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章 飞来横祸 (一)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625 2016-08-29 07:42:03

  慕蓉秋一见罗云鹏和小红都倒在地上,大吼一声,双手一用力麻绳尽断带着慕

蓉秋发出的力道四下飞去,将冲来的东厂爪牙击翻在地。慕蓉秋趁机拿出“梅花散”

对麒鳞双鞭喊了声,“小心!”

顿时,黑烟四起,卢庆达和东厂的人捂住鼻子不敢动,慕蓉秋和麒鳞双鞭背起

罗云鹏和小红就走。可是他们没走出百米,就被身后的东厂爪牙追上,卢庆达和东

厂的几个高手冲上来分开麒鳞双鞭,三个人变成各自为阵。慕蓉秋他们经过连番苦

斗,体力消耗很大,形势万分紧急。就在他们被卢庆达一伙踢翻在地之际,突然飞

来一片小石子,东厂爪牙纷纷中招,刀剑掉在地上。接着轻烟四起,一片迷茫。

等轻烟散去,罗云鹏和慕蓉秋等人已不见踪影。煮熟的鸭子都飞了,卢庆达格

外恼怒,“给本官追!”

他们追到悬崖边,卢庆达看见一群尼姑背着罗云鹏他们有些走投无路的样子,

暗喜:“我看你们往哪儿跑!”

可是就在这时,尼姑们腾身越过了悬崖,利用过人的轻功在空中飞了十几丈远

落在了对面山上。东厂爪牙们看得目瞪口呆,卢庆达惊呼:“‘燕子飞’,难道是

妙云师太来了?”

卢庆达想得没错,救慕蓉秋他们的的确是她师傅妙云师太和弟子们。原来,妙

云师太在妙云山二百里范围内都布置了眼线,所以慕蓉秋在沿途留下的暗号被眼线

第一时间汇报到妙云山。师太知道慕蓉秋已经到了并且从她发出的求救信号来看,

她和小红沿途遇到了危险。事不宜迟,妙云师太带着徒弟们下山迎接,好在及时,再

晚那么一刻,慕蓉秋他们的性命就堪忧了!

妙云师太在山崖上吩咐徒弟把小红和罗云鹏放在地上,为他们检查。她摸摸小

红的脉博,摇摇头:“小红的伤都是要害,再加上巨毒攻心……要是能把毒素逼出来

就……”说不下去了。

慕蓉秋悲愤万分,她哭着:“小红、小红……”好象小红睡着了一样,她喊

两声就能唤醒她。

大家都知道小红虽然是慕蓉秋的侍女,但她们的关系情同手足,所以没去打扰她。

武二进没说话,突然用嘴吸允着小红的伤口,吸出毒液。这种排毒方法很危险,

弄不好自己就会中毒身亡,可是武二进全然不顾这一切。

武大进想阻拦,被二进一把推开。他大口吸着毒液……

妙云师太又给罗云鹏把脉……麒鳞双鞭担心地:“师太,我大哥怎么样?”

妙云师太沉吟一下:“虽然罗大侠中毒很深,可是放心,你大哥死不了……”

她拿出救命丹给罗云鹏服下,又马上发功给罗云鹏排毒。

罗云鹏在妙云师太的发功下,身体摇晃不已,脸色由黑变红。一个时辰过后,

罗云鹏身子一挺,吐出一大口黑血,又软软地倒在地上。

妙云师太“嘘”了口气,对麒鳞双鞭说:“你们放心,回去调养一下,过三五

个月就会痊愈……”

武大进跪在地上行礼:“谢师太救命之恩!”

慕蓉秋压抑着悲伤,拿出手绢拭去师傅额头上的汗珠。

就在这时,武二进脸色青紫,“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众人大惊。

妙云师太马上给二进和小红分别把脉……她脸上露出一丝惊奇和欣慰。

慕蓉秋的大师姐周燕仙关切地:“师傅,这里不安全,还是快离开这儿吧……”

妙云师太点头:“燕仙说的是。不过我们不能回妙云庵了,东厂的人一定在那

里等着我们哪……我们去后山练功洞,那儿没人知道会很安全。”

众人听罢,急忙起身。武大进帮大家抬起罗云鹏和弟弟,而慕蓉秋则拒绝了师

姐的帮忙背起昏迷不醒的小红,一行人走向后山。

在后山练功洞,妙云师太不顾劳累分别给二进和小红发功排毒。慕容秋和师

姐妹们则忙着熬药给他们服下……到了第二天,两人终于醒来。这让大进和慕容秋

深深松了口气。

小红含泪望着妙云师太疲惫不堪的脸庞,感激地,“师太……谢谢你救了小红……”

师太淡淡地笑笑,“要谢你就谢这位武二哥吧,要不是他舍命为你排毒,师太我也

无能为力……”

武二进还不能说话,只是冲她轻轻笑笑。

感激的泪水从小红眼里,大颗大颗流下……

卢庆达带着二百东厂剑客在妙云庵等了师太他们足足三天。三天后,他看着人

困马乏的部下,知道妙云师太一行不会再回来了,于是一把火烧了妙云庵。面对着

雄雄的大火,卢庆达对手下说:“回去见了许大人,就说罗云鹏和慕蓉秋被我们烧死

在妙云庵了。听明白了吗?”

手下正担心没完成使命回去会受重罚,一听卢庆达的话如释重负,连忙回答:

“明白了,一切听卢大人安排!”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间冰雪融化,万物复苏,树木不知不觉间已经开枝发丫,

葱绿一片。半年以后,天启七年五月,北京已是春末夏初,政坛却和这天气正相反,

又恢复了一丝寒意。熹宗对张皇后起誓,要多花心思在朝政上,可是没两天就被客巴

巴带来的八个美人迷得神魂颠倒,天天和她们在木工房嘻笑打闹。刚关心了几天的朝

政就又丢给了新任内阁首辅顾秉谦、魏忠贤和信王三个人。从常常到慈宁宫和皇后过

夜,到偶尔过来看看,慢慢地进入春天,张皇后竟然再见不到熹宗的人影了。

张皇后约周妃入宫对周妃叹息不已,本来皇后和信王有默契,准备趁熹宗对魏

忠贤起疑心之际,寻机怂恿皇上除掉魏忠贤这个心腹大患。现在看来皇上又被客巴

巴和魏忠贤掌握在手中,只好任由魏忠贤一天天又嚣张起来。

周妃宽慰皇后说:“皇上只是玩心太大,等过一阵玩腻了,就会多些心思在朝

政上……”

张皇后叹口气:“皇上都是成年人了,什么时候才能懂事啊?眼下只有劳累信王

多费心,防着魏忠贤再起什么坏心……”

周妃替信王答应下来,又安慰皇后两句就告辞而去。

周妃回到家把皇后的担心告诉了信王,信王也感叹不已。这天他来到刑部衙门

去找钱嘉义。

钱嘉义见到信王连忙行礼:“卑职不知王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见谅。”

信王挥挥手:“嘉义,我们不是外人,不必客气……今天本王有事和你商量。”

钱嘉义会意地吩咐衙役不要打扰他们,然后把房间的门关上。钱嘉义给信王斟

上茶,“王爷是不是在为皇上的事发愁?”

信王笑笑:“什么事都瞒不过嘉义你啊!是这样,皇后很为皇上的状况担心。

本以为皇上对魏忠贤起了疑心,我们可以趁热打铁除掉他和他的党羽,可是没想到

客巴巴又找来八个美女讨好皇上。现在皇上是整天象以前那样和客巴巴、魏忠贤在

一起玩耍,这么下去皇后担心魏忠贤又要对我们动手……”

钱嘉义点点头,忧郁地:“皇后担心得有理。目前朝廷的官员经过魏忠贤的拉

拢利诱,已经大部分掌握在他手里……内阁首辅顾秉谦本来就是魏忠贤的人,现

在兵部尚书霍维华也投靠了魏忠贤。锦衣卫缇帅武云昌将军虽然效忠皇上又掌握

三十万精兵,可是实权还是在客光先手中……整个朝廷只有刑部还好点,文炳勋大人

正直忠厚,魏忠贤几次请他吃饭都被文大人拒绝了。可是偌大的大明江山单凭信王

和一个刑部难以支撑啊……”

信王心情沉重地:“王雄涛告诉我,他发现最近东厂的人在监视你我的府上,

不知道他们又在酝酿着什么大阴谋,嘉义,你要多加小心啊!”

钱嘉义点点头,两人一时无语,默默地喝着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