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二章 为杀手娇妻当状师 (四)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268 2016-09-12 07:44:02

  尽管身后始终有东厂的鹰爪跟着,钱嘉义还是不顾一切地来到周纪元府上。周纪元为了安全起见,已经把家人送进了信王府,而他本人为了全力帮钱嘉义打赢这场官司,也向都察院请了长假。

钱嘉义知道这一切以后,很感动,握着周纪元的手,“周兄,大恩不言谢。”

周纪元摆摆手,“我做这一切都是奉了信王爷的指示,钱兄不必多虑。我刚刚起草了一份状辞,我们一起研究一下……”

钱嘉义接过状辞,随手放在桌上,“周兄,眼下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找到这两个人……”拿出余倩儿写的纸条交给周纪元。

周纪元一看,“铁臂神锤林松,太极弯刀路大为……这两人是什么来路?”

钱嘉义解释:“这两人都是渔阳剑手姜腾鲛的徒弟,在姜腾鲛他们暗杀皇上的时候正在青峰山看押倩儿和余老伯,找到他们就可以证明倩儿是无辜的……”

周纪元皱着眉:“好倒是好,可是人海茫茫,到哪去找他们呢?即使找到他们,这两人武功高强,我们也奈何不了他们……再说,那些东厂的走狗一直跟着我们,要是让他们知道了我们的意图,反而更坏事。”

钱嘉义明白周纪元说得句句在理,此时此刻他格外怀念师妹慕容秋和好友罗云鹏。钱嘉义沉思着:“……”

周纪元继续说:“钱兄,其实要查实核对的事很多,眼下还有一个要紧事就是姜腾鲛为什么没死?按说四年前他就在菜市口被当众砍头了,为什么如今又活着去暗杀皇上……刚才我去了刑部,找到了当年皇上亲笔签发的死刑令,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午时监斩,监斩人是前刑部右侍郎杨临江。这份圣旨我拿不出来,只好笔录了一份。”

钱嘉义拿过当年的圣旨看着,眉头拧在一起:“周兄,你说的不错……这样吧,我们兵分两路,我负责去查林松和路大为,你去查姜腾鲛没死的黑幕,有情况在我家汇合。”

周纪元担心地:“外面的那些东厂走狗怎么办?”

钱嘉义看看他:“周兄,我记得你家后院不是有一道暗门吗?我陪信王爷曾经走过一次……”

周纪元拍拍脑袋一笑,“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这是为了方便王爷进出,特意修的……没想到今天派上大用处了。”拉着钱嘉义的手欲出门。

钱嘉义提醒地:“周兄,整个京城布满了东厂的暗探,用不了多久,他们还会发现我们。如果被他们发现,能摆脱就摆脱,摆脱不了随机应变……”

周纪元点点头和钱嘉义一起走出书房。

钱嘉义和周纪元失踪的消息传到东厂衙门叫许显屯、客光先和崔呈秀大吃一惊。客光先主动请命,“许大哥、崔大哥,你们不必着急,小弟这就亲自派人去找他们……放心,他们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逃不出我们的手心。”说着走出门。

许显屯担心地:“呈秀,你说他们会不会见大势不好跑了,如果是这样你我就很难向千岁爷交差了……”

崔呈秀明白魏忠贤的目标是信王,如果官司打不成整个计划很可能会落空。他内心焦急,但面色依然从容,“显屯,我们在这儿瞎想也没用,跟我走!”说着起身大步离去。

许显屯赶紧跟在后面。

两人一刻不停地来到东厂诏狱。崔呈秀命令狱卒,“把门打开。”

狱卒看看许显屯阴冷的脸色,赶紧打开厚厚的铁门。一行人走进地洞,里面点着火把,显得很明亮。

许显屯指指袁大均的牢房:“快开门。”

牢门被打开,许显屯和崔呈秀走进来,只见袁大均坐在地上面对着一地的文件沉思着。他的脚下放着一篮饭菜,根本没被动过。不知是沉浸在思绪中,还是有意如此,袁大均一动不动,全然没有上次的恐惧和胆怯。

许显屯气不打一处来,刚想发作,被崔呈秀拦住。崔呈秀面色和蔼地:“袁先生,已经过了一天了,你研究的怎么样了?”

袁大均转过身:“在回答崔大人的问题前,小的有几个问题希望许大人如实相告……”

从来没有一个犯人敢如此对许显屯这样说话,他上前一脚踢倒袁大均:“姓袁的,你给老子放明白点,你现在还是等候处斩的犯人,竟敢这么和我说话!”

袁大均爬起身,冷冷地:“既然许大人不肯合作,我就很难帮到你们了。你们还是把我推出去斩首吧……可是你们别忘了,这个案子可是皇上钦点的要案,会有许多人人头落地的。我已经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

许显屯和崔呈秀被袁大均镇定的态度镇住了,崔呈秀陪着笑:“袁先生多虑了,我们既然找你帮忙,就抱有诚意……刚才许大人是在和你开玩笑,袁先生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许大人一定会如实回答……”说着捅捅许显屯。

许显屯有些尴尬地:“袁……先生,刚才本官多喝了两杯,多有冒犯,请原谅!”心里暗暗骂道:小子,就让你得意两天,等你没用时,老子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袁大均自顾自地给自己斟了一杯水酒,一口喝下,然后拿起一份文件看了一眼问,“许大人,姜腾鲛的暗杀小组还有没有活着的人?我是说除了余倩儿和另外逃跑的两个杀手外,还有没有其他活着的人?”

许显屯犹豫着:“……”

袁大均冷冷地:“看来许大人还是不太相信我啊……”

崔呈秀连忙替许显屯回答,“袁先生多心了,我可以如实相告。整个暗杀小组除了逃跑的三个杀手外,还有两个人在逃……一个是铁臂神锤林松,另一个是太极弯刀路大为,还有问题吗?”

袁大均沉吟了一下,“钱嘉义一定会拼死追踪这些活着的人,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许显屯和崔呈秀将信将疑地互看了一眼。

袁大均又喝了一杯酒,“另外,对于姜腾鲛为何逃脱了四年前的死刑,他也会紧追不放……”

崔呈秀点点头,“袁先生,你能告诉我钱嘉义的弱点是什么吗?”

袁大均不加思索地:“是他的身世……我仔仔细细地回忆了一下,发现他称王之采为义父,我曾经问过他的家人,可是钱嘉义却含糊其词地搪塞过去了。我心中一直有个疑惑,就是钱嘉义的身世肯定不简单。”

崔呈秀心中一亮,“多谢袁先生指点……”冲许显屯挥挥手,两人走出诏狱。

在院子里,许显屯问崔呈秀,“呈秀,你说这家伙的话可靠吗?”

崔呈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当务之急,我们要尽快赶在钱嘉义前面,找到林松和路大为……”做了一个杀人灭口的动作。

许显屯会意匆匆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