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二十章 错误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665 2016-06-26 16:39:29

    云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迷迷糊糊间感觉像是有人再给自己擦脸,动作非常轻柔,舒服得让他又险些睡过去。勉强睁开眼睛后,第一眼就看到了许平安。

  此时平安正拿着一条温热的毛巾给云臻擦脸,一看见云臻醒了,兴奋地叫道:“云总,你终于醒啦!现在感觉怎么样?腿还疼吗?”

  云臻看着许平安愣了愣。看到她的额头上贴着一块白纱布。脸色虽还有些苍白,但是眼睛里的光芒显示出她的精神不错。及肩的长发别在耳后柔顺地贴着脖颈,昏黄的灯光洒在她的头上形成一圈柔和的光晕。身上的职业装已经换成了一套布料极普通的休闲衣,更有一种别样的清纯和烟火气息。

  对上平安有些焦急的神色,云臻的心里一暖。温声道:“已经好多了,别担心。”

  平安见云臻的脸色确实比上午好了许多,终于放心了些。笑道:“你都好久没吃东西了,一定很难受吧。刚刚林奶奶熬了一些粥,我去给你端过来。”说完也不等云臻反应过来就转身跑了出去。

  恰巧此时老婆婆,也就是平安口中的林奶奶走了进来。云臻的后背也受了伤,林奶奶正准备要给云臻换药。见云臻醒了,便和蔼地笑道:“哟,年轻人你醒啦。你可不知道昨天你晕过去之后把你媳妇儿急成什么样。她身上也全是伤,应该躺在床上好好养着的。可是任凭我们怎么劝她就是不听,还跑上跑下地照顾你。唉,小伙子你真是好命啊。媳妇儿这么漂亮,还对你这么好。可要好好珍惜啊!呵呵。”

  云臻侧过身由着林奶奶为自己换药,沉思不语。原本以为自己只是今天上午晕倒的,却没想到是昨天发生的事。自己竟然睡了两天,而平安,她竟会不顾自己的身体照顾了他两天。心口微微酸疼,又夹杂着一丝淡淡的甜意。又想起刚刚林奶奶说的话,她好像误会了他和平安的关系,竟然以为他们是夫妻。

  有片刻的失神,云臻随即明朗一笑,没作任何解释。很显然林奶奶最后几句话取悦了他,身上的疼痛又减轻了几分。

  平安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见云臻正和林奶奶说话,好像还挺开心的样子。心里沉吟着,嗯,看来的确恢复得不错。

微笑地看着老婆婆道:“林奶奶你们在聊什么事情那么开心?”说着脚步不停地走向云臻:“云…额,云臻。等换了药我扶你起来喝点粥吧。你昏睡了两天,再不吃点东西,身体就要垮了。”

平安本来是想叫他云总的,但是看了一眼老婆婆就把那个“总”字给咽肚子里了。并非她不信任这一家人而刻意隐瞒他们,其实这个几乎要与世隔绝的小寨子里的人都是很质朴善良的。但是平安觉得还是低调点的好,以免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有外人在的时候平安一般都是喊云臻的名字。然而她不知道正是因为她这样的想法才引来一个美丽的误会。

  这时林奶奶也已给云臻上好药,重新包扎好后才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平安道:“你们小两口真有意思。怎么说话这么客气。放心在我这个老太婆面前不用这样拘束,我权当没看见不就行了。呵呵”

  林奶奶早在一开始就认为他们是两口子。而当时平安虽然清醒着,却因为云臻突然昏迷而方寸大乱。这两天也一直全身心放在照顾云臻上,根本就没空理会这一家人的想法,也没心思解释什么。

  但是现在云臻醒过来了,老婆婆还这样说,并且是当着两个当事人的面。平安只觉得脸莫名发烫,不行,这次一定得解释清楚。不然肯定会被云臻误会成她在他昏迷期间做了什么。

  “林奶奶你误会…咦?人呢?”平安刚要作解释,一抬头,哪里还有林奶奶的影子。

  云臻在林奶奶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平安的脸,就连她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都没有放过。见她皱着眉头沉思竟连林奶奶离开了都不知道,他的嘴角开始上扬。直到她慢半拍的想要开口解释什么时,他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但是这一声笑却牵动了全身的伤口,痛得他呲牙咧嘴,就连笑容也显得有些狰狞。

  平安被云臻莫名其妙的发笑弄得一头雾水,见云臻一直盯着自己看,不自觉低头也往自己身上看了看。看了半天也没找到笑点在哪儿,纳闷地问:“你笑什么?”

  云臻再看平安歪着的脑袋,皱起的眉头和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表情,顿时被萌翻了。心里头乐不可支,面上却极镇定地说:“哦,我是在想怎么我睡了一觉醒过来就突然成了有家室的人了?许秘书趁我昏迷的时候对我做了什么?”

  许平安被云臻的话吓得慌了神,赶紧急着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当时晕倒了。我心里着急就把这事儿给忽略了,谁知道后来他们都误会了。我这就跟他们说清楚”平安心里只想着得赶紧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云臻说清楚,要不然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以至于根本连云臻语气里那么明显的调侃意味都没注意到。

  云臻一把抓住要离开的平安的手, 暧,昧 一笑道:“你不用向任何人解释,我懂得!”

  “你懂个毛线啊!”平安心里暗暗骂道。怎么看云臻的嘴脸都带着一副便宜模样,她知道自己又被他给耍了。呼,姐今天心情甚好,不跟你丫一般见识。既然云臻不让平安解释,平安也懒得多事。这种事情指不定会越描越黑。所以,多说对错,不说不错。

  喂云臻喝完了粥,平安开始给他讲述他们现在所处的形势。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已经远离市区。因为这座山谷的地势十分险要,且地形又极复杂,所以外人几乎不曾经过这里。

  这里是谷中唯一的小寨子,有许多年轻人向往大城市的繁华,渐渐地带领全家都迁离了寨子不愿再回来。如今的寨子只剩下不到十户人家,大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他们在这生活了一辈子,早就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所以他们不愿意也不舍得离开,这些人中就包括这个姓林的人家。林奶奶今年快七十岁了,她的儿子儿媳也都已近不惑。林叔叔中年得子,两个双胞胎儿子今年也才八九岁。这个寨子的人家相隔都比较远。平时并不常来往,差不多都是过着半隐居的生活。他们靠在山下种一些草药和茶叶卖到城里挣一些钱维持生计,倒也能衣食无忧。

  而说到他们如何离开的问题,这座山没有一条平整的路面,全是从前寨子里的人用石块堆砌的台阶,所以交通工具基本靠两条腿。光是从这个山谷出来,一个行动正常的人都要走上六个小时,更别提他们当中还有个腿脚不好的人。因此就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他们根本没有能力离开这里。碰巧的是再过两天就是中秋节了。林叔叔要拿一批草药到城里卖,顺便去采购一些过节所需的物品。所以林叔叔请他们在这里调养两天,等他去城里的时候会把他们的情况通知给警察,让他们前来救援。

  云臻在听完平安的叙述后,并没有表现出很焦急的样子,反而是一派轻松怡然的神情,并很快地认清了现状。

眼睛微眯,用慵懒的嗓音说道:“想想我都好多年没有痛快地度一场假了。这样很好啊,每天能迎着清新的晨露,闻着本真的空气。一睁开眼就能看到云雾飘渺的群山,还有漫山遍野的苍翠。啧啧,这简直就是神仙过的生活啊!反正不是着急就能解决的问题,那么许秘书,就让我们抛开那些苦逼的俗事,好好尝尝这‘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滋味儿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