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十五章 信王受审(之四)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3629 2016-08-08 07:54:02

  门外,钱嘉义喊着:“罗兄,罗兄,王爷们回来了,请你过书房一趟。”

罗云鹏答应一声:“来了……”又低声对麒麟双鞭说:“去摸摸慕蓉秋的底

细。不过要小心,千万别打草惊蛇。”说完装作刚睡醒的样子,伸着懒腰走出客房。

钱嘉义和罗云鹏来到书房,桂王正烦燥地在屋里走来走去。见到钱嘉义他们进

来,瑞王招呼他们坐下:“钱大人,罗大人,请坐……”

钱嘉义急切地询问着:“瑞王,信王安顿好了吗?魏忠贤没有再耍什么花样吧?”

桂王停下脚步:“魏忠贤倒没耍什么花样,可是在路上他派人禀告说吃过晚饭

就准备在刑部审查信王一案,希望我们三位王爷准时参加……”

瑞王叹口气:“时间紧迫,我们来不及准备……本来我们提出看看刑部掌握

的案情和田尔耕指控的证据,可是魏忠贤传话说到时在刑部会为我们准备好一切。

钱大人,我们与信王商量了一下,信王的意思是准备让你在公堂上为他辩护……”

钱嘉义正准备起身答话,没想到罗云鹏站起身脱口而出:“不妥,王爷绝对不

能让钱大人为信王爷辩护……”

众人鄂然。钱嘉义:“罗兄,你开什么玩笑?”

罗云鹏满脸严肃地:“谁跟你开玩笑,我是说正经的……”

桂王好奇地:“罗大人,那你到说说钱大人为什么不能为信王爷辩护呢……”

钱嘉义也笑着问:“是啊,罗兄你到说说理由……”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罗云鹏身上。罗云鹏涨红了脸,“王爷,在下想借一步说

话……”

瑞王诧异地:“罗大人,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讲吗?”

罗云鹏固执地:“王爷请相信我,此事事关重大,还是请王爷借一步说话。”

这明摆着是不相信钱嘉义,钱嘉义和王爷们都尴尬万分。就在瑞王不知如何是

好的时候,管家进来报告:“王爷,不好了,慕容姑娘和罗大人的兄弟打起来啦。”

众人顾不得许多,连忙跑出了门外。

他们急急忙忙地跑到后院,只见慕蓉秋和小红与麒麟双鞭战成一团,由于麒麟

双鞭被分开再加上他们不敢往要害地方打,所以竟处于下风。围观的瑞王府的人齐

声为慕蓉秋和小红叫好。

罗云鹏见慕蓉秋主仆俩招招夺命,麒麟双鞭有些应接不暇了,拔出剑正准备冲

上去,被钱嘉义一把抓住:“罗兄,你还嫌不够乱啊!”说着走到他们中间分开打

斗的双方,“住手,都给我住手!”

双方见钱嘉义挡在中间,都怕伤了他,停住手。瑞王诧异地问:“慕容姑娘、武

氏兄弟到底出什么事啦,惹得你们大打出手?”

慕蓉秋气哼哼地:“王爷你问问他们到底做了什么?”

武大进有点口吃地:“慕容姑娘……你大概是误会了,我……我们只是……只是

走错了房间……”

小红冷笑地:“走错房间你们就应该马上出去,为什么在我们小姐房间里搜个

不停?我看你们两个是汪洋大盗,王爷把他们交给衙门算啦……”

瑞王:“这个……钱大人你看……”

钱嘉义看看罗云鹏,罗云鹏明白是怎么回事,转过脸做出一副不屑的样子。钱嘉

义疑惑地对慕蓉秋说:“师妹,麒麟双鞭是罗兄的好兄弟,他们一直和我们一道出

生入死,会不会你真的弄错了?”

武二进连忙插话:“是啊,慕容姑娘,说起来我们是一家人,应该精诚团结才是……

如果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全是我和二哥无心之过,我们给你陪不是啦。”拉着武大

进赶紧深深鞠了一躬。

瑞王松了一口气:“既然是个误会就这么算了吧,大敌当前我们还是要团结一

致,罗大人、钱大人你们说呢……”有意点着罗云鹏。

罗云鹏含糊地:“啊、啊……”

桂王冲围观的人喊着:“有什么好看的,散了,都散了……”众人纷纷散去。

钱嘉义拍拍慕蓉秋的肩膀:“师妹别生气啦,信王的案子晚上就要公审,王

爷有那么多大事要考虑,你就别再添乱了。王爷、罗兄我们走……”说着和三位

王爷及罗云鹏就要离开后院。

突然,慕蓉秋气哼哼地:“慢!”

众人立住脚回身看着她,钱嘉义焦急地:“师妹,别任性。人家麒麟双鞭已经向

你赔不是了,你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慕蓉秋一听火气更大了,“我任性,我在添乱……”她和小红猛地腾身靠近

武氏兄弟往他们怀里伸手一拽。

武氏兄弟瘁不及防,藏在怀里的东西撒了一地。

武氏兄弟:“……”

慕蓉秋愤愤地:“钱嘉义,你自己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就是与你出生入死

的好兄弟干的好事!”

钱嘉义看着地上的东西,一眼就认出慕蓉秋和她师傅妙云师太往来的信件及师

太传给她的武林密笈。

钱嘉义盯着麒麟双鞭恨恨地问:“你们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武氏兄弟傻啦,武二进求救似地望着罗云鹏:“大哥,你……给兄弟解释解

释吧。”

罗云鹏走上前:“启禀王爷,这件事是我让他们干的!”

慕蓉秋拔出剑指着罗云鹏:“罗云鹏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云鹏面不改色地:“王爷,请让罗某单独向你们陈情一切。”

慕蓉秋不依不饶地:“为什么要背着我们?如果你不是心中有鬼的话,有什么

不能当面说清的?”

钱嘉义也冷冷地:“是啊,罗兄这么忌讳我们师兄妹,难道真的有什么不可告

人的阴谋?”

罗云鹏一股气从胸口腾地冒起,“恐怕心中有鬼的不是我罗某人吧,我问你你

师妹为什么要潜入宫中刺杀皇上?”

在场的人全被罗云鹏的话震惊了……

慕蓉秋知道罗云鹏要说什么,急忙打断他:“你胡说!”

罗云鹏刚想反驳,这时周妃急急忙忙地闯进来,“你们都在这儿正好,王叔、

钱大人,信王想在傍晚逃出信王府入宫面见皇上……我们商量一下怎么接应信王

出府入宫吧。”

钱嘉义一楞:“夫人,皇上已经把案子交给魏忠贤和王爷们审查了,信王面见

皇上会有什么用呢?”

瑞王点头地:“皇上之所以还在重用魏忠贤说到底还是对信王和我们不大放心,

信王私自出府入宫弄不好会让魏忠贤抓住把柄的……”

钱嘉义一惊:“王爷说的对,信王一旦出府被魏忠贤抓住就是私自外逃,如果

在宫中被抓说不定会再次被扣上谋害皇上的罪名,信王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不能离开

信王府。”

周妃听了钱嘉义和瑞王的一席话慌了,“信王主意已定,现在王府周围戒备松

懈,说不定信王已经出府了……这可怎么办?”

瑞王急了:“魏忠贤此时放松信王府的警戒必有阴谋,不行我得去信王府一趟。”

钱嘉义拦住他:“王爷,你出面不太方便,这事还是交给我吧,师妹我们走……”

欲走。

罗云鹏用剑拦住他们:“想跑?没那么容易!”

慕蓉秋挥剑挡开罗云鹏的剑,“姓罗的你别欺人太甚!”

麒麟双鞭持鞭过来帮忙,小红一见,挥剑拦住他们。双方手握兵器相对,大有一

触即发的架势。

瑞王和周妃赶紧站在他们中间,“都住手,还没对付魏忠贤呢,怎么自己人先

打起来啦?”

罗云鹏气哼哼地:“夫人,你别上了钱嘉义的当,他们师兄妹就是在乾清宫谋

杀皇上和王爷们的凶手……”

周妃一听,知道罗云鹏误会了,可是形势紧急来不及多解释,“罗大人,你误会

啦……让王爷给你解释吧。钱大人、慕容姑娘,我们快走!”拉着两人向院门外

走去。

慕蓉秋恨恨地冲罗云鹏:“回头再跟你算帐!你等着!”

罗云鹏,“哎……”可是碍于瑞王挡在面前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两人随周妃走

出了院门。

钱嘉义在路上奇怪地问周妃:“夫人,信王爷怎么会突然想起入宫见皇上呢?”

周妃叹口气,原来这一切都是她表哥周纪元的主意。

慕蓉秋好奇地:“周大人不是已经被刑部的人抓走了吗?”

周妃回答说:“表哥原本是关在刑部,可是审来审去没有证据,再加上刑部听

说三位王爷受皇上所托受理信王爷的案子,怕自己搞错了被王爷们责怪,就把表哥

放出来了……”

事实上,放周纪元是魏忠贤一手策划的。周纪元也没象他自己所说的关在刑部

大狱,而是关在东厂诏狱。虽然他在狱中没受到严刑拷打,但他亲眼看着周二爷的

骨头一根根断着,早就吓的魂飞胆破了。但他念及对信王的情分,一直在刑具上挺

了整整一天,最后终于软下来。他应东厂打手的旨意写下了指证信王谋杀皇上、阴

谋夺权篡位的口供。他的想法与周二爷的一样,好汉不吃眼前亏,等到了公堂上再反

戈一击,指控许显屯刑训逼供。

可是今天他的牢房关进了诏狱的原狱卒梁文宏。梁文宏听说他是因信王的案子

被牵连进来的唏嘘不已。周纪元听说他是诏狱的看守,因为接受案犯贿赂而被关押,

就病急乱投医地让梁文宏替自己打点一下看守,并许以巨额的银子。

于是,梁文宏叫过看守当着周纪元的面聊着天。从看守口中,周纪元知道现在

刑部和东厂已经掌握了确切的证据,包括信王的管家周二爷和田尔耕的家人及锦衣

卫参与信王阴谋的人证。周纪元脑袋一下子晕过去了,周二爷的确是当着他的面屈

服的,东厂的刑罚谁也敌不过。要是这样的话,对信王的审讯非成了一个冤案不可。

梁文宏见此事关系重大,也推托办不了,断了周纪元的念。

就在周纪元七上八下的时候,狱卒把他提到了刑房,他的腿肚子不争气地直哆

嗦。两个膀大腰圆的打手只好架着他,面见刑部给事中袁大均。

袁大均和颜悦色地告诉周纪元,现在对信王的指控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有人

证、物证。为了让周纪元相信,还把证人口供和物证一一让他过目。最后袁大均说:

“周大人你是聪明人,就凭这些证据足以定信王死罪。可是……我们都不愿大明

出现皇上和王爷自相残杀的丑闻,皇上也不愿见到这一幕,所以你能不能劝说信王

自首,而免除公开审讯。这样信王谋害皇上的事就会永远成为一个迷。刑部尚书杨

大人的意思可以请皇上恩准,把信王软禁在外地永不回京城。这样与国与信王都不

失为两全其美的方案……”

周纪元看着刑房阴森森的刑具,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让他心惊肉跳的鬼地方,所

以没多加思索就应承下来。

周纪元出了东厂的大门,才犹豫起来,这该如何向信王开口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