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十八章 逼宫留隐患 (之五)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024 2016-08-22 07:18:02

  慕蓉秋偷听到王爷要为钱嘉义和余倩儿做媒,心里如翻江倒海一般,更可气的

是钱嘉义竟然对这门婚事毫无半点推托和反对。慕蓉秋不由得火起,不顾在罗云鹏面

前失态,跳下屋顶负气而去。

回到钱府,小红正在吃饭。她不顾小红的问候,把自己关在房里生着闷气。五

年前,她和师傅妙云师太到京城看望义父王之采,见到从小一起在王家长大的师兄钱

嘉义,格外高兴。妙云师太曾开玩笑地说,如果她真喜欢钱嘉义的话,师傅愿意为他们

做媒,当时慕蓉秋还极力否认,现在想想真后悔。她找出钱嘉义给她写的书信愤愤

地看着。慕蓉秋的父亲慕蓉苍生是王之采在京城作官的挚友,宪宗时期被西厂提督

大太监汪直迫害致死。王之采不顾个人安危,把慕蓉秋接到家中抚养,从那时起慕蓉

秋和钱嘉义一起生活了五年。后来,为恐汪直报复,王之采把慕蓉秋送到了湖北老家

托妙云师太照顾,她和钱嘉义这一别就是十年。尽管每年她和师傅都要到京城探

望义父和师兄,但十年来他们主要的联系还是通信。钱嘉义每半个月都会写信给她,

这十年一共写了二百多封,慕蓉秋将其中最喜欢的三十封信用红绸精心包好珍藏在

身边。可以说慕蓉秋来到世上这二十年,真正喜欢过的男人只有钱嘉义。

慕蓉秋正想着心事,只听窗外钱嘉义轻声地叫着她,“师妹,师妹……”

慕蓉秋一惊,突然吹灭了灯油中的火焰,屋里顿时一片漆黑。

钱嘉义在院子里看见慕蓉秋屋里的灯忽地熄了,知道慕蓉秋对自己即将结婚的

事真的生气了,心里如针扎一般一阵刺痛。钱嘉义这时才明白,为什么王爷为自己重

续父母定下的婚约,自己感觉不到高兴的原因--因为内心始终放不下青梅竹马的慕蓉

秋。

找到原因,钱嘉义感到无论如何要向师妹解释一下,否则心里不会安生。于

是他轻轻敲敲窗户,抬高声音喊着:“师妹,师妹……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

说。师妹……”

“我已经睡了,有什么话明天说吧……”慕蓉秋从黑暗中丢出一句话。

钱嘉义怔怔地呆在原地,有些话明天说就有些晚了,想到这儿他的心情格外恶

劣。回绝婚约?这是父母为自己定下的大事,自己怎么能不孝呢?推迟婚期?又辜

负了王爷们的好意,再说这对缓和自己和师妹的关系也与事无补。钱嘉义深深叹口

气。

这时,传来敲门声。钱嘉义急忙打开院门,竟是未婚妻余倩儿站在门外,钱嘉义

颇为意外。

余倩儿微微一笑,“对不起,嘉义哥,这么晚还来打扰你……”

钱嘉义望着余倩儿美丽的脸庞,一阵心慌,“进来吧,请……”

余倩儿摇摇头,“我说句话,马上就走……嘉义哥,别客气。”

钱嘉义不明就里地问,“倩……儿,你说吧。”他对叫余倩儿的名字感到有

些不习惯。

余倩儿看着他,“按习俗,今晚我们本不该见面……可是,有句话我不亲口

问过你,我会一世不安的……嘉义哥,你跟我结婚是真心的吗?”

钱嘉义:“……”

余倩儿:“我救王爷虽然是因为你,可是你千万不要因此而感激我……我们

有十五年没见面了,说不定你已经找到了意中人。如果是这样,我去找王爷让他们取

消婚礼……如果这些年,你还是一个人,还愿意履行婚约,那么……”余倩儿停住

话头,看着钱嘉义,“嘉义哥,请你明确回答我,这关系到我今后的生活……”

这问题让钱嘉义颇难开口,他差开话题问余倩儿,“倩儿,我的回答真的会决

定你的一生?”

余倩儿苦笑地:“是的,如果你已经有了意中人,我不会打扰你们的幸福……我

会离开京城找一个庙宇出家作尼姑,为家父和叔伯们的灵魂超度,了此余生……”

钱嘉义大为震惊,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断送一个姑娘的幸福,他猛地抓住余倩儿

的手,“倩儿,你别胡思乱想了……我目前还是一个人,我和你的婚约……是

我们父母定下的,我当然很愿意履行这个约定……”

余倩儿松口气,“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你早点休息吧,我走啦……”宛

尔一笑,走上不远处一直等候的马车,离去。

钱嘉义望着消失在巷口的马车,知道自己今晚是睡不着了。

与钱嘉义一样寝食难安还有一个人,这就是大明皇帝熹宗。他今晚破例来到张

皇后的寝宫,这让皇后很吃惊。令皇后更吃惊的是,当她向熹宗提起三位王爷赴藩

的事,熹宗并没象以往那样火冒三丈。

熹宗只是苦笑地搂住张皇后,“皇后,我何尝不知道谋杀朕和陷害信王的案子

有蹊跷,只是面对满朝文武罢官相要挟,朕只好顺水推舟了……只是委曲三位王

叔……”

张皇后抚摸着熹宗憔悴的脸,“皇上,别想了,早点休息吧。”

熹宗摇摇头,“睡不着啊……皇后,今天在东门外朕看着满朝文武黑压亚一

片跪在下面,突然感到有种无力感。他们是在向朕示威!他们已经背叛了朕,不听

朕的指挥了,锦衣卫、东厂、兵部、吏部……所有的部门朕都指挥不动了,朕成

了关在笼子里的鸟,任人宰割……如果朕今天不是让王叔们即刻赴藩,恐怕就

会发生宫廷政变……”

张皇后心里一阵欢喜,“皇上,能认识到眼前的局势,奴俾很高兴。皇上要扭

转目前的局面,看来要启用信王了,毕竟信王是自家兄弟……另外,宫里也不安

全,以后我们说话要小心点……”

熹宗点头:“皇后说的是……”随即唉叹一声,“皇后,朕感到自己真成了

没用的囚徒。皇后,以后朕最信任的人就剩下你了,你可千万别弃朕而去啊!”熹宗

哀求的样子很象个无助的孩子。

张皇后望着熹宗含泪的双眼,用力点点头,随即把熹宗紧紧抱在怀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