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二十四章 冤家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364 2016-07-12 23:18:34

  不管日子对人们来说是白驹过隙还是煎熬困苦,中秋节终究如期而至。

  林奶奶一家老小早早地起来准备过节的东西。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口人,但是对于传统节日还是相当讲究的。

  平安跟林奶奶和林大婶一起给屋里供着的菩萨上了柱香,期盼风调雨顺,日子红火。她不迷信,但还是小小地盼望他们能够早日平安离开这里。

  林大叔独自离开山谷去城里采买东西,要到下午才能回来,承诺一定不会误了晚上的团圆饭。临走时还告诉她和云臻说他会去警察局报案,让警察想办法帮助他们离开。

  几天的相处,两人与林家几口已经像是一家人。初听到他们二人可能快要离开,脸上不禁黯然。能够回去,平安和云臻自然很高兴。可是看到这一家人的神色,浓浓的不舍也立刻涌上心头。大家又想到这样的时刻过一分便少一分,更加不舍得浪费了好时光,当下将离愁别绪抛到一边,一大家子人开始热热闹闹说笑着准备晚宴上的各种食材。

  S市某区派出所刑侦专案组办公室

  “伊小姐,我已经向你解释过很多遍了。现在我们专案组已经在调查这件事,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如果有消息一定会通知你的,你真的不用这样一天跑八趟,怪辛苦的。”年轻稳重的声音里透出一丝无奈。刑侦重案组队长程时表示他对面前这个美丽的女孩儿无语了,最近几天他都忍着跳脚的冲动,耐心地安抚并开导她。他发誓自己活了二十八年,连对自己的亲妈都没这么体贴过。

  “通知,通知。这都过了一个星期了,到现在还没有我朋友他们的消息。你们的办事效率到底是有多低!我都怀疑国家养你们到底有什么用!”伊然对这个男人的官方口吻表现出极大的不耐烦。

  一周前的晚上,伊然如往常一样给平安打电话想要彼此贯彻一下八卦精神。

  直等到电话里的铃声停下,平安也没有接电话。刚准备再打过去,许平安的电话就进来了。还没等伊然开口,平安就先急声打断了她。可刚说了一句话,对方电话竟然挂断了。等她再拨过去,那头却传来了已关机的语音提示。

  伊然盯着手机愣半天,开始在脑中仔细回想其中的异常,她听出许平安当时的声音很紧张也很焦虑。好像说什么快去救他们…

  忽然心头一震,天呐,该不会平安和云总遭人绑架了吧!伊然赶紧翻出云臻的号码拨过去,同样是关机。

  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不敢再多想,伊然急忙跑到警察局报了案。其实一般情况下受害人在失踪二十四小时后,派出所才会受理此案。但是由于伊然将许平安求救的经过描述得很清楚,又得知与许平安一起失踪的还有云扬企业的接班人云臻。警方立即向云威远确认此事,当确定云臻失联以后,云威远受不了刺激,一度昏厥过去。

  云扬每年为S市GDP增长所做的贡献足以使云臻失踪案惊动政府高层,从而敦促重案组对此案要高度重视。

  然而令他们感到头疼的是几天来他们根本无法用现在的科技手段斟探出两人的去向。但根据伊然提供的线索说当时许平安打电话向她求救,所以警方只能初步怀疑他们极有可能是遭到绑架。

  警方分析如果他们真的是被绑架的话,劫匪应该会放出消息。特别是云家拥有雄厚的财力,想以此敲诈一笔更是理所当然。他们一方面不放弃继续搜寻,另一方面也在等绑匪的电话。可是并没有传来任何关于云臻的消息。

  难道不是绑架?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至于二人像凭空消失一般杳无音信?没有接到报案,也没收到绑匪电话。现在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让专案组是头疼不已。特别是其中一位还是身家数亿的云氏接班人,云家已经放出话来,只要能找到云臻,一定会最大程度地支持专案组的工作。上面的领导也在不断给他们施压,媒体更是每天把派出所大门围得水泄不通。

  程时无奈地看着面前气势汹汹的伊然。已经一周了,这个姑娘一天七八趟地往这儿跑,一坐就是大半天。每次不说话还好,一开口就把他们这些警员给损得体无完肤。发人深思的是,她对他们的精神洗礼无疑是成功的,因为有好几个同事已经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长脑子这种东西了。

程时头一回深深觉得生活其实并不是很美好。每次见了她都有种老鼠见到猫的感觉,却还不得不陪着小心,生怕她一时激愤把专案组给砸了。心里暗暗叫苦:“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碰见这么个难缠的冤家。今年的中秋节是无论如何也别想安生了。”

  正准备振作精神挖空心思继续对伊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时,一名警员跑过来拯救了他。“队长,有一位农民来所里报案说环山公路那里发生一起车祸,让我们前去救援。”

  程时想起了以前在网上无意间看过的一个帖子。说的是法律规定男人要在十八岁服兵役,上战场杀敌,却必须要二十二岁才能结婚。以此得出结论是女人比敌人更可怕。以前他看过只觉得有趣,一笑置之。但是现在他忽然觉得这句话简直是至理名言。虽然说处理车祸这种事故很让人痛心,但是想到终于能摆脱这个冤家了,程时心里还是很无耻地松了一口气。

  程时轻咳一声,故作严肃地对伊然说:“伊小姐,关于你朋友失踪的事情我们一定会尽全力调查的。我现在还有重要的事要处理,就不招待你了。今天是中秋节,你还是先回去吧。”说完头也不回飞也似的离开了,如果有人仔细观察的话,一定能看出某人的脚步带着些微的仓惶和狼狈。

  伊然朝着快速离开的背影大吼,无奈对方充耳不闻,反而像是避瘟神一般越走越疾。然后伊然就这么孤零零地在空荡荡的办公室坐了一个小时,偶尔有一两个警察过来拿文件也是拿完就跑,别人对她的视而不见让她憋了一肚子的火没处发,嘟囔了句“全TM都是废物”之后,冷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出了办公室大门后,除了程时,其他专案组的警员一个个如雨后春笋般不知道从哪儿纷纷冒了出来…

  警员甲拍拍受惊的小心脏,脸色苍白的对警员乙说:“废物,瞧你那没出息样,哆嗦什么。”乙翻了个白眼道:“咱们俩到底谁在哆嗦,丫的你再不松手我的胳膊就废了!”某乙心疼地看着自己被掐的黑紫的胳膊。

  “我不想活了。”某丙哭丧着脸顿时有了轻生的念头。

  某丁安慰道:“别气馁。这点儿挫折…以后让队长一个人面对,是生是死与我们无关!”

  “好主意!”众人齐心毫不犹豫地把自家队长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