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二十五章 静夜何思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363 2016-07-14 22:32:25

  程时如愿甩开了咄咄逼人的伊然后,来到了办案室见到了同事说的那个报案人。来人约莫三、四十岁,一看就是透着一股憨厚淳朴的老实巴交的农民。

  请对方坐下仔细将事情说清楚。渐渐的,程时越听越心惊,越听也越觉得蹊跷。突然他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迟疑地问对方:“你说有一男一女开车跌落山崖,现在都住在你家里养伤?”

  报案人,正是当初救下许平安和云臻的林叔叔。诚恳地答道:“是的。他们现在都在我家里。那位小姐没什么大碍,可是那位先生的腿骨折了,恐怕要休养很长时间。”

  按捺下内心的紧张,程时继续问道:“他们叫什么名字?”

  “那位先生叫云臻,还有那位小姐叫许平安。”

  程时心里一阵激动,原来云臻他们竟然掉到山谷去了。他知道林叔叔所说的那个山谷,那里的地形相当复杂,山势也十分陡峭。因未经开发,那里几乎可说是与世隔绝,信号根本无法覆盖定位,也难怪他们的科技手段派不上用场。

  经过全体专案组成员的商讨,一致认为单纯地人力救援根本行不通。因为他们对这座山的形势根本不了解,只听林叔叔说山道狭窄,山势陡峭。即便脚程再快,徒步往返也要花费至少七、八个小时。再加上云臻的腿受伤更不能经受颠簸,这无疑又给救援增加了难度。

  而且今天时间确实太过仓促,显然无法实现救援,这样一来最快也要等到明天了。经过商议,还是让林叔叔先行回去转告云臻他们俩先暂时再在谷中住上一晚,稍安勿躁,专案组会尽快决议出一个可行的救援方案。

  云雾飘渺的山谷间,月华漫洒的庭院内,桂花树下的石桌旁。老老少少围坐在一圈,或举头望月,或低头饮酒,或嬉笑嗔言。一派温馨祥和,其乐融融。

  在林叔叔将白天在外面的情况告知云臻二人以后,他们表现出一丝了然。其实没有太大的失落,他们反倒觉得能在临走之前和这一家人过中秋节很开心。毕竟这样的机会,以后怕是再难有了…

  佛说前生的五百次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那么他们有理由相信他们能在这茫茫人海间与这一家人相遇相知必定是缘分使然。

  甚至他们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卸下了那曾在繁华都市里练就的层层伪装。对于这里的每一个人,他们都真心感激,坦诚相待。

  珍贵的时光在他们各自讲述开心的过往中从指缝溜走,成为回忆…

  月上中天,大家终于都累了,散了…

  平安醒的很突然。晚上的宴席上,平安喝了几杯林叔叔自家酿的桂花酒。喝的时候感觉清甜爽口,不过后劲儿有点大。她回房休息的时候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心里想着这酒还真是好喝,今晚必然要一夜好眠了。

  但是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表,时针才指向一点。平安感觉有点莫名其妙,这个时候自己怎么会醒?闭上眼睛酝酿睡意。

  人大概都是这样的吧,当你越是强迫自己入睡,就反而会越清醒,脑袋会不可抑止地胡思乱想,最后也只会把自己折磨得头痛难当。

  平安懊恼地叹了口气。坐起穿衣,起身出门。

  站在门前,贪婪地深吸了口午夜清冽砭骨的空气,整个身心寒冷而舒适,刺激得平安方才还混沌的大脑瞬间清爽许多。

  头顶的月亮很大很圆。月下桂花树茕茕独立,微风送来阵阵桂花香。枝叶随风而动,影影绰绰,摇曳生姿。

  月光将脚下的土地染上银白,犹如覆上了一层薄霜,净漠地让人心底生寒却又移不开眼去。

  平安想起了诗仙太白的那首《静夜思》,这一刻她突然有点理解那些文人骚客们为什么总是钟情于头上那悬明月了,只怕那望月吟诗之人大都是寂寞之人吧。只因平安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竟也生出了一种感同身受的怅然。

  走到院中,借着月光,平安一眼就瞧见了坐在院落旁的溪边石头上的某人。

  心里不禁一乐,刚要翘起嘴角又突然顿住,奇怪自己为什么会仅凭一个背影就能确定那人是他。不过很快她也就想明白了,应该除了他以外,估计也没人会这么无聊,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里吹冷风吧。呃,话说回来貌似她自己也比较无聊耶…

  摸摸鼻子以掩饰一瞬而过的心虚。莲步轻迈,来到那人身边。“云臻,这么晚怎么还不睡?天气凉,你不回屋坐在这儿干嘛?”

  两人现在都已习惯直呼对方的名字。几天相处下来,他们的关系倒是比以前近两年一起共事的时候还要显得亲近。

  用平安自己的话讲就是当人们在遭受灭顶之灾时,总是会萌生出一种叫做“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热情。就像自己的国家在遇到大地震或严重的自然灾害时,老百姓总是会特别团结踊跃地捐款救灾,因为大家相信团结就是力量嘛!

  而云臻很明显地被许平安洗了脑,觉得她说的话挺在理。于是开始在心里暗暗决定要将这种睦邻友好关系贯彻到底,当然作为不是云臻肚子里的蛔虫的许平安,对于自家老板的所思所想根本一无所知。

  刚才出来只是想出来透透气,所以只披了件薄外套,这会儿才发觉天气真的已经好冷。缩紧脖子,双手狠搓了几下之后坐在了云臻的旁边用眼神再次表达疑问。

  云臻看了她一眼,在看到她身上单薄的衣衫时眉头微蹙。语气却是极温和的说:“冷么?怎么穿得这么少就出来。”说着将自己身上裹着的大衣撑开把平安也装了进去。

  身上蓦地一暖。看着身上覆着的大衣,平安愣了一下,甚至都忘记要拒绝。看了眼云臻,发现对方也在盯着自己看。心跳忽然像漏了一拍,脸上突然一阵发烫。慌乱中竟还急切地把脸转向水面,心里为自己幼稚刻意的行为感到羞愧,暗骂自己没出息,人家只是很单纯地关心下自己而已,怎么自己倒像是做亏心事似的。

  此时的平安脑子有点儿死机,自然早忘了云臻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现在正忙着想办法缓解自己的心情,故作镇定地轻咳一声。半真半假的道:“云大少爷,您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呢!说实话,我这两天已经被您整惨了。您现在突然对我这么关心,让我不得不怀疑接下来肯定是还有什么后招等着我啊。”

  平安见云臻脸色渐渐转冷,慌忙又说:“不过您放心,不管您想怎样,我都会受着。而且您也不必担心将来我会把你的恶行公之于众,毕竟咱们也算同甘共苦过呢,我是绝对不会对你落井下石的,放心哈!”

  “许平安!”云臻为许平安的伶牙俐齿感到头痛,对她越来越不着调的言论恼得咬牙切齿。

  无可奈何之后,毫不客气地在许平安头上敲了一记。

  “哎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