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十三章 欲加之罪 (一)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123 2016-03-20 17:31:56

  (一)

魏忠贤和大臣们没想到熹宗会披着睡袍出来见他们,愣了片刻后魏忠贤马上

跪在地上,其他人也连忙跪下,“奴才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熹宗急忙挥挥手,“众爱卿平身吧。”对魏忠贤,“魏爱卿,不知你们深夜到

此有何事禀报?”

魏忠贤,“启禀皇上,信王谋乱造反一事东厂和锦衣卫已经调查清楚了,臣等

特来向皇上禀报。”

熹宗松了一口气,有些不满,“魏爱卿,这事可以等明天再禀报也不迟,何必

深夜到此搅了朕的美梦?”

魏忠贤双手放于胸前,一躬身,“皇上,实在是案情重大并且涉及的皇亲贵戚

和当朝大臣甚多,臣怕信王的党羽为救信王挺而走险,所以与内阁首辅韩大人和诸

位大臣商量了一下,觉得应该尽快让皇上知道内情为好。”冲韩广使了使眼色。

韩广忙说,“嗯……魏大人说的对。皇上,信王这次谋杀皇上失败后,他的党羽

都在蠢蠢欲动想搞政变,并且收买了锦衣卫的人,因此……”

熹宗一听守卫紫禁城的锦衣卫也有人参与谋反,大为惊讶,他打断韩广,“那就

把详情快快报来……”

魏忠贤冲田尔耕一眨眼,田尔耕上前,“皇上,臣已查明信王在两年前就网罗

江湖人士秘密成立了自己的私人杀手组织,前不久信王趁皇上让三位王爷赴藩之际

煽动王爷们反对皇上。在遭到拒绝后,信王加紧了自己的阴谋计划,他曾经派人收

买过属下,被属下严辞拒绝,不得已他把黑手伸进了锦衣卫的内部。臣已查明,锦

衣卫的罗云鹏及武大进兄弟等三十余人已被信王收买为自己的人……”

熹宗严厉地瞪了田尔耕一眼,“信王收买你的事,为什么不早点禀报?”

田尔耕身子有些发软,“回皇上,臣当时并不知道信王的真实用意,还以为是

信王想接近臣。等信王派人谋害皇上和三位王爷时,臣才引起重视。经查,信王派的杀

手就是通过买通的锦衣卫得以进入皇宫,埋伏在乾清宫内的……”

许显屯上前拿出一大叠文书,“皇上,这些是有关的书证和人证的供词,请皇

上过目……”

熹宗把文书随手放在桌上,“朕还是不相信信王会谋害本王。”

杨寰,“皇上,臣会同吏部的田大人仔细审看了这些证据,都认为信王谋乱造

反的事证据确凿不容抵赖。”

熹宗静默地,“……”

吏部尚书田吉,“皇上,经查参与信王阴谋的除了锦衣卫的三十人外,还有皇

后的父亲张国纪,都察院给事中周纪元等朝廷官员四十五人……”

田尔耕插话地,“臣的意思是,把所有参与此案的人都移交刑部按大明律例处

置……请皇上明示!”田尔耕这次表现得格外积极,他想在魏忠贤面前表功, 以

挽回千岁爷对自己的信任。

熹宗抬起头看看魏忠贤和韩广,“这是你们大家一致的意见吗?”

韩广看看魏忠贤,无奈地,“皇上英明,还是请皇上定夺!”

魏忠贤也谦卑地,“皇上,田大人还有一事禀告……”

熹宗看看田尔耕,“田尔耕,有话你就快讲。”

田尔耕躬躬身,“皇上,我们在侦办中发现信王被审查之前发出了杀害三位王

爷的追杀令!”

熹宗怒了,“杀害三位王爷?为什么?田尔耕你要是弄错了,小心你的脑袋!”

田尔耕,“回皇上,信王曾力请三位王爷帮助自己反对皇上,他怕事情败露所

以才下令杀人灭口。臣发现这一情况后,马上派人去追赶王爷们,可是已经晚了,

三位王爷已经被信王的同伙罗云鹏和武氏兄弟谋害了……”

“啊……三位王叔死啦?”熹宗顿时目瞪口呆。

魏忠贤见熹宗有些神不守舍的样子,轻轻碰了一下内阁首辅韩广。韩广上前,

“皇上,没想到信王这帮人这么心狠手辣,依为臣之见如果不严加法办,他们很快

还会犯上作乱。”

熹宗把桌上的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魏爱卿传旨,着令东厂和刑部对参与信

王阴谋的人,无论官职大小,一律逮捕严加查办。”

司礼监秉笔太监王体乾不知什么时候随小灵儿来到大厅内,一见皇上传旨,马

上在黄绸缎上拟好旨递给熹宗。

熹宗挥挥手,“王爱卿,你就替朕盖上玉玺交东厂和刑部照实办理吧!魏爱卿

留一下,其他人跪安吧。”

除魏忠贤外,其他人跪在地上,“谢万岁爷!”躬着身离去。

魏忠贤见其他人离去,给熹宗续上茶,小心地,“皇上,你看信王该如何处理

啊?”见熹宗没说话,“依大明律例,谋乱造反者……”

熹宗抬起头,“魏爱卿,朕把你留下就是为了这件事……暂时先别动信王……”

魏忠贤一楞,“皇上的意思是……”

熹宗叹口气,“等朕把这些证据看完了再做定夺,就是要杀信王也不在乎这一

两天,魏爱卿,你说是不是?”

魏忠贤只好应承着,“皇上英明!”

熹宗又叮嘱一句,“……另外,魏爱卿你安排一下,张国丈先不要动。他毕

竟是皇后的父亲,等朕了解了详细情况后再说吧。”

魏忠贤话里有话的,“皇上这么仁慈,信王和国丈还想加害于皇上真是罪过!”

熹宗挥挥手,“这都是朕至亲的人,朕不想轻率地做出决定,省得让外人说朕手

足相残……你去吧。”

魏忠贤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熹宗看了他一眼,“魏爱卿,还有事吗?”

魏忠贤不甘心地,“可是,不严办信王和国丈的话,就怕朝中的大臣心有不服

啊!”

熹宗站起身,“说到朝中的大臣,魏爱卿,你对锦衣卫缇帅田尔耕怎么看?”

魏忠贤心里一紧,“皇上的意思是……”

熹宗,“信王既然曾收买过他,他就应该早点禀告……我不喜欢这个人, 你

替朕好好查查他……朕累了,你跪安吧。”说完打着哈欠离开了。

魏忠贤跪在地上,“谢皇上!”熹宗走出去好久了,他还没起身。熹宗让他查

田尔耕的话还在他耳边回响,魏忠贤突然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目前一切进展顺

利,为什么他还有不祥的预感呢?魏忠贤百思不得其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