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十四章 金蝉脱壳(之四)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347 2016-08-04 07:08:02

  再说魏忠贤一出宫,就召集崔呈秀、许显屯和客光先密谋。他先是问客光先是如

何制服田尔耕的。客光先谦卑地说:“这哪是属下的功劳啊,全靠千岁爷的那封信……”

于是客光先一五一十地把情况对魏忠贤他们详细说了一遍。

昨天晚上,许显屯和客光先一出魏宅就在马车上商议该如何解决田尔耕。客光先

提议,鉴于许显屯要上朝面圣,不如让许显屯到东厂和锦衣卫先作安排以防不测。至

于田尔耕那儿,估计一时半会儿没有结果,不如让他自己去啃这硬骨头。许显屯本来对

结果田尔耕心存顾虑,你想大家一起为千岁爷做事这么久,今朝反面为仇总是有点别

扭,既然客光先提出自己去,他正好顺水推舟成全了客光先。

于是他们兵分两路。许显屯到东厂和锦衣卫布置兵力,做好谋乱造反的准备。

而客光先则带人直奔田尔耕的家,他知道田尔耕的几个贴身卫士有几分功夫,所以

一到田家就慌称千岁爷有要事托他转告,趁田尔耕和家兵不注意马上解除了他们

的武装。紧接着大队人马冲进来,迅速控制了整个田府。

田尔耕大惊失色地,“客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客光先哈哈一笑,“田大人,你可记得当初千岁爷叫你去了解三位王爷的性命,

是怎么吩咐你的?啊?”

田尔耕眨眨双眼,“客大人,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三位王爷不是已经命归黄

泉了怎么……”

客光先打断他的话,“放你妈的狗臭屁!三位王爷活的好好的,现在正在皇宫

面见皇上,参奏千岁爷呐……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了吧。”

田尔耕面色死灰,“我不相信,我要见千岁爷,我要见千岁爷!”

客光先上前给了田尔耕两个大嘴巴,“千岁爷忙着在善后,没功夫搭理你。这

是千岁爷给你的亲笔信,你自己看着办吧。”把信交给了田尔耕。

田尔耕双手带着枷锁,艰难地打开信看着,“……”

屋子里死一般寂静,只有田尔耕重重的喘气声……田尔耕一遍遍看着信,总

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

客光先在一旁慢慢喝着茶,“怎么样?”

田尔耕,“……”信纸从他手里慢慢滑落。

客光先苦口婆心地:“尔耕,千岁爷这么做也是没办法……如果不找一个替

罪羊,千岁爷就过不了这道坎,你跟千岁爷这么久,荣华富贵也都享受过了……就

算这次你再为千岁爷做最后一件事吧。”

田尔耕冷笑地,“恐怕靠我这一个替罪羊……还不足以让千岁爷摆脱危机……”

客光先看了他一眼,“田尔耕,你说的没错,内阁首辅韩广也做了替罪羊……随着

事态的发展,牺牲的人还要多……没办法,要想谋得皇位就得有人做出牺牲。要怪就怪

你自己没把王爷们解决掉!田尔耕,时间不多了,你还是按千岁爷的吩咐做吧……”

田尔耕惨笑了一下,“客大人,不用急,我知道我田尔耕躲不过这关。只是我的

家人……”

客光先马上抢着说,“这你尽管放心,千岁爷交代过,你的家人会平安无事的。

你既然帮了千岁爷,千岁爷也不会不念你的情。你也知道千岁爷是个赏罚分明的人。”

田尔耕含着泪,“那好,我的家人就拜托客大人了。请接受田某人一拜。”说

完跪到在地,咚咚咚给客光先磕了三个响头。

客光先楞住了,他心想这田尔耕还算是条汉子。客光先向魏忠贤他们大致就讲

到了这儿,只有一个细节他暗去不表。田尔耕服毒“自杀”前,对客光先说了一句

话,这话至今还在客光先耳边回响。田尔耕说:“这次我有幸做了千岁爷的替罪羊,

也许下次就轮到你客光先啦……我在下面恭候你啦!”

魏忠贤见客光先神色有些恍惚,就问他:“光先,田尔耕这么痛快就死啦?难

道他没做什么反抗?”

客光先回过神来,“回千岁爷,没有。我想田尔耕跟随千岁爷这么多年了,知道

千岁爷的脾气,他就是反抗也于事无补。况且他一家二十九口还攥在千岁爷的手心

里呢……不过,有个情况属下很惊讶……”

魏忠贤双眼一聚,“什么情况?快讲!”

客光先拿出三件黑衣黑裤,“这是属下在田府搜到的……许大人你一定有印

象……”

许显屯上前一看,也吃了一惊,“回千岁爷,这是东厂诏狱的囚服。从号码上

看正是逃走了的‘忠字号’杀手身上的……”

魏忠贤眉头紧锁,“呃……”

崔呈秀咬着牙,“难怪许大人和客大人发动了整个东厂的密探也找不到他们,

原来是被田尔耕藏起来了……”

客光先点点头,“田尔耕熟悉东厂的分布格局,所以他到东厂劫狱轻车熟路,

真没想到田尔耕背地里还有背叛千岁爷之心!”

“啪”的一声魏忠贤折断了手中的玉佩,“谁帮着田尔耕去办王爷的事的?”

许显屯上前,“回千岁爷的话,是东厂的杀手叶长彪兄弟……”

魏忠贤,“他们兄弟俩现在在什么地方?”

许显屯,“昨天晚上,当属下知道三位王爷没死时,已经在东厂着人抓起来了。

目前他们就关在东厂诏狱内。”

魏忠贤把手中折断的玉佩狠狠摔在地上,“给哀家好好地审审!”

许显屯,“是,千岁爷。”

这时,门外有人进来禀告,“千岁爷,发现信王和逃犯钱嘉义、罗云鹏在一起。

现在他们已经逃进了瑞王府,京城兵马司和锦衣卫、东厂的人把瑞王府团团包围住

了,恳请千岁爷明示。”

魏忠贤惊得站起身,“什么?信王还活着?”

崔呈秀吓坏了,忙解释,“千岁爷,孩儿昨天晚上已经交代刘震魁和粱光达把

信王干掉,孩儿的确是交代过了……”崔呈秀有点辞不达意了。

客光先平时恨崔呈秀受魏忠贤重用,此时故意地:“崔尚书,刘震魁和粱光达

是锦衣卫的人,他们会不会已经被田尔耕收买了?”

崔呈秀结结巴巴地,“不……不会吧,这两个人是千岁爷……安插在锦衣卫的

亲信……他们怎么……会……会背叛千岁爷呢?”

魏忠贤气恼地挥挥手,“都别争了,还是赶快跟哀家去瑞王府吧。”

魏忠贤一行到了瑞王府,京城兵马指挥使刘强林就来请示对策。围攻王府毕竟

不是件小事。崔呈秀为了在魏忠贤面前挣表现,对魏忠贤请求道,“千岁爷,这件

事交给孩儿处理吧?”

魏忠贤冷冷地看看他,“好……”

崔呈秀立刻站在马车上冲王府高声喊着,“瑞王府的人听好了,信王目前还是

朝廷命犯。皇上有令命魏公公和王爷一起审理信王的案子,如果你们不即刻放人,

我们就冲进去捉拿朝廷要犯。我数一、二……”

他的三字还没出口,就听见身后如雷的喊声,“我看你们谁敢冲击王府?”说

话间三位王爷已经到了崔呈秀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