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十七章 庭堂交锋(之二)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765 2016-08-14 07:02:03

  钱嘉义走到顾宏涛面前:“顾宏涛,我问你,你们不是在本月初一到过信王的书房

吗?信王的书房是什么样的?你向各位大人描述描述……”钱嘉义想信王书房不是

其他闲等人可以随便进出的,看他们怎么自圆其说?他特意把这个问题踢给了三个人

中最少言少语的顾宏涛。

杨寰有些生气:“钱嘉义,你是在存心刁难啊,一个乡下人只去了一次王府书

房,能有印象吗?你……”

瑞王抬起头没好气地:“杨大人,你可真霸道啊,人家向案犯提个问题,你也这

么多话?”

魏忠贤故作公正地:“王爷说的对,为了公平起见,钱大人有权向犯人提任何问

题……钱大人请继续……”

钱嘉义双手抱于胸前:“谢过魏公公。”转向顾宏涛:“顾宏涛,本官的问题

你听明白了吗?”

顾宏涛仰着头,一副沉思的样子:“听明白了……嗯,时间过了这么久了……小

的尽量试试吧,我记得当时屋子里除了我们十一个兄弟以外,还有信王和另外两个

人,其中一个叫另一个为田大人,所以小的想那位田大人……”

钱嘉义打断他:“不是问你屋里有什么人,而是问你屋子是什么样子?”

顾宏涛:“哦……回大人,小的记得屋里靠墙一共有八个大书架……”

钱嘉义逼问地:“书架有多高?”

顾宏涛不慌不忙地说:“别人家的书架都是靠墙一半高,信王的书架奇了,从墙

根到屋顶和墙一般高……屋里除了一个方形茶几外,还摆放着十把太师椅……”

钱嘉义心里一惊,看来这家伙对信王的书房十分了解,“何以见得是十把椅子

啊?”

顾宏涛回答:“小的清清楚楚记得,我们十一个兄弟加上信王等三人一共是十

四个人,大家都坐下了,就剩我和八弟、九弟、十弟站在原地……对啦,书房正

中墙上还有一幅字,小的记得是‘慎行’两个大字,这位大人小的说的可清楚……”

钱嘉义怔在那儿:“……”

杨寰冷笑地:“钱嘉义,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钱嘉义不甘心地:“你们是什么时间进的皇宫?”

袁大均不满意地:“大人,钱大人这么提问纯粹是在拖延时间……杀手入宫行刺的

事有他们自己亲笔口供为证,还有田尔耕余党的口供为旁证,写的清清楚楚,钱大人

不应该有什么疑问啊?况且,这三个人是锦衣卫罗云鹏和武大进兄弟俩在乾清宫门前

亲手抓的,他们的指控,你总该不会再有什么疑问吧?”

钱嘉义:“在下……”

魏忠贤打断他,嘲讽道:“钱大人是不是又在说刑部是屈打成招啊?周二爷的

尸首已经掩埋,验尸太费周折……这三个大活人就摆在你面前。钱大人,你用不用

亲自给他们验验伤啊?”

钱嘉义痛苦地:“……”

这时,只见信王突然站起身仰天大笑,“哈哈……”堂上的人全楞住啦。

信王笑出了眼泪,可是马上你会发现那竟是伤心欲绝的泪水,信王声嘶力竭地

喊着“皇上,臣今生不能证明自己清白,只有一死明志了。皇上保重啊!”拿出皇上

玉赐的匕首狠狠朝自己胸口刺去。

满堂震惊!钱嘉义手急眼快,伸手一挡,信王的手一偏刺中了自己的手臂,顿

时血流如注。钱嘉义马上撕破自己的官服给信王包扎。

信王悲哀地:“嘉义,你不该救本王……本王活着也是无端受辱,倒不如死

了的好……”

钱嘉义悲痛万分:“王爷,不能啊……”

杨寰站起身:“朱由俭,你以为一死就能摆脱你的罪责吗?你犯的可是弑君之

罪啊!”

魏忠贤冷冷地对三位王爷说:“王爷,我看这个案子事实已经很清楚啦,没必

要再审下去了吧?”

三位王爷有些目瞪口呆:“……”

魏忠贤冲杨寰点点头,杨寰立马拿起拍案木重重一拍,“啪”地一声。

信王虚弱地哀求钱嘉义:“嘉义,快给本王一刀,我不愿意活着……受屈

辱……求求你……”

钱嘉义握着信王的匕首,悲愤莫名:“……”他脑袋乱哄哄地,总感到哪儿

不对头,可又一时理不出个头绪。

杨寰高声宣布:“现在本官宣布,信王伙同田尔耕谋害皇上一案经审理现已真

相大白,本官……”

突然,钱嘉义猛地站起身:“慢,在下有话要问三位凶手……”

杨寰蛮横地:“钱嘉义,你没看本大人正在宣判吗?”

钱嘉义双手抱于胸前:“杨大人,在下有一些不明白的事情想再盘问一下凶

手……”

杨寰生气地:“钱嘉义,连朱由俭都认罪了,你还罗唆什么。”

瑞王冷冷地:“杨大人你就这么急着结案啊,连一会儿工夫都等不得?”

桂王:“这哪是三堂会审,简直是刑部尚书在向部下发号施令嘛。”

杨寰不安地:“这个……”

魏忠贤插话了:“既然王爷发话了,钱嘉义你就问吧,不过你要是故意拖延时

间我定饶不了你!”

钱嘉义一躬身:“谢过魏公公……”转向三位杀手,“请问你们是几个人潜

入皇宫刺杀皇上的?”

杨大中回答:“当然是十一个兄弟一起去的……”

钱嘉义听到回答心中一阵悸动,不错在乾清宫门前的确是有十一个蒙面人,可

是这十一个人中间其中一位就是慕蓉秋。就是说真正的杀手只有十位而不是象杨大

中所说的十一位,钱嘉义为发现其中的破绽而欣喜不已。此时钱嘉义脑海里快速闪

现出最近几天发生的事:蒙面人进入东厂带走了三个人,诏狱看守梁文宏突然被捕

入狱--东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杨寰把桌子一拍:“钱嘉义,你傻了,没问题的话本官……”

钱嘉义急忙扬起手:“大人,在下还没问完……”转向顾宏涛,“请问你们

十一个人中是哪两个埋伏在乾清宫内?”

顾宏涛回答:“回大人,是我和六弟。”

忽然一个念头闪现在钱嘉义的脑海里,三个杀手被人劫出了东厂,只有这样才

能将黑衣人带走三个人和东厂狱卒梁文宏被抓联系到一起。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三个

杀手就是假的,钱嘉义为自己的分析感到激动。

袁大均不满地:“钱大人你到底想问什么?大家都在等着……”

钱嘉义打断他的话头:“对不起,袁大人,我这就提出我的核心问题……”他

的目光和信王迷惑而期待的目光碰到了一起,钱嘉义心房一颤,为了信王他决定拼

死一搏。

钱嘉义走到顾宏涛身边:“顾宏涛,既然是你藏在乾清宫,就请你说说乾清宫的

样子……”

顾宏涛有点犹疑了:“这……让小的好好想想……”尽管事先有所准备,

但乾清宫是皇上议事的地方,他生怕自己说错了。

钱嘉义讥讽地:“你进信王书房不过一个时辰,就记得清清楚楚,而在乾清宫你呆

了一晚上,却要好好想想,不是太奇怪了吗?”

杨寰提醒地:“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也许是天太黑看不清……”

顾宏涛马上:“是啊,当时天太黑,只觉得厅很大……有一些柱子,我们走

上皇上的龙椅,就藏在后面……”

钱嘉义追问地:“皇上的龙椅是什么样子?”

顾宏涛傻了,这个问题没人告诉他:“这个……天太黑,没看清……”

钱嘉义:“你刚才说你们就藏在龙椅后面,咫尺之间竟然……”

魏忠贤有点着急打断钱嘉义的话:“我看你净提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当时他们

想谋杀皇上,心情紧张没注意眼前的事,也不奇怪……既然你没什么证据,我看就

到这吧……”

钱嘉义坚持地:“魏公公,在下的话还没问完。”

魏忠贤:“这些是他们的口供,你要的都在这儿呢,自己回去慢慢看吧,来人……”

瑞王看出了魏忠贤的紧张,拦住他:“魏公公,这案子刚审出点意思来你就要

结案,似乎有些不妥吧。”不由分说地冲钱嘉义:“钱大人你接着问……”

钱嘉义:“谢王爷,”转向顾宏涛,“你离皇上的龙椅如此之近,又呆了整整

一个晚上,不会不知道龙椅是什么样子?”

顾宏涛:“……”

魏忠贤慢慢坐下,指望着王体乾出现传达圣旨,可是王体乾迟迟没出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