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十五章 生怨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291 2016-06-16 11:42:40

    回到家后,平安简单梳洗之后回到卧室。坐在床边擦拭着未干的头发,无意中又瞥到床头柜上碎裂的相框,才想起她原本是要去买相框的。只不过后来却发生了那么多事,结果还是没买成。

  平安拿起相框,对着里面的照片出神。照片中的自己有些青涩,稚气未脱。只是安静地坐在草地上,面带微笑地看着镜头。其实应该是在看沈彧吧,因为他正拿着相机哄着要自己看镜头。看着当时自己的模样,那笑容里的知足和快乐不是假的。平安轻扯嘴角,苦涩一笑。玻璃碎了,就再也不能复原了…将照片夹进一本书中,平安把碎掉的玻璃相框扔进了垃圾桶。

  宿醉未消,再加上长时间的走路,平安浑身散了架般难受。想起明天上班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平安不再多想,疲惫地躺在床上养精蓄锐。

  翌日,一夜好眠的平安除了双腿酸疼以外心情倒是格外舒畅,一大早就精神抖擞地出现在公司。心中不禁感慨自己好像已不睡懒觉好多年,这一觉睡的。一个字,爽。

  一到公司,伊然就屁颠屁颠地跑到平安面前。好奇地问道:“平安,你昨天怎么没来上班啊?打你电话也没人接。要不是云总说你请假了,我还以为你被人拐卖了呢。害我担心自责了一整天。”

  平安见伊然还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就知道她不再因为云臻的事情纠结了。心里也替她感到高兴,于是起了捉弄她的念头。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还别说,前天晚上我真的遇见打劫的了。人家本来想劫色来着,但是一看到我的模样就被吓跑了。看见人家那么嫌弃我,你说我的心情能好受吗?所以就请了一天假在家睡了一天。至于没接你的电话,可能是我睡得太沉,没听到吧。”

  伊然为平安的贫嘴感到无语。论口才,她自知拍马也及不上许平安的。鄙夷地看着平安道:“看你的精神头不错嘛,还有心情在这忽悠我。行了,我就是担心你遇见什么危险。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我去工作了。”

  平安冲着她的背影谄媚地喊了声:“奴家多谢小主关心啊。小主慢走不送!”伊然头也不回地摆摆手离开。

  平安目送伊然离开后便收回视线。正要开始工作,感觉正前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她并没在意地继续低着头。突然平安好似想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小脸霎时红云满布。连忙站起身尽量保持镇定地道:“云总…早…”

  刚刚伊然在和平安说话的时候,云臻刚好过来,所以她们两个之间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再看看许平安见到自己像是老鼠见到猫的复杂表情,云臻克制住想笑的冲动,几乎要憋出内伤。握着拳头放在嘴边清了清嗓子对平安说道:“嗯,早…许秘书等一下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说完就转身朝办公室走去。

  平安特别狗腿地连忙应和。听到关门声后,明媚温婉的笑脸瞬间垮了下去,恨恨地敲着脑袋,懊恼地怀疑自己的脑子里不是进水了,是进了浆糊。

  “叩叩叩”三声熟悉而有规律的敲门声响起。

“请进。”口吻还是一贯地稳重内敛。

  云总,您的咖啡。”平安一如既往为云臻煮了杯咖啡。

“谢谢。”头未抬起,端起咖啡先喝了一口,眉峰轻挑。的确,习惯了这个味道之后感觉也还不错。

  放下杯子,云臻这才抬起头看向面前站着的女人。仿佛永远都是眼眸低垂,一脸平和的笑。

  云臻突然来了兴致,半真半假地笑道:“听说许秘书前天晚上遇到了色,狼 ?”

  平安笑容一窒,打着哈哈说道:“呵呵没有啦,我那是跟伊然开玩笑呢。那天的事,真的谢谢云总。”

  云臻无所谓地摆摆手:“既然要我遇见了这种事,就算是毫不相干的路人,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更何况你又是我的得力帮手。万一真出了什么事,那可就是公司的巨大损失了。”听着云臻将自己的作用说的那么夸大,一时间平安竟无言以对,只好不尴不尬地干笑两声。

  云臻见状,也不好再逗她。沉默片刻,关心地询问:“昨天晚上我回去以后,莲姨告诉我说你中午醒过来吃了午饭就急忙离开了。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了?还有你怎么不让我家里的司机送你?”云臻自然知道他住的地方没有公交车,甚至连出租车都很少会出现在那里。那么远的路,这个许平安到底是怎么回去的呢?

  许平安一听云臻说有司机可以送她,酸痛的双腿顿时好像中了一枪险些跪倒在地。她发誓如果知道自己需要走两个小时才能找到公交车的话,别说让司机送,就是云臻亲自开车送她回去她也会硬着头皮坐上去的。大不了在老板的气场下受点内伤,那也比外伤痊愈的快啊。亲爱的腿,对不起。主人让你受苦了。

  可是事到如今平安哪有脸说她是自己一步一步爬回去的。只能打肿脸充胖子,笑着说:“多谢老板关心,我昨天从您家出来,刚好碰见一辆出租车,所以就打车回去了。而且昨天又休息了一天,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也麻烦您代我向莲姨道声谢,给你们添麻烦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平安突然深深觉得自己那天的狼狈其实跟眼前这个男人脱不了干系。要不是他不让加班,她也不会碰见沈彧。要不是他害伊然伤心,她也不会去陪伊然发神经喝那么多酒。要不是…反正平安现在对云臻恨得是牙痒痒。即便云臻对此毫不知情,但平安认定了他就是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面对这个祸害,要她把道谢的话说得一点儿不敷衍,就一句话,臣妾做不到哇!

  云臻听她的场面话说的一套一套的,和醉酒的那晚的样子大相径庭。听出她语气里的敷衍,神色一黯,突然觉得好无趣。既然这个女人愿意戴着虚伪的面具,自己又何必跟她聊这么多。一想到心里竟然还曾冒出想要开导她的念头,哈,可笑。

  脸色一整,云臻正色道:“许秘书不用那么客气,我只是希望自己的员工不要因为私下的感情生活不顺利而把一些负面情绪带到工作当中。好了,别忘了今天下午三点我们要和亨利集团签约的事。这次合作计划筹备了那么久,千万不能出现任何失误。你赶快去把相关文件备齐,我们下午一点出发。”

平安还没从云臻的前一句话所表达的意思中回过神来,就又听见他说和亨利集团合作的事情。知道这次的案子对公司意义重大,顾不得深想那些貌似无关紧要的话,一脸严肃的离开准备资料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