败类卢庆达!”又转向三位大人,“王爷,厂公爷、文大人,目前这个案子我们正在审理,我相信不久之后我们东厂就可以查个水落石出,到时我们一定会据实禀报。”

魏忠贤有意看看钱嘉义,“钱嘉义,你对许大人的说法还有什么异议?”

钱嘉义强压住愤懑,双手抱胸,“异议不敢当,只是我担心有人为了破坏审案,会不择手段。这次多亏老天保佑,罗大人和慕容姑娘他们才会平安无事,但是下次也许他们没有这么运气,我想提请魏公公让东厂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

许显屯阻拦,“笑话,京城如此之大,谁敢保证他们不会发生意外。再说,他们在江湖上行走半年有余,谁知道他们没有树敌过多,我们东厂不是专门为他们开设的私人镖局。”

钱嘉义不甘示弱地,“许大人这话听起来有点心虚,东厂号称精兵三千,暗探过万,保证几个人在京城的安全本不是件难事,许大人的推脱只能理解为是另有难言之隐。别忘了,卢庆达虽然死了,你们东厂在这次袭击案中的嫌疑还未洗清……”

许显屯大怒,“你……”

信王这时摆摆手,打断他的话,“许大人,钱嘉义的要求并不过分。余倩儿的案子是皇上钦点的,一定尽快要审个明白。案子后天就要开审,我想大家都不希望再出什么意外。今天钱嘉义状告东厂的案子就到此为止,不准再提。(发作地)不过,许大人,为了显示你们东厂的清白,你必须保证钱嘉义和他聘请的人在案件审理期间的绝对安全,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少了一根汗毛,本王就会禀告皇上拿你是问!先是刑部的档案库失火,接着是罗云鹏四人被追杀,案子还没审呢,就出了这么多事,这是想干什么!别以为本王是傻子,什么都不知道!哼!”站起身看都不看魏忠贤一眼就扬长而去。

文炳勋有些尴尬地看看魏忠贤,“魏公公,你看……”

魏忠贤阴沉着脸,憋了半天,“就照……王爷的意思办吧。”和许显屯走出大门。

钱嘉义和罗云鹏他们互看了一眼,深深松了口气。

尽管这次硬闯刑部衙门没有告到东厂,可是起码得到了人身安全的保障。罗云鹏他们也不用缩头缩脑,见不得光了,这让大家颇为高兴。

在回去的路上,钱嘉义没想到信王的马车等在路边。信王府的家将王雄涛上前对钱嘉义说:“钱大人,王爷想跟你说句话……”

钱嘉义当时心头一热,下了自己的马车。后面,押送钱嘉义的刑部亲兵骑马上前,“干什么的?”

王雄涛冷冷地亮出一道手谕,“刑部文大人令小人找钱嘉义了解点情况……”

亲兵认出刑部尚书文炳勋的手书和大印,挥挥手,走到一边。钱嘉义跟王雄涛上了信王的马车。

钱嘉义见到信王又激动,又担心,“王爷,你现在是皇上钦点的主审官,私下和我见面,万一被魏忠贤知道了……”

信王摆摆手止住他,“嘉义,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啊……据我所知,魏忠贤他们这次准备的十分充分,你千万要小心。”

钱嘉义心一沉,“……”

信王看着他,“晚上纪元告诉我,两个知情的证人被杀了?要紧吗?”

钱嘉义痛楚地,“我和纪元本来计划一个寻找能证明倩儿清白的证人,一个去查找十年前姜腾鲛没死一案的原始档案……可是,对方走在我们前面了,林松和路大为被灭口;刑部档案库被烧,线索一下子全断了。本来今天是个机会,卢庆达是杀害林松和路大为的当事者,我本打算利用罗云鹏被袭案揪出他,然后顺腾摸瓜,没想到魏忠贤他们会这么狠,连自己的亲信都不放过。王爷,跟你透句实话,后天案子就要开审了,我现在是一筹莫展啊!”

信王脸色阴沉,斟字酌句地,“嘉义,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个案子的意义……魏忠贤的目标不是你,而是本王!为了你,我已经在皇上面前把自己全都抵押出去了,所以这个案子只能打赢,决不能输。你明白吗?”

钱嘉义怔怔地,“……”

信王脸色略微缓和了一下,“嘉义,本王对你有信心,拜托了!”给钱嘉义深深做了一个揖。

钱嘉义:“……”刚才的好心情一下子全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回到钱府,一直担心的妙云师太得知结果很高兴,于是大家就想告辞,搬到城西客栈去。钱嘉义拦住他们说,“既然,信王当场让东厂做出了保证,谅他们也不敢惊动我们。大家哪都别去,就住在这儿。天不早了,大家赶紧去休息,明天我们再分配任务。”

慕容秋和小红赶紧帮大家收拾房间,安顿大家住下。可是,钱嘉义怎么也睡不着,信王的话看似平静,其实份量很重。看来听了周纪元的汇报后,信王有些坐不住了。也难怪信王会如此,还有两天开堂,自己却毫无头绪,钱嘉义深恨自己无能。

钱嘉义索性起身来到院子里,慢慢度着步。

“师兄,怎么还没睡?”慕容秋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

钱嘉义转身苦笑地,“睡不着啊,师妹,我从没感觉到自己如此无能。要是打不赢这个案子,不但害了倩儿,还连累了信王……”

慕容秋安慰地,“师兄,你就别再自己吓唬自己了。好好睡上一觉,说不定明天就会柳暗花明了,睡吧。”

钱嘉义摇摇头,叹口气,“我一闭上眼,就好像看到倩儿在狱中的惨样……唉,说起来很怪,刚认识倩儿时她是个令人同情的弱女子,可是半年之后她又是个武功高强的杀手。师妹,我现在脑子真得很混乱,不知道哪个倩儿才是真的?”

慕容秋:“师兄,我问你,你爱不爱倩儿?你相不相信她是无辜的?”

钱嘉义点点头,“我当然相信倩儿是无辜的,我和她虽然只相识了半年,可是她的善良温存无人能比,我爱她。”

慕容秋感到一阵心酸,她强颜作笑地,“这不就结了,既然你相信她是无辜的,管她以前干过什么。你就别自寻烦恼了。”

钱嘉义自嘲的笑了一下,“你说的对,我是在自寻烦恼……”看着慕容秋,“师妹,光顾得上说我了,你这半年过得怎么样?”

慕容秋淡淡地,“我很好,我和……罗大哥已经相爱了。睡吧。”转过身眼中含着泪,走去。

钱嘉义在背后叫了一声,“师妹,祝贺你!”

慕容秋并没回头,径直走进了自己和小红的睡房。

睡了一夜,钱嘉义并没想出什么好主意。在吃早饭时,他只是让罗云鹏和麒麟双鞭去查半年前刺杀皇上的前一晚和当天清晨,锦衣卫值班人员和参加围剿刺客的锦衣卫官兵,利用过去的老关系,看看能不能套出点新情况。而慕容秋和妙云师太则重点去查四年前姜腾鲛没死之谜。

分配完任务后,钱嘉义看着大家,“现在离开堂还有最后一天了,我只希望大家能尽人事,有没有奇迹就看我们的造化了。我想魏忠贤他们还会从中捣乱,大家小心。”

众人点点头,走出了钱府大门。

由于钱嘉义是软禁之身,照例钱嘉义在刑部亲兵的押送下来到了刑部大狱,来见余倩儿。

余倩儿走进接见室,发现几天不见的钱嘉义好像一下子老了一大截,心疼地,“嘉义,你瘦了……”

钱嘉义装出轻松的样子,“没事。倩儿,等把你救出来,你天天给我做好吃的,很快我就会再胖起来的。”提醒地,“倩儿,我们时间不多,问候的话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说……”

余倩儿擦擦泪,转入正题,“嘉义,林松和路大为他们找到了吗?”

钱嘉义叹息地,“找是找到了,可惜已经被他们灭口了……倩儿,你再仔细想想,还有什么办法能证明你清白?”

余倩儿一下子呆在那儿,好半天才苦笑地,“忠字号暗杀小组是个极其秘密的组织,除了内部的人外人很难知情……嘉义,我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

钱嘉义安慰地,“倩儿,你别着急,我正在想办法。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和孩子出狱的,你要相信我……”

余倩儿盯着他的双眼,“嘉义,我相信你!”

钱嘉义眼睛有些潮湿了,突然他问了一句,“倩儿,你们暗杀小组里到底有多少女的?”

余倩儿:“只有我一个……这很重要吗?”

钱嘉义脑袋里有个念头闪了一下,他握住她的手站起身,“倩儿,再忍耐一会儿,我会救你出来的。”走向门口。

余倩儿叫住他,“嘉义,昨天晚上小家伙在我肚子里折腾了一夜……他踢我踢得很有劲,我想他应该是个男孩……当妈妈的感觉……真好……”脸上浮出幸福的面容。

钱嘉义眼睛湿润了,他用力点点头,一下子感到身上巨大的责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