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十六章 斗智斗勇(之一)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707 2016-08-09 07:36:02

  信王平白被魏忠贤软禁起来,受了一肚子的委曲,再加上昨天晚上差点命丧京

郊灵云寺,平时冷静安详的信王突然变得烦躁不安。他听了周纪元委婉的禀报后,

立刻坐立不安,“纪元,你是说周二爷已经答应做他们的证人,指证本王预谋造反?”

周妃有些不敢相信地:“不会吧,周二爷在府上这么多年,王爷对他不薄,

照理他不会恩将仇报啊……”

周纪元叹口气:“表姐,你是没见识过……东厂的大狱,就是再坚强的人到

了那儿也会变成狗熊……当然,我没关在那儿,只是听狱友们这么说……”他

没敢说自己也关在东厂诏狱,怕周妃和信王追问下去,自己不知该如何回答出卖信

王的事。

信王恼怒地来回度着步,他倒不怕别的证据,但如果自己贴身的管家都指证了

自己,就是一千张嘴也说不清,“简直无法无天,连屈打成招的把戏都用上了……这

还是大明的江山吗?到底还有没有王法?不行,我得面见皇上向他澄清一切……”

信王象个火药桶一样“呼”地一声被点着了。

周妃急忙拦住他:“王爷,冷静一点……你现在还是疑犯之身,怎么能出这

道门?”

周纪元:“表姐,我来时观察过,外面的警戒一点也不严……后门根本没有

士兵把守……”

周妃摇摇头:“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就这么冒然地入宫找皇上合适吗?”

周纪元急切地:“有什么不合适?这场审讯本来就是个大阴谋,信王如果被这

么莫名其妙地定罪太不公道了……趁着现在还有时间,赶紧入宫面见皇上讲明这一

切,信王还有一线生机……要是到了晚上一切都晚了。”

信王急急忙忙地换上便装:“事不宜迟,纪元我们这就去皇宫……”

周纪元应了一声,心中变得坦然了。他这么急切地支持信王入宫见皇上,除了

为信王的命运担忧外,还有一点私心,就是怕一旦公开审问信王,就会宣读自己指

证信王的证词。即使他当面反戈一击,但曾出卖过信王的事被揭发出来对他这个爱

面子的书生也是个难以面对的事。假如皇上一旦干预了这个案子不用公审,还信王

于清白,他可以事后慢慢对自己的行为向信王和表姐解释。

周纪元正想着心事,换好衣服的信王拉着他就往门外走。周妃上前拦住他们:

“等等王爷,你们就是出了王府还是进不了皇宫啊……不如,我去找王叔和钱大

人商量一下,想一个好办法接你们入宫……”

信王愣了一下:“也好,那你快一点,天就要黑啦!”

周妃向钱嘉义和慕蓉秋讲完信王想入宫的来由后,叹了口气,“钱大人,我现在很

矛盾……如果让信王晚上到公堂受审,明摆着这是个难以说清的圈套,难道明知是死

也让信王去不成;如果见皇上求他为信王做个主的话,又怕上了魏忠贤的当……哎,

真是让哀家左右为难啊?”

钱嘉义安慰地:“没关系。夫人,我们在王府四周观察一下就知道真伪了……”

说话间马车已经到了信王府附近,钱嘉义冲慕蓉秋点点头。

慕蓉秋会意,施展轻功腾地一下拉着钱嘉义上了屋顶。两人在信王府对面仔细观

察着周围的情况。突然,慕蓉秋轻轻碰了碰钱嘉义的胳膊,钱嘉义顺着慕蓉秋的视

线看去--只见一间居民房的楼上窗户露出崔呈秀和客光先的身影。

钱嘉义一惊又向下面望去,在离信王府一个街道的巷子里布满了官兵。他们不

断地向崔呈秀所在的窗口张望着,等待着崔呈秀发出行动信号。就在钱嘉义琢磨

着该如何通报信王时,慕蓉秋轻声地:“不好,信王有危险……”

钱嘉义看见客光先举起了右手,准备发出信号,接着就看见信王和周纪元穿着便

装出了王府的后门,正朝巷口走去。

事不宜迟,钱嘉义刚想现身喊住信王,被慕蓉秋及时按住。慕蓉秋拿出黑布蒙住

脸:“信王交给我啦。”说着飞身朝信王奔去。

信王和周纪元万万想不到慕蓉秋会从天而降。

周纪元惊魂未定地:“你是什么人?到底想干什么?”

慕蓉秋急切地:“王爷危险,快回去。”

信王拿出剑:“少罗唆,赶紧让开道,否则别怪本王爷不……”他的话还没

说完,就被慕蓉秋点了穴位。

信王昏过去了,慕蓉秋扛起信王就飞身进了王府。周纪元愣了一下,也赶紧从

后门进了王府。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几乎让人来不及反应。有官兵禀告崔呈秀和客光先:“

崔大人、客大人,信王爷被一个神秘人劫持到王府里去了,怎么办?”

客光先为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十分恼怒:“这他妈是何方神仙,坏了爷们

的好事……”

禀报的人结结巴巴地:“回……回大人,小……小的不知……用不用冲进去看

看?”

崔呈秀骂了一句:“你是猪脑袋,冲进去不是暴露了千岁爷的计划……告诉你手

下别轻举妄动,给老子耐心地等着……”

崔呈秀和客光先面面相觑,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侥幸。也许过一会儿,神秘人会

带着信王出来,但愿吧……

天快黑了,客光先和崔呈秀也没等到信王再出来,就知道事情不会象当初魏忠

贤计划的那么如意了。客光先推托自己还要到刑部准备晚上审讯信王的事,不容分

说就把向千岁爷禀报的重任交给了崔呈秀,客光先实在是不愿意再看见魏忠贤拉长

了的脸。

上了马车,他并没有去刑部而是径直去了姐姐客巴巴府上。客光先进到院子时,

客巴巴和八个如花似玉的美貌女子正要出门。

客光先知道这八个绝色女子是姐姐精心侍养在家中的“宠物”,她们除了养颜

瘦身外就是练习歌舞词赋。客巴巴把她们当成宝贝似的,平时连让外人见上一面

都不行,这时姐姐带着她们到底要去哪儿呢?

客光先眼睛盯着八个绝色女子问客巴巴:“姐姐,你身上的伤还没好,这是去

哪儿啊?”

客巴巴叹口气:“现在皇后把宫里搞得一蹋糊涂,连我和千岁爷都难得见到皇

上一面……哎,没办法,我和千岁爷商量了一下,决定带着她们进宫陪皇上散散

心……”打了客光先一下,“看什么看?这些都是留给皇上享受的,没你的份……”

客光先不高兴地:“姐姐,你看你为了魏忠贤弄伤了自己且不说,还把自己多

年费心调教的心肝宝贝也献出去啦,这是何苦哪?照我说,魏忠贤如果倒了,对我

们姐弟俩未必是坏事……”

客巴巴瞪了他一眼:“想什么呢?在当今朝廷上,唯一能和王爷们抗衡的就是

千岁爷……如果他倒了,谁罩着我们?”

客光先酸溜溜地:“千岁爷明里说事成之后,与姐姐共享江山……但是,从

田尔耕的下场看,恐怕魏忠贤当了皇上未必会兑现他的诺言。姐姐知道田尔耕临死

前对我说了什么?”

客巴巴不动声色地:“说了什么?”

客光先一字一句地:“田尔耕说这次是他倒霉,下一次说不定就轮到我客光先

了,他会在地狱内等着我……姐姐,你还不知道,魏忠贤除了关心他自己以外,关

心过别的人吗?就说姐姐你吧,这些年鞍前马后地为他效劳,他呢,用的着你的时

候来求你;用不着的时候……”

客巴巴打断他的话:“行啦,你的牢骚话越来越多了……至少到目前为止,

我们姐弟俩还离不开千岁爷……”说着转身朝不远处等候自己的绝色女子们走去。

客巴巴来到她们身边,打量了一下众人:“女儿们,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哀

家我今天用得着你们啦,如果今天讨了皇上的欢喜,你们就有享不完的荣华福贵……

听明白了吗?”

姑娘们齐声地:“明白了。”

客光先看着这些迷死人的少女,凭他对好色的熹宗帝的了解,姐姐这回肯定成

功。看来姐姐这些年呆在府上也没闲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