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十二章 巧遇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337 2016-06-09 14:54:14

   深夜的公园虽然冷寂,但也不是一个人也没有。偶尔也会出现几对幽会的男女,只是看到两个漂亮的女孩子拿着啤酒当白水一样猛吹。不由纷纷侧目,露出讶异古怪的神色。

偶尔还有一两个同样心事重重的人看到平安他们两个借酒消愁的的样子,不禁感慨生活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啊,似乎感到一丝平衡。轻叹口气摇头离开。

酒喝完了,夜也深了。两个醉酒的女人互相搀扶着走出公园。其实平安还没有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至少她认为自己还认得出回家的路的。不过看伊然的样子,让她自己回家恐怕有点困难。她们走到马路边,平安伸手拦了辆出租车。把伊然塞进车后座后,告诉司机地址,并一再叮嘱他务必把伊然安全送到目的地。司机大叔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拜托我是做正经生意,不是拐卖妇女的好伐。你拦着我到底还让不让走了,我老婆做了一桌子菜等着我早点收工回家吃饭呢。再磨叽下去黄花菜都要凉了。

平安醉酒之后特别有当大唐高僧的潜质,神叨叨的在已是满脸黑线的司机耳边不停聒噪。终于在司机大叔忍不住想暴走之前,才识时务地让开道路。等到终于再看不见载着伊然的出租车的影子后,才独自也转身往回走去。

平安和伊然的家正好在相反的方向,她没有打的回家,而是一个人慢悠悠地走向一条僻静小路。她的肠胃不是很好,这是上大学那会儿落下的病根儿。喝酒之后一坐车上就会晕车,所以她就想走着回去,顺便路上能吹吹冷风醒醒酒。这条路不算太窄,可堪堪容下一辆汽车通过尚有富余。但相比车水马龙的大柏油路就显得不够看了,但是这条路却是平安回家的唯一捷径。

平安步履蹒跚的走着,忽然有了唱歌的兴致。微微一顿,随即豪迈唱道:“我颠颠又倒倒, 好比浪涛。 有万种的委屈,付之一笑。我一下低,我一下高。摇摇晃晃不肯倒,酒里乾坤我最知道…”

腹中突然一阵翻腾汹涌,喉间一股异样的感觉呼之欲出。再也唱不下去,跌跌撞撞地跑到路边一阵呕吐,感觉心肺都要呕出来了才觉得呼吸顺畅了些。吃力地起身,蓦地感觉天旋地转。晃晃悠悠地虚抬起腿走了几步,终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晚上十点,秋风渐冷…

云臻悠然地开着车在回家的路上。连着几天被徐梓依缠着去她未开业的设计工作室帮一些完全可以一个人搞定的小忙,云臻对她此番大材小用的行为也有点儿无语。但是又不希望让这个妹妹太失望,只好撇下繁冗的公事来陪她。今天她的工作室终于开张了,也就是说他总算可以解放啦。从开业酒会开始到结束,他的表情都是神采飞扬的。当然,如果没有酒会上发生的喷嚏事件的话,就更美妙了。

充满活力的大都市总是越夜越美丽的。尽管已是深夜,但对于那些年轻鲜活的生命来说,夜生活却才刚刚开始。这个时间的马路上熙熙攘攘的车辆如一条泛着夺目的光的巨型火龙,不停地向前蜿蜒摆动。却无法用肉眼丈量出它的长度究竟几何。

云臻为了避免堵车就另辟蹊径开进了一条不起眼的林荫路。这条道路比较窄,附近只有几幢年代久远的居民楼和一处不太大的公园,平时居住在这附近的人们都是空闲时步行去公园锻炼。而且这里远离闹市区,因此一般很少有车辆经过。他也是偶尔上班赶时间才会绕道此处,今天忙活了一天感觉有点累就想图个清静,所以选了这条路回家。

此刻天上月朗星稀,地上一马平川。汽车打着近光灯,目测能见度有二十米左右。今天的路况不错,是以云臻的精神不免有些懈怠。所以当一个白色的身影摇摇晃晃地出现在路中间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浑身震颤。心头一紧:乖乖,有鬼啊!

眼见着那“女鬼”飘飘忽忽地就要来到自己面前,云臻慌乱间连忙踩下刹车。伴随着轮胎摩擦过地面发出的嘶鸣,“女鬼”也在离车头近一米处应声倒下。

云臻身体撞向方向盘,惊魂未定。但好歹是男人,曾经又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学霸。从小老师就常教导他要相信科学,反对迷信所以他是无神论或是无鬼论的坚决拥趸者。只片刻间他就肯定刚才那个白色的影子是人非鬼。

定了定神,云臻推开车门下车走到车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地上背身躺着的披头散发的女人,心头闪过一丝疑问:“碰瓷党应该不会上夜班吧?”如果真是碰瓷的,那未免也太勤劳了点吧。大晚上的都不舍得歇着还要忙着做业务么?

云臻谨慎地站着不动,叫她:“小姐?醒醒小姐?你怎么躺在路中间啊?这样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对方没反应。蹲下身继续叫,还是没反应。唔,好大的酒气。云臻嫌恶的皱眉,看来应该是真的喝醉了才倒在路上的。一时叫不醒她,可是她躺在路中间自己要怎么过去啊?最后只得屏住呼吸,硬着头皮将那具身子扳正露出那张娇弱的俏颜…

“许…许秘书?”这次云臻当真被惊着了。这,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此刻躺在自己怀里的这个脸色酡红,纤弱狼狈的小人儿是平时那个循规蹈矩,沉着淡然。整天摆着一张扑克脸的自己的秘书许平安么?云臻有些怀疑地再次看着怀中的女人身上穿的米色职业装。额,好像,今天许秘书的确穿的是这件衣服哦。

云臻的眼中疑惑更甚。平心而论,其实许平安给他的印象并不深。唯一一次让云臻对她感到好奇还是他当初刚来到现在的公司出任总经理的时候,她对他的不屑一顾的表情。但他后来想想也许当时那一瞬间的惊艳真的只是他的错觉而已。因为在这一年当中,许平安的表现一直都是中规中矩,谨小慎微的。她对工作诚然是认真负责的,即使面对各种压力也总是表现的不卑不亢,进退有度。

当然这足以说明许平安是一个八面玲珑,心思缜密,精于计算的聪慧女子。可细想想,作为一名高级助理,拥有这些能力不是一项理所应当的职业素养吗?

所以云臻很早就得出结论:许平安不过就是芸芸众生中毫不起眼,碌碌无为,缺乏情调的普普通通的职业女性一枚。然而今晚的许平安似乎与往日有些不同。她安静地躺在云臻的臂弯里,轻柔地蹭了蹭,试图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沉沉睡着。

云臻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怀中乱动的人儿,心里蓦然涌出一股暖意,眼神里闪现出一抹怜惜。用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温柔语气轻唤着怀中人儿:“许平安?醒醒。平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