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章 劫后危机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9398 2016-03-10 19:56:17

  慕容秋想起钱嘉义临别时告诉她的话:“如果你认不出信王的模样,就找四位

王爷中最年轻的那位。”慕蓉秋冷静下来,她找到了靠边的年轻王爷,拿起弓弩对

准信王的长袍口袋--那个只有十厘米见宽的地方。慕蓉秋不知道弓弩是否会射

到百步之远,但她只有搏一搏,如果皇上和四位王爷进了乾清宫一切都完了。事

不宜迟,慕蓉秋小心瞄准着,但愿别伤着信王爷。不知怎的,平时用惯了的兵器,

今天却有些蹩手。慕蓉秋呼吸急促,拿弩的双手微微有些发抖。

藏在广场四周花坛后的杀手,拿出刀剑双眼盯着皇上和四位王爷慢慢地走向乾

清宫。只要这五个皇族的要人一走进乾清宫,他们的死期就到了。还有五十步,这

一段平时只要几分钟的路,此时显得那么漫长。

熹宗帝突然站住了回身对信王和三位王叔说,“三位王叔,王弟,朕要送你们

每人一份礼物,魏爱卿。”

魏忠贤上前,“奴才在……皇上,酒席已经准备好了。不是要等到酒席后,

再送礼物给四位王爷吗?还是请皇上和王爷们早点入席吧。”

瑞王常浩气不打一处来,呵斥道:“大胆奴才,皇上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

魏忠贤全身一激灵,跪在地上:“奴才无礼,请皇上恕罪。”

熹宗帝笑笑,“王叔,魏爱卿也是好意提醒朕,平身吧。”

魏忠贤直起身,“谢皇上!”赶紧吩咐太监们拿礼物。

四位王爷心有不满又不好发作,只有忍耐着。

熹宗帝兴致很高地,“本来想等到叙完旧后再把礼物送给王叔和王弟,不过朕

看今天的天气不错,朕的礼物在阳光下最能显出它们的光彩,所以朕有些迫不急待

了。”

这时,太监们端出四个用红布蒙着的礼物放在皇上和四位王爷面前。

熹宗笑着拉瑞王常洛走上前,揭开一块红布,露出一把精致的躺椅,“朕听说王

叔腰有旧患,汉中又天气潮湿,朕特意做了这把椅子,在王叔旧患复发时可以坐得舒服

一点。你试试。”

瑞王坐在椅子上,一切都恰到好处。椅子上有机关,可以上下调节。

熹宗又拉着惠王的手,揭开一块红布,露出一个巧夺天工的百宝盒,“朕知道,

王叔你喜欢收集各种宝物,这是朕特意为你设计的。”

惠王仔细看着百宝盒,大盒套小盒,层层相扣又层层相连。

熹宗送给桂王常瀛的是可以在空中飞翔的木鸟。就在大家望着木鸟在空中翻飞

赞叹不已的时候,慕蓉秋终于射出了带有纸团的小石子。除了少数几个人察觉之外,

其他人都沉浸在惊奇的欢乐中。这少数几个人中,就有藏在花坛后的杀手。他们感

到有人从身后屋顶向皇上他们发射了暗器,可是又不见有人受伤倒地。是自己人不

耐烦了,发信号要大家一起动手?还是身后藏着敌人在警告他们?花坛后的两个杀

手面面向觑,领头的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同伴冷静--静观其变。除了杀手外,唯一

发现射来石子的就是信王,他感到长袍口袋里忽然间多了一块东西,紧接着大腿外侧

一阵疼痛。此时木鸟的飞行速度慢下来,熹宗一伸手,木鸟稳稳地落在他手中。众人

无不拍手称奇。

信王把手探进口袋,摸到一张纸。信王把小纸片放在手掌内,乘大家围着皇上

惊奇地看着木鸟之际,装作搽汗的样子,把藏有小纸片的手掌放在眼前。只见纸片

上几个字:乾清宫有刺客!信王顿感头晕目旋,第一个念头就是魏忠贤想陷害他。

尽管魏忠贤此时围在皇上身边,离他有十步之遥,可是皇宫上上下下都被他把持着,

他什么出奇的事干不出来!想到这儿,信王正准备把小纸片悄悄地丢在一旁时,皇

上转身向他走来,信王立刻僵在那儿。

皇上把他拉到最后一个礼物面前笑着问,“王弟,猜猜朕送你的是什么?”

信王迟疑地,“皇上,为臣愚笨……实在猜不出,还望皇上恕罪。”

熹宗并没怪罪,“王弟言重了,你自己打开看看。”

信王看看皇上又看看四周,不知是凶是吉,人群中他看见魏忠贤表情怪异地看

着他,分明有些意味深长。信王心里一惊,把纸片紧紧地捏在手中。皇上示意他上前

揭开红布,信王陪着笑脸,咬咬牙走上前掀开红布,是一枝精美绝伦的毛笔。信王和

众人一楞。

熹宗看看大家,温和地笑笑,解释说:“汉中和荆州天多雨,潮湿难耐,朕送大

王叔椅子,是希望大王叔保重身体;送二王叔宝盒是希望二王叔保护好他珍藏多年

的宝物;衡州地处偏僻,希望在寂寞冷清之余朕的木鸟能为三王叔解解闷。至于王

弟的这枝笔,朕希望你用它好好辅佐朕。”

熹宗的最后一句话让魏忠贤和信王同时感到一惊。魏忠贤是担心大权旁落,而

信王则是担心熹宗在试探他。信王连忙上前表白自己,“皇上英明盖世,臣有何德

何能受皇上如此信任?如皇上允许臣愿离开京城随三位王叔一并赴藩。”

三位王爷一听此话大惊,瑞王跪在地上冲熹宗一拜,“皇上,信王一时失言,

请皇上恕罪。我们三个老了,赴藩本是应该的,但信王万万不可离开京城,请皇上

明鉴。”

熹宗连忙扶起瑞王,“王叔所言极是”转向信王,“王弟,朕刚才所说的话是

真心的,你不必多虑。朕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了,以后你就多入宫看看朕,顺便帮朕

处理一下宫内的事务。”一脸真诚地看着三位王叔,动情地,“王叔们,你们从小看

着我长大,我真的不忍心离开你们,实在是皇规不可违啊!好在我身边还有王弟陪

着我、辅佐我,你们就放心去吧。这些礼物朕准备了足足一个月,朕也许不是一个

好皇帝,可是朕自信是一个好木匠,这些礼物朕花了不少心机。在你们躺在椅子上、

把玩宝物或者玩飞鸟解闷时,哪怕会想到朕一会儿,朕也知足了。”

四位王爷大为感动一起跪在地上,“谢主龙恩!”以前对皇上的不满消解了一

大半。

熹宗上前,“大家都是一家人,不必多礼,请起,请起!”

魏忠贤在一旁充满了怨气,他为熹宗承诺重用信王不满。他暗暗冷笑了一下,

脸上堆着笑恭恭身,“皇上,四位王爷,外面风大,还是进屋里谈吧。”

熹宗笑笑,“王叔、王弟,我们今天好好喝一杯,请。”带头向乾清宫走去。

一行人渐渐靠近了乾清宫,两个躲在花坛后的杀手感到莫名的兴奋,有一种大

功即将告成的快感。可是,慕蓉秋却焦急万分,她不明白信王看到纸条后为什么不

阻止皇上和自己前往乾清宫?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罗云鹏马不停蹄地带着麒麟双鞭进了紫金城。在东门外,守门的锦衣卫役长王

长发问罗云鹏,“百户爷,今天你不是去户县出公差吗?怎么回来了?”

罗云鹏不便正面回答,只是随口说了句,“忘了件东西。今天谁当班?”

王长发答道:“客千户。”王长发所说的客千户就是客巴巴的弟弟客光先,他

毫不会武功,只是沾了客巴巴的光,才被皇上御封为锦衣卫千户。

罗云鹏一楞,“刘百户和梁掌班呢?”

“今天休假在家里哪。百户爷有什么吩咐?”

罗云鹏心里一惊。这就是说,目前整个紫金城没有一个武林高手在守卫。万一……

罗云鹏不敢想,策马驶进宫内。

罗云鹏进了宫以后,发现许多该有岗的哨位,都不见人影。

麟鞭武二进也发现不妥,他向四周喊着,“值班的都死到哪去了?有人没有?”

麒鞭武大进感到什么,“大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罗云鹏拿不准地,“我也说不准,不过小心一点没大错。虾头,你赶快去叫刘

百户、梁钦班来,要快。”刘百户大名刘震魁,梁钦班大名梁光达,都是罗云鹏手

下的武林高手,他们三个加上麒麟双鞭并称锦衣卫五大金钢。卫兵赶紧跑去。

罗云鹏拦住一个路过的太监急切地,“小公公,皇上现在在什么地方?”

小太监认识他,“回百户爷的话,皇上正在乾清宫宴请四位王爷哪。”

连今天皇上要见四位王爷的事都知道,看来纸条上的话有几分象是真的。罗云

鹏丢下小太监朝乾清宫跑去。

麒鞭武大进跟在后面焦急地,“大哥,你到底想干什么?乾清宫是禁区,没有

命令是不能擅自闯进去的。你不要命了。”

武大进的一席话让罗云鹏冷静下来,是啊,擅闯乾清宫是要满门抄斩的。就凭

一张没有说服力的纸条,能让皇上信服吗?这个险到底值不值得冒?罗云鹏在乾清

宫的围墙外迟疑了,这会不会是田尔耕嫉恨他给他设的圈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 擅自调刘震魁和梁光达入宫就上了人家的当了。想到这儿,罗云鹏出了一身的冷汗,

好象一下子从云端狠狠地摔落在地。他警惕地打量着四周,好象田尔耕随时会带人

从墙后屋角扑向他。

慕蓉秋眼睁睁看到皇上一行人步上了乾清宫的台阶,焦急万分。为什么信王爷

还没有举动?情急之下,慕蓉秋拿起弓弩朝藏在花坛后的两个杀手射去。两个杀手

腾身用剑挡开射向自己的飞弹,令自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慕蓉秋毫不放松对准

他俩连连发射,两个杀手在地上翻滚躲避着,瞧准空档发出飞镖射向屋顶的慕蓉秋。

慕蓉秋闪避躲开。

“有刺客,快护驾、护驾!”魏忠贤惊叫着。

信王安慰熹宗道,“皇上,不必惊慌,臣等定会拼死护驾的。”说完和三位王

叔并成一排将皇上护在身后。

两个杀手见已暴露,一不做二不休径直朝皇上冲来,口里喊着,“我等只杀朱

姓皇族,挡我者杀!”

“护驾,快护驾!”魏忠贤把两个太监推下台阶。

没几个回合,太监就尸伏刺客剑下。信王见状,跳下台阶赤手空拳地和两个刺

客周旋。尽管信王身手不错,无奈难敌两个高手的合围,身处险境。就在信王命若

琴弦之际,慕蓉秋挺身飞下屋顶,用剑挑开刺向信王的一击。慕蓉秋抵挡着两个高

手的进攻,大声对信王说,“快带皇上离开这里。快!”

就在这时,魏忠贤对皇上和三位王爷说,“皇上,王爷快点进乾清宫躲躲吧。”说

着拉起皇上就往乾清宫而去。

信王一见,突然想起小纸片上的话:乾清宫有刺客,大为吃惊。

就在魏忠贤拉开乾清宫的房门,准备和皇上一起进去时,信王飞身一脚将宫门

又踢拢,“皇上,危险!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说完不容分说地背起皇上就走。

突然,乾清宫的房门被踢翻在地,从里面杀出三个蒙面的黑衣刺客,冲着信王

和皇上杀过来。三位王叔多少会一点武功,上前拼死抵挡着,无奈双方差距太大,几

下就被对方踢翻在地,几个太监过来救驾立刻成了刀下鬼。三个刺客顾不上倒在地

上的王爷们,腾身朝信王和皇上扑去,手中的长剑同时从三个不同方向刺过去。信

王闭上眼睛心中哀叹一声,“完了。”

就在这危急关头,只见空中飞来三个人,人没到手中的兵器已先飞过来。两个

长鞭带着一把飞镖,呼啸地杀到。三个杀手的长剑溅出火花被挡开。杀手的虎口被

震得隐隐发麻。

来者有人大喝一声,“锦衣卫百户罗云鹏护驾在此,识相的快快束手就擒!”

原来罗云鹏正在乾清宫广场围墙外犹疑不定的时候,只听见广场里面有人惊呼,

“有刺客,快护驾!”

麒麟双鞭也听到了呼喊声,“大哥不好了,有人刺杀皇上!”

罗云鹏此时心里反而镇定下来,他知道自己这次来对了,送纸条的人并没有戏

弄他。于是他就带着麒麟双鞭和大队的锦衣卫冲进了广场,正赶上皇上和信王面临

危险,他大喝一声掷出了飞镖。

信王听到罗云鹏的喊声,精神为之一震,高声地,“罗云鹏护驾有功,皇上定会

重重有赏!”

信王背上的熹宗此时镇定下来,“魏爱卿、罗爱卿,给朕好好教训教训这帮不

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让他们知道刺杀朕是什么下场!”

魏忠贤一躬身,“奴才领旨。”直起身对着冲进来的大队锦衣卫命令道,“给

我杀!”

瑞王急忙高喊,“抓活的。”

皇上在信王背上拉住瑞王爷,“王叔,这太危险,就交给魏爱卿处理吧。”

一队锦衣卫护着皇上和王爷们出了广场进了内宫。

另一队锦衣卫在罗云鹏和麒麟双鞭的带领下将五个刺客和慕蓉秋分别围住,一

阵撕杀。最苦的就是慕蓉秋了,她既要与锦衣卫拼杀,又要防着五个杀手。她见五

个杀手边打边向宫门方向移动并有合成一处的趋势,心中大惊。她知道如果他们合

为一处,自己就要独立对付锦衣卫,这样自己的处境就十分危险了。刻不容缓,慕蓉

秋取出事先准备好的“毒烟”,往围攻的锦衣卫身上一撒。一阵轻烟带着一股浓烈的

香气,飘散在空中。

罗云鹏一惊,叫道,“梅花散,小心!捂住鼻子!”锦衣卫马上停止进攻,捂住

鼻子警惕地盯着对方。黑衣杀手不知所以,也学着他们捂住自己的鼻子,立刻合为

一处。慕蓉秋事先吃过解药,趁机飞身上了屋檐,施展“燕子飞”轻功逃去。

一阵轻风吹来,吹散了“梅花散”。罗云鹏和麒麟双鞭围住五个杀手杀成一团。

魏忠贤在一旁气急败坏地喊着,“抓住逃跑的那个,谁误了事满门抄斩!”

锦衣卫们听了魏忠贤的话心里十二万分个不满,大敌当前你不鼓励将士杀敌,

反而威胁恐吓。但是没办法,大家都知道魏忠贤凶残成性,于是马上分出二十人朝

慕蓉秋逃跑的方向追去。

这时,五个杀手合为一处,交替掩护,朝宫门方向边打边撤。而此时宫门外,前

来支援的刘震魁和梁光达被准备接应的另五个刺客拦住,双方激战在一起。尽管锦

衣卫五大高手都出动了,但无奈杀手的武功十分了得,锦衣卫并占不了任何便宜,

反而死伤不少。罗云鹏高叫,“把他们围住,别让他们跑了!”

锦衣卫支援的人越来越多,把这十个杀手分别团团围住。锦衣卫暂时占不了便

宜,但杀手们也一时无法脱身。

钱嘉义吃完早点就回到国丈府。周妃和张国丈早就等得心急如焚,见到钱嘉义

进屋,忙问他事情的结果。钱嘉义心中七上八下地说,“夫人,国丈爷,该做的我都

做了,剩下的就只有看天意了。”

这样的回答显然让张国丈很不满意,“钱大人,这关系到皇上和王爷们的安危,

你做了什么安排能不能详详细细地和我们说说,好让我和周夫人放下一直悬着的心。”

钱嘉义苦笑一下,“国丈爷,夫人,再耐心等等,马上就会有结果了。”可心里

却说,我连自小一起长大的师妹的性命都不顾了,你们还想让我怎么样?他见张国

丈还想说什么,伤感地,“国丈爷,请放心。如果救不了……皇上和王爷们,我

钱嘉义愿意一死谢罪!”

周妃上前宽解张国丈,“国丈,钱大人做事一贯滴水不漏,我们就听他的话再

耐心等等吧。”

钱嘉义感激地看了周妃一眼,佩服她一个女流之辈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如此镇

定。周妃信佛,说完话后就半闭着眼,手指不停地转动着佛珠,为皇上和夫君祈祷

着。

国丈爷坐不住在大厅里不停地走来走去,他忍不住质问管家,“叫你派人打探

消息,你到底办了没有?”

管家不安地,“回国丈爷的话,小的半个时辰前就派人去皇宫打探了。”

张国丈不耐烦地,“那怎么到现在还没一点消息?”

管家语塞地,“这……”

就在这时,负责打探消息的仆人进来,“回国丈爷、夫人的话,大批锦衣卫进

了皇宫,连东厂的武林高手也出动了。皇宫看来出大事了。”

周妃用探询的目光看着钱嘉义,“钱大人,你看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钱嘉义微微皱皱眉,“不好说,还是……再等等吧。”他正在为慕蓉秋的安危担心。

到现在她还没有现身,会不会……不会,一定不会。钱嘉义心里暗念着:慕蓉秋你可千

万要平安回来,否则我该如何向恩师交代啊!

慕蓉秋被身后的锦衣卫追得很紧,她刚摆脱了一帮,就被另一伙人盯上。现在

整个紫金城都被惊动了,她也被源源不断前来增援的锦衣卫四处追赶。不少人还上

了屋顶一边围堵她,一边向下面的官兵报告她的行踪。慕蓉秋深深感到四面楚歌,

再这么下去不被抓也会被累死。情急之下,她想起钱嘉义告诉她的话:如果在宫中

遇到危险,就想法逃进皇后的寝宫,只要将张国丈的亲笔信亮出来,皇后就会帮助

她。当时,钱嘉义还想祥详细细地告诉她皇后寝宫的位置,可是慕蓉秋拒绝了。在

跟踪魏忠贤近一年的时间里,慕蓉秋早已将皇宫上上下下的情况摸了个一清二楚,张皇

后的寝宫早就在她脑子里了。

正想着,一帮锦衣卫围上来,为首的正是客巴巴的弟弟紫金城当班千户客光先,

只听他一声怒吼,“把她的蒙面给我拉下来,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竟敢刺杀皇

上?给我上!”

七八个如狼似虎的锦衣卫冲上去,招招对准她的蒙面。慕蓉秋一边抵挡一边暗

暗叫苦,如果蒙面被刀剑挑开的话,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于是她拼死护住

蒙面,踢翻了两个家伙后施展“燕子飞”轻功,掠过两个屋檐向皇后住的寝宫逃去。

慕蓉秋在去皇后寝宫时多了个心眼,她特意落到地面多转了几圈,摔开了追兵

这才直奔皇后的寝宫。

张皇后今天特意早早起身,梳妆打扮。皇上昨天派人吩咐她今天与王爷们的见

面,也请她参加。张皇后听后很是兴奋,说起来这次与王爷们的见面还是她促成的。

魏忠贤和客巴巴鼓动皇上尽快让三位王叔离京赴藩,信王很沮丧,他通过周妃入宫

带给她本人一个口信,希望皇后可以在皇上面前替王叔们美言几句,以使皇上能回

心转意。皇后虽然答应了信王,但也深感为难。魏忠贤和客巴巴尽管在针对父亲张

国纪的阴谋上没得逞,但皇上对张皇后的态度大不如从前,来她寝宫的次数越来越

少。魏忠贤和客巴巴收罗天下的珍奇和好玩的东西讨皇上欢心,在宫中与皇上形影

不离、最得宠的、最有权势的就是这一对狗男女。虽然皇后明白自己已经成了魏忠

贤和客巴巴的眼中钉肉中刺,但为了三位王叔,她还是在难得见皇上一面时,委婉地

谈了皇上和三位王叔的感。当时皇上没说话,可是皇后分明看见了皇上眼中泛起

的泪光。昨天皇上突然一大早就派贴身的太监小灵儿告诉她,准备今天为三位王叔

饯行,到时请皇后也参加。张皇后忧喜交加地接受了皇上的口御,忧的是皇上还是

没有改变王叔赴藩的圣旨;喜的是,皇上还肯为王叔们饯行毕竟有了一丝亲情。

可是从一大早起床,皇后不但没有得到召见,反而却听说乾清宫来了刺客要刺

杀皇上。皇后担心皇上的安危,按耐不住,便叫身边的丫环春梅出去打探消息。就

在她等得心急的时侯,从面向花园半开的窗户外飞身闪进一个黑衣人,皇后刚想喊

救命,喉咙就被一只有力的手卡住。

黑衣人故意压低声音,“我是国丈爷派来的,是来帮助皇上的。”说完把国丈

声称自己有病的亲笔信交给皇后。

皇后认识父亲的字,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慕蓉秋松开手,皇后立刻狐疑地,“我父亲真的患了重病?”

慕蓉秋故意粗声粗气地,“国丈大人很健康……”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

总之一言难尽。”

这时,寝宫外传来争吵声,有官兵想闯进来搜。皇后还在犹疑,“我凭什么相

信你?”

慕蓉秋急得,“皇后你一定要相信我,是信王夫人发现有人想刺杀皇上和王爷,

和国丈爷商量后派我来的,真的……”

皇后犹豫着,“……”

皇后的贴身丫环春梅慌里慌张地跑进来,“皇后娘娘不好了……”看见一个

黑衣蒙面人立在皇后身后吓得想喊,慕蓉秋飞身过去捂住她的嘴,“皇后,这都是

魏忠贤搞的鬼。我被抓了,国丈爷和信王也会跟着说不清,别犹豫了。”情急之下,

慕蓉秋有点信口胡说了。

皇后下定了决心,果断地,“这位义士,你先躲一躲。”

慕蓉秋松开手,腾身钻进衣柜里。皇后对惊魂未定的春梅说,“别慌,就跟平时

一样,我们走!”说着,走出了寝宫。

春梅在前面领路,皇后穿过花园来到寝宫门前,只见宫女们和锦衣卫吵翻了天。

一方要进去搜查,一方立在门前竭力阻拦,皇后突然走出门,仪态大方,雍容华贵

“什么事这么吵?”一下子把对方给镇住了。

带队的锦衣卫役长一改刚才的盛气凌人,有点口吃地,“对不起娘娘,小的在

执行公务……我……”

春梅打断他的话,“执行公务,执行到娘娘的寝宫来了,你好大的胆!”

役长马上解释,“皇后娘娘,请海涵。实在是有人刺杀皇上,我们不得已才……”

皇后脸一沉,“大胆奴才,有人刺杀皇上,你就带人来搜查本宫的住处,你是

不是怀疑本宫私藏刺客啊?”

役长吓得立刻跪在地上,“小的不敢,实在是……”

“娘娘息怒,实在是皇命不可违啊”不知什么时候客光先到了,锦衣卫的将士

给他让出一条道,客光先走向前冷冷地看着皇后,“对不起娘娘,皇上有命在皇宫

里搜查刺客。我们的人看见刺客朝这个方向跑了,怀疑他进了娘娘的寝宫,为了皇

上和娘娘的安全,请让我的人进去搜查。”

春梅不示弱地,“娘娘的寝宫是想搜就搜的吗?”

客光先冷笑一声,“娘娘是不是想让我禀报皇上啊?我可以等皇上的圣旨,不

过要是耽误了时间放跑了刺客,这个责任娘娘你恐怕担当不起吧?”

皇后被将了一军,心中恼火,又不便发作。她明白现在魏忠贤和客巴巴正得宠,

他们的亲信也是得罪不起的,于是脸上浮出笑容,“既然大家都是为了皇上的安全,

哀家受点委曲算什么,客大人请。”转身进了寝宫。

客光先得意地故意高声朗朗道,“给我上上下下地好好搜,放跑了刺客小心你

们的脑袋。”

罗云鹏和锦衣卫另外四大高手团团将十个杀手分割为两部分,双方激战着。十

个杀手训练有素,且战且退,从乾清宫广场一直退到正殿广场,一路上锦衣卫死伤

无数。杀手们也伤痕累累,几近力竭。形势对杀手们越来越不利。

罗云鹏挥刀指着他们,“快投降吧,你们是跑不掉的。”

杀手的头目仰天大笑,“姓罗的,我们既然敢进来刺杀皇上,就没想着活着出

去,有种的就上来吧,少废话!”

这时,东厂镇抚司许显屯带着东厂的武林高手过来,他们排成一排拉起如林的

弓箭对准十个杀手,围堵的锦衣卫闪开到两边为他们让出一个射击的空间。

魏忠贤不知从什么地方又钻出来,恶狠狠地喊着,“给我杀!让他们知道胆敢

谋害皇上的下场。”

许显屯卑微地对着魏忠贤一鞠躬,“是,千岁爷!”转身对手下,“给我射,

杀了他们!”

立刻,乱箭齐发,箭如雨下。杀手们拼命用刀剑拨开乱箭,无奈射来的箭实在

太多,杀手们纷纷中箭倒下。杀手的头目和几个岁数大的杀手用身体护住部下,身

体中的箭象长满了刺猬。场面如同一场屠杀,格外残暴。

罗云鹏忍不住叫了一声,“留个活口。”腾身上前,用刀拨开乱箭,麒麟双鞭紧跟

在他后面冲上去,双鞭一舞把箭从空中拦腰卷走。

三个活着的杀手悲愤地抱着头领,“大叔,大叔。”

蒙面从头领脸上滑落,露出他饱经沧桑坚毅的脸,他艰难地,“我们被出卖了,

记着……替我们报……仇……”说完双手无力地垂下,双目圆瞪,死不瞑目。

活着的杀手痛哭,“大叔,大叔……”

罗云鹏和锦衣卫的刀剑架在三个活着的杀手脖子上。罗云鹏刚想揭开一个杀手

的蒙面,他的刀马上被跟来的魏忠贤的剑挡开。魏忠贤盯着他,“罗百户,这个案

子从现在起就由东厂主办。小许子,你要将这个案子办得服服贴贴,好让我在皇上

面前有个交代。”

许显屯一哈腰,“是,千岁爷。带走。”

东厂的人不由分说上前推开锦衣卫押着三个案犯走去。魏忠贤边走边向许显屯

面授着天机,许显屯不停地点头。

锦衣卫的人围在罗云鹏周围眼睁睁地看着到手的“战利品”被别人截走。麒鞭

武大进憋气地骂了一句,“妈的,拼命的时候不见人影,抢功的时候倒比谁都跑得

快,呸!”

罗云鹏没好气的,“别说些没用的话了,去看看我们死伤了多少兄弟!”

客光先带人一进花园就下命令,“给我仔细地搜,别放过一草一木。”部下分

出几个人搜索着花园。

春梅留在花园没好气地对那些官兵说,“小心这些花,弄坏了看娘娘怎么收拾

你们。”

皇后不动声色地进了寝宫,一眼就看见地上慕蓉秋不经意掉下的黑布蒙面。此

时,客光先和官兵也冲了进来。皇后来不及多想,上前一步用宽大的裙摆遮住了地上

的蒙面。

皇后冷冷地看着客光先,“客千户,搜仔细点,要是放跑了刺客哀家可担代不

起。”

客光先不怀好意地,“是,娘娘。那我就不客气了,搜!”

官兵四下巡看着。一个锦衣卫准备拉开衣柜,皇后紧张地喊了一声,“慢,那

放着哀家的随身衣物,是你们这些狗奴才看的吗?”

客光先暗含冷箭地,“娘娘,四下都搜过了,就剩娘娘的衣柜了,不搜怎么知

道里面有没有刺客?”

皇后忍无可忍,上前给了客光先一巴掌,“混帐!你是说我私藏刺客,你好大的

胆。”突然想起地上的蒙面,一回头春梅进屋已经站在她刚才站的位置,皇后刚刚

悬起的心又放了下来。

客光先揉揉脸并没生气,“娘娘打奴才,是因为奴才冒犯了娘娘,可是如果不

仔细搜查放走了刺客,奴才就冒犯了皇上,所以奴才只有再得罪了……”一伸手

拉开了衣柜。

皇后和春梅惊得差点叫出来--令她们惊奇的是衣柜里除了衣服外空空如也,

慕蓉秋并不在里面。

皇后上前愤愤地把衣柜内的衣服丢在地上,“你们不是想看吗?就让你们看个

够,看呢,看呢!”衣服丢了一地。

客光先又羞又恼,讪讪地,“娘娘,打扰了,奴才以后再向你赔罪。”说完带

着手下灰溜溜地走了。

见锦衣卫远去之后,张皇后才从地上捡起蒙面,松了口气,“出来吧,别躲了。”

慕蓉秋从墙上挂的大木匾后面跳下身。原来她听见屋外客光先对娘娘大有不敬,

就知道这个主儿不好对付,会里外搜个遍。于是在衣柜里换了一身娘娘的衣服躲在

了大木匾后面。此时,慕蓉秋一身女儿身打扮冲皇后和春梅一拱手,“娘娘的救命

之恩容在下日后再报,告辞了。”一转身,身子已越过花园出了大门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