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十七章 庭堂交锋(之一)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590 2016-08-13 17:57:27

  魏忠贤看着钱嘉义尴尬的表情开心地问:“钱嘉义,你让周大人前来作证到底

想证明什么?”

袁大均收起周纪元的口供,帮腔地:“是啊,钱大人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事先沟通准备好的计划全打乱了,钱嘉义一时有些慌乱:“这个……这个,

在下无非是怀疑……怀疑周二爷被人用过重刑……”

杨寰把拍案木重重一拍:“大胆钱嘉义,你竟敢凭空指控刑部,知道该当何罪吗?”

钱嘉义心里知道如果不是熬不过重刑,周二爷断然不会出卖信王,于是他孤注

一掷地:“在下请求当堂验过……周二爷的尸体……”

袁大均坚决反对:“大人,周二爷死去了三天有余,尸首已经发臭,所以不得已

刑部已将他的尸首掩埋。不过,在掩埋前我们按程序对周二爷的尸首进行了检验,这

是验尸报告……请各位大人过目。”

趁王爷们和魏忠贤在传阅报告时,钱嘉义上前说:“王爷、魏公公、杨大人,在

下强烈要求挖出周二爷的尸首重新验尸,到时周二爷是否被屈打成招不就一目了然

了吗?”

杨寰厉声喝道:“钱嘉义,你这分明是不相信刑部的办案能力?你可知道诬陷朝

廷命官该当何罪?”

瑞王本来替钱嘉义捏了一把汗,此时转过身对着魏忠贤和杨寰说:“尸首本是

重要的证据,既然钱大人提出检验尸首,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应该满足,你说呢,魏公

公?”

魏忠贤目不斜视地:“钱嘉义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周二爷受了重刑?就凭你的估

计?那好,周纪元你说说你在刑部大狱这些日子受过刑吗?”

周纪元迟疑地:“这个……下官并没受到过酷刑……”

袁大均:“钱嘉义,照你的推测,既然刑部可以将周二爷屈打成招,那为什么不

将周大人也一起屈打成招呢,周大人与信王的关系更近,周大人招了不是更有说服

力?”

钱嘉义涨红了脸:“大人,请满足在下的这一要求。如果当场检验证明在下的

怀疑是错的,在下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到时该定什么罪名,任由大人发落……”

瑞王不动声色地:“既然钱大人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们就成全他吧……”

惠王和桂王附和地:“是啊,验过尸不就一切大白了吗?”

魏忠贤坚持地:“王爷,这不是验不验尸的问题,而是钱嘉义无端指控刑部陷害

信王爷,如果没有一点证据就助长他的气焰,以后象这种牵涉到皇家贵族的案子谁

还敢审理?再说,皇上还等在后面,这挖尸掘坟要好一阵工夫呢,我们等得了,就

怕皇上……”

瑞王不满地打断他:“你别拿皇上压本王,本王这就去禀明圣上,将此案压后

审理……”

这时只见王体乾又出现在公堂上,魏忠贤心里暗笑:别看你是当今皇上的亲叔

叔,可是论了解皇上的心思你远不如我魏忠贤。果然,王体乾上前对他们说:“皇

上说了,验尸的事以后再说……别总是纠缠在一个问题上,今晚这个案子就要审

个水落石出,皇上就在后面等着结果出来,听明白了吗?”

几个人:“臣等领旨。”

看着三位王爷垂头丧气的样子,信王一下子就明白了皇上就在后面,而且皇上

的两道口喻全是冲着他来的,连皇上也不相信自己?信王的心凉到了心底。他把手

伸进口袋,信王临出门前从家里带着皇上赠送的匕首,如果魏忠贤陷害自己的阴谋

成功,他就以死抗争也绝不再次入狱受辱,他连遗书都写好放在了书房内。现在信

王手里握着匕首,又一次感到了绝望。

果然,杨寰把拍案木一拍:“钱嘉义,验尸一事暂且放在一边,对周二爷的证

供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钱嘉义愣在那儿:“没……没有……”他也感到皇上就在后面,而且司礼

监秉笔太监王体乾两次出来干预,无疑是奉了皇上的旨意。钱嘉义的目光和信王绝

望的目光碰到了一起。

魏忠贤不冷不热地说:“既然钱大人没有异议,我们就接着审。袁大均,你可还

有别的证据呈上堂来……”

袁大均胸有成竹地:“回魏公公,下官还有一关键的人证,不但可以证明本月

初一下午,信王召集田尔耕等人密谋造反,而且还可以证明信王就是直接策划乾清

宫谋杀皇上和王爷的幕后凶手!”

杨寰:“好,速把证人带上来。”周纪元回避着信王质问的眼神被押下去了。

不一会儿,三个带着枷锁的人来到大堂上,他们跪到在地:“罪犯杨大中、范应连、

顾宏涛见过各位大人。”

袁大均审问道:“杨大中本官问你,你可认识信王爷吗?”

杨大中漠然地:“小的不但认识,还有幸承蒙信王爷的邀请在信王府住了两个

月有余……”

袁大均:“你能当场指出信王爷是哪位吗?”

杨大中朝坐着的信王指了指,信王木然地毫无反应,内心由于皇上的不信任而

极端绝望。

袁大均逼问地:“你向各位大人详细说说信王爷为什么要邀请你这个素昧平生

的人进信王府啊?”

杨大中:“回大人,小人和范应连、顾宏涛本是河南豫州人氏,与信王府管家

周二爷是同乡,三个月前周二爷回了趟老家,见我们十一个把兄弟武艺高强,就把

我们招进了京城说是为信王爷办事……我们在信王府一住就是两个多月……”

范应连补充说:“……各位大人,周二爷称信王要我们十弟兄去杀几个人,

并许以重利,我们就一口答应了。于是周二爷就领着我们参加了信王主持的密谋会

议,别的大人负责开城门领我们进去,我们十一个负责杀一个穿皇袍的人和他身边

的几个人……”

魏忠贤轻蔑地:“这么说……你们就是在乾清宫被当场抓到的凶手啦?”

顾宏涛磕着头说:“大人,我们不知道信王爷是叫我们刺杀皇上啊,如果我们

知道,就是给我们一千个胆,小的也不敢啊?”

魏忠贤逼视着信王:“朱由俭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信王面如灰色:“……”一副任由宰割的样子。

钱嘉义知道他们中了魏忠贤事先布好的圈套,但他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说:“

大人,在下有话要问三个凶手……”

杨寰不耐烦地:“钱嘉义,你有话就快问,如果你再胆敢无理取闹,本官定不会

轻饶你。听明白了吗?”

钱嘉义微微躬躬身:“听明白了,大人……”转向三个杀手,“你们说曾经在

信王府住过,请问你们当初是从哪儿进的信王府?那两个多月又是住在哪里?”钱

嘉义心想这些家伙明明没在信王府住过,话中必有疏漏。

杨大中答道:“回这位大人,小的和十个兄弟是周二爷领着从信王府的后门进

的王府……后来周二爷把小的们安排在后院的客房居住……”

钱嘉义逼问道:“后院是信王府家兵住的地方,平时都住满了,就剩下两间柴

房了,莫非你们是住在柴房不成?”

杨大中笑笑:“大人真会开玩笑,信王大老远请我们到京城,怎么会让我们住

柴房呢?信王府的后面不是有一个专为客人准备的独家小院吗?我们就住在那儿,

周二爷专门吩咐不让我们与信王府的人来往,平时吃饭都是周二爷亲自送到院中的,

所以小的们这两个月基本上就是在这个后院渡过的……”

钱嘉义心中暗暗焦急,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本来钱嘉义想追问这两个月他们

与什么人交往过,只要他们一漏嘴,钱嘉义就可以让信王府的家兵拆穿他们。可是,

这帮家伙真有点滴水不漏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