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十九章 剿杀 (二)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463 2016-08-24 07:24:01

  钱嘉义把周纪元迎进院子,周纪元就忙着向钱嘉义“请罪”:“我也是救信王

心切,一时说了大话,在公堂上给钱大人添麻烦了,还望钱大人海涵。”

钱嘉义摆摆手:“周大人客气,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我去叫师妹起床,收拾

好,我们就出发。周大人请屋里喝茶。”

周纪元行个礼:“钱大人请自便,不必管我们。”

钱嘉义也不客气,急切地去敲慕蓉秋的房门。平时,慕蓉秋都比自己起的早,

照往常有人敲门,慕蓉秋早就来开门了。钱嘉义有种不祥之感,果然屋里静悄悄地

没人答应。钱嘉义推开房门,直接进去。

屋里空无一人,桌上放了一封信,钱嘉义急忙打开一看,原来是慕蓉秋的告别

信。信上只有寥寥数语,告诉钱嘉义自己接到师傅妙云师太病重的消息,临时决定

去看望师傅,不能参加钱嘉义的婚礼,请他谅解。钱嘉义顿时目瞪口呆。

周纪元进来本想提醒钱嘉义时间紧迫,可是见此情景明白几分,他小心地问:

“钱大人,用不用我派人去找找慕容姑娘?”

钱嘉义摇摇头,把信件放进口袋:“不用了。周大人我们走吧,省得王爷们等

急了。”

于是,钱嘉义在周纪元的安排下穿戴一新,走出门。只见门外,周纪元雇佣的

花轿和吹鼓手浩浩荡荡等着,占满了整个巷子,场面十分浩大。

周纪元见钱嘉义脸上充满了惊奇,忙说:“信王说了,虽然时间很紧,但场面

一点也不能降格,要按照王爷的排场办理钱大人的婚礼。”说完一挥手,顿时锣鼓

喧天。

钱嘉义:“……”

京城的百姓一大早见识了两件大喜事。一件就是钱嘉义的婚礼,迎亲的队伍长

达数里,百姓感叹:“一个小小的刑部给事中婚礼怎么办得如同皇亲国戚一般,世

道变了。”

与此同时,刑部和锦衣卫等数十名官员包括刑部右侍郎汪峻仁和给事中袁大均

在内被游街示众。百姓叫嚷着:“快去看啊,灯市口又杀人啦!”

于是,京城百姓分成两股,喜欢喜庆的去看钱嘉义的迎亲队伍,喜欢刺激的去

看灯市口杀人。两只队伍曾在半路相遇,谁也不让谁,最后还是钱嘉义劝住了激动

的周纪元,让迎亲的队伍绕道而行。钱嘉义感到自己就象一只牵线的木偶,再加上

师妹不辞而别,心情郁闷。

这时,人群中一个人走近钱嘉义:“钱大人,罗云鹏大人有封信给你。”塞给

钱嘉义一封信消失在人群中。

钱嘉义打开信一看,又是告别信。信中最后提醒钱嘉义,他的家已经被东厂监视,

让他万事小心。钱嘉义叹息不已,完全没有了结婚的喜悦。

在旁人看来钱嘉义令人艳羡,不用说信王送了他一个大宅子,单说四位王爷一

起参加他的婚礼一事在京城除了皇亲国戚没有第二人。婚礼在钱嘉义的新宅子举行,

周纪元忙了一晚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信王兴致很好,他对钱嘉义和余倩儿说:“嘉义、倩儿,这次本王能脱险全靠

你们的功劳,三位王叔作证,本王也答应你们一件事……”取下腰间挂着的玉佩,

交给钱嘉义,“以后你们拿着这件东西找本王,本王可以为你们做任何事情!”

钱嘉义和余倩儿连忙施礼,“谢谢,信王爷。”

大家朗声大笑。周纪元上前,“王爷、钱大人,吉时已经到了了,是不是先开

始吧。”

瑞王点头:“那就开始吧。”

两位新人的父母亲人都不在了,四位王爷就坐在上席充当双方的长辈。

周纪元出面主持着婚礼,他朗朗地喊道:“仪式开始!一拜天地……”

就在这时,客光先走进来,“好大的排场,本官不知道钱大人有喜,没带礼物

祝贺,请见谅!”

众人一楞。钱嘉义冷冷地:“不敢有劳客大人,请问客大人有何贵干?”

客光先冲四位王爷行了个礼,“在下奉皇上御旨,前来护送三位王爷赴藩,不

知王爷们准备好了没有?”

瑞王一股怒气,站起身:“客大人,你没看见本王有事吗?你在外面候着,本

王参加完钱大人的婚礼,自会出城赴藩……”

客光先迟疑地:“瑞王爷,时候已经不早了,是不是……”

桂王厉声地打断他:“瑞王不是说过了吗?还不快出去?”

客光先冷笑一声走出门。瑞王冲周纪元摆摆手:“我们继续吧!”

周纪元:“二拜父母……”

钱嘉义和余倩儿冲上座的王爷们行礼。

“夫妻对拜……”

钱嘉义和余倩儿面对面对拜着……就在余倩儿起身之际,屋顶上一个蒙面人

跳下来直奔余倩儿而去,信王的家将王雄涛叫道:“有刺客!”上前一剑。就在蒙

面人要扯下余倩儿的红盖头之际,王雄涛人到剑到,蒙面人被迫和王雄涛战成一处。

信王喊着:“抓活的,别让他跑了。”

一群家兵冲上去围住蒙面人。

钱嘉义趁机拉住余倩儿把她和王爷夫人等人护送出门外。

蒙面人有些寡不敌众,他吹了一声口哨,随着尖锐的哨声,突然从屋顶飞下一群

鸽子,它们呼啸地冲下来飞过屋子,王雄涛和家兵们卒不及防,纷纷后退。蒙面人

趁机冲出屋外。

等四位王爷带着家兵追出院子,蒙面人早已不知去向。

信王发狠地:“给我搜!一定要抓住他。”颇有遗憾地对身边的钱嘉义说:“

要是罗云鹏和慕容姑娘在的话就好了。嘉义,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辞而别吗?是不是

本王做错了什么?”

钱嘉义正想开口解释,只见王体乾带着一群宫里的人进来。

王体乾展开一道圣旨,“信王朱由俭接旨!”

信王和另外三位王爷互视一眼,跪下身:“臣朱由俭接旨!”

王体乾朗朗念道:“信王朱由俭即刻进宫议事,不得有误!钦此。”

信王双手接过圣旨:“谢主龙恩!”

大家起身,瑞王沉吟道:“王侄,皇上叫你进宫议事,说不定是好事!快去吧。”

信王点头,对钱嘉义说:“嘉义,我就先告辞了。不过我会派人保护你的安全!

王将军!”

王雄涛:“到。”

信王吩咐:“你带五十人留在钱大人身边保护他的安全。”

信王的话音未落。客光先就带人出现在门口,冷冷地注视着三位王爷。

瑞王叹口气对钱嘉义:“嘉义,看来我们几个也要告辞了。等有机会,本王一

定给你们好好补办一个酒席。”

钱嘉义一挥手,余倩儿已经拿着包好的酒菜过来。原来在钱嘉义护送妻子和王

爷夫人出屋时就感到王爷们不会久留了,于是吩咐余倩儿准备一些酒菜。此时,钱嘉

义把酒菜递给瑞王爷,伤感地:“王爷,这些酒菜,你们路上吃,千万……保重

啊!”

瑞王点点头,对周纪元:“周大人,我们走后,你替我们好好敬钱大人和钱夫

人一杯,拜托了!”

周纪元连忙回礼:“王爷放心!”

说着,大家一起把王爷们送出门,信王随王体乾先行进宫了,而三位王爷和家眷

在锦衣卫的护送下走出巷子,刚才还热闹非凡的院子顿时冷清起来。钱嘉义的心

沉甸甸的,余倩儿好象知道他的心情一样,体贴地握住他的手,宽慰地冲他笑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