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二十六章 花前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102 2016-07-18 14:58:32

  “哎呦,这年头好人难为。我都说了不出卖你,为什么还要打我,我怎么那么命苦啊!呜呜,好痛。”许平安揉着脑袋装腔作势。

云臻无视她略显浮夸地表演,面容落寞地看着月色下的溪水发呆。

平安察觉情况不对,立刻收起不正经,轻声问道:“怎么了,吃饭的时候就发现你有点不对劲,是身体又不舒服了么?”

英俊的脸上现出一抹孤独,摇摇头:“每年的中秋不管多忙,我都会陪在爷爷身边一起庆祝的。今年却不能兑现了,这么多天了,不知道他老人家身体怎么样,会不会受什么打击。”

平安第一次了解到云臻和他爷爷之间的亲情有多深厚,她竟然有些羡慕。有多少年了?她已经记不清自己熬过了多少被万家灯火所遗忘的岁月了。

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父母意外离世。如果不是她当初太过激动,执意要通知外出旅游的父母回来一同庆祝,他们就不会坐上那趟死亡列车,那么一切都会是原来美好的样子。

她痛恨自己,却只能在每日每夜的悔恨里诅咒自己,厌弃自己。

经此一难,家中独女的她成了孤儿,雪上加霜的是她那些亲戚的嘴脸。她哭过,恨过,无助过。可那没有一点用处,除了不声不响地坚强,她已经别无选择。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如今阴鸷晦暗的性子多半是那个时候形成的。

于是她成了周围圈子里最不热衷节假日的人,其实可以说没有哪个孤苦无依的人会喜欢那些需要一群人狂欢的盛景的。

直到后来,沈彧走进了她的世界,她的生活。那个温和儒雅的大男孩儿默默地陪着自己走出那段黑暗的时光,两人在一起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很平淡,很自然。

那个时候,平安真的以为沈彧就是那个能够与自己相守一生的人。她从很早以前就已经学会小心翼翼地珍惜自己身边的任何事物,从不敢贪心,她想要的只是一个平静的人生,安安稳稳甚至平庸的一辈子。

然而上天似乎总觉得给她的磨难不够,得知沈彧和她当时所谓的好朋友有私情的时候,她都要觉得自己的存在或许就是个错误。

爸妈的去世,亲人的推脱舍弃,爱人的背叛,所以她才是那个应该消失的人吧。她好累,真的太累了!她已经懒得去争去抢了。让她像泼妇一样将出轨的男人强行拉回自己的身边,她做不出这种事,也不屑做。她除了卑微的自尊以外已经一无所有了,就让她保留这最后一块遮羞布吧。

呵,到此为止吧,该成全的放手成全,该离开的尽早离开吧。只是从此以后请好好保管这颗破碎的心吧,不能更冷,也不再温热。其实孤独何尝不是一种安全…

“平安?”一声急促的呼唤打断了平安的思绪。“在想什么事情那么出神?”看到平安脸上越来越冷漠的表情,云臻有些担心,同时又有疑惑。

许平安发现自己又在胡思乱想了,看到云臻询问的眼神,笑着摇摇头:“没想什么,只是觉得今晚的月亮好圆,看着看着就着迷了。”

云臻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女孩儿,干净美丽的脸庞上铅华未染,有一种纯净轻灵的气质。忽略她眼神里面掩饰不住的哀伤,云臻低低地唤了声平安。

许平安直视云臻,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晶莹剔透,一如初见时的美好,云臻心里发出一声叹息,伸出修长的手掌轻覆住许平安的双眼。

许平安对云臻的举动感到莫名其妙,就要伸出双手扒开他的手掌。

“别动…”平安双手保持抓着云臻手指的动作不敢动,只能疑惑地询问怎么了。

云臻稳住心神,看着许平安问道:“许平安,你没用这种眼神看过别人吧?”

许平安有些摸不着头脑,一阵错愕,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什么眼神?什么意思?”

云臻拿开手,脸上原来让人看不懂的神色迅速被不正经的表情取代。他摸着下巴斜晲着许平安说:“你这个眼神色眯眯的,让人忍不住打退堂鼓。虽然我长得很帅,但我警告你最好别打什么歪主意哦,我可誓死不从哦!”

许平安无语地白了他一眼,故意唱反调:“你放心,我对伤残人士不感兴趣,特别是脑残。”

云臻被许平安的回答逗得哭笑不得,他觉得这个样子的许平安极可爱,不再一味地忍气吞声,唯唯诺诺。也许这才应该是真实的她吧,单纯随性的像个孩子。心里想着忍不住咧嘴一笑,手不由自主地揉了揉许平安的头发。

这回许平安不乐意了,“还说我对你图谋不轨,现在到底是谁在动手动脚呢!哼,公子若再不自重,我可要喊非礼了!”

云臻挑眉奸笑道:“呦,小娘子急了,呵呵,你倒是喊嘛,反正这个院子里的所有人可都知道我们是'夫妻'呢。哎呀呀,这夜黑风高夜,可正是杀人放火天呐。”

平安知道云臻是在开玩笑,可还是忍不住被他的话羞红了脸,耳朵一阵发烫,赶紧故作镇定地扭开脸不看他。

云臻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看着平安躲避的眼神,要知道能看到从容不迫的许秘书发窘可是百年不遇的奇景啊。云臻遗憾地想怎么以前就没发现许平安这么可爱呢?现在嘛…好像也不算迟。

看着许平安仍然看向别处,身上披着的大衣已经滑落大半,便贴心地为她往上拢了拢。两人不知何时已经靠的很近,只是都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了。

“平安”云臻再一次呼唤这个名字,好像从第一次听到她自我介绍之后就喜欢上了这个名字,他总是上瘾一般反复咀嚼这两个字。

“嗯?”许平安下意识地应着,轻轻柔柔的,似乎声音偏大一些便是亵渎了如此安静的夜晚。

云臻看着许平安,眼神里有些犹豫和挣扎,“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呢。”

平安听到这句话后愣了一下,心里突然涌出一丝不舍,微微笑着“是啊,终于要回去了。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天,你一定闷坏了吧!再忍受今天一个晚上,明天就可以回去看到你的女朋友们了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