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八章 王爷蒙难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9435 2016-03-15 09:07:53

  (一)

信王被领进东厂的一个秘密据点--位于京郊的一座深宅大院。信王边走边打

量着院子,守候在此的分明是东厂的打手,而不是皇家禁卫军,他不禁狐疑顿生。

信王突然停住脚,冷冷地对魏忠贤说,“魏大人,皇上到底在什么地方?”

魏忠贤笑笑,“王爷,请在客厅等候,奴才这就去禀告皇上。”

信王拦住他,“魏大人,皇上既然在此,为什么不是皇家禁卫军在护卫?而偏

偏是东厂的人守候在这儿,魏大人你到底跟本王玩什么鬼把戏?”

魏忠贤朗朗大笑,“王爷是聪明人,什么也瞒不住王爷的双眼。你说得对,皇

上的确不在这里……”

信王大怒,“大胆奴才,竟敢假传圣旨!本王一定不会放过你。”说完转身想

离去。没想到许显屯和手下拔出剑横在信王面前,拦住他的去路。

信王怒不可遏地,“魏忠贤,你是不是想造反?别忘了本王是当今皇上的亲弟

弟,你敢动本王一根汗毛,皇上会让你们满门抄斩。”对拦在面前的东厂官兵怒吼

着,“不想死的就给我让开!”

可是拦在面前的剑并没有闪开,信王大为吃惊地,“你们……”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魏忠贤低沉的公鸭嗓打断,“信王朱由检听旨!”

信王回过身,只见魏忠贤手中展开了写有圣旨的黄绸,一下子愣住了。

魏忠贤突然面色变得凶狠起来,他抬高声音,“大胆信王,还不跪下接旨?”

信王缓缓跪下身,“臣朱由检,接旨……”突如奇来的变化让他心神不宁。

魏忠贤高声读着,“鉴于信王朱由检有刺杀本皇的重大嫌疑,着令其自行接受

东厂审查,不得有误,钦此。”说完把圣旨放在信王手中。

信王如遭五雷轰顶般楞楞地盯着圣旨,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可皇上的玉玺

又分明盖在圣旨上面,不由得他不相信。

魏忠贤厉声喝道,“大胆信王,还不赶快谢恩?”

信王强忍悲愤,“谢皇上!”他缓缓直起身,目光如炬地盯着魏忠贤,“我要

面见皇上!我要面见皇上!”

魏忠贤冷笑一声,“王爷别天真了,你现在是谋害皇上的重要疑犯,皇上会见

你吗?你死了这份心吧。从现在起你乖乖地在这接受东厂的审查,如果查清你与谋

害皇上的事无关,奴才自然会禀告皇上放你出去,信王你听明白了吗?”

信王怒视着他,“魏忠贤,你知道陷害皇亲国戚是什么罪名吗?”

魏忠贤迎着他的目光,“王爷,奴才也是奉命行事。别忘了,你现在已经是谋

反犯上的疑犯……”对许显屯,“许大人,王爷我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的审案,

别辜负了皇上的信任。”

许显屯一拱手,“是,千岁爷!”

魏忠贤扬长而去。信王仰望着蓝天,突然有一种被上天抛弃的悲凉感。

许显屯阴森森地收回利剑,“王爷,请!”

(二)

信王随魏忠贤一行离去以后,周妃就来到后花园的书房内,向钱嘉义和周纪元

通报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钱嘉义一听吃惊地,“皇上召见王爷,又不让带家兵,看来有些不妙。”

周妃点点头,“我也这么想,不过能见到皇上当面陈清一切,也未尝不是一件

好事。”

钱嘉义担心地,“就怕王爷见不到皇上……”

周纪元不以为然地,“钱兄你多虑了。魏忠贤胆子再大,也不敢假传圣旨,这

可是满门抄斩的死罪。”

钱嘉义沉思地,“魏忠贤当然不会这么蠢……可是,如果让王爷见到了皇上,

谋害皇上的阴谋就会现出端倪,照理魏忠贤最应感到紧张……可是,从夫人的叙

述中,魏忠贤似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这就有些奇怪了……”

周纪元摇摇头,“钱兄,王爷是皇上的亲弟弟,皇上总会念及手足之情,哪能

听从魏忠贤这种小人的离间之词哪?钱兄,你就放宽心吧,王爷见到皇上,一切不

白之词自然会不攻自破。”

钱嘉义还是紧锁着眉头,“……”

这时,管家周二爷进来,他向屋里的人打着招呼,“夫人,钱大人、周大人……”

周妃站起身急切地,“王府外的情况怎么样?”

周二爷,“禀告夫人,京城兵马衙门的人还在外面。崔尚书说了,没有上面的

命令,任何人不能进出王府……”

周纪元也感到事情有些不妙,“什么?上面的命令?他崔呈秀是兵部尚书,他

的上面,难道是……”他不敢想下去。

钱嘉义一直在屋里走来走去,此时转过身,“夫人,情况越来越不妙了,我们

要做最坏的打算。”

周妃点点头,“我去国丈府想法面见皇后……”

周纪元愁眉不展地,“要是皇上对王爷起了疑心,光靠皇后的力量恐怕还不够。”

钱嘉义点点头,“周大人说得对。我这就去瑞王府,把情况向瑞王禀告,争取

让瑞王联合惠王和桂王一起联名上书给皇上,为信王担保……”

周妃赞许地,“这样做最稳妥……你等等。”说着修书一封交给钱嘉义。

周纪元担忧地,“可是,崔呈秀的两千兵马把王府团团围住,你们怎么出去呢?

还是再等等吧。”

钱嘉义和周妃没想到这一层,一下子愣住了,“这……”

周二爷见状插话说,“夫人、钱大人,小的观察过了,魏忠贤和王爷走后,外

面的戒备松懈许多,特别是后门,兵马差不多都撤到路口去了……”

钱嘉义一听果断地,“夫人,我们就从后门走。为求安全,你我必需一个一个

分开走……”

周妃点点头,“周二爷你护送钱大人先走……”

钱嘉义和周二爷向门口走去,周妃叮嘱地,“注意安全!”

钱嘉义感激地挥挥手,走出了房门。

(三)

钱嘉义和周二爷一出后门,就发现巷口有一队官兵跑过来,两人不由得一惊。

就在他们犹豫是不是应该退回王府之际,突然从对面屋顶飘下一个白色人影,抓住

钱嘉义就飞向屋顶。周二爷见状也连忙飞身跟了上去。钱嘉义在屋顶定睛一看,抓

他的人正是慕蓉秋,周二爷也看清了慕蓉秋,他惊讶地差点叫出声,钱嘉义连忙捂

住他的嘴。

下面那队官兵列队站在王府的后门外,将巷道又重新封锁起来。慕蓉秋冲钱嘉

义和周二爷挥挥手,他们沿着屋顶走到另一条没人的街巷,跳了下去。钱嘉义不会

武功,见两人跳了下去,想跳又不敢,正在犹豫之际,慕蓉秋又反身跃上屋顶带钱

嘉义下到了地面。

慕蓉秋没好气地,“跟你出来真麻烦,一个大男人还要姑娘家照顾……”

钱嘉义被呛得脸一红,“我没让你跟着,是你自己找上门的。”

周二爷在一旁看着这对俊男美女逗着嘴感到有趣,他见慕蓉秋又要不服输地抢

白几句,连忙插话,“钱大人、慕容姑娘时间紧迫,我们还是先办正事吧……等

信王爷平安无事了,我让王爷为两位说媒成亲,到时你们有大把时间斗嘴……”

慕蓉秋心里高兴,嘴上却说,“谁稀罕和他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呆子成亲

啊……”

钱嘉义也不示弱,“整天打打杀杀,哪有一点女孩子的样?”

慕蓉秋最烦别人说她不象个女孩子,“你好?整个一个书呆子……”

周二爷连忙打圆场,“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到瑞王府吧。”说完拉着钱嘉

义就走。

慕蓉秋偷偷笑了一下跟在后面。

钱嘉义一行来到瑞王府门前的街道,就看见瑞王府门前立着几个锦衣卫的士兵。

钱嘉义不由得吃了一惊。

周二爷也感到形势在急转直下,他看着钱嘉义,“钱大人,看来瑞王府也出事

了……现在怎么办?”

钱嘉义皱着眉转身对慕蓉秋,“师妹,你进去打探一下,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

什么?我和周二爷到斜对面的饭馆等你。”

慕蓉秋点点头快步跑向了瑞王府的后面。钱嘉义则领头向饭馆走去。

周二爷跟在后面焦急地,“钱大人,现在我哪吃得进东西?我看我们还是赶快

回王府向夫人禀报吧……”

钱嘉义的脚步并没放慢,“情况还不明,回去怎么向夫人禀报?”见周二爷还

在原地发呆,叹口气,“不是叫你吃饭……饭馆人多嘴杂,是一个打探消息的好

地方,明白了?”

周二爷不好意思地笑笑,加快脚步跟上了钱嘉义。

(四)

田尔耕和王体乾在瑞王府分手后,亲自带着兵马把三位王爷护送到京郊的罗家

镇。锦衣卫百户罗云鹏早已奉命将镇子封锁了起来,他不明白田尔耕为什么让他带

人封锁这个只有一百来户人家的小镇,生怕田尔耕会引他到这儿来杀人灭口,所以

临行前他和麒麟双鞭做了安排。他们兵分两路,分别从两个方向进了罗家镇,以防

田尔耕派兵伏击他们。可是,当罗云鹏进了镇子,发现客光先早已带人占据了镇上

唯一的客栈,就明白事情远非他想的这么简单。于是他听从了客光先的安排,将镇

子封锁了起来,本能地意识到今天准有大事发生了。

田尔耕的到来在罗云鹏的意料之内,可是他身后的马车上下来三位王爷确是他

万万没想到的。

罗云鹏赶紧和麒麟双鞭跪下身,“在下锦衣卫百户罗云鹏参见王爷和田大人。”

瑞王虎着个脸问他,“惠王爷和桂王爷的家眷在哪儿?”

罗云鹏一楞,“这……在下实在不明白……”他警惕地看着田尔耕,心里

盘算着这家伙是不是又在耍什么阴谋。

惠王和桂王火了,“田尔耕,你在玩什么鬼把戏?我们的家人到底在哪里?”

田尔耕笑笑,“三位王爷请息怒,你们马上就可以看到他们……”对罗云鹏

“客大人到了吗?”

罗云鹏小心翼翼地,“回田大人,客大人早到了,正在客栈恭候各位……”

田尔耕回身冲三位王爷一躬身,“三位王爷请--”说着领王爷们朝客栈走去。

罗云鹏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客栈内的几十个孤儿寡母就是惠王爷和桂王爷的家

眷。可是王爷们拖家带口到这个京郊小镇来干什么?难道早已风传的皇上要让三位

王爷赴藩,真的要实施了?

(五)

田尔耕陪王爷们进了客栈不久,就有人出来传令,说是田大人让罗云鹏和麒麟

双鞭进去,有事吩咐。罗云鹏一整天都心神不安的,弄得麒麟双鞭也不踏实。

武大进低声问,“大哥,田老贼会不会和我们耍花样?”

罗云鹏闷闷地,“妈的,是祸躲不过,大不了一死,走!”带着麒麟双鞭随来

人走进了镇上唯一的小客栈。

罗云鹏一进到客栈,就看见客光先带人在催促着王爷和家眷们赶紧收拾东西上

路,锦衣卫的士兵不断地向王爷的家人们呼来喝去。堂堂大明王朝的皇亲贵戚竟落

到如此境地,罗云鹏感到一阵心酸。

田尔耕在客栈一楼最大的客房内,召见了罗云鹏和麒麟双鞭。他低头喝着茶,

好象没觉察到罗云鹏他们进来了。

罗云鹏只好忍着气又禀告一声,“田大人,属下罗云鹏和武大进、武二进奉命

前来报到,请大人明示。”

田尔耕这才放下茶杯抬起头,淡淡地,“啊……你们来了……”他站起身

走到罗云鹏和麒麟双鞭面前逼视着他们,“罗百户,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是怎么

知道有人要谋害皇上?你要跟本官说实话……”

罗云鹏心里一惊,难道田老贼查探到真相了。只是一闪念,罗云鹏又死抗着,

“回大人的话,在下是回皇宫拿公文,偶然遇到了刺客在行刺皇上……”

田尔耕冷笑地,“你倒是运气好,又没见你在赌桌上赢钱……”

罗云鹏硬着头皮地,“在下只不过是尽了人事,全赖皇上鸿福齐天,天佑吾皇。”

田尔耕突然哈哈大笑,直笑得罗云鹏和麒麟双鞭直冒冷汗。田尔耕收住笑,拍

拍罗云鹏的肩膀,“罗百户,你很会说话,很好……护送王爷们赴藩你们三个去

最合适了……”

罗云鹏一楞,“护送王爷赴藩?田……田大人,我罗某人一届武夫怎么能担

此大任……我看还是客大人去最合适了……”

田尔耕摆摆手,“罗百户,你不必推辞了。你在锦衣卫里是有名的知书达礼的

谦谦君子,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了……再说,客大人还有另外的任务实在是走不开,

这可是千岁爷亲自点名要你担当此任的,别再推辞了。”

罗云鹏无奈地,“既然千岁爷点将,在下只好从命了。”

田尔耕高兴地,“这就好……罗百户你们三位带一百名锦衣卫把王爷们护送

到黄河边,到时河南总兵粱中学会派兵接替你们,你们就可以返回京城了。千岁爷

说了,如果你们安全把王爷们移交给粱中学,千岁爷会向皇上为你们请功。”

武大进此时多了个心眼,他拱拱手,“田大人,三位王爷连同他们的家眷就有

一百五十多人,我们护送的兵马只有区区一百人,是不是少了点?”

罗云鹏点头,“武钦班说得有道理,护送的兵马实在是太少了。”

田尔耕摇摇头,“罗百户,你多虑了。沿途各地的衙门、兵站我都已经打好招

呼了,保护王爷们的不止是你们这一百人,还有沿途的十几万兵马……你们就放心

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如果王爷们在途中有任何闪失,罗百户不用我说你也应

该明白会有什么下场!”

罗云鹏暗暗地骂了田尔耕一句,嘴上却恭恭敬敬地,“在下……明白。”

半个时辰后,罗云鹏和麒麟双鞭带着满腹的疑虑护送王爷们上路了。

客光先和田尔耕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不由得喜笑颜开。

客光先,“田大人,你看这个替罪羊怎么样?他还不知道自己快死到临头了吧?”

田尔耕谦卑地,“客大人的主意的确高,难怪千岁爷这么赏识大人。”

客光先有些得意,“田大人,你要记住,干我们这行不是光靠拳头,更多的还

是要靠大脑……我们回去吧,别让千岁爷等急了。”说完拨马跑去。

田尔耕跟在后面恨恨地想着:妈的,你他妈一个千户就想教训老子。要不是看

你是奉圣夫人的亲弟弟,老子劈了你!

(六)

话说钱嘉义前脚离开信王府,半个时辰之后周妃就迫不急待地拉着表弟周纪元

朝后门走去。周妃想如果皇上真的听信了小人的谗言要加害信王的话,皇后和王爷

们的力保就成了解困的唯一希望,所以她无论如何也要想法找到皇后陈清一切。可

是,她人还没到后门,家将王雄涛就迎面拦住她。

王雄涛急切地,“夫人不好了,后门又被兵部的人马封死了,出不去了……”

周纪元一听着急了,“钱大人会不会出什么事?”

周妃心里硌磴一下,忙问,“王将军,刚才钱大人出去后,后面巷子有什么动静

吗?”

王雄涛摇摇头,“没有……巷子里除了官兵的谈笑声外,没听到任何动静。”

周妃略微松了口气,“……看来钱大人他们暂时还平安。”叹口气,“只是

我们该怎么出去呢?”

周纪元苦笑地,“外面兵部的人把王府围得水泄不通,看来只好再等等。。。。。 ”

周妃无奈地和周纪元又回到了书房等候,她吩咐王雄涛,外面兵部的人一有任何

动静就立刻报告她。接下来的等待让周妃犹如度日如年,她坐立不安,在书房内走

来走去。周纪元起先还能沉住气地在棋盘上打着谱,琢磨着前不久与钱嘉义下的那

盘棋;可是随着周妃移来移去的脚步,周纪元的心也乱了,他把棋盘上的棋子一推,

“表姐,你这样走来走去的累不累啊……你还是坐下来耐心等着吧。”

周妃没好气地,“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能沉住气……我可真服了你了。”

周纪元笑笑站起身,“表姐,你呀还是老脾气,遇事就紧张……记得小时候

有一次你大喊大叫地,闹得姑父、姑母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原来不过是别人家的风

筝落在家里的屋顶上……”

周妃苦笑地,“现在可是事关王爷的安危,我能不急吗?纪元,你看人家钱大

人是个外人尚且能够全力以赴,可是我这个王爷至亲的人却不能为他做任何事情,

只能干坐着,我能不急吗?”

周纪元叹口气理解地,“表姐,你的心意我明白。可是现在兵部的人围在外面,

我们是束手无策,有力使不出啊……不如再耐心等等,也许王爷很快就回来了……”

周妃听了周纪元的话后,慢慢坐下身……可是身子刚粘到椅垫上,又马上站

起身,“不行,我不能就这么呆坐在这儿,无所作为……”气愤地,“他,崔呈

秀算什么东西,凭什么不让我走出王府的大门……”说着大步走出了书房。

周纪元一见连忙追出去,“表姐,表姐……”

周纪元在王府的前院拦住了周妃,“表姐,你不要冲动……崔呈秀如果没有

得到皇上的旨意,他是断然不敢如此猖狂的……表姐,你一旦和他们发生冲突,

就等于给了魏忠贤他们把柄,弄不好会给王爷带来更大的麻烦,表姐你要三思啊!”

周妃怔住了,“……”可是她只静默了一会儿,就立刻抬起头对周纪元,“

崔呈秀如果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就让他拿出圣旨来……否则,他围攻王府就是犯

了犯上作乱的死罪……”说完大步向大门走去。

周纪元急了大声呵斥王雄涛,“王将军,还不赶快把夫人拦住……”

愣在一旁的王雄涛这才带着人立在大门前,把周妃挡在台阶下。

周妃大怒道,“大胆奴才,你们也想造反了不是?”

王雄涛一听大惊,赶紧和手下跪在地上,“属下一时糊涂,请夫人赎罪!”

周妃走上前,狠狠一脚把王雄涛踢翻在地,“还不把大门打开……”

周纪元不甘心地,“表姐,你要三思啊!”

周妃没理周纪元的话碴,厉声地,“开门--”

王雄涛把大门缓缓打开--,周妃大步冲出黑漆大门,本来想和崔呈秀大闹一

场的周妃此时却楞住了。原来,围住信王府的官兵正在有序地撤去。就在周妃沉不

住气,冲出书房之际,锦衣卫的飞骑快马向崔呈秀报告:三位王爷和家眷已经离开

了京城,千岁爷命令他们收兵回府。崔呈秀、吴大群和刘强林在王府旁边的民房内

喝酒,听到信使的报告后,他兴奋地一脚把酒桌踢翻。吴大群和刘强林猝不及防,脸

上溅满了酒渍十分狼狈。

崔呈秀命令道,“马上收兵,执行吧。”

吴大群和刘强林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从黎明开始的噩梦终于结束了。他们来不

及搽去脸上的酒渍,三步并成两步跑出了屋。

兵部的人撤兵最感到轻松的要算周纪元,他知道表姐的脾气固执,如果真的和

崔呈秀冲突起来,一定会不知轻重。魏忠贤身边的亲信周纪元十分清楚,许显屯、

田尔耕之流不过是屠夫杀手,头脑简单,不足为虑;倒是这位崔尚书肚子里有不少

的鬼点子,令人格外畏惧。得罪了崔呈秀这个狗头军师,无疑会使目前恶劣的形势又

进一步恶化,所以崔呈秀这时候撤兵让周纪元深深松了一口气。他看着还在发楞的

表姐,轻声说,“表姐,我们去国丈府吧。”

(七)

钱嘉义和周二爷在饭店一落坐,就听到旁边几个饭桌上都在议论三位王爷被迫

即刻赴藩的事。

“……听说宣旨的是宫里司礼监秉笔太监王体乾,我看见他的轿子后来独自

又回到宫里去了……”

“可是,瑞王府里里外外可都是锦衣卫的人,我看见锦衣卫缇帅田尔耕田大人

亲自护送三位王爷出了瑞王府……宣旨的应该是田大人……”

“不对,照理给王爷宣旨得是皇上身边最亲近的人,田大人是锦衣卫头领,他

来宣旨,王爷们不成了罪犯……”

另一个人看见他们要争起来,连忙插话,“不管是谁宣的旨,我看王爷们也跟

罪犯差不多……锦衣卫的人进去不到一个时辰,就带着三个王爷出来了,我看见

瑞王爷的家眷都哭哭啼啼的,看着就让人心酸啊……”

周二爷一听大为吃惊,“钱大人,难道三位王爷……”

钱嘉义连忙用手止住他,示意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就在这时,慕蓉秋打探完

消息来到了饭店,她走到钱嘉义他们的桌旁,坐下来毫不客气地端起钱嘉义的杂酱

面大口吃着。

钱嘉义倒还很平静,可是周二爷却沉不住气了,他拉住慕蓉秋,“慕容姑娘,

到底瑞王府出什么事了?”

慕蓉秋拿起茶壶咕咕猛喝了一气,这才张开嘴说,“瑞王府现在只剩下一个守

门的老头,我私下问过他,据他说三个时辰前宫里的王体乾太监和锦衣卫的田尔耕

前来宣旨,命三位王爷即刻赴藩……他们催得很急,听说惠王爷和桂王爷的家眷

和他们是分别走的,在京郊罗家镇才能与王爷们汇合……”

一直在沉思的钱嘉义此时站起身,“走!”步出饭店。

周二爷和慕蓉秋连忙起身跟在后面,慕蓉秋临走都不忘把桌上的酱牛肉顺手牵

羊地带走。

他们来到街上,钱嘉义对他们说,“现在看来,魏忠贤又走在我们前面了……照

这种情况分析,信王爷很可能是凶多吉少……”

周二爷急了,抓住钱嘉义的衣襟,“钱大人哪怎么办呢?你要救救王爷……”

慕蓉秋拿开他的手,“周二爷,你冷静点……现在我们听师兄有什么高见。”

一到关键时候,慕蓉秋对钱嘉义就格外的信任。

钱嘉义吩咐两人道,“我去追三位王爷,把信王的事告诉他们……师妹,你和二

爷赶紧回王府,告诉夫人这里的情况。让夫人立即去找皇后想办法……去吧。”

慕蓉秋执意地,“钱兄,我和你一块去追三位王爷……”

钱嘉义回绝地,“现在不但信王爷有危险,夫人也十分危险……师妹,保护夫人重

要……时间紧迫,你们快去吧。”说着拦住一辆马车,上车飞驰而去。

慕蓉秋目送着钱嘉义远去,担心地,“……”

(八)

慕蓉秋和周二爷告别钱嘉义后,急速地赶往信王府。他们雇了一辆马车刚走出

一个街口,周二爷好象想起什么似的,“糟了,临出门时夫人好象要去国丈府,说

不定现在还在那儿哪……”

慕蓉秋不以为然地,“这有什么,国丈府往回走拐三个路口就到了,说起来比

回信王府还近……”

周二爷点点头,“行,我们就先去国丈府看看……车把势掉头!”

马车火速调转方向驶到了国丈府。周二爷和慕蓉秋下了马车一问,果然周妃和

周纪元刚刚进去国丈府不久。

此时周妃在客厅与张国丈行过了见面礼,直言不讳地请求道,“国丈,这次哀

家前来求见是有一事相求……还望国丈成全。”

张国丈连忙扶起周妃,“夫人,你有话尽管直说,如此大礼折杀了张某人。”

周妃,“既然国丈发了话,哀家就照直讲了……今天一大早,兵部的人就把

信王府团团包围了,说是奉了上面的命令,连信王爷也不能随便进出自己的家门……”

张国丈愤怒地,“岂有此理,兵部的人是不是想造反了?”

周纪元上前解释着,“其实,兵部的人也没这么大的胆……关键是整件事的

背后有魏忠贤在捣鬼。就在三个时辰前,魏忠贤到王府带来了皇上的口喻,让信王

爷即刻随他前去面圣……可是,又不准信王爷带自己的卫兵……”

张国丈沉思地,“这样啊……照说魏忠贤胆子再大,也不敢假传圣旨啊……王爷见

过皇上不是一切都大白了吗?夫人,你不必多虑。”

周妃苦笑地,“国丈,你有所不知……王爷走了以后,兵部的人马并没有及时撤走,

王府依然被他们包围着……我担心,有人在利用前天谋杀皇上的事件,想加害王爷……”

张国丈一惊,“不会吧……再怎么说信王爷也是皇上的亲弟弟啊!”

周妃刚想再解释,国丈府的管家就带着周二爷和慕蓉秋进来了。周妃也马上转

过头急切地问道,“周管家,情况怎么样?钱大人呢?”

周二爷内疚地,“回夫人的话,三位王爷已经被勒令即刻赴藩,现在锦衣卫的

人已经把他们护送出京城了……钱大人心急,自己去追赶王爷们了,他让我和慕

容姑娘先来向你禀明一切……”

这个意外的情况令在场的所有人震惊不已。周纪元呆呆地,“让三位王爷即刻

赴藩?怎么会这么急?”对周妃和张国丈道,“夫人,国丈爷,我觉得这一切都是

事先预谋好的……如果我的估计没错的话,现在有一个针对信王爷的阴谋正在展

开……”

慕蓉秋一听插话地,“钱兄临走时也说过,魏忠贤这回又走到我们前面了,他

让夫人赶紧找皇后想想办法……”

周妃“扑通”一声,跪倒在张国丈面前,“国丈,看在信王和你老人家多年的

情份上,你和皇后救救王爷吧……”

张国丈立刻上前扶起周妃,“夫人,请起……前不久老夫被魏老贼陷害与熊

延弼大人的受贿案有关,要不是信王出面向圣上求情,老夫和小女还不知能不能安

然地活在这儿……夫人你放心,信王的事就是我们张家自己的事。”

周妃站起身松了一口气,“国丈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见到皇后,让她想办

法找皇上设法疏通一下……”

张国丈叹了口气,“唉,夫人,可惜你来晚了一步……前天我不是装病想让

小女出宫一叙吗?不巧,小女刚刚来看过我,她前脚走,夫人后脚就到了……”

周妃顿时悔恨不已,“该死!我要是早到一刻就好了……”

周二爷,“夫人,既然皇后刚走不久,我现在就去追……”说完就往门外走

去。

周纪元马上拦住他,“不行,这离皇宫不远……只要拐过两个路口就在锦衣

卫的戒备区了……来不及了。”

周妃痛苦地,“国丈,能不能说你病情加重,让皇后再出一趟宫?”

张国丈为难地,“可是……小女已经带御医为老夫诊断过了,还开了几副药。

老夫的病情恐怕很难再做什么文章了……”

周妃理解地点点头,“……”刹那间屋子里死一般沉寂。

周纪元想了一下,站起身,“皇后的贴身侍女是不是**梅?”

张国丈,“是啊!”张国丈恍然,“周大人的意思是趁春梅出宫办事,叫她带

信给小女?”又摇摇头,“好是好,可是不知道春梅什么时间出宫啊,就怕来不及

耽误了信王的大事……”

周纪元也意识到这个主意有点远水解不了近渴,又慢慢坐下了身。

一直在听大家讲话的慕蓉秋,此时转了转眼睛,一个主意涌上心头,她走向前,

“夫人,你把写给皇后的信交给我……我去给皇后送信。”

周纪元上下打量了她一下,“这位姑娘,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开不得半点

玩笑……你怎么能进皇宫把信交给皇后?你说说看……”

慕蓉秋坦然地,“我自有我自己的方法,信得过就把信给我,信不过你们就另

请高明吧。”说着转身向门口走去。

周妃叫住她,“慕容姑娘请留步……”周妃尽管对慕蓉秋的做法半信半疑,

可是情急之下又一时没有更好的办法。但有一点周妃十分清楚,在前天挫败谋杀皇

上的事件中,这位清秀的姑娘独身闯入皇宫,是立了大功的。仅凭这一点,周妃还

是对慕蓉秋报有一线希望,“国丈,请赐予笔墨和信纸……”

张国丈拿出笔墨纸张放在周妃面前。周妃坐下身刷刷地写着……不一会儿,

把写好的信装在信封里,递给慕蓉秋。

周纪元上前拦住她,“表姐……”

周妃依然绝然地推开他,对慕蓉秋说,“皇后认识我的字体,她看过信就会全

明白了……慕容姑娘,我和信王爷的身家性命就拜托你了!”周妃的话语中带着

一丝凄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