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二十三章 云地主vs许佃户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487 2016-07-08 00:35:48

  人类骨子里的好斗因子一旦激活,便大有不死不休之势。兵法云:“兵者,诡道也!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为善者也。”既然拉不下面子坐下和谈,身体条件又不允许硬碰硬,也就只好想想办法有事没事地给对方添点儿堵了。

  某日午饭刚过。外面风和日丽,碧空如洗。院落内的清泉叮叮咚咚,声音极是悦耳动听。

  许平安和林奶奶的一对双胞胎孙子小龙,小虎三人凑在溪旁小声嘀咕着什么。云臻坐在离他们好几米远的摇椅上,脖子往人堆儿处伸的老长。可是三人背对着他,身体紧挨着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墙。心里好似有千万只蚂蚁蠢蠢欲动,但却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实在受不了被孤立一旁的滋味儿,云臻好奇地问道:“你们在干吗?”

  平安慢慢扭过头,巧笑倩兮。“我们在捉鱼。”

  提到捉鱼,云臻眼前一亮,更是被吊足了胃口。沉思片刻,云臻咬牙发狠地自我催眠:“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大丈夫能曲能伸,等爷出了这山谷又是一条好汉!”终于没骨气的开口道:“我能一起看看么?”那声音里的小心翼翼全然不像出自于一位上市公司总经理之口,倒像是个讨糖吃的懦懦孩童。

  平安倒也爽快,大方一笑道:“有何不可?”巴巴儿地跑过来架起云臻往溪边走去。将他安置在一块平滑的石头上坐下后静悄悄地退到一边。

  云臻认真地盯着潺潺流水,兴奋地开始寻找鱼的影子。十分钟过去了,清澈见底的溪水依然不见半条鱼的影子。云臻忍不住问道:“这里真有鱼吗?我怎么一条也没看到啊?”

  四周寂寂,无人应答。云臻抬头一看,三人早已不知去向。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喃喃道:“捉鱼,捉愚…”原来他才是真正的愚啊!

  就这样,云臻独自一人对着清流在石头上坐了两个钟头。林奶奶见状奇怪地看向一旁眉飞色舞的平安,平安不坑死自家老板誓不罢休。笑着说:“嗯,他想媳妇儿了。”

  老婆婆古怪地看了平安一眼,摇头低笑道:“你不就是他媳妇儿吗?还在这儿胡说八道的。我这老婆子还真是搞不懂你们年轻人整天都在想什么,哪有这样说自己丈夫的。”

  平安被林奶奶说得红了脸,羞赧地轻咬嘴唇。很想开口解释,但终究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真相。

  平安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觉得这次给云臻的教训差不多了,要真是把他逼急了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反倒不美。

  慢腾腾地走到云臻身后,脸上的得色毫不掩饰,反正这会儿他也看不到她的表情。

  平安用惊讶的语气说:“哎呀云总,你怎么还在这里?你瞧我真是没脑子,原先我本来是要回屋拿捕鱼的渔网的,可是林奶奶突然说找我有事,我就把您老还在溪边的事给忘了。唉,是我疏忽了。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回行不?来,我扶您回屋。”

  说着就要上前扶起云臻。云臻身形一歪,避开了平安的触碰,没有说话。平安讶异地看向他,见他不理自己。只顾凝视着脚下流水,眼中现出一抹焦急之色。看他的样子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平安一时也拿不准云臻是不是装的,也望向溪水迟疑地问道:“云臻,你在找什么东西吗?”

  云臻看了平安一眼,复又低头看着水面纠结地说道:“刚才我不小心把手表掉到水里面去了,那只表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必须要找到它。可是,我的腿又…”云臻不再说话,只难过的看着自己的腿。

  平安心生疑窦,这个她倒是没注意,刚才他有戴手表吗?怀疑地盯着他的表情,想从中窥探他话中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少。

  云臻闪开眼神,冷冷地说:“你不相信就算了,反正我也没指望你帮我找。”

  听他的语气好像是真的…平安轻叹一声,柔和地说:“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当然信你说的。这样吧,我先送你回去,等一下我帮你找行不行?”

  云臻听了平安的话后,这才有了笑模样。感激地看了平安一眼,眼角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闪过,迅速被真诚的微笑掩盖掉。

  麻利地脱掉鞋袜,卷起裤腿,小心翼翼地趟入溪水里探着身子寻找云臻掉落的手表。翻翻找找直到夜幕低垂,小楼里亮起了灯光。

  平安坚持着弓身往水里面一遍遍摸索着,但是由于在溪里浸泡的时间太长,加上越来越冰凉刺骨的流水。初始被水下卵石硌得生疼的双脚此刻已经麻木,双腿仅能感觉一丝痛麻肿胀的紧绷感。

  周身一片冰凉凛冽,好想尽快钻进温暖的被窝。但是手表没找到,她不好意思空手而回。只能强忍着不适一边摸索一边骂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吃饱了撑的给自己找了这么个麻烦。

  云臻沉默地看着远处那一抹倔强的身影,心里涌出莫名的情绪。他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分了,原是想着平安会应付了事,可没想到这傻丫头这么倔。

  山中的秋夜格外的冷。平安已经冻得嘴唇青紫,只是机械地做着翻找的动作。神智好像也被冷水激得有些迟缓,以至于听到小龙小虎对自己说的话时唯一能做的事竟然是发蒙。

  “平安姐姐,你快出来吧!云臻哥哥的手表已经找到了。”

  皎白月色下的许平安脸色更显苍白,像一尊雕塑怔怔的望着两个孩子。开口时喉间有些痛痒:“找到了?在哪儿?”

  小虎懵懂地说:“云臻哥哥是在他的枕头底下找到的。他说是他一时疏忽忘记了。”

  艰难地走出水面穿上鞋袜,其实平安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疲惫地坐在原先云臻坐过的石头上,苦笑喃喃:“算你狠!”

  接下来的时光让平安生出一种活在旧社会的错觉。当然,她没有当黄世仁的命,只好带着满腔怨气当个时刻盼望着能推翻那卯着劲奴役自己的大山的杨白劳

  “平安,我渴。”黄世仁对于压榨手下的佃户不遗余力。

  “平安,水太烫啦!”黄世仁对某人极尽折磨之能事,乐此不疲。

  “平安,水太冰了,我会肚子痛。”某地主语带不满。

  “平安,我饿。”香甜的粥端在了面前。

  “嗯,突然不想吃了,算了,端走吧。”某男咽下口水恋恋不舍。

  “平安,屋里阴凉,你扶我到院子里晒晒太阳吧”某老板颐指气使地说。

  “平安…”

  “云臻,你够了!还有完没完了!”某女终于炸毛发飙道。

  许平安心里气得直骂娘。丫的都一个上午了,自己被云臻像个陀螺一样支使得滴溜乱转,搞得现在只要一听到云臻叫她的名字就浑身哆嗦。气得她都想把那人的另外一条腿也打断,整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才好。

  云臻被平安吼得瞬间不敢吱声。顿了顿,扁扁嘴唇委屈地说:“平安是嫌我烦了么?算了你走吧,别管我了,就让我一个人在这自生自灭吧。”

  平安被云臻扁嘴做作的模样呕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两人对视半天,许平安终于还是没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认命的垂下头,颓然道:“你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