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十七章 庭堂交锋(之四)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479 2016-08-16 07:32:02

  罗云鹏自从听了三位王爷的解释,明白了事情的缘由,就悔恨自己错怪了钱嘉

义和慕蓉秋。可是让他这大老爷们当着众人的面赔礼道歉,又抹不开情面,于是就

称病呆在瑞王府的客房里不肯出来。钱嘉义和三位王爷去刑部参与审案了,他心里又

放心不下直犯嘀咕。就在这时,慕蓉秋找上了门:“罗云鹏,你是不是想装孙子装一

辈子?”

罗云鹏躺在床上顿时红了脸:“……”

武大进替大哥解释:“谁……谁装孙子啦?大哥身体……有些不舒服……”

慕蓉秋冷眼看了一眼床上的罗云鹏:“这么说……到王爷用得着的关键时刻,

堂堂的罗百户成软蛋了?好,你就这么躺一辈子吧……”

罗云鹏一听,躺不住啦,连忙从床上起来:“慕容姑娘,王爷到底吩咐我干什么?

你就快点说吧。”

慕蓉秋冷冷看看他们:“哪……本姑娘难道就白被人冤枉一回不成?”

罗云鹏无奈地:“这个……这个……对不起啊,实在是我们错怪了姑娘和

钱兄,在下给姑娘陪不是啦!”说着三个大男人连连给慕蓉秋鞠躬。

小红不依不饶地说:“鞠几个躬就行啦?这不太便宜你们了吗?”

武二进哭丧个脸:“我的姑奶奶,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小红还想继续玩弄他们,被慕蓉秋拦住:“大敌当前,别闹了……”转向罗云

鹏,“罗大哥,王爷命令我们到刑部门外随时候令!”

罗云鹏感到热血沸腾,拿起长剑:“走!”

他们来到刑部大门外一直候着,心里忐忑不安。中间看到皇上乘坐的马车进了

刑部,委实高兴了一阵。有皇上在场,魏忠贤不会明目张胆地玩花样。可是左等右

等不见任何消息,他们开始变得有些不自信啦。

罗云鹏问慕蓉秋:“王爷到底让我们在这儿干什么?”

慕蓉秋没好气地:“王爷说了,让你随时候命。信王夫人和王府的家丁都在刑

部里面候着随时准备为信王作证。你是乾清宫事件的直接参与者,我师兄说啦,到

时可能会招你到大堂上作证。”

武大进心情烦燥地:“可是……都过了这么久,连皇上都呆了一个多时辰啦,怎

么钱大人还不招我们作证啊?是不是钱大人遇到麻烦了?”

小红啐了他一口:“呸!你才遇到麻烦了呢?你怎么不想钱大人有勇有谋,不

需要你们作证了呢”

罗云鹏止住他们:“都别吵了,耐心等着吧。”

罗云鹏这话说了不到一个时辰,就看见信王府的家丁和周妃簇拥着钱嘉义、三

位王爷和信王从刑部的大门走了出来。他们欣喜地迎了上去。

罗云鹏高兴地对信王说:“信王,没事了吧?”

周妃感激地望着钱嘉义:“多亏了钱大人啊,钱大人,请受哀家一拜!”

钱嘉义慌了:“夫人,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啊……”

慕蓉秋在人群中感到双颊发烫,好象周妃感激的是自己一样。

小红逗趣地冲慕蓉秋说:“小姐,你的脸怎么和钱大哥的一样都红了?真是情

意相通啊。”

慕蓉秋打了她一下:“死丫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信王兴奋得好象一个孩子:“走,大家都到本王府上,我们今晚好好庆祝一下。”

瑞王拦住他:“信王,今天太晚了,你也累坏了,好好睡一觉再说吧。”

信王固执地:“我不累,我还要好好敬三位王叔一杯呢。”

惠王笑笑:“不行啊信王,我们三个还要和那个魏忠贤一起追查陷害你的真凶

呢,午时三刻我们就要向皇上禀告案情啊……庆祝的事还是等这事完了以后再说

吧。”

周妃劝道:“王爷,王叔说的对,我们和魏忠贤的较量还没结束,现在还不是

庆祝的时候。”

信王点点头:“好吧,就听王叔的安排,等搬倒了魏忠贤再一起庆祝。”

于是,信王和周妃一行直接回信王府啦,钱嘉义、罗云鹏和慕蓉秋他们也返回

了瑞王府。在路上罗云鹏和武氏兄弟诚恳地向钱嘉义道了歉,这不需多说。至于三

位王爷则返回了刑部衙门连夜审案。

就在信王和大家在刑部门外寒暄庆祝之时,魏忠贤马上开始了善后工作。好在

魏忠贤事先作了最坏的打算,准备了紧急的应对方案,所以在事情发生突然的逆转

后,候在刑部衙门的许显屯、客光先和崔呈秀就开始了行动。

瑞王爷在刑部大堂上最先提出来的就是要重新给周二爷验尸,因为周二爷的死

因是诬陷信王的重要证据。

魏忠贤十分配合地命令刑部的人前去挖尸,接着审案正式开始。

第一个被带上来的是三个假杀手,魏忠贤对他们并不担心。他们原本就是东厂

诏狱的死囚,横竖是个死,所以对魏忠贤许以照顾他们家人的条件很满足,死心蹋

地围着魏忠贤的指挥棒转。

他们按着崔呈秀临时编的“真相”交代说:他们是田尔耕找来的人,所有的诬

陷信王的话都是田尔耕指使刑部右侍郎汪峻仁和袁大均教他们说的,别的就一概不

知……三位王爷审来审去他们都是这几句话,弄得王爷们颇为没趣,只好命令带他们

下去。

接着三位刑部的大官要员,一律都把事情往田尔耕身上推。杨寰、汪峻仁都是

魏忠贤的人,不用许显屯多说,他们就知道该怎么办。杨寰推托自己被内阁首辅韩

广及田尔耕架空了,所有案件审理都是他们一手包办的,自己并不知情;而汪峻仁

则说一切都是听了韩广和田尔耕的命令,至于三个真杀手也是田尔耕派人看管的,

是不是被调了包自己也不清楚。袁大均虽然不是魏忠贤的人,但涉足已深,崔呈秀一

番苦口婆心的交谈,袁大均明白自己只要把事情往刑部右侍郎汪峻仁和田尔耕、韩

广身上一推,就可以免于一死,所以他也交代说自己对所有证据的收集并不知情,

这倒是实话,所有证据都是韩广等人策划密谋的。

三位王爷听了刑部高官的托词,甚为恼火:“皇上把这么重要的案子交给你们,

你们竟可以如此胡作非为,至今还百般狡辩……”

魏忠贤接着瑞王爷的话头,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王爷说的对,你们分明是

在隐瞒实情,来人给我狠狠的打……看来不用重刑你们是不会交代的!”

当着三位王爷的面,三个大臣分别被拉下去“重打”。这也是魏忠贤安排好的

一场表演,用刑的人都事先作了手脚,虽然打得力量很大,但三位大臣的衣服内的

垫层很好地保护了他们。

就在三位王爷面面相觑,琢磨着魏忠贤怎么如此“大义灭亲”时,有衙役报告:

周二爷的尸首已经被人盗走了。王爷们大惊,拉着魏忠贤就要往现场赶,魏忠贤心

里暗喜:你们就跟着哀家的指挥棒四处折腾吧!

三位王爷和魏忠贤带着人来到京郊刑部的墓地,天已近晌午。他们在路边匆匆

吃了点东西,就急急忙忙地勘察着周二爷的坟地、审问着刑部的相关人士。魏忠贤

一直不吭气地看着王爷们瞎折腾,直到差不多了,才卑微地提醒说:“王爷,时间紧

迫,皇上还在等着我们前去禀报呢,你们看……”

瑞王和惠王、桂王见天色不早了,相视叹口气,无奈地命令返回皇宫覆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