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二十一章 山中的逗比岁月(一)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368 2016-06-29 00:24:11

    看着云臻一副假正经的自我陶醉,平安第一次发现往日总是端着高冷范儿的云臻还有这么可爱逗比的一面。平安“哧”的一声笑道:“真没看出来啊,云总还有当诗人的潜质。”

  云臻倒也不谦虚,傲慢地说:“许秘书慧眼识珠啊。我承认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全才,关于这一点,我表示也很苦恼啊。我素来为人低调,许秘书千万不要太崇拜我哦!”

  平安撇嘴回道:“云总的确是个全才,尤其吹牛皮的功夫最是了得。小女子实在望尘莫及,仰慕久矣!”

  云臻也配合地跟平安一唱一和起来,爽朗一笑道:“姑娘如此抬爱,小生愧不敢当啊。不知姑娘可有什么心愿,但说无妨。小生自当尽力满足一二,也算不负姑娘的一片痴心。”

  平安听见云臻说到“痴心”二字,又是一阵犯呕。眸光微转,随即换上一脸谄媚的笑道:“以公子天人之资,不知有多少春闺梦里人愿为你憔悴不悔呢。小女子蒲柳之质实在难登大雅之堂,痴心二字更是不敢奢求了…不过公子方才答允可是当真?果真什么要求都能提?”哼,跟姐玩咬文嚼字,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海龟”玩不玩得过一个文科生!

  云臻斜倚着床,微眯着眼,似很悠哉地说:“嗯,说来听听。”

  平安端坐淡笑道:“常言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承蒙公子不弃,才使奴家得以在公子跟前侍奉,奴家感激涕零。唯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方能报得公子顾念之恩。不察你我二人遭此大难却能置之死地而后生,此间玄妙想必定是公子有洪福之相故得上苍垂怜。奴家得公子庇佑安得苟活于此,实属大幸。故而无颜奢望有从龙之功,惟愿公子日后重回九天之时,能念在奴家不离不弃生死相随的份儿上宽宥提点一二…”

  平安一口气啰啰嗦嗦了一大堆。云臻听着那些晦涩难懂的之乎者也,双眉之间的川字渐渐越皱越高。他从小生活在国外,中文水平不过是一瓶水不满,半瓶水晃荡。没事儿的时候偶尔会看一两眼古装片,能简单说上一两句酸文儒语就算不错了。可如今听见平安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他是半句重点也抓不到。最后还是黑着脸,咬着牙回了一句:“说人话!”

  平安非常想哈哈大笑,可是好像看见了面前的男人脑后已经飞过了无数只萧瑟的乌鸦。只能自已默默承受快要憋出内伤的身体,轻咳了声说道:“我是说回去之后云总能不能给我涨点儿工资?”

  云臻听到真相后,双眼圆睁,瞠目结舌。惊愕半天,才幽幽地说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平安脸上一乐:“老板,那是你说让我但说无妨的。我的心愿公子能达成吧?”说完还俏皮的冲着云臻眨了眨眼。

  云臻被平安眼中的神彩微微闪了神,这个眼神…闭了闭眼,云臻对着平安的摇头,扼腕叹息道:“此情此景,女孩子家不是都应该说一些什么以身相许之类的话吗?你倒好,竟然提出这么现实的要求。实在是大煞风景啊!”

  平安不想再跟云臻扯一些有的没的。轻轻扶云臻躺下,给他盖上被子。安置好一切后淡笑着看着他说:“得了,再这样聊下去就没完了。我就住在隔壁房间有什么事情就叫我一声。您也坐了半天了,也该休息吧,我走了。”

  虽然这一家人认定他们是夫妻,但是因为云臻和平安都受了伤。为了方便照顾他们,林奶奶把他们安排在一墙之隔的两间屋子里。幸好没有让她和云臻在一间房里,不然得多尴尬啊。平安对林奶奶如此周到的安排感激不已。林奶奶的光辉形象在平安心中更加可爱可敬了。

  云臻微笑地看着平安离开走到门口,忽然心中一动。叫了一声:“平安”

  平安疑惑地转身看着他问道:“嗯?怎么了?”

  云臻露出一抹温润的笑,真诚地说:“谢谢!”谢谢你的照顾,谢谢你的不放手,谢谢你给的承诺。

  平安眼中闪过一丝讶异,片刻也转而微笑道:“云总,是你救了我的命。是我应该感谢你,你怎么反倒谢起我来了。你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

  云臻对着紧闭上的房门沉思良久。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心里似乎充盈着前所未有的开心和满足,很奇特的体验。放松地闭上眼睛,不一会就陷入了梦乡。

  第二天云臻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从窗户折射进入房间亮堂暖和的光线就可以预见今天的太阳有多么和煦怡人。

  云臻双手用力撑坐起身子,缓了缓呼吸。他可以明显感觉到除了那条打着石膏的腿不能动外,身体上其他受伤的部位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看来那些草药的效果的确很神奇,云臻暗暗在心里想。

  慢慢地下床。云臻按压着窗台,用仅剩的一条好腿蹦跶到门口。这是他呆在这里三天之后第一次看见建在这座山谷里的房子。

  这是一幢两层的小楼,院子里的东西摆放的整齐干净。院子大而宽敞。左边有一块天然的巨石,石头的下面有一个胳膊那么粗的空隙。那个空隙中不断有泉水汩汩流出,在巨石前形成一条曲折的溪流。泉水清澈见底,水流打在两边的碎石上,如环佩叮咚悦耳清新。也许是常年溪流不断,石头下方结了一层浅褐色的水垢。

  此时林奶奶正坐在泉水边静静地洗着衣服,两个孩童正与一只小花狗嘻嘻玩闹。泉水的流动和着洗衣服的摩擦声形成了美妙的乐曲,相映成趣。

  院落呈现了一种开放式的格局,依稀可见曾经白色的院墙被雨水冲刷成了青灰色,整个院落独立而妥贴地嵌在群山之中。看起来像极了一幅写意婉约的山水画。悠然泼墨挥挥洒就,却韵味绵长。云臻不由得想起了暮色里烟雨江南,还有那悠长悠长的古巷。

  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梦中,如此这般和谐的画面总是会触动人们内心最深处的柔软。

就像人们在疲惫无助时总会想到逃离所在的环境和生活,同时也渴望去那些江南水乡,高原雪山,彩云之南的地方寻一份清净。

几乎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那么一瞬间产生过避世的想法。他有时也会想能有一天放下所有的名利虚妄,找一处可以远离人世间所有纷纷扰扰的世外桃源。只和自己心爱的人从此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可是想归想,其实他很清楚短暂的沉迷可以愉悦身心。然而山中不知岁月,时间久了,那颗躁动不安的心终会耐不住寂寞,就会开始想念繁华都市里的灯红酒绿,杂然喧嚣。最后他也只能笑着自嘲自己现实凡俗的思想。至少目前为止他觉得自己远没有那样超然于物外的境界和勇气去放弃他所拥有的一切。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并未遇到那个值得他放弃所有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