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十一章 王爷们中毒针,危在旦夕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9398 2016-03-18 12:25:04

  (一)

客光先很狡猾,为了保险起见,除安排铁叽堡的人刺杀王爷外,又暗地里从东

厂派出了秘密杀手作为后备。在叶长彪等五个锦衣卫被罗云鹏抓住后,混在锦衣卫

中按兵不动的杀手们就做好了准备。他们趁铁叽堡把罗云鹏的主力吸引在客栈之际,

冲向了镇衙门。

镇衙门的守卫有三十来人,但论武功明显在这些杀手之下。钱嘉义见情况紧急,

忙把一百五十多王爷们的家眷“关”在牢里,把铁门紧紧地关住。门外杀声震天,瑞

王爷早年镇守过边疆战功赫赫,哪把这帮无名杀手放在眼里,他不顾钱嘉义的阻拦,

拿起长刀冲了出去。

瑞王爷见锦衣卫被三个杀手打得四下散开,大怒道,“瑞王爷在此,大胆毛贼

快来受死!”

三个杀手一听是瑞王爷,马上放弃对锦衣卫的追杀,直奔王爷而去。钱嘉义正好

追出来,见状,慌忙喊道,“快保护王爷,王爷少了一根汗毛你们都得死!”

锦衣卫一听不顾一切地围住三个杀手,厮杀起来。瑞王爷老当益壮,把长刀舞

得虎虎生风,三个杀手前后受敌,渐渐处于下风。这时,另外两个杀手把叶长彪五

个救了出来,他们朝瑞王冲过来。

钱嘉义忙喊,“别慌,分开他们。”

于是,三十个锦衣卫三五个一组围住杀手就打,瑞王爷成了杀手的目标,三个

人围上去,叶长彪五个人直奔牢房而去。双方一场恶战!

叶长彪和另一个人与拦住锦衣卫,剩下三个人死命地砸着铁门。钱嘉义在一旁

心急如焚,他真后悔自己小时候光顾着读书了,而没象师妹慕蓉秋一样把武功学好。

就在他咒骂自己的时候,一个杀手杀掉了与自己打斗的两个锦衣卫,腾出手直奔瑞

王爷的后背偷袭而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钱嘉义拿出弹弓,射出一粒钢珠,正

中杀手的眼睛。他惨叫一声,疼锝弯下腰。瑞王爷听到喊声,回手一刀解决了他。

钱嘉义受到鼓舞,拿起弹弓瞧准机会,竟然连连击中两个杀手的眼睛。这两个人不

顾眼睛流着血奔钱嘉义而来,“老子宰了你!”

瑞王爷横刀一挡,“当”一声救了钱嘉义。这时,镇衙门外罗云鹏的兵马已经

杀到,叶长彪一看不妙,忙喊,“撤!”杀手们带着同伴的尸首腾身跃上空中。

瑞王爷势不可挡地怒吼着,“大胆刺客,哪里逃?”追了上去。只见叶长彪的

右手一甩抛出了一把梨花针。瑞王爷没防备,用刀一档,梨花针在刀面上溅出火花,

可是还是有一枚银针刺进了瑞王爷的手臂。杀手们趁机逃跑了。

罗云鹏冲进镇衙门后急切地问钱嘉义,“王爷们怎么样?”

瑞王感慨地,“多亏了钱大人机智,用死牢的铁门救了大家!”

钱嘉义看着惠王、桂王和他们的家眷从牢房里出来,松了一口气,“瑞王爷过

讲,这次能够逃脱大难,全仗王爷这把无敌大刀啊!”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突然瑞王笑着笑着一口鲜血喷出,倒在地上。众人大惊,

钱嘉义上前为瑞王检查着,只见他右臂中针的地方已经变成黑紫一片。钱嘉义的心

一沉,“不好,瑞王爷中了毒针!”

(二)

等钱嘉义把镇上唯一的郎中叫来,王爷的家眷已经在王爷的床边哭成一片了。

钱嘉义这时把惠王叫到一边,轻声地,“惠王爷,是不是先叫大家到屋外等候?人

多嘴杂,郎中很难为瑞王爷看病的……”

惠王点点头,对瑞王夫人说,“大嫂,郎中来了……你是不是先到外面休息

一下,等大哥一有消息我即刻通知你。”

瑞王夫人点点头,和众家眷走出了屋。房内只剩下惠王、桂王、钱嘉义、罗云

鹏还有镇上的老郎中。老郎中为瑞王把着脉,眉头突然紧锁起来,他又仔细看了看

瑞王的伤口,如今半个手臂都已经发黑。老郎中怔怔地坐在那儿,半晌没说话。屋

里的人等得心急火燎。

惠王忍不住问,“先生,你看我大哥的病……”

老郎中摇摇头,“病人的脉像时有时无,看手臂上的患处可以肯定的是,病人

中毒已深……唉,对不起,恕我等无能,告辞了。”说完起身收拾东西准备离去。

桂王把剑一横,拦住他,“先生,你不能走。你是镇上唯一的郎中,你走了病

人怎么办?”

老郎中一脸无奈地,“这位大人,小的实在是学识肤浅,没能力救病人。我看

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留我在这儿也没用啊!”

钱嘉义上前,“老先生实在不瞒你说,中毒在身的就是瑞王爷,这位是惠王爷,

这位是桂王爷……”

老郎中吓得赶紧跪在地上,“乡民拜见王爷……”

惠王把他扶起来,“老先生,瑞王爷是当今大明的老英雄,如今惨遭敌手,你

要是大明的子民,就想想办法吧!”

老郎中犹豫地,“王爷,乡民我对疗毒素不擅长……让我想想…… ”想

起什么,“王爷,此去往南三十里青峰山上住着一个医术高明的隐士,叫余人怀。

他三年前和女儿一道从外地流落到此,以挖药、养毒蛇为生,对疗毒素有研究,你

们……”

罗云鹏恶狠狠地,“你刚才说瑞王爷的脉像时有时无,等我们找到了你说的世

外高人,瑞王也等不及了……”

老郎中忙安慰说,“这个乡民倒可以想点办法。不瞒王爷和各位大人,乡民祖

上传了三副延命丹,用千年人参、高山雪莲配以熊胆、虎骨,用丹火不停地熬制一

百八十天而成,任何重病的人都可以延长一天的寿命。”

惠王大喜,“罗百户,赶紧去老先生家取药。”

罗云鹏答应一声,走出门外。老郎中忙拿出银针,“我现在把瑞王爷的心脉封

住,让毒血流得慢一点……王爷,我只能把瑞王爷的生命再延长一天,你们能不能找

到余人怀,就看瑞王爷的造化了。”说着扎下银针。

钱嘉义一楞,“老先生此话怎讲?”

老郎中轻捻着银针,叹口气,“唉,余人怀生性乖僻,行踪不定……听说他

出门采药一走就是三五个月……而且,即使他在家也不是什么人都给看病。他有

八个不看……”

惠王问,“哪八个不看?”

老郎中,“有江湖恩怨的不看,有官府背景的不看,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不看,

心术不正、杀人越货者不看……此乃余人怀的八不看。”

桂王把手中剑插入剑鞘内,“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看他看不看?”

老郎中欲言又止地,“……啊,就看王爷的造化了。”

钱嘉义观察着老郎中的表情,“……”心中琢磨着。

(三)

瑞王服过延命丹后,气息明显有力多了。老郎中介绍说,这种情形只能维持十

个时辰,接着越往后病人的气息就越衰竭,一天之后病人还不能解毒的话,就是神

仙也难保瑞王的性命了。钱嘉义和惠王、桂王商量以后,决定事不宜迟。大队人马

留在黑石镇,由麒麟双鞭负责保护。罗云鹏、钱嘉义及惠王、桂王带着二十名锦衣

卫护送瑞王到青峰山找余人怀。鉴于兵分两路,锦衣卫的人马显然不够的情况,罗

云鹏又派出了传令兵拿着惠王的亲笔信,前往六十里外的宛平县城求援。

可是,钱嘉义和王爷们派出的马车队伍一走出黑石镇就被两路人马盯上了。一

路是叶长彪带领的东厂杀手,他们没完成刺杀王爷们的使命不敢回京城;另一路则

是损失惨重的铁叽堡。头一天铁叽堡还是生龙活虎的八个弟兄,现在只剩下三个人,

其中柳全江和吴平还负了伤,这一仗几乎是铁叽堡的灭顶之战。老三从脱险之后就

叫骂个不停,他认定是有人给铁叽堡设圈套,引他们上钩想一网打尽,一路上嚷着

要为死去的兄弟报仇。还是柳全江劝住了老三,“……老三,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死

去的兄弟的尸首抢回来,弄清雇佣我们的神秘人的情况……报仇的事等情况明了了,

再从长计议。”于是,他们用铁叽堡特制的金枪药疗了疗外伤,就埋伏在黑石镇外,

观察着情况。

王爷们的马队到了青峰山底,王爷们就上了事先准备好的轿子,其余的人一律

步行上山。钱嘉义望着山高林密、怪石丛生的青峰山,对罗云鹏小声地,“罗兄,

山上地形险要,小心刺客偷袭。”

罗云鹏点点头,表示会意。其实钱嘉义在出发前和罗云鹏勘察了一下客栈的现

场,由于钱嘉义办过铁叽堡杀人案,所以他一眼就认出五个死去的杀手是铁叽堡的

人。钱嘉义的这一发现让罗云鹏大吃一惊,“钱兄,难道田尔耕雇佣了江湖上的人

当杀手?”

钱嘉义沉思地,“恐怕没这么简单,镇衙门那帮家伙抢走了五个化名锦衣卫,

看来那帮人与铁叽堡不是一路人马……”

罗云鹏有些糊涂了,“这么复杂?要是当初审审那五个家伙就好了……”

钱嘉义心情沉重地,“这帮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和王爷此行要当心啊!”

为了引开杀手的注意,钱嘉义故意让十个士兵护送着王爷的马车大摇大摆地往

宛平县城方向去了。这一招还真灵,一下子就把两路人马吸引住了,钱嘉义和王爷

们趁机从小路出镇赶往青峰山。等叶长彪在二十里以外的山谷里截杀了马车队以

后,才发现上当受骗。他们立刻拨马往回赶去。半路上一只飞镖射在叶长彪身旁的树

干上,惊得叶长彪的马长鸣不已。叶长彪勒住马定睛一看,飞镖上有一纸条,他伸

手取过。只见上面写着:青峰山--余人怀。叶长彪的弟弟猜测地,“大哥,会不

会是千岁爷派了东厂的兄弟在暗中帮助我们……”

叶长彪想了想,“走,去青峰山!”这帮东厂的杀手抄小路急驶而去。离他们

身后不远的铁叽堡的三个人,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有些疑惑。吴平沉思地,“大哥,

看来这帮家伙还是想杀我们的目标,很可能目标去了青峰山。”

老三王玉成不解地,“目标去青峰山干什么?荒山野岭的,这不是送死吗?”

柳老大挥挥手,“别管那么多……老三你和我去黑石镇把兄弟们的尸首抢回来,

省得让江湖上笑话我们铁叽堡置兄弟的生死于不顾;老二,你去跟上他们,弄清

他们的底细。”

于是,铁叽堡的人分成两路各自骑马而去。

(四)

青峰山不但山高而且险要,钱嘉义和众人爬了不到一半就已经大汗淋漓、气喘

嘘嘘。惠王打开轿帘问老郎中,“老先生,到底还有多远啊?”

老郎中擦擦汗,“快了,再翻过这个山头就到了。”

惠王看看眼前高高的山头,对罗云鹏说,“罗大人,命令大家继续走,救瑞王

爷的命重要,快!”

大家刚想停下来休息一下,罗云鹏厉声喝道,“不准休息,接着走,快!”他

指挥几个士兵换下抬轿的人,继续上着山。

钱嘉义可苦了,他小声嘀咕着,“什么神医啊?住这么高,看病的人没病也要弄

出病了。”

老郎中在钱嘉义身后插话说,“大人,心不诚的人是见不到余人怀的,好多人

都是走到一半就放弃了。”

钱嘉义笑笑,“老先生这么说我就更得见见这位世外高人了。”

这时,突然前面森林里一片惊鸟飞向空中。罗云鹏心里一紧,“停!”

大家定在原地,罗云鹏用双耳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刹那间,空气死一般沉寂。

钱嘉义走到罗云鹏身边,“罗兄,出什么事了?”

罗云鹏听着,皱皱眉,“有一帮人奔这边过来了……他们轻功很好……”马上

惊叫地,“快保护王爷!”

话音未落,一排暗器射来,四五个锦衣卫惨叫着倒在地上。随即,叶长彪他们

蒙着面杀过来。罗云鹏舞着长剑迎上去,双方激烈地撕杀着。锦衣卫又要杀敌,又要

顾着三位王爷,有些首尾难以相顾。叶长彪他们尽管只有九个人,但人人以一当十,

锐不可挡,所以很快锦衣卫就死的死伤的伤,处于下风。王爷们的轿子已经

被劈成四半,王爷们可怜兮兮地暴露在外面,十分危险。

钱嘉义又恨又急,他拿出弹弓连连射出钢珠,击中了两个杀手。叶长彪大怒,

“干掉使暗器的家伙。”立刻两个杀手举刀直奔钱嘉义而来。

罗云鹏被叶长彪死死缠住,脱不开身,只有惊呼着,“钱兄,当心啊!”

钱嘉义手无利器,又无力躲避,他闭上双眼等着受死。他心里暗念道,“恩师,

学生无能,等会儿会当面向你谢罪!”两把长刀,带着呼啸声劈来,就在这千钧一

发之际,突然一把长剑生生地接住了快要劈到钱嘉义的两把长刀。只听“当”一声,

火花四溅,两个杀手手一麻,长刀飞向了空中。一个蒙面黑衣人不知从什么地方杀

出,刷刷两剑结果了两个杀手的命。同时又快如闪电般,在空中把杀手脱手的两把

刀,踢向正围攻王爷们的杀手。马上又有两个杀手丧了命。一眨眼功夫,黑衣人就

连夺四条人命,可见他功夫之高。罗云鹏和叶长彪都吃了一惊,退后了一步。

罗云鹏立刻反应过来,此人是来帮他们的,所以他又挺剑冲了上去。一个杀手

抵挡不过毙命在罗云鹏剑下,九个杀手只剩下四个了。叶长彪见势不好,立刻朝王爷

们射出了一把有剧毒的银针,“撤!”惠王和桂王躲避不及中针倒下。

杀手们丢下同伴的尸首腾空而去。黑衣人并没有对叶长彪他们赶尽杀绝,而是

放过他们也抽身而去,就象他当初现身的时候一样,闪电般又消失了。

钱嘉义他们顾不上许多,直奔到王爷们身边。老郎中为惠王和桂王检查着伤口

和脉博,不用他多说钱嘉义和罗云鹏也看得出两位王爷中得是与瑞王爷一样的毒。

不仅如此,叶长彪的毒针还击中了另外八个护卫王爷们的士兵。

老郎中立刻拿出延命丹,对钱嘉义和罗云鹏说,“两位大人,乡民就剩下这最

后两副延命丹了,怎么办?”

罗云鹏看看钱嘉义,钱嘉义看着倒卧在王爷身边的士兵,叹口气地,“马上给两

位王爷服药,我们出发去找余人怀,一刻也不能耽误了!”

(五)

由于罗云鹏带来的锦衣卫在刚才的大战中死伤惨重,只剩下了不到十五人。无

奈之下,就连钱嘉义和罗云鹏也加入到抬轿的行列,只留下老郎中前后照顾着昏迷

的王爷们。山路崎岖难走,最后一段路钱嘉义和士兵们几乎是跪在地上把轿子抬上

山的。望着他们汗水和血迹混杂在一起的脸,就连老郎中都感动得唏嘘不已。

“到了,到了!”老郎中指着前面树丛中的茅草屋激动地说着。

钱嘉义腿一软,差点摔倒。罗云鹏用力稳住轿底对大家,“挺直身,再坚持一

会儿。”钱嘉义又咬牙坚持着。

等到了茅草屋跟前放下轿子,钱嘉义一下子瘫在地上昏了过去。老郎中马上过

来掐着钱嘉义的人中。

罗云鹏上前关切地,“老先生,钱大人怎么样?”

老郎中摸了一下钱嘉义的脉搏,“不碍事,这位大人只是劳累过度,我给他扎一

针就会没事的……”

罗云鹏松了一口气,“老先生,你在这照顾我兄弟,我去请余神医出来……”

老郎中叮嘱一句,“余神医是个世外高人,你对他要有礼貌,不可造次。”

罗云鹏点点头走进了茅草屋。他刚进屋不久,就大叫着,“钱兄,钱兄!”

罗云鹏的叫声把迷迷糊糊的钱嘉义从昏迷中叫醒了,钱嘉义睁开眼楞了一下神,

马上意识到什么,和老郎中冲进了茅草屋。他们进去一看,只见屋里乱七八糟的,

中草药撒了一地;床上一个老者身上插着刀已经死去,床边一个清秀的姑娘正伏在

老者身上失声痛哭着。

钱嘉义和罗云鹏全傻了。钱嘉义转身对着老郎中,“老先生,余人怀神医在吗?”

老郎中张了张嘴,突然倒在地上说不出话来。钱嘉义为他检查着,发现老郎中

背上中了一飞镖,“有刺客!”

罗云鹏跳出窗外,看见一个黑影消失在密林中,他对手下命令道,“加强警戒。”

手下答应一声,四下散开。

罗云鹏回到屋里悄声对钱嘉义说,“刺客跑了,老先生怎么样?”

钱嘉义摇了摇头,罗云鹏明白老郎中已经命丧黄泉了。他们转身看着床边,只

见刚才还在哭泣的姑娘,此时萎缩在墙角拿着一把匕首对准自己的心窝,她恐惧地,

“你们别过来,别过来!”

钱嘉义冲罗云鹏使了一个眼色,上前一步,“姑娘,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姑娘惊恐极了,拼命喊着,“别过来,别过来!”把匕首用力朝自己胸口插去,

罗云鹏事不宜迟地从钱嘉义手中拿起钢珠掷过去,正中姑娘手腕。匕首从姑娘手中飞

了出去,扎在屋里的房拄上,但姑娘的胸口也被划了一刀,白色的衣服上渗出血迹。

钱嘉义和颜悦色地,“姑娘,我们是朝廷的人,这位是锦衣卫的罗大人,我们

并没有恶意,请你相信我们。”

姑娘狐疑地,“你们……真是官府的人?”

钱嘉义冲罗云鹏示意了一下,罗云鹏拿出自己的腰牌,递给姑娘,“姑娘,你

看我们真是锦衣卫,有要事要找余神医……”

姑娘验过了罗云鹏的腰牌后相信了他们,她站起身抓住钱嘉义的手急切地,“

大人,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为我父亲报仇啊!”

钱嘉义安慰地,“姑娘,你别急,慢慢说,你父亲到底是谁啊?”

姑娘指指床上还插着长刀的老者,悲哀地,“我父亲就是……你们要找的神

医余人怀!”

“啊?!”钱嘉义和罗云鹏全傻了。这时,士兵把三位昏迷不醒的王爷抬进来,

一个士兵问,“罗大人,把王爷放在哪儿啊?”

罗云鹏心灰意懒地,“在地上铺上草,再把王爷们放上去……去办吧。”

姑娘抓住钱嘉义的手并没放松,此时她用力掐着,“大人,你们要给我爹报仇

啊!”

钱嘉义回过神来,“姑娘,你坐下……”扶姑娘坐了下来,“你慢慢说,这

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姑娘擦着泪伤心地,“……十天前,父亲去山上采药,照往常父亲这一去至

少就是一个多月。可是,父亲昨天就回来了,说是他掐算到今天会有贵客要来找他。

于是,他拿出珍藏多年的美酒准备迎客……”指指碎在地上的酒瓶叹了一口气,

“可是谁想到,就在你们进门之前,来了一帮蒙面人冲着我爹就杀过来。父亲为了

保护我,就被蒙面人给……”泣不成声。

罗云鹏看着钱嘉义不解地,“难道,余神医算到的贵客就是我们?”

钱嘉义心绪烦乱地,“是不是都不重要了……”对姑娘,“姑娘,你知不知

道这些蒙面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姑娘流着泪摇摇头,“……不知道。”

钱嘉义耐心地,“那么,你知不知道你父亲生前得罪过什么人?”

姑娘还是摇摇头,“父亲生前救人无数,从没有惹过什么麻烦。”

罗云鹏启发地,“你父亲不是有个八不看吗?会不会是……”

姑娘打断了罗云鹏的话头,“正因为父亲不想招惹是非,所以才给自己定下了

八不看的规矩。”

钱嘉义心里想:你不想惹麻烦,可是麻烦偏偏会惹上你。根本就没有一个能躲

得过是非的世外桃源。他看看姑娘美丽动人的脸上布满了泪痕,心生怜意,“姑娘,

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搽搽泪,起身行了一个大礼,“回大人的话,贫女名叫余倩儿,是神医余

人怀的独生女……”

钱嘉义点点头,“余姑娘,我们此次前来是因为三位朝廷命官中了毒针,特来

请余神医解毒疗伤。余姑娘跟随你父亲行医多年,不知是否得到余神医的真传,可

以为三位大人看看病……”

余倩儿摇摇头,“对不起,父亲的医术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祖上的规矩是传

男不传女,所以……小女并不会什么看病疗伤,让各位大人失望了。”

钱嘉义和罗云鹏互看了一眼,眼神中暗含着深深的失落。钱嘉义勉强打起精神,

“余姑娘不要紧,我看我们还是先把余老先生给安葬了吧!”

余倩儿跪在地上嗑了一个响头,“小女谢过各位大人!”

钱嘉义连忙扶起余倩儿,“余姑娘,请起。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挥挥手,两

个士兵过来拔去余神医胸上的刀,把他抬出了屋。与此同时,士兵们把三位王爷也

抬进来放在铺好稻草的地上,望着如同死人般昏昏睡去的王爷,钱嘉义的内心充满

了焦虑。

(六)

当钱嘉义和锦衣卫的士兵把余神医安葬好,天已经渐渐黑了,余倩儿在父亲坟前

摆上野果和烧野鸡等祭祀用品,就点上香,泪流满面地跪在坟前拜祭着。

罗云鹏把钱嘉义拉到茅草屋里商议道,“钱兄,天已经黑了,你看我们该怎么

办?”

钱嘉义俯身摸摸瑞王爷的脉搏,叹口气,“王爷的脉像又微弱了!”

罗云鹏急了,“钱兄,我们还是马上抬着王爷们下山吧!”

钱嘉义皱着眉头,“下山?罗兄想把王爷们带着哪儿去啊?”

罗云鹏没好气地,“到哪儿也比呆在这等死强!瑞王爷的脉像已经变弱了,到

明天上午,我们还不能给瑞王爷解毒的话,王爷的性命就堪忧了。”

钱嘉义沉默一会儿说,“把王爷抬下山就有办法解毒啦?况且天已经黑了,就

是杀手没在半路设伏,这么陡峭的山我们抬着王爷们也会有掉下山的危险……”

罗云鹏,“钱兄,那你的意思是……”

钱嘉义下决心地,“我们在山上过夜!”

罗云鹏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地,“钱嘉义,你是不是大脑有毛病了?到了明天上午,

就会在三个时辰内连死三位王爷,到了山下我们还可以再想办法,可是呆在这儿,

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钱嘉义,“王爷中的是无名剧毒,山下会有什么办法?大家辛苦一天了,还是让

大家休整一晚吧。”

罗云鹏拿出剑“刷”地一声,放在钱嘉义的脖子上,“王爷性命悠关,你还这

么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钱嘉义,你到底想干什么?”

钱嘉义冷笑地挪开罗云鹏的手,“我在等奇迹发生,罗百户还是生火做饭吧,

我想大家都饿了。”

这时,余倩儿擦着泪走进来,“两位大人,你们稍侯,小女这就去烧火做饭。”

钱嘉义客气地,“余姑娘,这怎么好意思,我们自己带了干粮,你给我们烧点水

就可以了。”

余倩儿,“大人们既然到了寒舍,怎么能让你们吃干粮……父亲在九泉之下也

会责怪小女的……”眼圈红了,“大人们请稍候。”说着去洗米做饭了。

罗云鹏楞楞地呆在一边,突然他冲钱嘉义冷笑一声,“无胆之辈!”说着冲出了

门外。

钱嘉义苦笑地,“……”

罗云鹏到了外面,冲躺在地上吃干粮休息的士兵吼叫着,“抬着王爷,我们下山!”

一个锦衣卫的小头目胆怯地问,“罗大人,现在天已经黑了……路又这么难

走……”

罗云鹏上前一拳把小头目打倒在地,“就是下刀子也得走,快点去抬王爷,快!”

小头目起身带着士兵进了茅草屋。屋内,钱嘉义刚刚升起一堆篝火,见这帮锦

衣卫抬起王爷们就走,忙问,“你们这是去哪里?啊?”

没人回答他,士兵们抬着王爷们出了屋。钱嘉义忙追出去,拉住罗云鹏,“罗

兄,你不能抬王爷们下山……”

罗云鹏推开他的手,继续指挥着士兵们,“下山小心点,隔一个时辰换一帮轿夫,快

点……”

钱嘉义急了,“罗大人,你要是带着王爷们下山,王爷们就完了!”

罗云鹏大怒道,“呆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王爷们才会彻底完呢。滚开,你这

个自私的家伙!”带着队伍下了山。

听到争吵声,余倩儿跑过来看着,她的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钱嘉义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没事,去做饭吧。”

余倩儿楞楞地,“做……多少人的?”

钱嘉义,“你刚才做了多少人?”

余倩儿,“十七人……可是……”

钱嘉义,“那你就还做十七人的……就这样吧……”说完不理余倩儿探询

的目光径直走进了茅草屋。

果然,让钱嘉义猜中了,罗云鹏他们没走出一百米就遭到了暗器的袭击。走在

前面探路的四个士兵立刻倒在地上死去,紧跟在后面的是装着惠王的轿子,排头的

两个轿夫也中镖毙命,轿子摔在地上把惠王丢了出来。好在罗云鹏手急眼快,一

把抓住就要滚下山坡的惠王,他大叫着,“趴下,趴下……”

所有人都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夜色中,森林里树影摇曳,松涛阵阵,有一

种糁人的阴冷之气。罗云鹏观察着四周,黑洞洞的森林中好象到处都是伏兵。罗云

鹏再也不敢冒险了,他低声说了句,“撤!”

锦衣卫的士兵早就在等着罗云鹏的这句话了,马上匍匐交替地向后撤去。

(七)

半路堵截罗云鹏他们的正是东厂杀手叶长彪的手下。在白天的战斗中,由于

黑衣人的突然介入,叶长彪损失了五个人,到他们撤到安全的地方就只剩下四个人了。

但让叶长彪满意的是,三位王爷都中了化血大毒,虽然这次暗杀损失惨重,可是却

至少完成了客大人的使命。所以,在安葬好死去的同伴后,叶长彪留下三个人让他

们继续阻击山上的队伍。因为客光先明令告诉过他,化血大毒虽然没有任何解药,

但为保险起见,还是让他阻击王爷们到一天的时间。安排好一切后,叶长彪就骑着

快马赶往京城复命去了。

客光先和许显屯正为忠字号暗杀小组逃跑的三个人毫无下落而发愁,有手下禀

报叶长彪求见。

客光先立刻精神一震,他对耷拉着脑袋的卢庆达说,“卢百户,实在不瞒你说,

这三个人是千岁爷要的朝廷命犯,要是你再找不到他们的下落,你自己去和千岁爷

交代吧。”

卢庆达的头皮一阵发麻,“是,卑职一定尽全力。”

许显屯有些不耐烦,“滚吧!”吩咐报信的手下,“快去叫叶钦班进来。”

叶长彪来到东厂衙门许显屯的房间以后,客光先急切地问,“叶钦班,事情办

得怎么样了?”

叶长彪本想行个大礼,见客光先如此着急地问他,顺势回答道,“回客大人、许

大人,事情已经办妥。先是在黑石镇瑞王中了在下含有化血大毒的梨花针,第二

天他们抬着瑞王去青峰山找什么神医解毒,在下半路设下埋伏让惠王和桂王也中了

化血大毒。现在在下已派人把他们围在青峰山顶,三位王爷已经是命归黄泉了。”

客光先大喜,“好,干得漂亮!我会禀告千岁爷给你嘉奖的……”又想起什

么问,“铁叽堡的人怎么样了?”

叶长彪答道,“客大人,正像你所说的,罗云鹏果然是不简单。他事先做了安排,

让铁叽堡的人中了埋伏,损失惨重……而我们趁铁叽堡和罗云鹏斗得两败俱伤时,

偷袭了王爷们所在的镇衙门,可以说铁叽堡的人给我们制造了绝好的机会……”

许显屯哈哈大笑,“好,好,王爷们中了化血大毒就等于判了死刑。客大人,

我正愁卢庆达办事不利你我不好见千岁爷呢,现在我们可以交差了……”

客光先脸上也笑容满面,他对叶长彪说,“叶钦班,你在这等着我和许大人,我们

见完千岁爷过后有事吩咐你……”

叶长彪单腿跪地,“为两位大人,在下万死不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