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十四章 金蝉脱壳(之三)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3905 2016-08-03 07:02:03

  三位王爷急冲冲地赶到慈宁宫面见了皇后,把乾清宫上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

告诉了皇后。他们都为魏忠贤逃过了这一劫而感到遗憾万分。

惠王爷恨恨地说,“明明皇上当着我们的面,命令护卫等魏忠贤一上朝就将他

捉拿归案,怎么一到乾清宫,皇上就变卦了?”

张皇后皱着眉,“大概是在去乾清宫的路上,魏忠贤他们对皇上使了什么花招

……唉,怪只怪我们太大意,以为胜卷在握就松懈了,要是哀家一路上跟着皇

上上朝就不会有这样的变故发生了……”

瑞王爷安慰着皇后,“皇后,你也不要过多地自责……魏忠贤在皇上身边十

几年了,皇上还是很难割舍开对他的情份。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找到信王,要

不然魏忠贤他们很可能会杀信王灭口。”

桂王:“大哥说的没错,这次虽然让魏忠贤逃过了一劫,但只要找到信王,查

清整件事的黑幕,魏忠贤就在劫难逃!”

张皇后点点头,“事不宜迟,三位王叔,大明的江山就全靠你们了。宫里的事交

给哀家,你们就放心吧。”

三位王爷站起身和皇后告别而去。在出宫的路上,他们反复考虑该如何赶在魏忠

贤前面找到信王。一谈到实质性的问题,王爷们就发愁了。魏忠贤有兵部、刑部再

加上锦衣卫和东厂,差不多整个朝廷的力量都在为他服务,而他们除了自己,几乎没

有资源可以利用。于是三位王爷决定立刻去找周妃和钱嘉义、罗云鹏他们商量商量,

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迅速展开搜救。

他们一出皇宫,天已大亮,还没等马车快跑起来,马车就被等在宫外的瑞王府

管家拦住了。管家急切地,“王爷,信王爷被钱大人和罗大人他们救了,可是东厂

和锦衣卫的人把王府给围住了……信王夫人和钱大人他们叫我赶紧叫王爷们回去。”

王爷们一听又喜又忧,急忙命令马夫快马加鞭朝瑞王府赶去。

原来,钱嘉义和罗云鹏他们见魏忠贤、客巴巴随司礼监掌印太监王体乾出了东

厂朝紫金城奔去,就知道宫里发生了大事。他们暗自跟踪而去,不久就看见魏忠贤

急冲冲地又从宫里出来,而且在回家的路上频频调兵遣将,更感到事态的发展有些

出乎意料之外了。

他们守在魏忠贤的家门口,罗云鹏本想潜进魏宅看个明白,可是钱嘉义看到人

来人往地进出魏宅,怕出意外惊动了魏忠贤,就阻止了罗云鹏的举动。他对罗云鹏

和麒麟双鞭说,“现在已经到了非常时刻,我们几个人绝对不要互相分开。一定要

集中力量做最紧要的事。”

罗云鹏心里不满,但在看到崔呈秀、许显屯、客光先和内阁首辅韩广先后进了

魏宅也不得不认为钱嘉义的想法是正确的。

时间不久,魏忠贤他们一个接一个出来了。

罗云鹏觉得应该跟踪魏忠贤,正所谓擒贼先擒王。可是钱嘉义却另有考虑,“

魏忠贤和韩广一路,很可能是入宫了。就是跟上他,也是在皇宫外傻等……”

罗云鹏因为慕蓉秋的关系对钱嘉义一直心有介蒂,此时没好气地说,“如果你

觉得不妥,不如我们分开……我和麒麟双鞭去跟魏忠贤,你自己愿意跟谁就跟谁

……”说完起身欲走。

钱嘉义拦住他,“罗兄,如果我估计得没错的话。王爷们很可能已经见到了皇

上,这样的话魏忠贤恐怕会狗急跳墙……现在最重要的是京城兵马司的举动,魏

忠贤要谋反,一定会动用京城的军队,所以崔呈秀是个关键!”

罗云鹏冷笑一声,“钱嘉义,魏忠贤才是真正的关键,连擒贼先擒王的道理都

不懂吗?大进、二进我们走。”说完就带着麒麟双鞭和钱嘉义分道扬镳了。钱嘉义

无奈之下只好自己拦住一辆马车追踪崔呈秀而去。

罗云鹏刚追过一个街口就停住了。武大进看着魏忠贤马车的方向,“大哥,钱

大人说的没错,看样子魏忠贤是往皇宫去的,怎么办?”

罗云鹏暗自思索了一下,“我们去京城兵马司,不过钱嘉义和慕蓉秋很可能是

与谋杀皇上的凶手是一伙的,我们要在暗中监视他和崔呈秀,明白吗?”

麒麟双鞭点点头:“明白,大哥。”

他们三个在离京城兵马司还有两个街口就追上了崔呈秀和紧跟其后的钱嘉义。

钱嘉义在离兵马司不远的地方下了马车,他笨拙地爬上一棵树想上兵马司的屋顶,

看着钱嘉义吃力的样子,麒麟双鞭忍不住偷偷地发笑。

罗云鹏呵斥他们,“笑什么笑?没见过文人爬树?”麒麟双鞭伸伸舌头。

这时,钱嘉义无意间碰落了一块瓦片,他正惊得要叫出声就被一只大手捂住了

嘴。钱嘉义定睛一看,罗云鹏已经飞身到了他身后。

守在街巷口的卫兵被惊动了,“什么人?出来!”他的喊声引来了四五个卫兵。

罗云鹏灵机一动,“妙妙”地学着猫叫……

卫兵松口气,捡起石子丢过去,“该死的野猫,一到深更半夜就出来**,还

让不让人安静一会儿啦……”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钱嘉义冲罗云鹏笑笑,“罗兄,我就知道你会来!”

罗云鹏未可置否地哼了一声,和钱嘉义走到兵马司议事厅上面,揭开屋顶的瓦

片向下窥视着,只见崔呈秀正在对着锦衣卫五大金钢的刘震魁和粱光达下着命令:

“……情况紧急,我马上还要赶去上朝……废话就不多说了,你们即刻去把信王带

出京城,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咔喳……”他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刘震魁点点头,“我们明白!”

他们刚想走,崔呈秀又叫住他们,“记住,把信王的尸首藏的严实一些,叫他

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

这时,有人敲门。崔呈秀的贴身侍卫进来,“崔大人,京城兵马指挥使刘大人

已经候在外面啦。”

崔呈秀点点头,对刘震魁两人,“你们去吧……”在刘震魁、梁光达出门之际,

崔呈秀对侍卫说,“请刘大人进来。”

屋顶上的钱嘉义和罗云鹏听了崔呈秀的话大吃一惊,钱嘉义轻声地,“这帮家

伙要对信王爷下手了……救王爷要紧!”

罗云鹏默默地点点头,拉着钱嘉义飞身下了屋顶。

他们汇合麒麟双鞭一路上跟着刘震魁和粱光达出城到了京郊的院落,看着他们

把信王爷蒙得严严实实地上了路,直奔灵云寺。

在山涧的僻静处,他们放下信王。刘震魁叹口气说,“王爷,你别怪我们哥俩,

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也没办法,你不死,我们哥俩就会被满门抄斩。”

信王的嘴被堵住了,呜呜地喊不出声。刘震魁拿出长剑,“王爷你就安心地

上路吧,以后每逢清明和你的忌日我们兄弟俩都会为你烧柱香……”

粱光达也拿出长戟,“王爷,兄弟多有得罪了。”

正准备动手,就感到身后一阵阴冷的剑风。只听见“邦邦”两声,罗云鹏的利

剑和麒麟双鞭的长鞭同时落下挡住了刘震魁、粱光达劈向信王的兵器,顿时火花四

溅。

刘震魁和粱光达被震得虎口俱裂,不由得向后噔噔噔地退了三步。

罗云鹏冷笑地立在他们面前,“刘震魁、粱光达你们好大的胆,竟敢谋杀王爷?

谁指使你们这么干的?说!”

刘震魁和粱光达互看了一眼,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罗云鹏会出现在这里。刘震魁

硬着头皮地,“罗百户,既然事已至此,我们兄弟也无话可说。出招吧。”

钱嘉义上前,“刘百户这是何必呐,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指证指使你们的幕后

人物,我担保王爷会求皇上饶你们一死。”

粱光达咬咬牙,“放屁!少废话,今天不是你们死就是我们亡。被你们杀了,

算我们倒霉,干我们这行的,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如果侥幸让我们赢了,我们就会

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来吧。”

武大进,“好啊,平时人们号称我们五个是锦衣卫的五虎,但我们至今也没分

出个高低,正好趁这个机会比试比试。”他把长鞭一舞,“你们俩谁先上?”

粱光达止住刘震魁,冲他眨眨眼,“大哥,让我来收拾这个家伙。”说着挺着长

戢冲了上去。双方战成一处。

趁着这个空档,钱嘉义给信王松了绑。突然,就在大家的注意力放在武大进和

粱光达的搏杀上之时,刘震魁一剑刺向信王。好在罗云鹏心细,一伸手挡开了刘震

魁的剑。可是刘震魁早就预谋好了,一挥手对着罗云鹏和武二进射出了一排飞镖。

罗云鹏惊呼,“小心!”忙和二进一起对付着飞镖。就在这时候,刘震魁又向

信王刺出了了第二剑。

信王绝望地闭上了双眼,可是剑在离信王一寸远的地方停顿了一下,只听见刘

震魁“哎哟”叫了一声。原来,钱嘉义看形势紧急,拿出弹弓对着刘震魁射出一粒

钢珠,刘震魁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信王身上没防备,脸上重重地挨了一下。

武二进的长鞭立刻扫开了刘震魁的剑,罗云鹏二话没说挥剑冲了上去。武二进

看见大进在与粱光达的较量中处于下风,也上前帮忙。本来嘛,麒麟双鞭合为一处才

能显示威力。锦衣卫五虎将激烈地打斗着,招招夺命。

钱嘉义在一旁心急地,“小心留活口。”

话音未落,武二进的长鞭就缠住了粱光达的长戢,武大进乘机一鞭打在他的脖

子上用力一拉,粱光达顿时毕命。武大进有些后悔,“钱大人,你怎么不早说啊。”

信王在一旁安慰地:“没关系,还有一个刘震魁呢,你们去帮罗百户抓住他。”

麒麟双鞭答应了一声,冲上去帮罗云鹏的忙。这边,罗云鹏一早就决定留活口,

所以一直没往刘震魁的要害处挥剑。刘震魁也看出了这点,在麒麟双鞭过来帮忙后

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他突然舞剑朝自己脖子上一抹,顿时血流如注,他颓然地

倒在地上。

罗云鹏上前抱住他,“刘震魁,你为什么这么傻啊?”

刘震魁惨笑着,“我不……这么做……我和粱钦班的家人……就得死……”对信王

歉意地,“王爷……对不起……对……对……”头一歪,闭气身亡了。

尽管他们俩差一点就要了信王的命,可是信王还是感到悲伤万分,“为了一己

野心到底要死多少人才肯罢休?!”

钱嘉义心里还想着皇宫的大事,他提醒着信王:“信王爷,现在皇后和三位王

爷在皇宫内和魏忠贤他们可能正斗得难分难解,他们很需要信王爷你的帮助……情况

紧急,我们不能再耽搁了。”

罗云鹏:“王爷,钱大人说的对,我们还是尽快赶到皇宫吧。”

信王点点头,“好吧,我们即刻出发赶到皇宫……”对麒麟双鞭又补充一句,

“把他们的尸首带上,毕竟他们也是受人蒙骗。”

可是他们刚回到京城,就发现整个京城都被戒严了。京城兵马司和锦衣卫、东

厂的兵马布满了全城各个角落。信王第一个念头就是:魏忠贤已经在调兵遣将准备

谋反了。他皱皱眉说,“情况不妙,我看我们还是先去找武云昌将军,让他带着三

十万大军前来护驾。”

钱嘉义点点头,“还是王爷考虑得周到。”他们正准备返身出城,可是已经晚

了,东厂的鹰爪发现了他们。他们且战且走,无奈之下就近逃到了瑞王府。闻讯而

来的兵马司和锦衣卫的人马立刻把瑞王府包围个水泄不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