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十七章 舍己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345 2016-06-20 21:47:55

   更深露重,夜凉如水。山谷在层层叠叠的苍翠间更显得阴森肃然。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就静静的侧翻在山谷中的一处平地上,冒着缕缕青烟。

  平安的手指微微颤动,渐渐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神智也恢复了一些。记得他们的车是被一辆失控的货车撞下了悬崖…

  “嘶!”额头一处的刺疼令平安低呼一声,这应该是撞在车上碰伤了。平安感觉自己好像压在什么东西上,宽厚柔软。睁开眼睛一看才明白原来自己整个身体都趴在云臻的身上,可云臻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双眼紧闭,很明显还处在昏迷当中。

  平安想从云臻身上移开,却沮丧地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无奈只得作罢。看了看自己现在所处的状态,原来自己和云臻都躺在汽车右边的车门上。平安这才知道这辆车定是侧翻了。

  仔细回想汽车坠崖时的情形,平安仍心有余悸。当时云臻为了躲让大货车,尽量往右行驶。可是那辆货车却好像中了邪似的横冲直撞,最后竟不受控制地朝他们驶来,结果就是他们被撞下山去。

  或许是他们命不该绝。多亏了山谷里那些枝繁茂密,盘桓错节的树木,汽车在下坠的时候,因受到了来自那些树枝强大的阻力而形成缓冲。等到车子落地的时候,那冲击力早就被降低到最小值了。只是尽管如此,当汽车接触到地面的时候,他们仍是受到了震荡。

  看着身下昏迷的云臻。平安还清楚地记得在车子坠崖的那一刻,他奋不顾身地将自己拉入怀中。而在受到猛烈的撞击之后,她昏了过去。

  率先醒来的平安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只是受了一些轻微的皮外伤。再看看依旧不省人事的云臻,平安慢慢伸出手向云臻的鼻间探去。幸好,还有呼吸,应该也是晕了过去。不由地松了口气。

  可是平安的心里却涌出阵阵酸楚。恐惧,感激,难过,自责,心痛。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大难临头时不惜一切保护自己的男人,一时间竟五味杂陈不知所措。只希望他千万不要出事才好,不然自己肯定要内疚一辈子。

  松口气的同时,平安又有了另一层担忧。虽然他们现在是没有大碍了,可是这是在深谷里,又没有自救的能力。到底会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出了事故,然后及时赶来救他们呢?如果没有人发现他们失踪了,那到最后还不是难逃一死。不是饿死在这里就是冻死在这里。

  平安正为这最坏的结果感到忧心忡忡时,忽然被自己的电话铃声惊醒。在这寂静寒冷的夜晚,那突然响起的旋律愈加扣人心弦。

  平安暗淡的眼神倏的一亮,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焰。刚才只顾着想怎么才能走出这山谷,竟然会忘记这么重要的通讯工具。平安发自肺腑地感叹手机是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发明。

  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平安忍着疼痛慢慢的从云臻的身上爬起来。好一通东翻西找,终于看到了被甩到车后座下的手提包。伸长胳膊好不容易够到了手提包,此时手机铃声也已停止。

  平安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提醒是伊然打来的,赶紧回拨过去。立刻间那边传来伊然疑惑的声音:“刚才打你电话怎么不接啊?”

  听到伊然的声音,平安压制住激动和恐惧打断了伊然想要继续说的话:“伊然,你先听我说。你快找人来救我们,我们…喂?喂?伊然,伊…”终于还是没来得及把话说完,手机嘟的一声关机了。

  “该死。”她竟然忘了给手机充电。气愤地把手机扔在一边,赶紧在云臻的口袋里翻找。当她终于摸到了云臻的手机还没来得及高兴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事实。云臻的手机屏幕碎裂的早就开不了机了,也可以想见云臻真的伤的不轻。

  平安气馁地跌坐在云臻身旁,喃喃自语道:“看来是天要亡我们俩了。”

  不,不能就这么放弃了。我们还那么年轻,我们将来都是要活到七八十岁甚至长命百岁的。就这样认命地死无葬身之地怎么行!想到这些,平安决定赶紧从车上下来,毕竟一直呆在车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反而会更危险。电影里不是经常会有汽车发生侧翻爆炸的场景吗,想想也怪吓人的。

  费力地起身打开一侧车门。平安几乎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才将云臻生拉硬拽地从车上拖出来。累的几乎要背过气去,虚脱地躺在平地上直喘粗气。平息了好半天,才微微侧转过头看向昏迷的云臻。

  清亮的月光下。他的双眸紧闭,稀疏绵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洒下一抹剪影。他的五官如雕像一般深邃。即使是安静地躺着,也掩盖不住他的魅惑丰华,俊美无俦。

  平安一边欣赏着美色,一边笑自己白痴。大难当前,连命都快没了,竟还有工夫在这犯花痴。

  起身跪在云臻的身旁。轻轻晃了晃他的身子,没反应。动作又大了点,口中喊着:“云臻,你快醒醒。云臻你别睡了好不好。等我们回去了,你想睡多久都成。只是现在你先起来好不好?云臻…”

  眼看着黑暗笼罩住整个山谷,耳听着四周渐起的不知名的嚎叫声。许平安开始不停地呼唤着云臻。心情也从初时的害怕,变成后来的越喊越委屈。一个大男人怎么还不如一个弱女子,虽然他受的撞击比自己厉害得多。可也不能睡那么久啊,她是真的怕啊!

  喊着喊着竟然已是泪流满面,一滴一滴,落在了云臻的脸上。

睫毛轻颤。是下雨了吗?可是这雨打在脸上为什么那么烫?

  慢慢睁开眼,看到了眼前有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女人。那哭声压抑着,一声声似晨钟暮鼓震撼着他的心灵。心疼,心痛。云臻咧嘴一笑:“许秘书这是哭什么呢?我还没死呢。”

  许平安的哭声蓦地一窒。看向依旧躺着一动不动,但脸上却带着温和笑容的云臻。霎那间,嘴一扁,平安崩了一晚上的情绪彻底奔溃。止也止不住地趴在云臻身上放声大哭。那样子像极了受了委屈的孩子一直隐忍着,直到看到了最亲近的家人,便无所顾忌地发泄自己的恐惧和不安。

  一开始云臻也被平安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犹豫了片刻之后,慢慢地伸出手在平安的背上有一下没一下轻柔地安抚着,似要就此抚平她心中所有的伤。

  平安哭了将近十分钟,云臻也安慰了她十分钟。直到平安哭得累了,才从云臻怀里抬起头来。眼睛红肿,血丝密布。柔顺的黑发被风和汗水搅得凌乱不堪。还有满脸满身的风尘,让平安显得有些狼狈。

  平安抹去眼泪,看到了云臻眼里的笑意。脸上浮现淡淡的高兴与担忧,声音里还带着轻轻的抽咽。“云总,我扶您起来吧!”“好。”云臻微笑着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