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十七章 庭堂交锋(之五)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1903 2016-08-17 07:34:02

  再说熹宗帝连夜回到皇宫后头疼似裂,尽管疲惫但却毫无睡意。客巴巴喝退了

所有的太监、宫女,把熹宗拉到自己的怀里细心地按摩着。在客巴巴的一番揉摸下,

熹宗才昏昏沉沉地睡去。可是睡了不到三个时辰熹宗又醒了,再也睡不着啦。客巴

巴知道熹宗帝此时脑海里还在一幕幕呈现着刑部大堂审讯的场景,她叹口气故意地:

“哎,皇上你说这事怪不怪,那三个真杀手怎么就会被人放了?看来三位王爷的一

番苦心没白费啊……”

熹宗“哼”了一声,“奶娘,你说这信王书房内挂的‘慎行’两字是什么意思?”

客巴巴一愣,猜测着熹宗的心思,“是不是……信王在提醒……自己小心行事……”

熹宗睁开眼:“大丈夫为人做事光明磊落,为什么要小心?”

客巴巴一下子明白熹宗帝又动了心里对王爷们的那根弦,不失时机地:“啊,

皇上,奴婢听说这两个字还是瑞王爷写好送给信王的……”

熹宗“呃”了一声,陷入了沉思,“……”

客巴巴看似无心地说:“三位王爷对信王真可谓是肝胆相照啊!”客巴巴明白

自从三位王爷发生了拥立福王的事以后,你越在熹宗帝面前说王爷们维护谁,熹宗

心中的那根弦就抖动得越厉害。

果然熹宗转头看着客巴巴:“奶娘,你这话怎么讲?”

客巴巴故作天真地:“皇上你在公堂上没看出来?三位王爷对信王真可是不留

余力、竭力偏袒……”

熹宗不以为然地:“话不能这么说,王叔们也是在恪尽职守……”

客巴巴:“皇上说的是,可是瑞王爷明明知道皇上就在后面,还对魏公公说:

别拿皇上压本王……还有桂王爷说的更离谱:不能为了讨好皇上就制造冤假错案,

这是什么话,分明是对皇上你不满嘛!”

熹宗心烦意乱地:“王叔心直口快而已,不必这么认真……”

客巴巴提醒地:“皇上,三位王爷曾经支持郑妃拥立福王,你要当心啊……有些

事不能不防啊!”

熹宗生气地:“奶娘越说越离谱了,三位王爷已经向朕陪过罪并表示痛改前非,

全力拥戴朕……这些年他们不是一直循规蹈矩地生活着嘛。信王是王叔的侄子也

是朕的弟弟,王叔对他关心一些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况且这次不是已查明信王是无

辜的吗?”

客巴巴一边按摩一边细声细语地说:“皇上就是慈悲为怀、宽宏大量……奴

婢之所以斗胆说这番话,一则为信王府养着一百七十个家兵;二则奴婢听说最近瑞

王又送给了信王一幅字就挂在信王府的书房内……”说着把一张纸递给熹宗。

熹宗默默地看着,只见上面写着: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熹宗看了看客巴巴:“你这是……从哪儿得到的?”

客巴巴迟疑了一下:“回皇上,信王府的人最近逢人就说信王有王爷们撑腰一定

会平安无事,这上面的话就是这些家丁讲给有疑问的人的,不但奴婢就连大多数王

宫大臣们都知道瑞王爷给信王赠字的事……”

熹宗帝陷入沉思:“……”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吵闹声。客巴巴不满地:“谁在外面搅了皇上的好梦啊?”

门外传来司礼监掌刑太监吴利章的声音:“奴才该死,是杨贵妃有事要面见皇

上……奴才说皇上正在休息,可杨贵妃偏偏不听……”

客巴巴对熹宗说:“杨贵妃大概是有急事禀报皇上,皇上看……”她有意停

住了话头。

熹宗皱皱眉:“传杨贵妃进来。”

马上,门就开了,杨贵妃走了进来。这个杨贵妃正是刑部尚书杨寰的亲妹妹,

由于年青貌美,平时素得贪玩好色的熹宗的宠爱。魏忠贤善后工作的最重要一步就

是先让客巴巴一步不离地笼络住皇上,接着就让王体乾通知得宠的杨贵妃出面。魏

忠贤可谓竭尽禅虑。

杨贵妃跪到在地:“奴婢参见皇上。”

平时一见到体态丰满性感的杨贵妃就神魂颠倒的熹宗,此时却有些不耐烦:“

爱妃,有什么快讲,朕还要休息呐……”

杨贵妃一见熹宗对自己有些冷淡,一委曲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起来:“皇

上,奴婢的哥哥冤枉啊!”好像洪水冲出了了闸门,杨贵妃就按照王体乾教她的哭

诉杨寰如何被田尔耕和韩广架空,田尔耕如何霸道,受韩广的指令直接插手刑部的事

物……不容熹宗插话,就又控诉王爷们对杨寰当初保护熹宗有成见,想借此打击

报复。

熹宗不胜其烦:“你都胡说些什么?谁告诉你这些的?”

杨贵妃不示弱地:“皇上,奴婢的哥哥早几天就觉得王爷要拿他开刀,就求奴

婢禀明皇上……没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皇上你想,田尔耕和信王明明是一伙的为什么

要在临死时指控自己的同伙?”

客巴巴有意地:“贵妃的意思是……”

杨贵妃哭着:“还不是演一出苦肉计给皇上看……我大哥再傻也不会傻到放

跑真杀手而让假杀手去指控信王,这么明显的破绽显然是有意做给皇上看的……田尔

耕这么做就是要保住信王这个真凶啊,皇上你要明鉴啊!”

熹宗:“……”

杨贵妃不停地哭闹着,吵的熹宗帝头昏脑涨。无奈之下熹宗只好应承道:“爱

妃,朕答应你杨寰的事朕自会好生处理,你就别再哭啦。”

杨贵妃这才破涕而笑,她正准备说什么,就听见外面吴利章禀报道:“皇上,

王爷们和魏公公求见!”

熹宗感到头疼得象裂开了一样,他痛苦地挥挥手让杨贵妃下去:“让他们进来,朕

正等着他们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