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十八章 如果结局是死,那就一起吧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284 2016-06-22 14:48:54

    平安轻柔地扶起云臻。见他吃力地配合自己站起来,苍白的脸上已浮起一层薄汗。平安担心地问:“云总,你是不是伤到哪儿了?”搀扶着云臻同时上下打量他的身体,却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云臻有些无力地摇摇头道:“没什么要紧的,就是后背有点疼。不严重,你别担心。”

  怀疑云臻只是在安慰自己才会故意说的那么轻松,平安更加自责。愧疚地低下头道:“对不起,都怪我。要不是我压在你的身上,你也不会…”话没说完平安的鼻子又酸了。

  云臻见平安无助的模样,心里涌出一丝温暖。玩笑般开解道:“怎么能怪你呢,当时可是我主动把你拉到我怀里的呀。说起来这占便宜的人可是我呢。”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啥嘴皮子。”平安深感无语,小声嘟囔道。

  云臻却是听到了平安的低讽,嘿嘿一笑道:“我这叫近朱者赤,呵呵。许秘书,这个成语我用的对吗?”

  听云臻这么一说,平安脸上闪过一丝赧然。不想再看他在这秀下限,平安赶紧转移话题:“云总我们还是赶快想想办法怎么离开这里吧。这里夜晚太冷了,多呆一分钟,就会多一分钟危险的。”

  云臻点点头表示同意平安的话,示意平安松开扶着他的手。刚要迈开步子准备往前走,却“嘭”的一声趴到了地上。吓得平安赶紧蹲下去扶起他,并焦急地问他到底怎么了。云臻此刻才很悲催地发现他的右腿竟然没有一点知觉,于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右腿骨折了。

  看着平安苦笑道:“许秘书,我的腿…怕是走不了了。你自己去找上山的路离开吧。”

  平安想也没想地立刻否决了他的建议:“不,我不走。你是因为我变成这样,我怎么可能扔下你一个人在这等死。”

  “不是让你扔下我。我现在走不动了。你安全离开,我才有活着的机会不是吗?”

  “不行,这里那么黑,可能还会有一些野兽什么的。我不放心。要走就一起走,如果老天爷真的要我们死在这深山里,那就一起吧。”

  云臻被平安前所未有的执拗震撼到了。听到那句“那就一起吧”的时候,云臻好像听到心里的某样东西一点一点碎掉的声音。就像极北之地一座座万年不化的冰山在经受了排山倒海之势后依旧傲然矗立。却在一场轻柔的和风细雨中辐射一般渐次消融,终化为潺潺流水,涤荡心间。云臻突然就想到了一句话: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云臻眼神复杂地看了平安一眼,幽幽地道:“好,那就一起吧!”说完便吃力地站起来,由平安架着他的胳膊。两人开始在未满的月光下摸索着前行…

  一夜走走停停。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来到了一条人工铺成的青石板台阶。沿着台阶扶摇直上,忽然看到了远处隐隐约约摇曳着微弱的亮光。

  两人相视一眼,眼中不约而同露出兴奋地光芒,急切地朝着那光线走去。

  平安身高一米六五,不算高也不算矮,在女性身高范围里算是正常值。身材也称得上玲珑有致。然而在身高一米八二的云臻面前,就显得过于小巧柔弱了。所以在云臻的一条大长腿骨折的情况下,平安则充当起了他的拐杖,一根纤细易折的拐杖。可想而知平安所承担的痛苦,堪比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汗水早已浸透了衣服,疲累得头脑发昏。却依然隐忍地坚持着,架着云臻继续往上走。可是由于天太黑,茂密的树林又遮挡住了月光。他们都没发现一根藤蔓挡在了青石板上,缠绕着路两端的树木。

  平安继续向前迈开步子,却突然被这根藤蔓绊住了脚。根本来不及站稳,平安慌乱地尖叫一声之后,竟然顺着阶梯往后倒去。

  云臻怀里蓦地一空,身体也因为没了支撑而险些摔倒。扭头看到将要向后倒去的平安,情急之下大喊了声:“平安!”之后便毫不犹豫地扑了过去,二人一起向下滚去。终于到了石阶的拐角处,两具纠缠的身体被一方天然巨石拦下。就此又都双双晕了过去…

  平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大亮。被强烈的光线包围,一时间让平安有些不适应。不自觉地伸手想去遮挡,这一动却牵扯的全身上下疼痛不堪。难受的平安呲牙咧嘴,泪花直冒。

  “你醒啦?”一个慈祥苍老的声音传来。平安疑惑地看向来人,目测这是一位约摸六七十岁的老婆婆。我没死,是她救了我吗?平安想着便要坐起来。老太太连忙劝阻:“你先好好躺着吧。你受了伤,身上全是淤青。还是暂时不要随意乱动的好。”

  平安感激地点点头,虚弱地道:“谢谢您救了我。”

  老婆婆微笑着说:“也是你们命大。今儿早上我儿子正准备要去田里干活,没想到竟然在石阶旁的一个大石边上发现了你们。就把你们带回来了。你身上有许多小伤口,不过还好没伤到骨头。敷一些草药就没事了,不会留疤的。”

  平安浑不在意地点点头,忽然想起刚刚老婆婆提到的是“你们”。慌张地抓住老婆婆的手问道:“婆婆,跟我一起的那个年轻人也在这里吗?他伤的严不严重?”

  老婆婆见平安一脸焦急不安的样子,和蔼地笑道:“他是你的丈夫吧?他受的伤比你严重得多。现在还昏迷着,就在隔壁房间躺着呢。不过他有一条腿骨折了,虽然我们寨子里有名的接骨大夫给他把骨头接上了,但是还是需要静养几个月才能好利索。”

  平安原本以为云臻只是崴到了脚,却没想到会是骨头断了。也忘了解释自己和云臻的关系,不顾老婆婆的阻拦急得非要起来到隔壁看一眼不可。老婆婆无奈只得扶着她去了。

  一见到云臻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平安眼泪刷的一下就决堤了。慢慢来到云臻的床边坐下,静静地看着那条打着石膏的腿,心里愈加自责。

  老婆婆见平安哭得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只以为她是太担心丈夫的安危,微笑地叹息一声。也没再说什么,把空间留给二人,默默地离开了房间。

  看着床上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的年轻人,平安无法想象这是那个往日神采飞扬,俊美无俦的云臻。突然有些厌恶自己。都是因为自己,才害得云臻三番两次的受伤。都是因为自己,一向风流倜傥的云臻却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面对这个对她有救命之恩的男人,平安再也无法维持往日的冷静与淡漠。无声落泪,默默祈祷:“老天爷。我欠了他的,我宁愿用我的一切来换他的平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