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二章 为杀手娇妻当状师 (三)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287 2016-09-11 07:40:02

  和余倩儿见面的情景,钱嘉义在脑海里反复琢磨过很多次,次次不同,但每回想起来都让他潸然泪下。狱卒打开牢门,钱嘉义走进牢房,余倩儿见了他却连忙背过身,这让钱嘉义很意外。

余倩儿用手慌乱地整理着头发,钱嘉义心里一阵酸疼。好一会儿余倩儿才转过身,低着头,默默无语。这与自己想象中的见面决然不同,没有抱怨和嚎啕大哭。

钱嘉义难过地:“倩儿,怎么不说话?”

余倩儿低着头:“这个样子和相公见面实在是太失礼了,请相公原谅。”

钱嘉义上前抬起余倩儿的脸,分明看见她眼含热泪。钱嘉义慢慢为爱妻拭去泪水,“倩儿,别难过。我一定会让你没事的。”

余倩儿摇摇头:“嘉义,你不该来看我。我反正已经是活不了多久了,何必要连累你呢?我起草了一封休书,你回去改改,正式向外面公布休了我吧。这样的话你就与我无牵无挂了。”

钱嘉义吃惊地:“倩儿,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想想我们的孩子……你忍心看着孩子和你一起离去?”

余倩儿泪如雨下,“嘉义,我实在是不想牵连你……”

钱嘉义安慰地:“别说傻话了,只要你是清白的,我就一定能想办法救你出狱。现在信王爷已经面告了皇上,呈皇上开恩将你的案子发配到刑部审理,届时王爷会全程监理,没人能无中生有地诬陷你。倩儿,你要对我,对自己有信心才成。”

余倩儿抬起泪眼看着钱嘉义:“嘉义,你说的都是真的?”

钱嘉义点点头……

余倩儿难过地:“嘉义,你怎么这么傻?你这么做是把你自己全卷入到是是非非中了,你这是为什么?”

钱嘉义苦笑地:“倩儿,谁让你是我妻子啊?为了你和我们没出生的孩子,我愿意付出一切。你忘了我们是一家人……”

余倩儿感动地:“……可是……”

钱嘉义止住他,“倩儿,没什么可是……从现在起你要振作起来,为了我们全家的前程,我们要放手一搏。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你明白吗?”

余倩儿用力点点头,她拭去脸上的泪痕,“嘉义,有什么能帮到你的你就尽管问吧!”

钱嘉义心里感到一丝安慰,他拿出纸墨,“倩儿,先谈谈你是如何加入姜腾鲛的暗杀小组的?”

余倩儿深深叹口气,“说来话长……姜腾鲛在江湖上素称渔阳剑手,二十几年前一出道就被朝廷收买,和魏忠贤、田尔耕沆瀣一气、互相勾结。当时,你父亲钱木君大人发万言书向皇上直柬魏忠贤,列举十七大罪状,可是魏忠贤不但没倒反而找机会让你父亲罢官离去……”

钱嘉义点点头,他小时候听父亲和朋友聊天讲过这段。

余倩儿继续说:“……你父亲回乡后和他的好友王之采及我父亲余江南一起,谋划在湖北发起讨魏行动,不想被魏忠贤的人发现。魏忠贤利用姜腾鲛秘密杀害了你父母。我父亲拼着性命将你救出,带你到京城,交给刚刚考完科举的王之采,告戒王之采行动失败,暂时不要在京城举事……王之采的身份没有暴露,还可以在京城衙门呆下去。可是我父亲就不行了,为了躲避魏忠贤和姜腾鲛的追杀,我和父亲四处躲藏,最远跑到了关外……”

钱嘉义叹息地:“难怪这些年义父一直没有找到你们的下落……原来你们躲在关外。”

余倩儿:“三年前,父亲见我见我渐渐长大,想着和你父亲定下的亲事,再加上想念中原,就带着我回来了。为了打探消息,我们定居在青峰山,靠着父亲精湛的医术为生……”

钱嘉义忍不住:“你们离京城这么近,为什么没和义父与我联系呢?”

余倩儿难过地:“刚开始我们人生地不熟,不敢轻举妄动……半年后,我们打听到你和义父的消息正准备和你们联系,姜腾鲛就发现了我们的行踪。他把我抓起来当人质带走,逼我父亲为他们配毒药……我能为三位王爷解毒,全靠父亲这两年对毒药的研究心得……”

钱嘉义恍然:“难怪你的学医笔记里有一章关于毒药的段落……”

余倩儿:“其实我父亲在解毒方面很早就闻名于江湖,可是没想到到老了为了救我竟受制于姜腾鲛……姜腾鲛把我抓起来以后,就逼我加入了暗杀小组。他向我承诺只要我完成一个杀人任务,就放过我父亲和我。虽然我不相信他的鬼话,可是为了父亲我只能孤注一掷……嘉义,我真的是被逼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钱嘉义点点头:“倩儿,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真的没参加过暗杀皇上的行动?”

余倩儿:“本来姜腾鲛是命令我参加这次行动的……可是我父亲在研制毒药中听到了姜腾鲛的预谋,感到我这一去凶多吉少。于是父亲服下一种慢性毒药,病情严重,一定要我亲自为他疗伤,否则就不让姜腾鲛得到即将研制好的化血大毒,于是姜腾鲛就放我回到了青峰山……我到山上一呆就是两个月,后来就有人报信说姜腾鲛他们暗杀皇上出事了,看管我们的两个武林高手一听十分惊恐,他们见我父亲奄奄一息的样子,就丢下我们独自逃跑了……嘉义,如果能找到这两个武林高手就能证明我是无辜的。”

钱嘉义眼睛一亮:“这两个人到底是谁?”

余倩儿拿出一张纸:“他们一个铁臂神锤林松,另一个是太极弯刀路大为,都是姜腾鲛的徒弟……他们的情况我都记在这张纸上了。”

钱嘉义接过纸张看看,塞进怀里:“倩儿,这两年要你受苦啦……要是我和义父知道你们的下落,一定会救你们出来的。倩儿你和余老伯真是太傻了。”

余倩儿苦笑:“姜腾鲛一直派人盯着我爹和我……他们之所以不杀我们,除了让我爹配置暗杀用的毒药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通过我们找你和王叔叔的下落,好将我们一起一网打尽。爹爹说了,我们就是自己死啦也不能连累你们……行走江湖的人最重的是个义字。”

钱嘉义很感动,这才明白余倩儿为什么一定要三位王爷为她的身份保密。他握住余倩儿的手说:“倩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这儿有你平时换洗的衣服和你爱吃的荷叶蒸鸡,你先委屈一下,过两天我再来看你。”说着站起身。

余倩儿突然叫住他:“嘉义。”

钱嘉义转过身,“倩儿,还有事吗?”

余倩儿眼睁睁地看着他,好像要把他牢牢地刻在记忆中一样。好一会儿,余倩儿幽幽地:“没事,你要保重。”

钱嘉义心里一酸,点点头走出牢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