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章 飞来横祸 (三)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197 2016-08-31 07:50:02

  在“一品香”刚落座,余倩儿因怕风吹着,用围巾捂住脸。钱嘉义理解地笑笑:

“小心点也好,你来点菜……”

余倩儿接过菜谱,有种亲切感,一路点下去:“红烧武昌鱼、辣椒鱼头、干菜交

白、焖猪手、荷叶鸡……”一口气点了十多个菜,突然意识到两人吃不完,对小

二说:“太多了,去掉几个……”

钱嘉义拦住小二:“就这样吧……”对妻子笑笑:“放心,你丈夫我身上带着银

子哪……”

小二离去。余倩儿有些害羞地:“太浪费了……”

钱嘉义体贴地:“我们难得出来,你每样吃一点,就让我们未出世的孩子也尝

尝家乡菜的味道……”

余倩儿幸福地笑笑:“但愿我们孩子出生后争气,象他爸爸一样能干……”

这时,从外面进来六个大汉分成两拨在不远处的两张桌子旁坐下。

钱嘉义毫无察觉,对妻子说:“孩子以后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象我一样做官……”

钱嘉义想到上午信王对他说的一席话,深感官场险恶。

余倩儿意识到什么,关切地:“嘉义,是不是出什么事啦?”眼角打量着那帮

人。

钱嘉义怕余倩儿担心,掩饰地:“没什么,倩儿……我看你在京城呆得也很

不自在,等忙过这阵子,不如辞了官我们回湖北老家好不好?”

余倩儿点头温柔地:“嘉义,我一切随你……只要你高兴,到哪儿我都跟着……

哪怕是天涯海角……”

钱嘉义感动地握住妻子的手。

小二喊着:“菜来了……”把菜一一摆在钱嘉义他们的桌上,“客官,请慢

用……”

旁边桌上的那两拨人不住向这边打探着。

钱嘉义给妻子夹了一块红烧武昌鱼,“倩儿,趁热吃吧……”

余倩儿扭头望出窗外,只见下面两辆马车停在“一品香”门口,从车上下来八

个大汉冲进大门。

余倩儿柔声对钱嘉义说:“嘉义,你先吃,我去方便一下……”起身走下楼。

马上旁边坐着的六个人也不约而同地跟了上去,钱嘉义这才注意到他们。

那六个人跟着余倩儿穿过厨房,其中一个喊着:“余倩儿,你站住!”

余倩儿好象没听见,加快了脚步,六个人在过道追上她:“我们是东厂的衙役,

余倩儿你被捕了……”

余倩儿平静地:“你们认错人了,请让让……”

领头的展开画像对照,余倩儿趁他们松懈,一拳打倒一个,又飞起一脚将他们

踢翻在地,然后撒腿跑去。可是在后门,又被一伙东厂的人拦住,余倩儿施展拳脚

和他们对打起来。

一个东厂钦班喊着:“别伤了她,抓活的!”

余倩儿武艺高强,这八个人被打得鼻青脸肿,还是近不了她的身。过道上被踢翻

的六个人冲出来增援。

院子里的打斗声惊动了楼上的钱嘉义,他问店小二:“楼下什么事这么吵?”

店小二摇着头说:“回客官,是东厂的人在抓逃犯,听说还是个女的,很能打,

十几个大汉都不是她的对手……”

钱嘉义预感到什么,急忙走到饭店的另一边推开窗子,正看见妻子余倩儿被十

几个大汉围在院中间。钱嘉义连忙喊着:“住手!你们弄错了,她不是逃犯……”

可是,那帮人光顾着防范余倩儿凌厉的拳脚没人理他。钱嘉义急了,环顾四周,

从墙上取下做装饰用的绳子,往拄子上一捆。

店小二拦住他:“客官你要干什么?客官……”

钱嘉义推开他,顺着绳子从窗口滑下。他从天而降,撞翻了三个东厂的人,顿

时东厂衙役摆出的阵形大乱,余倩儿趁机一脚踩在钱嘉义肩头飞身脚点着绳子跃上

了屋顶,一闪身不见了。

东厂钦班大怒,一把揪住钱嘉义的衣领:“你放跑了朝廷命犯该当何罪?”

钱嘉义也火冒三丈:“我是刑部右侍郎钱嘉义,你们抓错了,刚才是本官的娘

子,她正有身孕在身,动了胎气,本官绝饶不了你们!”

东厂钦班只受命抓人,并不知道余倩儿的身份,他蛮横地:“把他给老子抓起

来,回东厂好好审审!”

顿时,几个人上来,钱嘉义被五花大绑地捆了起来。

东厂师爷林飘然亲自审问钱嘉义:“钱大人,你好好看看……”说着把几张

纸递给他。

钱嘉义拿起来看着,这几张纸是“忠字号暗杀小组”的登记表和余倩儿亲笔写

的个人简历。钱嘉义虽然对余倩儿是罪犯一万个不相信,可是余倩儿的字他认得。

钱嘉义警惕地看着林飘然:“全是假的,我知道你们东厂有专家可以把人的字

体摹仿的微妙微肖,你骗不了我!”

林飘然笑笑:“我没骗你,你妻子余倩儿的确属于田尔耕的秘密暗杀小组,并

受过专门训练……不但如此,她还是参加行刺皇上的十一个蒙面杀手之一,后来被

田尔耕从东厂诏狱救出。钱大人你还是面对事实吧!”

钱嘉义拼命摇头:“我不相信,你有什么证据?”

林飘然冷笑:“我人证物证俱在,但是你已是放跑逃犯的帮凶,我没必要向你

出示……不过,我可以提醒你一句,你妻子如果真象你说的是个良家妇女,为什

么会打伤我多名手下拒捕,她身上没屎害怕什么?”

钱嘉义有些哑口无言,他眼前闪过余倩儿高强的武功和飞身点着绳子逃走的情

景,这分明是受过严格训练的武功高手,可是余倩儿为什么在青峰山上表明自己不

会武功呢?至少在这一点上,余倩儿对他撒谎了。

就在钱嘉义痛苦思索之际,东厂第一高手卢庆达进来和林飘然耳语几句,林飘

然点点头。他走到钱嘉义身边:“钱大人,本官姑且相信你说的,念你对余倩儿的

犯罪事实并不清楚,你放跑她纯属偶然……本官先放你回去,如果余倩儿和你联

系,希望你马上通知我们,你听明白了吗?”

钱嘉义头脑混乱地:“听明白了……”起身走出门。

钱嘉义出去后,许显屯从里屋出来。

林飘然不甘心地:“许大人,你就这么放他走了?”

许显屯自信地:“余倩儿一定会和钱嘉义联系,顺着这层关系我们就可以抓住

余倩儿。至于钱嘉义……他和暗杀皇上的杀手成婚,单凭这一条就足够他死几回……”

卢庆达会意地:“许大人,属下这就去派人盯着钱嘉义……”

许显屯点头转向林飘然:“另外,派出我们所有的暗探四下打听余倩儿的下落,

绝不能让她再跑了!”

林飘然和卢庆达答应一声,领命出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