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章 飞来横祸 (五)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856 2016-09-02 07:56:01

  钱嘉义不知道他们跑了多长时间,直到天完全黑下来他们才在一片森林中停下

来。余倩儿下了马,走进一个房子里,不一会儿屋里点燃了松香。

余倩儿出来冲愣愣发呆的钱嘉义说:“外面蚊虫多,进来吧……”

于是,钱嘉义也下了马,走进了小屋。

余倩儿似乎对屋里的一切很熟悉,找到米和盐:“饿了吧?我煮点粥,马上就

好……”

钱嘉义默默地看着余倩儿升火忙碌着,忍不住问:“倩儿,这一切到底是怎么

回事?”

余倩儿抬起头,歉意地:“对不起,嘉义,我没对你说实话……”

钱嘉义一楞:“这么说你是田尔耕手下暗杀小组的人?”

余倩儿:“我不知道我们受谁指挥,只知道我们整天在京郊的大庄园内训练,

我们的头是渔阳剑手姜腾鲛,平常都是他和我们在一起。不过从姜腾鲛的口气里,

他显然受命于某个朝廷大官并和东厂和锦衣卫交往很深,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

钱嘉义痛苦地:“那么在乾清宫暗杀皇上时,你也在场?”

余倩儿吃惊地:“这是东厂的人告诉你的?”

钱嘉义好象头疼一样,捂住脑袋点点头:“……”

余倩儿苦笑:“没想到东厂的人这么卑鄙,七个月前父亲托人带信说是病了,

我就向姜腾鲛请假,当时,组里好象接到了什么任务要暗杀某人。姜腾鲛心事重重,

他为了得到我父亲研制的化血大毒,很不情愿地准我假并让我呆在青峰山上侍侯病重的父

亲。没想到他的一念之差竟让我躲过了那场大阴谋……我讲的都是实话,你还有什么问题?”

钱嘉义直视着她的双眼:“你到底是什么人?”

余倩儿酸涩地:“虽然我对你隐瞒了我的经历,可是……除了这件事,我对

你说的都是实话,我是余倩儿,是父亲余江南的独生女儿……”说着泪如雨下。

钱嘉义怔怔地:“对不……起,我现在脑子很乱,我并不是怀疑你……倩

儿……你是怎么进入暗杀小组的?”

余倩儿擦擦泪:“一言难尽啊……说起来话长……”

钱嘉义安慰地:“倩儿,别着急,你慢慢说……我也有事瞒着你,魏忠贤一直

对信王虎视眈眈,半年前曾利用你们暗杀小组谋刺皇上的事陷害信王。虽然,信王

和我能逃脱大难,可是我断定魏忠贤每天都在想着如何除掉我们,所以,你这件事

很可能又是他们针对信王的一个阴谋。倩儿,你把知道的都告诉我,我们一起分析

分析……”

余倩儿摇摇头:“说来话长,嘉义,我们现在还没完全安全,凭东厂遍布京城

内外的暗探,他们很快会找到我们,我们喝完这碗粥就得马上走,等到了保定过了

白洋淀,我才真正安全。嘉义,我们这一走,以后就再也回不了京城啦,你后悔吗?”

钱嘉义笑笑:“官场险恶,能远离危险和妻儿在一起何乐不为?”

余倩儿欣慰地点点头:“嘉义,在路上我会把我知道的一切全告诉你,现在我

们赶紧吃饭吧……”说着盛了一碗粥,可是余倩儿的手停在半路僵住了,她猛地

吹灭了松香。

钱嘉义诧异地:“倩儿,你怎么啦?”

余倩儿平静地:“他们来了!”

话音未落,外面点燃了一片火把,东厂第一高手卢庆达吼着:“钱嘉义、余倩

儿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识相的就乖乖出来,否则有你们好看的!”

钱嘉义连忙推着余倩儿:“倩儿,你功夫好赶紧一个人跑,别管我。”

余倩儿凄然地:“没用的……嘉义,你相信我是无辜的吗?”

钱嘉义含泪点点头:“我相信,可是……”

余倩儿打断他:“嘉义,本来我可以和他们拼了一死了之,可是为了肚子里的

孩子我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钱嘉义冷静下来,“倩儿,为了我们的孩子,你要好好活着。”

就在这时,一股清烟涌进了小屋,钱嘉义昏倒在地。他依稀看见一帮东厂爪牙

进来冲向了余倩儿,他想喊可是却叫不出声。

钱嘉义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关在东厂诏狱里,他直起身脑袋象放电影一样闪现

出余倩儿被抓的情景,他担心妻子和未出世孩子的安危上前摇着牢门:“来人啊,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旁边牢房被关着的前狱卒梁文宏不耐烦地骂道:“喊什么?老子在这里面都关

了大半年了,你才来不到一个时辰,你委曲什么?”

钱嘉义没理他,依然喊着:“来人,我要见许显屯,来人啊!”

门开了,两个狱卒进来,打开钱嘉义的牢门,挥挥手,“出来吧!”

钱嘉义连忙问:“我妻子怎么样啦?”

狱卒没说话,推着钱嘉义走出了诏狱的铁门。

钱嘉义跟着狱卒进了东厂议事厅,看见信王和许显屯及一群东厂的官员坐在那儿。

钱嘉义正琢磨着如何与信王取得联系,如今在这里见到他,心里宽慰很多。

原来余倩儿随身带着最好的信鸽,在被捕前将它放飞了出去。信鸽飞回了钱府,

懂事地来到王妈的窗前,叫个不停。王妈正为钱嘉义没回来吃晚饭发愁,突然从信

鸽腿上看到余倩儿写给信王的求救信,立刻感到出大事了。二话没说,拿着信就赶

到了信王府面见了信王。

信王从信中知道钱嘉义和余倩儿已被东厂抓住,连忙派家将王雄涛前去打听。

王雄涛在东厂门口看见钱嘉义和余倩儿昏昏沉沉地被抬进了衙门,马上赶回信王府

禀报了一切。

信王气愤难忍,驱车冲进东厂向许显屯要人。许显屯见信王大驾光临,不敢怠慢,

向信王一一禀明了案情。信王自然不相信他的鬼话,心想余倩儿会是田尔耕的杀手?

这恐怕是你们为了搞垮钱嘉义,趁机打击本王的又一个阴谋吧。

信王冷笑:“许大人,这只是你们东厂的一家之言,本王想见一下钱嘉义,听

他本人说说……”

许显屯迟疑地:“信王爷,钱嘉义是本案的重要嫌疑人,恐怕不太方便吧。”

信王逼视他:“本王协助内阁首辅顾秉谦大人署理朝政,对有碍公正的事都有

权过问,有什么不方便的?”执意要见钱嘉义。

许显屯无奈地只好同意。

钱嘉义见到信王行一大礼:“属下参见王爷。”故意对许显屯视而不见。

信王摆摆手:“钱大人,你在狱中可好?他们有没有虐待你?”

钱嘉义:“这倒没有,不过东厂陷害无辜,草践人命,请王爷主持公道!”

信王双眼一亮,“钱大人,有本王在此,你尽可大胆禀告,不要有任何顾虑。”

钱嘉义双手抱胸:“属下明白。”

许显屯冷冷地:“钱嘉义,本官提醒你,如果你敢诬陷朝廷要员,就要罪加一

等!”

钱嘉义冷笑一声:“谢谢许大人提醒。”转向信王,“王爷,他们认定属下的妻子

余倩儿就是参与谋刺皇上、逃跑越狱的三个杀手之一,据属下了解这全是谎话。王

爷不知你是否还记得,半年前调查谋刺皇上的案件时,东厂不是已经查明这三个杀

手已经死于田尔耕家的后花园吗?怎么现在他们又冒出来啦,难道死人能够复活吗?”

信王故意板着脸,“钱大人说的事本王还记得,许大人你怎么解释?”

许显屯有些尴尬地:“半年前东厂的确在田尔耕家发现了三具烧焦的尸体,由

于我们掌握的线索有限,所以得出了错误的结论,在此我向王爷表示歉意。可是,

我们经过有人举报,对照新的证据发现,这三个杀手并没死,他们还活在世上,其

中就有钱嘉义的夫人余倩儿……”

钱嘉义哈哈大笑:“许大人真是一个巧嘴,怎么说都有理。请问这些证据能不

能让我和信王欣赏一下?”

许显屯断然拒绝:“不行,你们的案子还在审查,等本衙门侦办完毕,自然会

将整个案子交给刑部审理,恕本官无礼,眼下不行……”

钱嘉义知道按照朝廷的规定,许显屯有权这么做,于是他提出了一个最关心的

要求:“我妻子身怀五个月的身孕,狱中生活实在不适合她的身体健康。我肯请王

爷和许大人开恩,准许我妻子回家候审,本官愿意为妻子全权担保!”

许显屯怒气冲冲地:“余倩儿眼下是刺杀皇上的朝廷命犯,谁也无权把她放出

去。钱嘉义别忘了,你也是这个案子的疑犯,你无权对本官提出任何要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