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十章 消愁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836 2016-06-05 23:43:44

   平安很无奈。看着沈彧那坚定的神色,她已经懒得跟他再费唇舌。既然人家没有再提重来一次这种话,还保证不会打扰自己的生活,她还能怎么说。反正最终接不接受决定权在自己手里。自己关起门来过日子,他爱怎么折腾随便他吧。她心里就想着一句话:任你风雨飘摇,我自岿然不动。哼,你能奈我何?

  一顿饭吃得平安味同嚼蜡,只想赶紧吃完了事。席间又和沈彧扯了些有的没的,连平安自己都十分佩服自己的定力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高度。

  吃完饭沈彧又拉着平安唠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闲嗑,直到平安说再坐下去就要消化不良了才肯结账离开。

  之后沈彧适时提出送平安回家,平安露出为难之色。她不想跟沈彧再有任何往来,如果知道了她家的地址,可以预见自己平静的生活又要被打破。

  刚想开口拒绝,沈彧不等她开口,连忙说道:“就算是普通朋友,也应该能知道你住在哪吧。放心,我说过不会烦你就一定会做到。”

  看到沈彧一副光明磊落的样子,平安反倒觉得是自己太过敏感了。不好意思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只得由着沈彧把自己送到单元楼下。

  平安生怕沈彧再提出去她家喝杯茶之类的话。抢在沈彧之前开口:“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我就不留你到家坐了。你赶快回去吧,天黑路上注意安全。”

  沈彧有些好笑平安的行为,无奈又宠溺地望着平安叹道:“你别多想,把你安全送回来我才放心。你赶快上楼去吧,我走了。”

  望着沈彧绝尘而去的渐渐没入夜色的汽车,平安有些怔怔的茫然。在朦胧而昏黄的夜色中,心头沉寂不知所归…

  白天的时候,“秋老虎”的威力虽还有些炽烈霸道。但毕竟时节已近仲秋。即便再如何挣扎也不过是日薄西山,强弩之末。

  月华之下,炙烤过的城市渐渐恢复清冷。一袭凉意激得平安打了个哆嗦,脑袋瞬间清醒了许多。拢了拢身上的外套,想着得赶紧回去泡个热水澡暖暖身…

  正要转身之际,包里的手机铃声急促地响起。心脏吓得扑腾一下,好看的眉毛紧皱成结。

  口气不善地嘟哝着从包里拿出手机,在看到来电显示之后,清秀的小脸上写满无奈。

  伊然这个小丫头估计又向她”索要情报”来了。

  其实平安是真不看好伊然这边的剃头挑子一头热。可是俗话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坏一桩婚。她身为好朋友,怎么忍心打击她的积极性。何况只是当个情报员,每天就跟伊然打一个流水账式的小报告。也不算什么难事儿。

  平时许平安比较忙,上班时间根本没多少机会跟伊然扯闲篇儿。所以每天晚上下班后,伊然同学不是截住平安的道儿,就是午夜凶铃骚扰。搅得平安实在不堪其烦。

  她不能把气撒到伊然身上,于是就理所当然地把账记到那个烂桃花的身上。盼望着老天爷哪天能开开眼,给她一个落井下石的机会,她一定会好好珍惜…

  心里默默打好腹稿,不情愿地接通电话。正准备开口按着腹稿的内容向伊然作报告,却被彼端传来的重金属音乐震得耳膜轰鸣。

  眉头皱得更紧,对着电话大喊了声喂。紧接着那端的伊然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显得语无伦次,毫无条理,很显然是在酒吧喝多了。

  问了好几声,才搞清楚伊然所在那家酒吧的位置。平安说了句:“在那等着我,我去接你,千万别乱跑。”说完挂了电话连家也顾不得回就去找伊然去了。

  平安坐出租车来到了伊然所说的那个酒吧。刚到舞厅门口,就被里面的烟雾缭绕熏得呼吸困难。

  平安很确定自己不喜欢这种地方,如雷的音响声和疯狂的尖叫声刺得她的心紧缩微疼。她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找到伊然离开这个鬼地方。

  穿梭在舞池拥挤的人群中仔细寻找着那张熟悉的脸。终于在一个隐蔽的角落处看到伊然正在跟一个陌生男人跳着贴身热舞,看她摇摇欲坠样子怕是醉的不轻。却不知伊然今天的反常举动究竟所为何事…

  平安叹了一口气。心里虽有些疑惑,但现在显然不是说话的好时机,于是沉默地拉着伊然就往外走。

  旁边的人并未看清平安的样子。只看到一个女人扶着一个醉酒的女人跌跌撞撞的离开,只当是家长来寻自家孩子。没人会在意偌大的舞池来来去去了多少人,依旧继续着他们的狂欢…

其实平安并没觉得自己有多气愤,年轻人喜欢热闹刺激无可厚非。就算她不喜欢那种环境,却也不会觉得别人出入那种场所有什么不耻。不过是每个人的性格和兴趣爱好不同罢了。

只不过她有些好奇伊然今天的失常所为何离开喧嚣的酒吧。刚走出门口,伊然就被冷风吹得浑身打了个激灵。带着醉意的眼神也瞬间清明了许多。

  尽量站直身子,步伐有些漂浮的挣脱平安的搀扶。扭头看着平安,痴痴傻傻地笑着:“平安你来啦?嘿嘿,走,咱们喝酒去。”说着双臂扑到平安身上,勾肩搭背地拖着平安就要往酒吧里走去。

平安心里足有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咬牙切齿地想这个女人喝醉之后力气还真是大的惊人。

她一个人拖着伊然很是吃力,勉强把她拉到一家离酒吧不远的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门前的台阶上坐下。

  平安累得快要虚脱,泄愤一般使劲拧了下伊然的脸。伊然疼的直皱眉,大叫道:“许平安你找死啊!谋杀闺蜜也是犯法的好伐…”

  “你少来这套,说说到底怎么啦?”平安不屑地问道。

  伊然精致的笑脸灰败得跨了下来。半晌才悠悠地开口:“我失恋了。”

  “咦?你恋爱了?谁啊?”你不是一直觊觎着人家云大总经理吗?…

  伊然没好气地剜了平安一眼,唬的平安讪讪得闭上嘴巴,识相地不敢再问。最后伊然还是将缘由娓娓道来…

  今天下午下班的时候,她正好在公司大楼下看到云臻和一个大美女有说有笑的开车离开。而且看两人的神情可想而知关系一定不一般。而且最近几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这个女孩儿频繁出入他们公司,还和云臻出双入对的。那郎才女貌的样子更是羡煞旁人。

  平安今天虽然接到云臻准时下班的指示,但还是花了半个小时整理次日的行程安排和各种报表。所以离开公司的时候,早就看不到老板的影子了。

  听伊然这么一说,平安明白过来。伊然八成是看到了徐梓依优雅美丽的样子,觉得自己没戏了,干脆借酒消愁来了。

别看许平安平时一副温和好相与的样子,但其实骨子里的还是挺清高的。每当听到有人拿身份背景,门户观念来判定相爱的两人是否相配时,她内心里都是嗤之以鼻的。

富贵贫穷并非命中注定,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再说了,人家关起门来过日子,你情我愿不偷不抢的。自己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得了,总有些不相干人跟着操碎了心。总之是作得一手好死。

再看看身边妄自菲薄,心情低落的伊然。平安很铁不成钢地叹气。不过是一场暗恋无疾而终罢了,竟然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本就是一场镜花水月,虚无飘渺还没开始就已结束的幻想,丢了就丢了呗。

对于伊然的主动放弃,平安是庆幸多过心疼的。平安深知单纯的伊然根本就不是云臻这个花花公子的对手,试想有哪个女人会忍受爱人在外面拈花惹草的。所以即便他们真有可能,也未必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平安小心翼翼地劝着伊然:“其实你是没看到云臻龌龊的一面,所以才会觉得他什么都好,这是种偏见,你得改。乖,别难过了。我送你回家啊。”平安理直气壮地把自己对云臻的偏见灌输给伊然。

  伊然像个大钟一样稳坐在地上,望着使出吃奶的力气仍没撼动自己分毫的平安。委屈地说:“我不走,我想喝酒。”…

  平安终于放弃再浪费体力,居高临下地望着伊然。冷冷地道:“喝酒是吧?成,姐今天就陪你喝死在这儿,等着。”说完绝然地走进身后的商店,留下伊然坐在原地,一脸的茫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