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十四章 试探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450 2016-06-13 12:33:18

   “云,云臻?”平安一听到这个名字,下巴险些惊掉。死命抠住了旁边的栏杆才没让自己滚下楼去,原来这里…是老板的家。天灵灵地灵灵,菩萨保佑千万不要是自己心里想的那样…

看到平安眼里的不可置信,中年妇女以为是她不相信自己说的话,又耐心解释道:“是这样的,昨晚你喝醉了,正好路上碰见少爷。少爷说你当时醉的不轻,倒在路边不省人事。他不放心你一个人,就把你带回来了。”

  果然…看来昨晚上看到的那个隐约的人影就是自个儿的顶头上司。平安的脸颊忍不住抽搐,真想拿块豆腐把自己撞死得了。心想这下完蛋了,被老板看到自己醉酒后的丑态,这回可真算是丢人都丢到美国去了。这下可好,这么多年建立的形象全毁了,全毁了。还有万一当时自己再说些什么胡话,那就不单纯是丢脸的问题了,恐怕连饭碗都难保啦!最近自己厄运缠身,真应该出门儿之前看看黄历的。呜呜,老天爷,我招你惹你了,你要这么整我?

  看着平安沮丧的小脸,又瞧见她还穿着睡袍赤着脚站在那里。中年妇女转身离开,不一会儿又回来了,手里还多了一套米色套装。温和的对平安说:“昨晚你回来吐了一场,是我给你洗的身子。衣服也是刚从干洗店拿回来,房间的鞋柜里有拖鞋,许小姐去换上吧。”

  让一个陌生人给自己洗澡,平安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很感激的说:“谢谢你阿姨。我叫许平安,你叫我平安就好。”

事已至此,多想无益。反正脸也丢了,那就听天由命吧。要是老板不吵她鱿鱼,那自然最好。要是真炒了自己,那也没什么好怕的。反正自己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到哪都能混口饭吃。想到这里,平安晦暗的心情消散了一些,脸上又露出了那万年不变的淡淡微笑。

  “我是少爷家的保姆,他们都叫我莲姨。你快去换衣服吧,换好了赶紧下来吃饭。”莲姨对这个礼貌的小姑娘没什么厌恶感,但也没有特别热情。

  察觉到对方对自己不温不火的态度,平安很有自知之明地没放在心上。

换好衣服下楼时,莲姨已经把饭菜摆上了桌。平安宿醉不能吃太过油腻的东西,莲姨单独熬了瘦肉粥给她,接着自己盛上一碗饭,两人慢条斯理地吃着。食不言,所以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打算。

莲姨的厨艺很好,瘦肉粥熬得松软滑糯,清香可口。菜品丰盛,色香味俱佳。但平安此刻心里装着事儿,所以就算是满汉全席摆在面前,也还是食不知味。

  看着面前心不在焉只是机械地拿勺子往嘴里送着粥的平安,莲姨终于忍不住问出了憋在心里一晚上的问题。

“平安是少爷的好朋友?”这问题问得隐晦。平安深谙说话的艺术,又怎么会听不出莲姨的深层意思。

  抬眸露出一个无害真诚的微笑:“不是的莲姨,云总是我的老板,我是他的助理。”平安实在是叫不出少爷二字,那样好像有一种自己是旧时代被大户人家买来当使唤丫头的感觉。

  莲姨了解地点点头,状似无意地对平安说道:“这么多年我还是头一次见少爷带女孩子回家呢!想必平安一定是少爷器重的人。”

  莲姨的试探让平安突然觉得有些乏味,知道她八成是误会自己是那种攀权附贵的女人,平安眼神里又附上一层漠然,淡然一笑道:“莲姨你误会了,昨晚我跟朋友出去玩,一时高兴就多喝了几杯,却没想到会醉倒在路边。要不是自己幸运碰见云总,说不定这会儿连命都没了,哪还能有机会在这儿和您说话聊天呢!”

  平安说的倒也是实话,如果不是碰巧遇见云臻,自己可能真要魂断来来往往的车轮下了。现在想起来平安心里还是阵阵后怕。她虽然对很多事情看得开,但也不代表就能看破红尘,视死如归啊。所以以后还是不要贪杯啊,害人无所谓,关键不能害己啊。她的确怕死得很呢!

  莲姨一听事情缘由,神情终于不再那么紧绷。她照顾少爷二十几年,早把云臻当成亲生儿子一样看待。所谓护犊情深,她对每一个想要刻意接近云臻的女人都是有些抵触的。她最瞧不上那些工于心计,蛮横自大的女人,自家那位翩翩公子怎么是那些庸脂俗粉能配得上的。赞赏地打量了平安一眼,这个女孩子倒是不像那些工于心计,一心想借有钱人上位的女人。她很聪明,但是却也知道分寸,懂得进退。即使被质疑误会,却能表现得不卑不亢。莲姨对平安的好感又提升了一层。

  没空理会莲姨的想法,因为这厢平安在刚说完这句话后突然就表示不淡定了。好像,自己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看向阳光通过落地窗折射进来的耀眼的光线,平安暗叫一声糟糕,牵强地笑了笑,貌似镇定地问莲姨此刻的时间。其实不用莲姨回答,她也能看出来他们现在吃的是午饭。本就苦闷的心情更是一落千丈,不仅喝的酩酊大醉被老大撞见,还敢无故翘班。许平安,你想死还是不想活了!唉!酒令智昏,古人诚不我欺。

  莲姨温和一笑,指着桌上的饭菜说:“你下楼的时候我刚好准备好午餐,少爷中午都不回来吃饭,所以平时就我一个人守在这里。今天多一个人陪我吃饭我也是太高兴了。倒是只顾着和你聊天了,差点忘了少爷临走的时候交代我的事。”看着平安面带疑惑,继续道:“少爷说让你今天好好休息,不用担心其他的事。”

  平安立刻理解了云臻的意思,心里压着的石头终于落地,甚至都忍不住要五体投地大喊一声云总圣明,万岁万岁万万岁了。反正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自己不该丢的人也丢了,不该犯得错也犯了。与其担惊受怕,还不如接受现实。老板既然都说放自己一天假,那就不必心急火燎地回公司自讨苦吃了。虽说有句话叫早死早超生,但还有句话叫好死不如赖活着。所以,负荆请罪神马的,能拖一会是一会儿吧。

  心里警报解除,平安终于可以跟莲姨说说笑笑地吃起午饭。吃完饭又坐了一小会儿,平安提出告辞。原本莲姨坚持要她等云臻回来再走,平安暗忖就是要趁他没回来才要离开呢。我脑子瓦特了,没事会往枪口上撞?

  拗不过平安地坚持,莲姨只好放人离开。没等莲姨把话说完,平安就急匆匆地跑出大门。

  走在寂静无人烟的大道上,发现这个鬼地方周围除了一些高档别墅如隔世般安静地矗立着,再看不到任何商业社会的产物。平安终于明白莲姨未完的话是什么,这分明就是一个鸟不拉屎地富人区啊。连个车都打不到,那自己要怎么回去啊。云臻家是坚决不能再去的。平安一跺脚,心一横,顺着大路快步离开。

  两小时后,累的双腿打颤的许平安终于看到了令她魂牵梦萦的公交汽车站。听着此刻倍感亲切的南腔北调,再也支撑不住。身子一软跌在地上,内牛满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