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章 飞来横祸 (四)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546 2016-09-01 07:52:02

  钱嘉义昏昏沉沉地回到家,王妈端着一碗鸡汤走出厨房,看见钱嘉义一个人回

来,向他身后张望着:“钱大人,夫人呢?她的鸡汤做好了……”为了给余倩儿

增加营养,王妈每天下午都给余倩儿熬碗乌鸡汤。

钱嘉义失神落魄地拉开卧房的门,恍惚中看见王妈:“王妈,你在跟我说话吗?”

王妈疑惑地:“是啊,钱大人,夫人的乌鸡汤熬好了……”

钱嘉义掩饰地:“啊……夫人去她……姨妈家住两天,过几天再回来……”说完

走进门,可是想了一下又探出身,“王妈,夫人的事别告诉任何人,听到了吗?”

王妈楞楞地点点头,觉得钱嘉义今天有点怪,夫人怀了五个月的身孕怎么能放

心让她出门,再说也没听说夫人在京城有亲戚啊。王妈摇着头走进后院。

钱嘉义走进门,第一件事就是翻看着余倩儿的东西。衣箱里都是余倩儿的衣服。当

初余倩儿嫁给自己时随身只带了两件换洗的衣服,结婚时信王夫人周妃送了余倩儿

三大箱四季的衣服,由于她平时从不出门,只有七八件最喜欢的衣服被穿过,大多

数衣物都还躺在箱子里睡大觉哪。

梳妆台上的首饰盒里放着钱嘉义送的金饰,钱嘉义想起了挂在妻子脖子上的半

块玉佩,还有她交给王爷们的定婚书。从这些证据看,余倩儿应该就是父亲好友余

江南的女儿无疑,可是温柔贤惠的妻子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田尔耕手下的杀手,而

且还参与了乾清宫前刺杀皇上的阴谋,钱嘉义怎么也想不通。

余倩儿的东西很简单,就是屋里摆设的这几样。他们结婚半年来,余倩儿只是

默默地照顾着钱嘉义的生活,从未伸手向他要过任何东西。这么好的妻子怎么会是

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钱嘉义在房间里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他开始怀疑这是魏忠贤为了对付

信王搞的又一个大阴谋,目的是为了置自己于死地,信王不是告诫过自己魏忠贤

会有行动吗?这么说来,可爱的妻子和她肚里的孩子就成了无辜的牺牲品。想到这

儿钱嘉义心如刀搅,真后悔当初自己没拉着余倩儿同罗云鹏他们一起浪迹天涯。

还是有解释不通的地方。余倩儿是从哪儿学到的武功?从招式上看与罗云鹏描

述的乾清宫前的杀手如出一辙。还有,余倩儿为什么要跑?她完全可以叫上自己向

东厂讨个公道,毕竟钱嘉义还是刑部右侍郎,东厂不敢随便诬陷他。因为如果针对

钱嘉义的案子真审起来,信王和刑部尚书文炳勋大人都会出面,魏忠贤胡作非为很

可能弄得他自己下不来台。钱嘉义相信魏忠贤绝不会愚蠢到这种地步。如果是这样,

那么余倩儿难道真是……钱嘉义不敢再想下去。

窗外传来格格声,余倩儿养的鸽子扑腾扑腾地落在窗台上。好象有急事般,一

只鸽子啄破了窗纸,冲着里面格格地叫个不停。钱嘉义奇怪地走出门,看见这只鸽

子腿上绑了一封信,钱嘉义眼睛一亮上前取下信件看着。

信果然是余倩儿写给他的,共有两页纸。第一页上只有寥寥数语:“嘉义,原

谅我给你带来麻烦,我想见你一面,到时我自会当面向你解释一切。你不是说过想

和我一起离开京城,远离官场吗?如果你对我和孩子的感情没变的话,请按照我的

指示行事。东厂一定会监视你,我这么做只是为了预防万一。爱妻,倩儿。”

钱嘉义又打开第二张纸,是余倩儿教他避开东厂追踪的方法。虽然钱嘉义在刑

部就职多年,但其中的方法还是让钱嘉义吃惊,显然余倩儿是受过这方面的严格训

练。但不管她是不是杀害皇上的凶手,她首先是自己深爱的妻子,是自己没出生孩

子的母亲,单凭这一点钱嘉义也决定听余倩儿的。

钱嘉义立刻收拾东西做好离开京城的准备。他按照余倩儿的吩咐随身只带了两

件换洗的衣服,还有银票,打了个小小的包裹。有一刻,钱嘉义有些犹豫要不要通

知信王一声,可是他随即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念头。通知信王弄不好会牵连他,还是

逃出京城安定下来以后,再通知信王。他无法断定自己的出走会给信王带来什么灾

难,钱嘉义不敢想下去,怕再想自己会动摇。

钱嘉义照例坐上自己的马车出了门,果然身后两辆马车跟了上来。余倩儿在信

中告诉他,东厂监视他的人还很多,绝不能大意。

钱嘉义在密云钱庄下了车,装作换银票的样子,穿过过道走向后院。他一出后

门,余倩儿事先安排好的马车正在等着他。

车夫问了一句:“是钱大人吗?”

钱嘉义点点头上了车:“快走!”马车驶去。

车夫递给他一封信,“这是你妹妹叫我给你的……”

钱嘉义马上拆开信,信上说:“你甩掉了跟踪的马车,东厂在各个街口布置的

暗探不久会发现你,别管他们,一直向城墙边德祥货栈行驶……”

钱嘉义抬起头:“车夫快,到德祥货栈……”

马车加快了车速,不久钱嘉义看见身后又有马车在跟着他,一切都象余倩儿估

计的一样。钱嘉义看看信嘴角轻轻一笑。

马车快到德祥货栈时,钱嘉义拿出一锭银子递给车夫。

车夫摇头:“钱大人,你妹妹已经付过钱了……”

钱嘉义把银子塞给车夫,“麻烦你在德祥货栈门口驶慢点,但别停,等我下车

后,你继续前行饶京城走一圈,再回家……可以吗?”

车夫掂掂手里的二十两银子,这可是他一个月的工钱,车夫爽快地答应:“钱大人,

一切听你的……”

说话间马车一个急转弯,拐到了德详货栈门口,钱嘉义麻利地跳下车闪身进了

货栈。钱嘉义相信后面跟踪的马车会以为自己还在前面的马车上,不会发现自己已

经进来货栈。但余倩儿的信中提醒他,为防止意外--没甩掉东厂的爪牙,他必须

迅速上到二楼,爬上货栈的屋顶。

有一个正在搬运的工头问匆匆上楼的钱嘉义:“喂,你干什么?”

钱嘉义:“找你们老板……”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身后工头喊着:“站住!你给我站住……”

钱嘉义加快脚步,拼命跑上楼……他汗流浃背地上了屋顶,余倩儿的信中就

告诉他到这儿,钱嘉义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他一扭头发现货栈的房子是靠着

城墙边建的,外面就是京城外的大片农田。

这时,东厂的人追上了楼梯,一个役长叫着:“别让他们跑了,抓活的!”

钱嘉义感到自己已经走投无路,正在彷徨时,只听城墙外传来一声:“跳下来!快,

跳下来……”

钱嘉义向下一看,只见余倩儿牵着两匹马在城墙外等着他。

余倩儿向他急切地招着手:“嘉义,快下来……”

钱嘉义望着十多丈高的城墙颇有些犹豫,这时,东厂的追兵已经冲了上来。钱

嘉义无奈地闭上眼睛跳了下去。他只感到自己在空中急速地下坠着,就在离地面不

远的地方,有只手拖住了他。

钱嘉义再睁开眼睛一看,自己已经稳稳地坐在了马鞍上。余倩儿喊了声:“坐

好!”打了钱嘉义的坐骑一马鞭,自己也策马赶上。

东厂的人站在屋顶悻悻地看着两人纵马而去。

钱嘉义和余倩儿并马驰奔,感到有一肚子话要问余倩儿:“倩儿……”

余倩儿警惕地看着后面:“别说话,有话等我们完全安全了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