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十八章 逼宫留隐患 (之四)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648 2016-08-21 07:16:02

  照说钱嘉义找到了父亲指定的恋人应该高兴才对,可是不知为什么他总高兴不

起来。他心事重重地随信王夫妇走出客厅房门,只见罗云鹏一个人呆在院子里。他

们向大门外走去。

钱嘉义奇怪地问,“我师妹呢?”

罗云鹏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似笑非笑:“慕容姑娘有事先走啦。”

钱嘉义一楞,“……”

信王笑着对罗云鹏说:“罗大人,嘉义要结婚了。明天上午你可得带上礼物来

贺喜啊!”

罗云鹏连忙对钱嘉义拱手,“钱兄,恭喜啦。”

钱嘉义笑笑,对信王夫妇说:“王爷、夫人你们先请回吧。我和罗兄说会儿话……”

周妃提醒他:“钱大人,别忘了明天还有喜事,不要太晚了。”

钱嘉义行礼:“谢谢夫人关心。”

信王和周妃出瑞王府大门上了马车驶去。

钱嘉义和罗云鹏并肩走出王府大门,在街上漫步。他们的马车在身后不远处不

紧不慢地跟着。

罗云鹏见钱嘉义半天不说话,转身问他:“钱兄,你到底有什么事?说啊!”

钱嘉义叹口气:“罗兄,我师妹到底为什么要自己离开?”

罗云鹏眼前闪过慕蓉秋听到王爷替余倩儿做媒,忍不住愤愤离开的情景,他知

道慕蓉秋心里深爱着钱嘉义。但罗云鹏不便踢暴这个秘密,随口说:“你自己可以

去问她嘛!”

钱嘉义心情复杂地:“罗兄,说实话,我不知为什么总高兴不起来,照说王爷做

媒,又是家父定下的婚事,我没理由不开心……可能是义父的大仇没报,与心不

甘啊。”

罗云鹏冷笑:“报仇?谈何容易。魏忠贤有皇上撑腰,连王爷都奈何不了他,

何况你我……钱兄,我正好想向你告别,参加完你的婚礼我和麒鳞双鞭就要离开

京城啦。”

钱嘉义一惊,“你们要走?目前三位王爷即将赴藩,信王身边正是用人之际,

这个时候走,信王怎么办?”

罗云鹏拍拍钱嘉义的肩膀,羞愧地:“就算我们对不起信王啦!我罗云鹏只是

一个凡人,算不上什么英雄好汉。我了解魏忠贤,此人的报复心极强,说不定现在就

在密谋除掉你我。我再不走,恐怕就来不及了。钱兄,对不起……”

钱嘉义理解地拍拍罗云鹏的肩膀,“……”心情格外沉重。

韩广是在中午密谋逃出京城时被客光先带人抓走的,他的全家七十二口被关押

在刑部大狱。韩广本人被单独关在死牢里,韩广从进监狱起就骂声不绝,嚷着要见

皇上,说有要事禀告,可是一直没人理他。直到晚上,才有人端着丰盛的饭菜给他。

韩广骂累了,又饥又渴,望着美味佳肴,忍不住拿起碗筷,可是想想又放下。

韩广一脚踢翻小饭桌,“想毒死我?没那么容易……魏忠贤你这个王八蛋,

你害得老夫好惨,有种你给我出来,你出来!”

“韩大人,哀家就在你面前,有什么话你就说吧……”不知什么时候,魏忠贤

出现在死囚外。

杨寰赶紧让狱卒打开牢门。魏忠贤走进死牢迎视着韩广剑一般的目光,“韩大

人,哀家听说你骂了哀家一下午,现在怎么哑巴了?”

韩广冷笑地,用沙哑的声音说:“魏忠贤,你可知罪?”

杨寰一楞,上前一耳光:“你怎么敢这么跟千岁爷说话!”

魏忠贤拦住他,“哀家何罪之有?”

韩广怒视着他:“你结党营私,谋害皇上,诬陷信王,陷害忠良……魏忠贤

你这个谋乱造反的奸臣逆子。”

杨寰还想上前揍韩广,魏忠贤拉住他,他展开一张纸看看:“韩大人不愧是内

阁首辅,短短数语,切中要害……不过,哀家早就写在你的口供里啦。韩大人看

在我们一起共过事的份上,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韩广仰天大笑,“哈哈,老夫跟你已经无话可说……要怪就怪老夫瞎了眼。”

魏忠贤冷笑地:“你就不想为你那七十二口家人求情?”

韩广笑声嘎然截止,“就算老夫哀求,你也不会放过他们的。魏忠贤,老夫就一

句话,我在阴间地府等着你!哈哈……”

魏忠贤一挥手,杨寰带着一帮人按住韩广,往他脸上一层层贴着黄皮纸。韩广

喘不过气拼命挣扎。

魏忠贤摸着他的头,“韩广,这次哀家的的确确是对你食言了,没办法,不抛出你,

哀家就自身难保,只好委曲你了。你有什么不满,就等着哀家死后与你相见时再说

吧,不过在这个世界里你没机会啦。”

韩广双脚一蹬,没气了。杨寰拿起韩广的手,粘上墨水按在口供上。

魏忠贤接过口供欣赏着韩广的手印,淡淡地对杨寰说:“把他一家老小全杀掉,

省得韩大人在下面太孤单。”

杨寰:“是,千岁爷。”

这时,客光先匆匆进来在魏忠贤耳边低语几句,魏忠贤眉头慢慢紧锁起来,他

站起身对杨寰:“这交给你了……”转身对客光先,“我们走!”和客光先快步

离去。

杨寰心里暗暗骂道:“倒霉的事尽让我干,妈的!”但他嘴上没说,只是命令

手下把韩广的尸体拖出去。

魏忠贤和客光先乘着马车马不停蹄地赶到了田尔耕的府上,客光先刚才在刑部

大狱向他禀告说是在田尔耕家的后院发现了三具被烧焦的尸首,初步勘察他们很可

能就是被人从东厂诏狱中救出的“忠字号暗杀小组”的三个杀手。魏忠贤听闻此言,

大为吃惊,他尽管对田尔耕心存不满,但他绝想不到田尔耕会真的背叛他。

他们走进田府的后院,只见许显屯正带着东厂的专家在检查着尸体,看见魏忠

贤进来,许显屯连忙迎上去行一大礼,“孩儿参见千岁爷。”

魏忠贤摆摆手,“显屯,情况怎么样?”

许显屯禀告说,“回千岁爷,这三个尸首已经死了好多天了,系为服用亡命丹中

毒身亡,后又被火烧毁尸灭迹……”

魏忠贤皱着眉问,“他们的身份查清了吗?”

许显屯,“回千岁爷,经检查尸体皆为习武之人,更为明显的是我们在他们身上

发现了忠字的纹身,千岁爷请看……”许显屯拉开蒙在尸首上的白布,指着尸首手臂

上残留的纹身。

望着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首,魏忠贤一阵恶心,他掏出手绢捂住鼻子。客光先

一见连忙给尸首重新盖上白布。魏忠贤无声地走进客厅,许显屯和客光先互看了一

眼赶紧跟在后面。

魏忠贤在客厅门口突然停住脚步,盯着身后两个部下,“难道真是田尔耕派人

截了东厂诏狱?”

客光先迟疑地,“千岁爷,我起先也不相信,可是证据摆在眼前我……”

魏忠贤打断他:“田尔耕为什么要这么干呢?”

许显屯分析:“很可能田尔耕对千岁爷心怀不满,以破坏千岁爷谋杀皇上的大

计,借皇上的手除掉千岁爷……在杀手被关入东厂诏狱后,他唯恐阴谋败露,所

以派人截狱,将杀手藏于家中……”

客光先点头:“……这样说来一定是田尔耕见千岁爷怀疑到他,才做出杀人灭

口、毁尸灭迹的勾当……”

魏忠贤沉思地,“……”

这时,东厂的人在院子里又挖出东西,师爷林飘然拿着东西走过来,“千岁爷、

许大人、客大人,你们看……”

许显屯定睛一看,“亡命丹、头盔……”

林飘然指着手中被劈开的三个铁头盔说:“千岁爷,这头盔正是东厂紧箍杀手

用的,尸体的身份无疑就是他们了……”

魏忠贤愤愤地对许显屯和客光先说:“把田府彻底搜查一遍,看看还有什么发

现……”

许显屯和客光先一躬身,“是,千岁爷!”

魏忠贤转身朝大门外走去,走了两步回过身,“派人严密监视信王府,另外对

钱嘉义和罗云鹏也要严密监视,有情况立即报告。”

许显屯和客光先齐声地:“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