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二章 为杀手娇妻当状师 (二)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265 2016-09-10 07:38:02

  钱嘉义出了刑部衙门,坐上马车就往信王府赶,他想找信王好好商量一下。可是,马车一出街口就被周纪元拦住。

周纪元向车上的钱嘉义拱拱手,“钱兄,你这么急打算是去哪啊?”

钱嘉义跳下马车回礼,“案子审理的预备会刚刚结束,我正打算到信王府找王爷商量一下案情……”

周纪元苦笑地摇摇头:“钱兄,我看你是急糊涂了……你扭头看看四周……”

钱嘉义扭头一看,身后不远处两辆马车停在原地,车上的人虎视耽耽地监视着他。

钱嘉义内心一惊:“东厂的人?”

周纪元点点头:“钱兄,你要有个准备,从现在起你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万事小心。王爷托我转告你,以后这案子就全靠你自己了。王爷还说如果你需要,就让我帮帮你,你的助手找好了吗?”

钱嘉义苦笑地摇摇头,“这种情形到哪去找人啊?”

周纪元:“如果你不嫌弃,我给你当助手吧……走,我们去你家好好商量一下,以后信王府你是万万去不得了。”

钱嘉义心情沉重地和周纪元上车驶去,他们身后东厂的爪牙紧跟不放。

许显屯望着押送余倩儿的囚车远去,有些懊恼。崔呈秀安慰他,“显屯,别这么丧气……今天虽然让姓钱的占了先,可是真正的较量远没有开始。只要我们用心,钱嘉义和信王爷一个都跑不了。”

许显屯点点头,“呈秀,说得好。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崔呈秀沉吟一下,“证据我们早就准备好了……不过,我们还需要找一个人帮我们把把关。”

许显屯立即会意,“你是说前刑部给事中袁大均?”

崔呈秀笑笑:“就是他!此人不但是诉讼高手,还和钱嘉义共事多年,熟知钱嘉义的办案风格。只要他肯帮我们,我们的胜算就又大了一分。”

许显屯性急地,拉起崔呈秀就走出屋。

袁大均带着枷锁,垢头垢面地被押出监仓。崔呈秀暗暗吃惊,想不到号称刑部两大办案高手之一、龙精虎猛的袁大均半年之间竟被折磨成这个样子。

许显屯挥挥手,手下给袁大均打开枷锁。

袁大均卑微地:“谢谢许大人开恩。”

许显屯面色严厉地,“袁大均,你身负重罪,知道为什么刑部右侍郎汪峻仁被砍头,而你却能活到现在吗?”

袁大均表情木然地:“全仰仗千岁爷和许大人的恩惠,小的万分感激。”

许显屯:“既然这样,你该如何感谢千岁爷和本官啊?”

袁大均跪倒在地,“请许大人吩咐,小的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

崔呈秀一见,连忙把手中的卷宗丢在袁大均面前,“这是皇上下旨审理的案件,不能有任何闪失,你帮着看看有什么疏漏……另外,对方的辩护状师是你在刑部的老相识钱嘉义,他的弱点你最清楚。给你三天时间找到定死案犯和钱嘉义的办法,你听明白了吗?”

袁大均从地上捡起卷宗,“小的明白……”

许显屯一脚踩住他的手,用力碾压着……袁大均疼得直冒汗,但不敢叫出声。

许显屯冷冷地:“你听好了,如果这件事你办得让千岁爷满意,就让你回家和家人团聚……否则,你的家人就和你一起完蛋。听说你十岁的女儿很聪明,可以出口成诗……你这个做父亲的要多想想他的将来。”和崔呈秀扬长而去。

袁大均痛哭着,“……”不是手疼,而是心在疼。

钱嘉义和周纪元在房间里苦苦思索了三个时辰,还是束手无策。

周纪元苦恼地:“钱兄,我们目前是一不知情,二无证据,这案子该怎么打啊?”

钱嘉义:“……”

周纪元不管钱嘉义的情绪,继续说:“打官司最主要是靠证据,我们在这方面还处于劣势……最多就是见招拆招,完全没有主动性。”

钱嘉义抬起头:“纪元,我们还是谈谈我们的辩护班子吧,现在还缺一个能寻找证据的暗探,这方面你有什么考虑?”

周纪元叹息地:“在王爷指令我帮你以后,我就想过这个问题。我私下找遍了京城有名的镖局和侦探社,就连退隐的江湖人士千里神腿吴一夫我都找过,可是一听说是和东厂打官司,没一个敢来的。”

钱嘉义打开钱箱拿出银票:“我们出大价钱,让他们开个价。”

周纪元摇摇头:“钱兄,这种有命拿没命花的钱谁敢挣啊?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

钱嘉义不得不承认周纪元说得有理,他叹息地:“要是我师妹和罗大哥他们在的话就好了!”

周纪元站起身:“我们呆在屋里苦想也不是办法,反正肚子也饿了,我请客。我们好好喝一杯。”

钱嘉义心情沉重地:“算了吧,我们到哪儿,身后都跟着一大帮狗,费事搅了人家的生意。还是在家里下碗面吧……”

周纪元:“说的也是。既然这样,钱兄我就先告辞了,答辩状我晚上写好,明天给你送过来……”说完转身离去。

钱嘉义脚步沉重地来到厨房,王妈是在前天离开他的,说是去乡下看儿子。王妈不说,钱嘉义也明白王妈的家人也受到了威胁。好在王妈临走前在厨房备好了一个多月的米和面,这两天钱嘉义才没饿肚子。现在钱嘉义下着清汤寡面,内心格外难受,平时娇妻相伴、饭菜喷香的情景,如今变得形单影只。钱嘉义心里在流泪。

按照审讯的程序,状师有权在上堂前面见当事人。钱嘉义感情复杂地带着余倩儿换洗的衣服和一些吃的来到刑部大狱。两个狱卒拦住他,“什么事啊?”

钱嘉义在刑部当差已经有十多年,经常出入大狱,这两个狱卒他都认识。可是,如今自己的身份不同,所以钱嘉义忍着气掏出刑部尚书文炳勋的公函递给狱卒,“差大哥,我有文大人的手御来见我的当事人,请二位行个方便。”

一个狱卒看看公文又还给钱嘉义,公事公办地抢下他的包裹,查看起来。

钱嘉义陪着笑脸:“都是给我内人带的换洗衣服,请差大哥高抬贵手。”

一个年老的狱卒板着脸:“不行,狱中有规矩,这些东西你不能带进去。拿回去!”

钱嘉义的怒火腾地起来了,照以前这帮家伙巴结他还巴结不赢哪,谁敢给他堂堂刑部右侍郎脸色看。可以现在自己的情形不比从前,想到这儿,钱嘉义把怒火强压下去,拿出五十两银子悄悄递给年老的狱卒。

这两人脸上才有了笑容,“钱大人,对不起……实在是上面管的严,我们当下人的也没办法。”

钱嘉义脸上挤出笑容,“我明白,多谢二位关照。”带着包裹走进大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