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十七章 庭堂交锋(之三)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165 2016-08-15 07:28:01

  钱嘉义逼问地:“描绘信王府的情况你不是显得记忆力、观察力超群吗?这

时怎么哑巴了?”

顾宏涛硬着头皮地:“皇上的龙椅上面……有条龙……”

钱嘉义:“说清楚是一条龙,还是两条龙,龙头向上还是向下……”

顾宏涛蒙了:“这个……实在是当时想谋杀皇上心情太紧张没注意……”

钱嘉义冷笑地:“这就奇怪了,刚才你大哥杨大中讲信王并没有告诉你们刺杀

谁,你怎么会因为刺杀皇上而紧张呢?”

瑞王也看出了端倪,抢过拍案木用力一拍:“大胆罪犯,你有什么话要如实招

来……说!”

顾宏涛一哆嗦:“回大人,小的是一时紧张说漏了嘴……”

袁大均插话:“回大人,钱大人已经把犯人审乱了,请求压后再审。”

魏忠贤对三位王爷说:“袁大人说的对,犯人审久了就会思维混乱,我看……”

桂王打断他:“不妥吧,皇上不是有令让今晚审出个结果嘛,接着审吧。”

后堂,客巴巴压抑住急切的心情对皇上说:“皇上,这么个审犯人法,连正常人

都会犯晕,何况是罪犯呢……”

熹宗眉头紧锁:“废话,这才审了多久就犯晕?朕倒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熹宗也看出杀手有些蹊跷。

客巴巴吓得赶紧住了嘴。

杨寰沉不住气了:“钱嘉义,这三个杀手可是当场在乾清宫门前被抓获的,你到

底想证明什么?”

钱嘉义不慌不忙地说:“在下想证明什么,大人你很快就会看到……”对顾宏

涛厉声地:“你从实回答,你到底进没进过乾清宫?”他心里已经十分有底了。

顾宏涛只有硬撑着:“进是进过,只是小人太紧张没注意里面的环境……”

钱嘉义转向杨大中:“杨大中我问你,你们兄弟中是不是有一个跑了?”

杨大中也有些不安了:“是的,八弟王达逃掉了……”

钱嘉义逼问:“他是怎么跑的?”

“回大人,他是放了‘梅花散’趁乱逃的。”

钱嘉义笑笑:“这就奇了,‘梅花散’是河北沧州麒麟教功夫,你们河南豫州

怎么会有这功夫?”钱嘉义故意胡诌了‘梅花散’的出处。

杨大中不知是计,回答道:“回大人,八弟王达曾经在河北沧州麒麟教呆过,

所以学会了‘梅花散’功夫……”

钱嘉义对目瞪口呆的袁大均说:“袁大人,你觉得杨大中的回答怎么样?”

魏忠贤只安排袁大均代表刑部指控信王,并没告诉他这些杀手都是假的,所以

他也感到杨大中的话语无伦次。袁大均悻悻地:“钱大人,你是在误导罪犯。”

钱嘉义:“如果他八弟真的会‘梅花散’功夫,他也不会这么无知……告诉你吧,

‘梅花散’是梅花宫的独传功夫,自从梅花宫十年前被江湖人士剿灭以来,这门

功夫早已失传。你怎么会在河北沧州学到……”

杨大中突然意识到上当了:“我八弟的‘梅花散’功夫是在湖北跟一个梅花宫的

后人学会的,大人你不能故意用话套我啊……”

钱嘉义:“我用话套你?别装蒜了,别看你们说的是河南话,可是离周二爷的

豫州话还是有微妙的差别,你们不是豫州人……”

杨大中一惊:“这位大人好眼力,我们的确不是豫州人……”

钱嘉义:“哪你为什么说你们与周二爷是同乡……”

“我们打出来谋生就在豫州地面上,同为河南人我们说与周二爷是同乡也不为

过……”

袁大均听出杨大中话里的勉强,有些痛苦地:“……”

杨寰不耐烦地:“钱嘉义你到底想证明什么?直截了当地说得了……”

钱嘉义朗朗地说:“在下想证明的是这三个人不是在乾清宫被当场抓住的、谋

害皇上的凶手!”

满堂震惊!

魏忠贤:“……”

杨寰急了:“你……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一点?”

钱嘉义:“有!罗云鹏在抓住真正的杀手时清清楚楚地看到他们的右臂上都有

一个‘忠’字的纹身……”说着钱嘉义一把撕开了杨大中的衣袖。

杨大中的右臂赫然地裸露在外面,只见上面一个“忠”字的纹身历历在目。

信王痛苦地:“……”

三位王爷悲哀地:“……”

杨寰得意地:“钱嘉义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来人,把这个戏弄王爷和魏公公的

家伙带下去,重责一百大板,给本官重重的打!”

钱嘉义仰天大笑:“哈,哈……”

公堂上的人除了魏忠贤和袁大均以外都怔住啦,杨寰怒气冲冲地:“钱嘉义,有

什么可笑的?难道你对本官的判决不服?”

钱嘉义收住笑容:“杨大人你别忘了,在下和袁大人是刑部的审案高手,这点

雕虫小计还瞒不过在下……从纹身的色泽和皮肤的吻合度上看,这个纹身纹了最

多不过两天,不信你请袁大人前来鉴定……”

袁大均在杨大中的纹身一裸露出来就已经知道这点,他对魏忠贤在收集证据的

作法有保留,但他万万想不到会有人为打倒信王不惜伪造证据,这让他惊讶不已,

他的良心在钱嘉义的追问下不容得他撒谎,所以袁大均只是默默地点点头……

杨寰慌了:“钱嘉义,你这是无中生有,这三个杀手明明是……”

这时沉默良久的魏忠贤突然发话:“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谁指使你们在公

堂上诬陷信王爷的?说!”他反戈一击地把拍堂木一拍:“来人,把杨寰和袁大均

给我拿下!”事情变化之快,连信王和钱嘉义都意想不到。

马上坐在门口的许显屯带人将杨寰和袁大均绑出了大堂。

杨寰和袁大均喊着:“魏公公冤枉啊!我们冤枉啊!”被押出了门。

王体乾又一次出现在公堂上:“皇上有旨!”

公堂上的所有人立刻跪到在地。王体乾看看下面,传着熹宗帝的口谕:“命魏

忠贤和三位王叔速把诬陷信王的幕后真相查清,并于午时三刻前向朕禀报,不得有

误,钦此。”

魏忠贤和王爷们:“臣等接旨。”

魏忠贤起身悄悄地问王体乾:“哀家想面见皇上……”

王体乾看着三位王爷围着信王高兴的样子,叹口气地:“皇上已经摆驾回宫了,

千岁爷,奴才得提醒你一句,皇上走时很不高兴,你还是赶快想想怎么向皇上交代吧。”

魏忠贤的心又一次剧烈地跳动起来,他的目光与信王劫后重生的目光碰到一起,

魏忠贤感到了从心底涌出的寒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